2018年5月13日

迷幻、後搖、獨立又迷人的安溥煉雲演唱會

大學時,買了狗毛 1994 年那張《衝動》的錄音帶,從此那幾首歌的旋律就永遠在心裡面了,到現在還是三不五時回味一下,連小孩也知道以前有個叫狗毛的歌手。結果今天聽到安溥唱狗毛的歌,雖然他後來的歌我沒有聽過,我也根本不知道原來他多年後還有出唱片,但當台上安溥感激地說著狗毛對她的影響時,我真的覺得很甜。同樣地還有她唱起賽璐璐、羅紘武、趙一豪、葉樹茵、蔡藍欽他們的歌曲時,我不知道在場多數以年輕人為主的族群能了解多少(安溥還 que 了一位打呵欠的觀眾),但我自己就是「中了」。

其實應該說,安溥她隨便講一句話,我都會中...

最喜歡的是,安溥以她現在在台灣音樂圈中的影響力,對著一票年輕人引介這三十年來的獨特樂人和搖滾音樂,唱的大都不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歌曲,卻仍然努力地唱著演著,就算不是她自己作品,卻達到了一個演唱會的高標,一個更難能可貴的主題境界。真是越來越喜歡她了~

小小怨嘆一下,基本上這場演唱會還是道道地地的搖滾樂團表演,地下氣息濃厚,除了極為絢爛的舞台設計與效果之外。甚至多數歌曲是編成很迷幻、後搖的樣貌,因此爆炸性的橋段不少,聽的我是甩頭晃腦,這怎麼適合把屁股黏在椅子上啊!










dbai20發表於 樂多22:37回應(0)引用(0)音樂 │標籤:音樂

2018年5月4日

[搖滾啤酒虎藍記之十] 前衛搖滾神經病


這個真的有點屌了... 前衛搖滾啤酒!當你喝著這個 11 趴的 barley wine (大麥酒),不會想到那張驚恐的臉我隨便你!King Crimson 的 21 世紀神經病,是不是! 

King Crimson 是前衛搖滾界最重要的祖師級天團,他們 1969 年的專輯《In the Court of the Crimson King》在滾石雜誌選的史上最佳前衛搖滾唱片中排第二,只輸給 Pink Floyd 的《月之暗面》。而這張唱片的內頁,就有著酒標所致敬的那張圖。所以才說,搖滾樂迷啊,一看這酒標就中!



這款啤酒來自義大利的 Elav 精釀啤酒廠,名喚 "Progressive",就是前衛的意思。可能是因為經過一般啤酒少見的熟成階段,使得大麥氣味濃郁,甚至勝過啤酒花,形成有點強烈的近威士忌口感。我個人是覺得沒有複雜到可以用前衛搖滾來比擬啦,倒是這酒標根本就意圖使我昏頭!




dbai20發表於 樂多23:23回應(0)引用(0)美食 │標籤:美食,音樂

2018年5月1日

從死之華到全球型錄再到賈伯斯,原來我生面中的這些點也漸漸串了起來


從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這句話開始說起... (Steve Jobs,我懷念你)

這本書原文版標題取得好:"From Counterculture to Cyberculture" (從反文化到電腦文化),但中文版「照慣例」就鳥掉,真不知這些出版社的編輯在想什麼。  

讀後覺得這是一本比較像論文的報導式書籍。作者把這七十年來的反主流文化、文學、音樂、科技、哲學等諸多不同面向的歷史給串起來,這就很像是書中重點 - 模控學 - 所談的理念:跨學派融合的知識體系。從這點來看,本書架構與內容和其所研究的主題倒是挺一致的就是了,蠻適合對這段歷史構面有興趣的人。只不過,同樣的概念一再重複,這實在過於碎嘴,所以我在看後半部時幾乎都加快閱讀速度。  

不過本書前半部倒是很醒我腦,那個六、七零年代的反主流文化 - 搖滾樂、嬉皮、人權、抗爭運動 - 一直都是最吸引我的主題。尤其,讓我站在社會影響的層面,重新審視另一番 Grateful Dead 音樂的偉大之處。我想本書讓我收穫最多的,應該不是直接記述於書中的部分,而是我對 Grateful Dead 的觀感。

以前我當然知道他們是六零年代舊金山嬉皮迷幻音樂的老大,但一直以來我最喜歡的死之華歌曲都是〈Box of Rain〉,最喜歡的專輯是 1970 年的兩張唱片《American Beauty》和《Workingman's Dead》,最喜歡這時期他們轉向民謠的樂風 (這也是咸認他們音樂上的巔峰)。但是看了這本書後,我完全重新對他們(尤其是早期)有了一番新評價。現在我懂了他們的影響層面還真不只是在音樂界,而已經徹底牽纏到了社會文化甚至科技與生物學界層面,那是一個全面性的綜合力量。難怪 "deadhead" 會這麼死忠!原來死之華早已超脫成一整個時代的文化代言人不是沒有原因的!我想我從此應該就會是個不折不扣的 deadhead 了。

這時候不來首經典迷幻鱷魚怎麼行!


dbai20發表於 樂多00:30回應(0)引用(0)閱讀 │標籤:音樂,閱讀,科技

2018年4月19日

爛,卻成就了影劇界的個人賦權經典 - The Room


被 Steve Jobs 奉為經典的《全球型錄》- "Stay hungry / Stay foolish" 那句話就是從這份刊物的最終期封底來的 - 創辦人 Stewart Brand 說過:「到目前為止,遙不可及的權利系統造成的問題基本把它們的益處抵消掉了。與此困境及其收益相對應的是,一種屬於個人的,私人的力量正在崛起 — 一種個體實現自我教育、獲得啟迪、塑造屬於自己的環境,並將他的冒險經歷與有興趣者分享的力量。」  

這是今晚看的電影《The Room》在爛到讓人不忍卒睹地放肆嘲笑的背後,讓我想到其身兼編導演三職的 Tommy Wiseau 所引發出來 - 在這時代已快被人遺忘 - 為個人主義賦權的老嬉皮時代理想。但這種屬於 DIY、自幹精神,再串連氣味相投者而形成口碑和社群,不正也是龐克精神嗎?由此來看,《The Room》真是經典無誤啊,光這點就夠了! 

dbai20發表於 樂多01:14回應(0)引用(0)電影 │標籤:電影

2018年4月8日

帶著醉意出生、忘掉所有悲傷,酒店關門之後



If I'd been drunk when I was born / I'd be ignorant of sorrow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 / 我或許會忘掉所有悲傷

一間咖啡廳兼酒吧,酒保在營業時間會放〈布蘭登堡協奏曲〉,深夜打烊拉下鐵門後則會放 Dave Van Ronk 的〈Last Call〉給熟客聽...

最早認識 Dave Van Ronk 這位紐約老民謠歌手是在 Bob Dylan 的自傳,再來就是那部電影《醉鄉民謠》(Inside Llewyn Davis)。但是身為 Dave 老友的偵探小說作家 Lawrence Block 說那並不是他,電影中的那個人不是他老友,根本不像他。

Dave Von Rock 出現在 Lawrence Block 最著名的偵探小說系列「馬修史卡德」中的《酒店關門之後》(When the Sacred Ginmill Closes)。這本書我剛看完,只看了兩天而已,會這麼快是因為「對味」,然後停不下來,放假時光就這麼去了兩天。這是我第三次偶遇 Dave Van Ronk。書名就出自他的歌〈Last Call〉中的一句。

我上一次看偵探小說應該是小學吧,那陣子迷上亞森羅蘋和福爾摩斯。長大後漸不愛這類東西,那為何現在會挑本偵探小說來看?

應該是亂逛網路找小說推薦時看到。本來「偵探」兩字就會被我打槍,但看到評論中的「酒精」、「滄桑」等字眼又不禁像吸盤一樣吸引住我。所以就找圖書館借,連假前剛好收到,然後兩天看完,昨晚邊喝著白蘭地邊讀到 Dave Van Ronk 那段,真是好個一手酒一手書的夜晚。

雖然我幾乎沒看過其他偵探小說,但我也幾乎能肯定,這是一本「很不偵探」的偵探小說,因為其實主角史卡德自己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偵探。他沒牌、酗酒、空虛,與其說他是偵探,不如說他更像卡謬《異鄉人》中虛無卻自在的浪子莫梭。史卡德有酒,Dave Van Ronk 有民謠,莫梭有槍,而我有書,書中有他們全部。



PS. 鄭怡農去年的專輯《Pluto》的最後一首歌就叫《酒店關門之後》,ㄧ查之下果然是出自於這本書,她說「在人的世界裡,要用 4D 的角度去看人很不容易。而在這樣的小說裡,你可以很明確地感受角色,一個皮條客都可以有可愛、脆弱的一面,可以很詩意,可以有生命力。」


dbai20發表於 樂多01:04回應(0)引用(0)閱讀 │標籤:音樂,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