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9,2018

rain

 

出門辦事,安步當車。沒想半路下起雨來,淋了濕透。

反正都濕了,也就不忙趕路。靄靄暮雲,偶爾透些天光,河面變化著渲墨般光影。我等了兩分鐘,拍下這張照片很開心。

繼續淋雨。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14

life

拿到剛烘好的豆子,香氣是醉人的。

半磅一袋的豆子,第一沖會特別注意水溫、速度、水量這些東西,以供調整參考。等差不多找到甜蜜點,這一包也差不多喝完了。

説的是咖啡,想著人生。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12

stars




起風.

兩顆孤懸的星子,夜空顯得冷清.

我想起德布西的前奏曲, 無邊疏離的安靜.

星月人歸後, 華燈初上時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10

shelter



避雨. 煙波暮暮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07

lotus



早該忙完今年花事。你打算用什麼容顏迎來將起的秋風。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2:05

August 31,2018

Sirus


With all due respect, Mr. Alan Parsons, 你還是繼續幕後吧。

嗓子不好不是你的錯,出來嚇人就是你不對了。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47

breeze


風的輕撫, 水的迷醉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47

Elephant beans



朋友送一罐咖啡。 
咖啡豆前面加上一種動物名稱,例如麝香貓,通常都是不祥的預兆,暗示腸道發酵的特殊工法。  
大象除外。 
象豆,指一種大大顆的豆子,因為大顆,所以叫象豆。不是大象吃進去拉出來的豆子。 中深焙,有巧克力、堅果、甜橘香氣,口感滑順回甘。 常溫啜飲口感尤佳。 水溫不高於 88 度,豆子別放太多,很擠。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44

Jasmin




平時不顯山不露水抽枝拔芽,一陣大雨,花都開了。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42

banana life



人生就像是香蕉的葉子,不是沒想過耿直頂天始終如一,終究破破碎碎搖擺隨風。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38

pot



買了個鑄鐵壺,滾水兩次開壺後正式啟用。 
蘇文鈺説喝不出鐵壺的差別。茶事我是外行人,也懶得比較,反正買了就用,搭不搭也沒去想它。  
柴燒壺,鐵觀音,我仔細感覺茶汁在舌間的滾動,喝了一口,入喉,感覺果然...比較......不渴了。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34

Callas

 

胡亂聽了一天詠歎調選輯,會讓人不由放下書本的,只有卡拉絲。 
如天色未明燃盡的殘燭,吐盡一生絲的春蠶,無力自拔的陷溺。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24

夜后

 
吼啊啊啊啊吼 
吼啊啊啊啊吼 
吼啊啊啊
吼啊啊啊吼啊啊啊啊吼啊吼啊吼 


致上最敬意,對歴代知名夜后女伶。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22

Sunset



日頭將要沉入西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19

arpeggione

 


好像看到馬來貘,大象的鼻子裝在野豬上。 貌似吉他改造的阿貝鳩。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16

debusssy



睡前耳機細細聆聽德布西伴眠。曲目images, Estampes. 幾個版本聽下來,Kocis 不夠淸靈,廟不廟,雨不雨,聽到傅聰,當下涅槃。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12

Aida

 


柴可夫斯基和威爾第常有令人動容的小號,前者靜如幽蘭,後者開闊如又高又遠的藍天。 
我很喜歡卡拉楊的歌劇錄音甚於他的交響曲錄音,我猜他自己也這麼覺得。

darylfet發表於 樂多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