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8,2019

葉底藏花

咖啡的源起一說是七世紀衣索比亞牧羊小童見了羊群吃了某種豆子精神亢奮然後揭啟了人類飲用咖啡的歷史一說這是十七世紀歐洲文人胡謅的咖啡史沒有牧羊小童這回事無論如何五百年前先是回教地區開始喝咖啡再過一百多年流行帶入歐洲應是無可爭議的信史 

當年的咖啡輸出大國衣索比亞如今風光依舊出口大港葉門摩卡則成了沒落人家有人成了面子有人成了裡子都是時勢使然. 手上捧著耶加雪夫想起我七歲第一次喝即溶咖啡48 歲前未曾見過高山回頭想想最難越過的是還能喝 7-11 的平常心不過一杯飲品加糖沒什麼可恥加奶也沒什麼不好眼裡只有勝負便沒了人情世故 

最近和一位朋友聊起他一向買生豆用平底鍋自己炒豆子不信專業烘焙師那套說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豆子也不應該有單一標準的風味每回炒出來的豆子深淺都不相同能喝到一支豆子多樣風貌無非美事我說烘豆子講究火侯火侯不到難以下咽火侯過了事情就焦一爆起了就要緩緩用平底鍋 回不了頭呢 ? 
朋友說那就高溫一路到底二爆後豆子油了再下豆我說豆子裡面還在焦糖反應外頭就先焦了烘豆這事若文戲武唱看似功架十足可惜就差個轉身味道全沒了 

烘豆子在一爆前 寧可一思進莫在一思停. 只能進不能停一爆起後一步一擂台要注意豆爆聲念念不忘注意回響豆在人在連跑去尿尿都不行香味合成的程序稍有失誤焦糖化過程分子鏈結到其他成份會影響風味豆子烘壞了說無悔都是賭氣的話說句真心話豆子烘壞了不犯法可我也只能說到這裡了能讓豆子在最好的時候遇見你是你的福氣 

朋友用景仰的眼光看著我問說可否跟我學烘豆子.我說你來我等著一約既定萬山無阻........................不過我沒烘過豆子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5:52

bach

 

顯然我對巴哈該有的式樣頗有成見,皓齒明眸似海布勒則可,大風起兮貝多芬者流,且回架上嗑瓜話天寶當年。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4:46

Alice Sara Ott

 

這位女琴手去年有來台灣,我不是 concert goer, 當然也不會注意這些。不小心聽到她的德布西貝加馬斯克組曲,彈得真好,音畫栩栩如生,錦織天成。

這個曲目,自阿勞 final session 以後,我在法系琴手錄音尋尋覓覓,期待一個驚喜,原以為會是名氣大些的  Pascal Roge, 抑或 J.P. Collard, 千帆望斷,不意駐足於此。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4:42

Fiore Sardo aged sheep cheese

美若脂玉,豐滿而邪惡,綿羊cheese 含脂量高於牛乳 cheese, 熟成約莫八個月以上的成熟品,乳香收斂深沉,等待中深焙咖啡喚醒,交融出太妃糖蜜汩流舌間,殺人放火,恣意四竄。

當點心單吃有鹹蛋黃般的顆粒口感。若要單吃,該挑六個月以下的輕熟品,眉眼似笑,充滿豐腴乳香的誘惑。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4:30

Parmigiano-Reggiano

 

 

「老闆,別款的三不五時就會有特價品,你這個 Parmigiano-Reggiano 我探望一個多月了,怎麼沒見它打折過?」 

專櫃小姐冷笑

「熟成24個月的老cheese, 你要等到它打折很難。」 

l裡四十幾款乳酪已經試過近一半,既然打算嚐遍店裡所有乳酪,這座山遲早得爬,這塊乳酪遲早得買。 

還不錯,當點心吃有點鹹,得切小塊,不能方糖大小一口就往嘴裡塞。有鹹蛋黃沙沙的口感,不時還會咬到 extra sharp老乳酪特有的結晶。不要太寄望活潑的乳香及蜂蜜甜味,畢竟它已經老了。有穩定的核果鹹蛋黃香氣,餘韻持久。 

配生菜沙拉,對比很大,是好搭配。別往濃湯裡丟,作焗烤或刮碎灑義大利麵要酌量,只能當配角增加風味深度。熱會喚醒它的騷味,若大量使用,翻臉了想逃都來不及。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4:22

Petit Basque 綿羊乳酪

一口 cheese , 一口咖啡,春雨後的百花爭放。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4:19

wang

 

 

王羽佳2018 年新唱片,嗯,很透明,然後那個,很有穿透力。唱片公司要這樣搞封面行銷,乾脆弄個偏光效果,從上面看下面看左邊看右邊看它都會動,這樣好不好?我小時候尫仔標就會這樣。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4:15

溫咖啡

經過一間咖啡館,店名「溫咖啡」。

我邊騎車邊想,為什麼不是冰咖啡,不是熱咖啡,而是溫咖啡?什麼様的豆子,可以怎麼弄,能在微溫時有最好的味道?太玄了,老板莫非身懷絕技?

忍不住上網查了一下,嗯,老闆姓溫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4:12

old lang syne

幾年前的一個愛情故事。

女:「喂,你在幹嘛,怎麼那麼吵。」

男:「我在演唱會。」

女:「你跟誰在一起?」

男:「滾 !」

電話隨即掛斷。

女生很憤怒,決定和男友分手,決絶地不再接聽他電話。

分手多年,一個冬天的夜晚,兩人在超市巧遇,隔著一排櫃子,一點距離,一點不自在。幾句寒暄,買了酒,在附近公園坐著鞦韆話舊。

女生嫁給一位建築師,婚後一對子女,日子簡單而安穩。男生愛上自釀啤酒,後來開了幾間小館子,也常出國當評審。日子過得精彩,但是勞碌奔波很辛苦。

一陣沉默後,女生問起當年為什麼掛她電話。

「我沒掛你電話。」

「那你為什麼叫我滾?

「手機沒電了。」

一陣沉默。

「你當年參加什麼音樂會?

「滾石30週年演唱會」

 

相對無言

日子不像鞦韆,盪啊盪還能回到原點。兩人為往事乾杯,台北的天空也開始下起細雨。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4:09

orange

十一月椪柑盛產,沾著濃濃軟軟的 Brie cheese感覺很快活。忽然想起一件事。

年輕時逛音響店老闆一定告訴你他代理的A廠牌喇叭搭配他代理的B廠牌擴大機一定是最好的。年輕時笨笨的不會懷疑,到了一定年紀,才知道這不就是做生意嘛。總不會叫你買他的喇叭又建議你去買別人的擴大機。

都說哪些乳酪搭配哪些白酒紅酒好,我怎麼試都覺得不一定對。猜幾百年前 歐洲的吃食也就那麼幾樣 如果當時有頂好超市, 說什麼配什麼好 我就不信還是那幾樣.

 自己心得是:

1. 硬質,半硬質、熟成九個月到一年半之內的 sharp extra sharp, 如果是好cheese, 單獨當點心吃就可以吃到層次豐富變化多端的滋味。搭配咖啡也好,激發濃烈奶香。 

2. 有酸味的多汁水果,搭配半融的軟質乳酪 (Brie, Camembert...)挺好。例如現在當令的椪柑,或許強過歐洲的莓漿果,不必捨近求遠。當然,有些人是吃歐洲品味的,不在討論範圍內。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4:01

sbrniz


瑞士Sbrinz 是歷史記錄上最古老的乳酪. 相傳兩千年前就有這種東西. 標準工法是熟成十六個月以上才能拿出來賣,工序原料有 AOP 產地認證要求,自然不能工廠生產線製作。

硬,很硬,質脆易碎。除了奶香,有鹹蛋黃、烏魚子的香氣。

Sbrinz 乳酪碰上咖啡,那不是搭不搭配的問題,簡直是淑女變蕩婦。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3:58

孔子

 

 

youtube 看周潤發演的孔子。講到孔子我就變得很認真,忍不住寫下bugs:

1.  孔子說:「子路,你去....

疑: 「子路」是平輩叫的,孔子叫子路會叫「由!」

 

2. 季氏丟了一塊碎銀給下人。

疑: 當時有金有銅沒有銀幣,且有固定形狀不是碎塊。

 

3. 殉葬家奴一身素縞

疑:喪服是麻是葛,不是白色的齊紈魯縞,更不是白絹

 

4. 孔子當大司寇,入堂,弟子正頌著禮運大同篇

疑: 禮運大同篇是孔子跟子游的對話。孔子當大司寇年約 52歲,當時子游才八歲左右,時間不對。而且,孔子弟子上課不會背頌孔子說的話,考試不考這個。

5.南子不是這樣死的。

 

6. 子路死,回來報訊的應該是子羔

7. 顏回死,該是孔子回魯後,次年孔子也死了。不過,這事有爭議。

8. 顏回應該是白髮

 

9. 子產是孔子先師?有這回事 ?

10. 季氏叫人送給孔子有缺口的玉,那個叫玦,像甜甜圈,中間有個洞,有斷邊。有絕交的意思,所以孔子看了就知道該走了。十四年後,季氏臨死前,又叫人送了塊玉給孔子,想重修舊好。這次甜甜圈沒有斷邊。這個叫「環」。電影裡玉的洞洞大小不對。他應該要送洞洞大的「瑗」意思、身份才對。

11. 顏淵會游泳?沒道理啊。

12.  就算顏淵會游泳  在冰水裡潛水救竹簡來回幾次,至少要幾十秒吧,居然沒休克,這不科學啊。

13. 竹簡會沉?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3:27

every breath you take

 

出門慢跑,在spotify 搜尋 old song, 出現第一首 Every breath you take

然後,然後我還是慢慢走吧,秋風凜凜,黃葉無聲飄零。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3:26

Brebirousse d’Argental 綿羊乳酪


Brebirousse d’Argental 綿羊乳酪

Brie 乳酪有兩個親戚,一個是西邊諾曼第地區的Camembert, 一個是南部里昂地區的 Brebirousse d’Argental, 三兄弟同一副嚇人模樣,白橘紋表皮類似眼鏡蛇花紋的警告暗示,告訴你這是長黴菌的,小心嗆人的氣味。

 

我吃過 Brie, Camembert, 知道他們走向,對於這塊綿羊表弟,始終好奇,耐心等待。終於等到它打五折,趕快買回家試試。

 

騙人的,沒有嗆鼻的味道,顏色是胭脂樹子染上的,不是洗皮乳酪。 帶點鹹味的奶香。綿羊油脂比例高於牛奶,牛奶乳酪含脂一般40%上下,這塊只能更高。

適合單獨當點心吃,滑順而邪惡多脂的愉虐感。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3:23

常溫

 

 

水無常勢,咖啡也沒有標準要在什麼溫度喝才好。例如曼特寧,我覺得它的最佳品嚐溫度是微溫,其次常溫,其次高溫 (70度),若再高溫,那合理假設你是用開水直接燙死豆子,那什麼味道都出來了,要不雜很難。

曼特寧,難在「乾淨」兩個字。好的薄荷香、焦糖香,壞的土味藥草味,甚至輪胎味,常溫下無所遁形。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3:14

Roquefort

 

一進門就聞到蘑菇味,還有臭襪子的味道。直覺告訴我太久沒有洗被單了。

一陣忙完之後發現另一個房間也有這氣味,這才想起今早在客廳吃的那塊 Roquefort 藍紋。

 威力強大之繞樑餘韻。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3:14

Patricia Kopatchinskaja

Patricia Kopatchinskaja. 貝小協第一、三樂章的裝飾奏,聽三分鐘你會想罵人,再多聽兩分鐘你會想再聽一次,想搞清楚這瘋女人到底想幹什麼。

如果你有 Spotify, 當聽聽她的柴小協。那是自艾自憐的二胡,不理天不管地把樂團當空氣的獨白。

柴小協也算聽過不少版本,有的氣勢雄渾,大度恢弘。有的技巧取勝,抽水斷流,有的音色甜美,吟行顧盼斐然成章,把這些人都住進同楝大樓,這女人肯定沒鄰居。

 

我沒說不好聽,但肯定是我聼過最怪的柴小協。

怪沒什麼不好,聽音樂不怕怪,只怕無趣。怪詮釋多聽幾次,有見地自能成一家之言。若是無趣,聽一次即可早早收工當作誤會一場。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3:05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