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2018

Eve


徐徐緩緩,河面似面鏡子,近岸有水紋波光。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7:28

Life


人生就像一隻絲懸半空的毛毛蟲,以為在往上爬,其實只是扭曲著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7:26

Fu Tsong



昨天音樂會後,在 Spotify 重溫 Scarlatti 。聽了八張唱片,風格差異不小。霍洛維茲曾是我當年的最愛,到了這風景,倒覺得霍氏多話了。傅聰處處留白反而處處留情。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7:25

RJ 45

開會無聊中,玩弄網路線,想起我青澀的二十五歳。
彼時萬物正從黑暗大地甦醒,一切似在早春晨霧中如此不確定。 Ethernet, token ring, arcnet 大亂鬥,年輕的 Bill Gates 摃上IBM ,而現在理所當然的 TCP/IP 其時也面臨 OSI ,IPX 的挑戰。

轉眼近三十年,該灰飛煙滅的技術如今周郎安在。而昔日飛揚的工程師,也已灰髪斑駁。我玩弄著手中的RJ45,想像夕陽餘暉,漁翁江渚上。

這八條線,格老子差點讓一個色弱停格在二十五歲。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7:23

turn table

日前朱師父來電,說唱盤修好了。因忙,今天方才取回。
鎖上盤座,用 YouTube 調正轉速,終於安心聽音樂。
唱盤鬧脾氣不是三五天的事,近半年有一搭沒一搭不時罷工,我亦無心處理,轉身悠遊串流音樂,日子也就這麼過著。

四月天,時節正好,抽到這張美麗的磨坊少女。關於舒伯特的歌曲作品,我總覺得鋼琴精彩不下於人聲旋律,淪為伴奏實在可惜。如果有人把人聲改成大提琴,相信一定非常非常棒。可惜唱片公司不會有這種創意。
有怪主意不是壞事。說多了總能盼著三兩好夢成真。下次吳天泰老師音樂會,期待蕭邦鋼琴協奏曲的獨奏版。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7:21

moon


南港開完會,碰上六點車潮,決定繞遠路走高速公路從萬里金山回淡水。
有漁火,輕風,在一片銀色月光下。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7:18

April 18,2018

Billie Holiday

最近聽串流音樂,我喜歡把爵士標準曲找出來,聽各式各樣的版本。
於是,前天聽了整晚的 Fly me to the moon, 昨天聽了整晚的 Sunny side of the street.

紅顏命苦,Billie Holiday 如冬陽下飄落的黃葉,隨風的輕歎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6:28

Bernstein



貝九,應該是許多愛樂者的第一張交響曲唱片。那雄渾的第四樂章,耳熟的大合唱,誰能不愛?

喜歡上它的第三樂章,是後來的事。寧靜月光下的蕩蕩大河,泛著銀光,篤定而從容。
今天用串流搜尋十個版本,陪伴泡茶看書度過一天,迎風昂首的蕭堤勾著我的目光,似水凝眸的伯恩斯坦勾走我的心。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6:18

Blue Notes


Blue Note 很貴,我只有兩三張狀況不好的,挑便宜買。

這張 Lee Morgan 黑膠狀況完美,只要五美元。為什麼?因為沒有穿衣服。

「老闆,五美元別說它沒穿衣服叫我脫衣服也很可以的。」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6:15

Miles Davis


寒冬斜雨,哪也去不了。早上看了一本無趣的書,泡杯茶,來點髒髒的爵士樂正好。

爵士樂得髒才好聽,Wynton Marsalis 就是不夠髒,雖然技術面沒問題,總是撩不得人嗯嗯啊啊。

 

Miles Davis 這套現場年份正好,1961年,這時的 Miles Davis 還沒搞怪,規規矩矩的 Cool Jazz.  講到 Cool Jazz, 拿來形容 Miles 音樂流派,不如拿來形容他的舞台風格。印象中,大約從他開始,樂手上台不鞠躬哈腰、不開場招呼,不以娛樂觀眾為目的。直白説,上台是給你崇拜的。

CBS 六只黑眼睛的Mono 唱片聲音挺好,20塊美金買兩張唱片,算不上撿到便宜,但聽得挺開心。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6:14

Perlman



韋奧尼斯基二號,第二緩樂章,吟行長句含辭輕吐,如遊雲蔽月,如秋夜窗外無聲拂過的晚風。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6:12

arrau


PHILIP 的貝多芬奏鳴曲,阿勞於1984年前後錄的數位錄音版本,和緩凝遲,字字斤斧,頗有遙想貝多芬的神馳。

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6:09

February 1,2018

alley

真理大學圍牆,安靜的小巷,有被時間遺落的美感。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23

Agerich

方才聽到令人瞠目結舌的蕭邦、莫札特。尋線追索,原來是阿格麗希彈的。

大羅已多年沒逛唱片行亦未閲讀相關刊物,不知這套幾年前發行的唱片,在阿姨盛名之下,樂評先進有何褒貶。至少就我 old school樂迷,實無法接受左手和絃強奏橫空而出的莫札特,亦無法認同撕裂音樂流動的創意馬厝卡。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21

catridge

入冬以來,系統諸事不順。流年暗換,老的不只是人,連轉盤也愛轉不轉。

我給軸心上油,幾小時折騰下來,轉是會轉了,沒完全康復,得助跑,就像高志航的戰鬥機,得有人給螺旋槳來那麼一下。

助跑就助跑唄,能轉就行。

轉盤勉強維持住,然後是唱頭。EMT JSD 唱頭上個月又破聲。歷經多次傷病,我知道本人粗手粗腳服侍不好這位林黛玉。你要病,西廂歇著去,待牛年馬月西風瘦馬想起你的好,再探你回魂沒。於是壯壯的日製 MM Grace 唱頭頂替上陣,稱職唱了一個多月。

兩個唱頭畢竟有段差距,MM Grace 中低頻十分到位,爵士搖滾挺好,碰上交響曲目,解析能力立馬曝短,窘態如煙視媚行的舒淇再怎麼也演不好明眸解語的林徽音。

得意最怕病來磨,失意最怕人下毒。今天訪損友,聊到這點憾事,又聽說有顆唱頭最近特賣 CP值頗高。朋友只是畫了個圈,我當坑逕往跳。於是,總之,今天天氣不錯,那個,又納了顆唱頭回家。

帶了新歡回家,後院探探林黛玉是不是還活著。我把 JSD5 接上唱臂,架上抽出一張唱片,卡拉揚的貝七,德版大花,標籤上價格九毛九美金,不知是哪回出國血拼的戰利品。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咦,林黛玉回魂了!美目流盼,神姿清發。

怎麼辦?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18

Paganini

這張唱片的帕格尼尼小提琴協奏曲,以鋼琴伴奏,富蘭奇斯卡第小提琴演奏。

完全無違和感,彷彿原曲就是一首小提琴幻想曲,由此可得一個重要推論:帕格尼尼當時的付費音樂會,要觀眾掏錢,一定得用上樂團規格。如果一台鋼琴伴奏就能騙錢,帕格尼尼不會笨到找一堆人來分錢。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16

karl engel

舒曼交響練習曲,symphonic etude, 唱片版本眾多。低頭炒菜急汗如雨者,是為下品。平鋪直敘但求無過,是為中品,呢燕穿樑從容吟行是為上品。若說舒伯特如白居易,則舒曼似杜甫,沒有滿地黃花流水春去的愁思,卻有小橋風盈袖新月人歸後的安靜。

Karl Engel 的舒曼全集,彈得挺好。一襲青衫、眉目朗朗,是我喜歡的式樣。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