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2018 09:44

Ivan Moravec

 

秋夜細雨如詩人筆下的愁絮,我想起 Ivan Moravec 的蕭邦搖籃曲。 
如果說貝多芬的神奇在於能把一個單純的動機構築成宏偉的巨像,蕭邦的妙處就在於能把單調的伴奏音型無限反復而意趣盎然。 Berceuse 伴奏只有五個音,沒有變形發展,只有彈性速度及強弱,彈不好就會像作體操,游刃有餘就能靈動如雲,行止似水無期。美麗的旋律在右手,看不見的靈魂在左手。這曲不簡單的小曲,Moravec深得其意。

  • darylfet 發表於樂多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