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4,2015 16:40

冰滴咖啡


今天作冰咖啡.
右邊是越南壺, 越南咖啡粉.  左邊是 Lu Lu hand, 純品工房的中焙曼特寧, 冰滴.


越南壺五分鐘的滴完了, 加上冰糖水, 冰塊, 幾分鐘搞定.  



另一杯要讓冰塊慢慢融化, 現在是這個樣子 :



不知多久才能喝到這杯冰滴咖啡. 不要緊, 沒事先聽音樂.








聽到娃娃就讓人想到小時候的過往種種. 在丘丘解散後, 娃娃能繼續有好歌可唱, 紀宏仁貢獻不小. 啊, 這個名字想了好久才想起來, 還是靠搜尋 google 幫助回憶, 才想起這位才子的名字.

不知冰滴得怎樣了, 先去看看.

  

嗯, 好像沒什麼動靜. 要你慢慢來, 你還真當你是淨空法師.
我們再來聽音樂.



台灣電子音樂的先趨, 大家是這麼定位他的. 這首亞熱帶現在聽起來不怎麼刺激, 當年聽起來, 前衛得不得了.



當年好愛這首歌啊.
可惜找不到紀宏仁唱的飛鳥. 我一直覺得這首歌還是他自己唱最有味道, 可惜 youtube 上找不到. 
找不到一樣東西, 表示你還記得. 如果連找不到也忘記了, 那就真的消失了.

咖啡現在怎樣了 ?



(爆筋) 
吹風機放哪去了.


  • darylfet 發表於樂多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