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3,2018

Olga Scheps


必須承認,對於年輕漂亮的女鋼琴家,我一向有偏見。總覺得漂亮外務就多,外務多就沒時間練琴,沒時間練琴自然就彈不好。

一開始我也是這麼看 Olga Scheps 的。

初聽她的蕭邦敘事曲,心想又是搞怪一枚。單調的起手式,弱音表情不夠細緻。然多聽幾次,我被說服了。分句真是精彩,講故事的功力一流,後半段的波瀾壯濶令人熱血沸騰。至於柴可夫斯基協奏曲,第一樂章發展部的琶音快速音群,裝飾奏的八度,第三樂章的快速三連音,簡直是霍洛維茲等級的。綜觀而論,指力驚人,觸鍵確實的強奏音色漂亮,這個小女生很厲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她的蕭邦馬厝卡。一開始聽不慣,缺少舞曲的流動節奏,但分句很特別,在諸多大師經典詮釋式樣之外,另闢蹊徑,也很有說服力,顯然有用心讀譜,自成一家之言。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7:24

VDH black beauty gold mono


 

電子材料行買了粗細不一螺絲一堆,心想總有一款能把這唱頭鎖上。結果仍然不行。

既然你這麼任性,就別怪我螺絲母伺候.........

嗯,果然雄渾莫測,有龍吟之聲。

架上隨意抽出一張唱片,由它唱著,且先去忙別的事。愈聽愈覺得焦燥不安,似乎大提琴和鋼琴感情不太好,像是來打架的。我看了封面,喔,布拉姆斯。嗯,可以理解。

我對布拉姆斯是有偏見的。總覺得他的才氣不及貝多芬,在當時卻一直被寄予過高的期望。他一輩子都在硬撐,音樂上如此,感情上亦復如是。

沒有出口,反應在作品上,一首很像貝小協的布小協,兩首我不怎麼欣賞的鋼琴協奏曲,努力向貝多芬九大看齊最後作了四首的交響曲。明明他最拿手的是室內樂,那些幾重奏才是他該多寫一些的東西。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6:15

Gruyere


Gruyere cheese 是瑞士 Gruyere 地區產的 cheese. Comte cheese 則是法國 Comte 地區生產的 Gruyere cheese. 因為 AOP 產地認證,只有瑞士 Gruyere 地區產的才能叫 Gruyere cheese AOP, 法國Comte 地區雖然用同一作法作出口味相同的 cheese, 也只能叫 Comte cheese.  

所以 Gruyere 就是 Comte, Comte 就是 Gruyere. 唉,有點累。

不知道有沒有人說,咖啡和 cheese 是挺好的搭配。有咖啡襯底,cheese 顯得風情萬般。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6:13

Brie

 

下雨的禮拜一,照例塞車。

好市多的Brie cheese 是好物,抹上蘇打餅乾烤熱了吃挺好。這種半軟質的 cheese 不適合常溫下單獨當點心吃,加熱喚醒了,有磨菇香氣的濃烈奶香。

車上聽的是阿勞的 D.894. 不小心點到的。早上聽舒伯特有點不合宜,何況是阿勞彈的。那是一個老人油盡燈枯回首前麈影事的寧靜,狂心頓歇的無生涅槃。下雨的禮拜一聽這個,會讓人想把車直接開回家。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6:11

camembert


  


冰箱裡 Camembert 還剩一小塊。先前都是切了單吃。常溫下的 Camembert 雖然有濃濃的磨菇味,但氣息強烈,單吃顯然不是它的強項。
查了網路,得熱了當沾醬吃。 融了的 Camembert 像是換了衣裳的灰姑娘,那股怪味不見了,濃烈奶香直接在碗裡火山噴發,熔漿汩流稠如煉奶,網路說適合搭配的有法國長棍麵包、堅果、生菜沙拉、蘋果、草莓、藍莓................這些都是西方食物. 台灣椪柑就不行嗎?我桌上就一顆。 
卡門貝爾乳酪加椪柑,非常好的組合,水果的酸激發乳酪的香濃,椪柑多汁載著融化的起司在舌間到處殺人放火,所到之處無不臣服。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6:06

smell

比吃剩 cheese 留車上更恐怖的事,就是掉了一小塊cheese 卻找不到。

那氣味如影隨形,是一種天荒地老的堅持,一種同歸於盡的絕望,和等待海枯石爛的木然。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6:05

November 2,2018

Ivan Moravec

 

秋夜細雨如詩人筆下的愁絮,我想起 Ivan Moravec 的蕭邦搖籃曲。 
如果說貝多芬的神奇在於能把一個單純的動機構築成宏偉的巨像,蕭邦的妙處就在於能把單調的伴奏音型無限反復而意趣盎然。 Berceuse 伴奏只有五個音,沒有變形發展,只有彈性速度及強弱,彈不好就會像作體操,游刃有餘就能靈動如雲,行止似水無期。美麗的旋律在右手,看不見的靈魂在左手。這曲不簡單的小曲,Moravec深得其意。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09:44

bean


包未拆封的豆子等著在排隊,手上已經在用的看看烘焙日期也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也就是說,豆子不新鮮了。 
不新鮮的豆子就像死掉的螃蟹,是不會發泡泡的。熱水注下去就知道,豆子快死了。 快死的耶加雪菲只剩下隱隱花香和熟莓果香,不似剛拆封時那股直接噴發彷彿把一坨莓泥砸在臉上的勁道。雖然如此,必要之惡的酸味仍然強烈,這就讓人有點不爽。 於是豆子多放一些,水溫降低一些,再加些曼特寧穏住下盤,可以得到平衡好滋味。這有點像聽音樂。無可無不可的平衡之妙,需要一點願意擺爛的閒情。 

過日子。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09:42

bean



平時在辦公室和家裡都放了些豆子,方便隨時有咖啡喝。 
辦公室放的都是些比較安全的豆子,例如曼特寧,耶加也是。就算失手不好喝,也不至於難喝。上班沒閒情,只圖方便,也就這麼將就著。 比較野的豆子就只能放家裡。例如肯亞。稍微不對就翻臉給你看。

不知是我在消費咖啡,還是咖啡在消費我。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09:40

bean


成吉思汗時代,蒙古人在阿拉伯世界或許喝過咖啡。再怎麼說,唐朝人必定是沒見過咖啡的。不然王維筆下最相思的此物該是咖啡,而不是南國的紅豆。  
漂洋過海來看你,火水相逼,粉身碎骨,只為讓你捧在手心好它五分鐘。 
紅顏命苦無過於此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09:37

October 9,2018

rain

 

出門辦事,安步當車。沒想半路下起雨來,淋了濕透。

反正都濕了,也就不忙趕路。靄靄暮雲,偶爾透些天光,河面變化著渲墨般光影。我等了兩分鐘,拍下這張照片很開心。

繼續淋雨。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14

life

拿到剛烘好的豆子,香氣是醉人的。

半磅一袋的豆子,第一沖會特別注意水溫、速度、水量這些東西,以供調整參考。等差不多找到甜蜜點,這一包也差不多喝完了。

説的是咖啡,想著人生。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12

stars




起風.

兩顆孤懸的星子,夜空顯得冷清.

我想起德布西的前奏曲, 無邊疏離的安靜.

星月人歸後, 華燈初上時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10

shelter



避雨. 煙波暮暮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07

lotus



早該忙完今年花事。你打算用什麼容顏迎來將起的秋風。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05

August 31,2018

Sirus


With all due respect, Mr. Alan Parsons, 你還是繼續幕後吧。

嗓子不好不是你的錯,出來嚇人就是你不對了。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47

breeze


風的輕撫, 水的迷醉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