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31,2018

breeze



風的輕撫, 水的迷醉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47

Elephant beans



朋友送一罐咖啡。 
咖啡豆前面加上一種動物名稱,例如麝香貓,通常都是不祥的預兆,暗示腸道發酵的特殊工法。  
大象除外。 
象豆,指一種大大顆的豆子,因為大顆,所以叫象豆。不是大象吃進去拉出來的豆子。 中深焙,有巧克力、堅果、甜橘香氣,口感滑順回甘。 常溫啜飲口感尤佳。 水溫不高於 88 度,豆子別放太多,很擠。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44

Jasmin




平時不顯山不露水抽枝拔芽,一陣大雨,花都開了。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42

banana life



人生就像是香蕉的葉子,不是沒想過耿直頂天始終如一,終究破破碎碎搖擺隨風。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38

pot



買了個鑄鐵壺,滾水兩次開壺後正式啟用。 
蘇文鈺説喝不出鐵壺的差別。茶事我是外行人,也懶得比較,反正買了就用,搭不搭也沒去想它。  
柴燒壺,鐵觀音,我仔細感覺茶汁在舌間的滾動,喝了一口,入喉,感覺果然...比較......不渴了。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34

Callas

 

胡亂聽了一天詠歎調選輯,會讓人不由放下書本的,只有卡拉絲。 
如天色未明燃盡的殘燭,吐盡一生絲的春蠶,無力自拔的陷溺。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24

夜后

 
吼啊啊啊啊吼 
吼啊啊啊啊吼 
吼啊啊啊
吼啊啊啊吼啊啊啊啊吼啊吼啊吼 


致上最敬意,對歴代知名夜后女伶。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22

Sunset



日頭將要沉入西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19

arpeggione

 


好像看到馬來貘,大象的鼻子裝在野豬上。 貌似吉他改造的阿貝鳩。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16

debusssy



睡前耳機細細聆聽德布西伴眠。曲目images, Estampes. 幾個版本聽下來,Kocis 不夠淸靈,廟不廟,雨不雨,聽到傅聰,當下涅槃。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12

Aida

 


柴可夫斯基和威爾第常有令人動容的小號,前者靜如幽蘭,後者開闊如又高又遠的藍天。 
我很喜歡卡拉楊的歌劇錄音甚於他的交響曲錄音,我猜他自己也這麼覺得。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09

Arrau Clair de Lune

 


阿勞在最後錄音的凝峙書法,並非貝加馬斯克組曲的典型演奏,我猜想德布西生前不會想到幾十年後有人這樣搞他的音樂。 

德布西猜不著阿勞,就像莫札特猜不著德布西。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05

Yo Yo Ma Bach




其實,我很喜歡馬友友第二次巴哈無伴奏錄音。情意綿遠,聲音之外別有餘意。 

而最近的第三次錄音,表情幅度變大,是狂狷瀟洒還是擠眉弄眼,聽友各自安座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01

草海桐





慢跑經過沙崙海灘,路旁蔓長著一片草海桐。 生長在沙灘上,掙天掙地活著,再怎麼苦,花開總有三日好。 

努力莊嚴地,專心美麗。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0:57

twin peaks

如果電影原聲帶也有極簡主義,雙峰當得天下第一
YouTube 聽不膩連續十小時的主題音樂反復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0:44

Franck Mass in A major

平時總是關上窗簾睡覺,今晩月光皎皎照床頭,讓人捨不得拉上窗簾.
塞著耳機,黑暗中寂寂渺渺,似浮在湖上,向著夜深處去。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0:34

D894

烏雲密佈的午後,雨後陽光乍瀉的 silver lining, 腦中常浮現 D894第一樂章。  
D894 頭重腳輕,深邃的第一樂章是一幅美麗的風景,也是一道難解的題。面對令人抓狂的反復,不讓聽眾睡著是一項挑戰。此樂章一般中庸速度約莫17分鐘彈完,布蘭徳爾決定12分鐘快速碾過,我喜歡的阿勞以凝峙的手法重重鑿刻每段旋律,用了19分鐘。逆天的李希特則用了25分鐘,將每個音符之間的距離逼近崩潰邊緣,讓你專注眼前的懸崖而忘記路途遠近。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