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7,2013 17:07

現代椅子的故事


19世紀中期,當大多數歐洲國家的家具生產方式還是以手工為主的時候,出生於普魯士的麥可妥涅特Michael Thonet開始了一場椅子的量化革命。當時歐洲的中產階級興起,人民需要價格合宜的家具,而奧地利的國力強盛,各種工業技術蓬勃發展,所以他將工廠遷至維也納。妥涅特早先以製作畢德麥爾Biedermeier式的家具為主,他將薄木片浸煮於膠水當中,再迅速地將薄片固定於彎曲的模型,以便將木材彎曲造型,但由於產品外銷各地,氣候不同,造成許多家具脫膠,因此他開始嘗試新的方式。
   
1853年,妥涅特購買了第一批機器,運用蒸氣將木材蒸煮軟化後,以模具固定造型,迅速地生產組件如此使他的公司擴大規模,並於1858年推出了革命性的14號椅。這件椅子造型簡潔,共分為六個組件,兩個圓圈、兩支弧拱、兩支椅腿,以螺絲固定,加工方式為蒸氣加工彎曲,不需要特別技術的工人,配合機器生產後可以大量製作,也由於可以分裝運輸,使它便利於行銷國際。這件椅子自1859年開始生產,至1930年共生產超過五千萬張!迄今仍由德國Thonet公司繼續生產後續的改良版。這件作品也可說是見證了歐洲現代史的一張椅子,幾乎所有的歐洲國家都可以看到它的出現,也揭示了現代椅子的開端。
  no.14
進入廿世紀後,對於工業生產的新思潮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特別是在1920年代的德國,包浩斯(Bauhaus)學校的成立,強調理性主義與構成主義,運用各種因著人類的物質生活需求而產生的技術與材料,設計新的物件。其中無接縫鋼管工法的誕生,促使了與包浩斯學院相關的幾位設計師,競相投入鋼管椅的設計,特別是運用鋼管的彈性與強度產生的懸背椅。
Wasilly
1925年,匈牙利裔的建築師Marcel Breuer首先將無接縫鋼管用於椅子的主要材質,設計出了編號B3又被稱為”Wasilly”的休閒椅,這件作品的靈感來自於自行車龍頭的彎曲,並且突破了以往椅子多為四支椅腳的概念,以鋼管曲面接地,他接著也開始構思如何將鋼管的特性延伸至其他作品,例如編號B9的矮凳。
Mart Stam S33
Marcel Breuer B33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MR10
1926年11月22日,出生於荷蘭的建築師Mart Stam在準備一場德國製造聯盟(Deutscher Werkbund)的展覽時,向建築師Ludwig Mies van der Rohe介紹了以鋼管製作懸背椅的概念。這張椅子為了配合Mart Stam所設計的建築,採用直線與垂直折角的的簡練線條構成,原先Mart Stam採用瓦斯鑄鐵管與接頭製作,但因強度不夠,將其塞入鐵棒才完成,但也因此椅子剛性非常強,並無彈性。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後來改變了Mart Stam的設計,將前腿改成半圓形弧,並採用無縫鋼管,這件被編號為MR10的椅子線條平順,而且充分發揮了鋼管的彈性,非常舒適。
1928年,Marcel Breuer的兩件懸臂椅授權由Thonet公司生產,編號B33、B34,它的造型極似Mart Stam先前所設計的作品,但採用的材質是無縫鍍鎳鋼管。
同年,德國的另一家公司Standard-Mobel對Thonet提起了訴訟。訴訟的爭點在於控方指Thonet不應生產此種產品,Thonet認為此物件係由Marcel Breuer設計及授權,然而Standard-Mobel指出懸臂椅的原始設計人應為Mart Stam並出示了他的授權證明。最終法院判決Thonet公司須取得授權後方可繼續生產,而Standard-Mobel公司也在判決後一個月內與Thonet達成授權協議並將所有的鋼管椅全部交由Thonet生產。在德國,Mart Stam的權利將被保護至2036年(創作人死後50年)。令人感到有趣的是,Thonet即為19世紀以來生產14號椅的廠商,可以看到工業生產因為資本、技術以及市場操作而產生的延續性。
LC4
當德國人著重於純然理性的設計思考,瑞士裔建築師柯比意Le Corbusier在家具設計中表現出他的看法,當時柯比意在其所設計的建築中所採用的家具均是精心挑選後的現成品,如Thonet公司所生產的6009號椅,但他始終對家具有自己的想法。
1928年起他與堂弟皮耶尚諾赫Pierre Jeanneret以及夏洛特貝永Charlotte Perriand,在十年的合作期間共同設計了自LC1至LC11等多種家具,材質多為金屬管構件加上皮件或玻璃。其中LC4這件躺椅原來是為了Church Villa所設計的一系列家具中的一件,這件躺椅的側面讓人聯想起Thonet生產的搖椅Model7500,一條彎折的線貼合人體,底部彎曲如弓的鋼管承接了重量,順暢的曲度可以自在地於H形的金屬底座上滑動,依照不同的使用行為調整角度。1929年德國Thonet公司開始生產此物件,一直到1935年授權瑞士Embru Werke繼續生產。柯比意晚年接受一位瑞士藝廊經營者海蒂韋伯Heidi Weber的委託,設計其位於蘇黎世湖畔的博物館,雙方的合作密切,柯比意授權海蒂製作LC1-LC4這四件家具,由於頗受市場歡迎,1965年海蒂轉授權予義大利的Cassina公司繼續生產,現今Cassina公司的製作權利是由法國的柯比意基金會授權的。
在這個案例中看到了兩個值得重視的特點,一是女性設計師的介入,1928年,當年僅24歲的夏洛特貝永Charlotte Perriand向柯比意Le Corbusier爭取工作室中家具設計師的職務時,柯比意回答”我們這裡不需要繡花靠枕”,並拒絕了她。數個月後,在參觀過貝永在巴黎秋季沙龍展出的鋼、玻璃以及鋁的家具後,他邀請貝永加入他的工作室,並向她致歉。近來也有許多人認為貝永在此系列的家具設計中扮演了比以往認為的更重要的角色,貝永也曾於1940年於日本設計了一件極為類似LC4的竹製躺椅,名為Tokyo Chaise。另一件值得注意的特點是,Thonet這間公司的產品仍然在應用與造型上影響著此時代的設計師。
no.6009
 904
1930年代,當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均以英國式的ChesterField沙發為標準的沙發樣式,甚至直接以Chesterfield作為沙發的代稱,義大利人提出了不同的想法。Poltrona Frau公司推出了編號904的沙發,它捨棄了棋盤狀的菱格面,將銅釘以皮革包覆,使整件沙發用色統一,並且以精湛的縫工將這件沙發細膩地包覆。從此也揭示了沙發這樣的家具與現代主義精神更加靠攏的方向,這樣的造型改變直到今日都可以看到它的遺緒。
鵜鶘椅
1940年,丹麥設計師芬尤Finn Juhl提出了更大膽的設計,他將雕塑融入了沙發的造型成為鵜鶘椅Pelican chair這件作品,有機的線條讓人與坐墊服貼,兩側自椅背向前延伸的扶手如同鳥翼,遠看就像一隻大鳥包覆著使用者,當嬌小的人坐在上頭,又像是天使一般長了翅膀。這樣的造型在當時可說是驚世駭俗,還有評論者譏稱它看來如同沙灘上慵懶的海象,事實證明,這件作品即使在七十多年後的今天看來,仍然是歷久彌新的。

二次大戰改變了人類歷史的走向,也改變了椅子的設計。戰後的美國是世界上最先進的製造者,也是最有消費力的市場,工業設計成為美國人的顯學,在家具設計方面,以查爾斯伊姆斯Charles Eames最具代表性,他與妻子雷Ray共同設計了許多作品,充分地運用了美國強大的工業力,並且結合了自歐陸遷往美國的設計資源。1946年,伊姆斯夫婦開始在他們洛杉磯的家中開始嘗試製作一些以積層的薄木板構成的家具,這一工法是來自於1942年時伊姆斯曾受美國海軍的委託,開發輔助傷兵的夾具,他利用積層夾板能夠被彎曲造型的能力,發展出一系列符合人體工學的作品,其中DCM (Dining chair with metal legs)即是代表作。這件作品的椅面及椅背為積層夾板,椅腳為實心的鋼棒,製作過程無需經驗老到的師傅,而需要大量的機器設備與精準的工業管理,推出後廣受好評,也奠定了他們與赫曼米勒Herman Miller這家公司的長期合作關係。


1958年伊姆斯夫婦為了建築師亞歷山大吉拉德Alexander Girard與艾羅薩里寧 Eero Saarinen設計了一張戶外椅,他們在為業主挑選家具時,發現當時的現代家具只為了室內用途而設計,沒有適合戶外或是花園的家具。查爾斯伊姆斯知道了這個消息,提出了他的解決方案。在一趟飛行的旅程中,伊姆斯想到以某種材料繃於耐候性高的鋁件框架之上,或許是一個方式。在此之前,伊姆斯曾製作過其他以金屬為主要媒材的椅子,例如1951年以細鋼棒焊接而成的索椅Wire chair,椅面與他其他的作品類似,均是貼合人體曲線的弧面。他希望這件作品採用橫跨於金屬架上的軟材質也可以達成同樣的效果,他與吉拉德共同開發了一種新的織品,採用人造纖維,並以三層的結構增加強度與耐久度,然而結果並不理想,他們後來又嘗試了多種織品仍未成功,最終放棄了戶外版本,因此原本被稱室內外系列的作品改稱為鋁質系列,而此件由於極為舒適的坐感與方便調整角度的功能,使它受到市場歡迎,並發展出多樣化的延伸設計,2008年值此作品發行50周年之際,美國郵政曾發行以這件椅子為主題的郵票。

哈利伯托亞Harry Bertoia常被人與伊姆斯夫婦同時提起 。伯托亞出生於義大利,15歲移民美國,1937年獲得底特律克倫布魯克藝術學院Cranbrook Academy of Art的獎學金,他也在那裏認識了當時的一些設計師,如查爾斯伊姆斯及埃羅薩里寧等。戰後,伯托亞白天為伊姆斯工作,晚上學習銲接,並協助伊姆斯完成了著名的金屬腳餐椅DCM及金屬腳休閒椅LCM。1946年,由於感到未受到重視且想要更加地投入金屬創作,伯托亞離開了伊姆斯,開始了雕塑的創作。1952年他開始與諾爾Knoll公司合作,他將工業用的金屬棒交織銲接,網狀的結構貼合人體的曲線,產生了著名的作品鑽石椅Diamond chair、鳥椅Bird Chair以及非對稱椅 Asymmetric Chaise。這幾件作品大受市場歡迎,也因此他在經濟上無虞,在爾後的生涯中專心創作雕塑。
鑽石椅
由於長時間的合作並且採用類似的材料與造型,伯托亞與伊姆斯的一些作品讓人分不清究竟是誰影響了誰,但這件鑽石椅無遺地是伯托亞的創作。這件作品的俯視圖如同一張菱形的網子,在空間中舒展開來,鍍鉻的鋼網起伏,閃耀著如同鑽石一般的光芒。按照伯托亞自己的說法,”這件作品主要是由空氣構成,如同雕塑一般,空間流動於其中”。也因此在設計之初,並未設置軟墊,以增加通透性,後來才應客戶的需要有了裝設軟墊的版本。
The Chair
與美國人相較,戰後的歐陸一片蕭條,唯獨丹麥家具產業一枝獨秀。丹麥的家具產業著重於木製品,因著堅實的工匠傳統以及廿世紀初接納的功能主義,再加上設計師與工匠的密切配合,丹麥人設計了數以百計的傑作。漢斯維格納Hans J. Wegner於1949設計了圓椅Round Chair,這件作品在美學上,延續了維格納受到中國明式家具啟發的一系列木椅創作,可說是對於傳統的再創新,他將裝飾去蕪存菁,體現出結構的美感,精細的做工與多方位的欣賞視角,忠實地表達出他的理念: ”一張椅子沒有所謂前後,它必須在各個角度與方向都是美的(A chair is to have no backside. It should be beautiful from all sides and angles.)”。在功能上,The Chair的椅背曲度提供了背部良好的支撐力,兩側延伸至最前端的扶手增加了椅子的包覆性,也提升了穩定度。這件作品在1950年首次被介紹至美國,並被譽為最美的椅子,196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舉辦了世界首次的候選人電視辯論會,當時甘迺迪與尼克森即採用了這件作品,因此廣被世人所知,也由於它優異的舒適性以及簡練的造型,它也獲得了The Chair的敬稱。
PJ149
另一位丹麥的設計師奧萊萬夏Ole Wanscher,他將傳統家具重新轉化為新的形式與意義。他是丹麥現代家具宗師卡爾克林特Kaare Klint的學生,並繼克林特之後於哥本哈根皇家藝術學院擔任教授。萬夏的父親是一位美術史學家,因此早年即帶著他往返於歐洲與埃及各地,這些古美術的薰陶以及對於異國文化的見識,反映在他所設計的家具作品上。萬夏的設計哲學是將傳統的材料以及工法,整合至現代主義的精神中,並考慮到作品在大量生產時可能遭遇的問題,以供應平價的家具給大眾。他的作品中常常有一些異國情調,例如1960年發表的Egyptian Stool(埃及凳),讓人聯想到法老王陵墓中出現的家具,還有一些受到中國、希臘影響的家具。例如Colonial Chair (PJ149),略寬且重心較低的樣式與扶手部分鵝脖向下連接至橫棖的設計,非常明顯地受到中國明式家具的影響,而椅背階梯狀的配置,可以看到十八世紀中葉英國家具的影響,這件大器的作品,以精巧的結構設計以及籐編的椅面將重量減輕,皮質座墊及微彎椅背提供舒適的乘坐感,再加上優美的線條與作工,成為丹麥家具中的另一個經典。
Ant Chair
no.3107
丹麥的設計師除了精進於傳統的榫接木工家具,也積極地擁抱了新技術,1952年,雅尼雅柯布森Arne Jacobsen為丹麥的一家製藥公司的食堂設計出了螞蟻椅(Ant chair),這件作品以積層夾板製成,工法明顯地受到美國伊姆斯夫婦的影響,不同之處在於它的座面與椅背為單一元件,由九層積層膠合木中間夾合兩層棉織品組成,L形的設計充分地發揮了積層夾板的可塑形性與彈性,椅背腰部略為收束的設計使這件作品在使用者後傾時提供了第二個彎折點,增加了椅背的剛性與耐用性。椅腳由鍍鉻的鋼管製成,最早的設計只有三隻椅腳,後來才推出了四隻椅腳的版本。雅柯布森後來持續以此工法創作了許多作品,最有名且產量最大的應屬編號3107的作品,現被人稱為七系列7 series。與螞蟻椅最大的差別在於,椅面的曲面更加複雜,椅背頂端向兩側延展,呈現出倒三角形的外形,提供了舒適的支撐面,但彎折點集中於椅背與座面交接處,在耐久性上略遜於螞蟻椅。由於這件作品造型時尚且價格廉宜,因此被廣泛地運用在各種公眾場合之中,數十年來已經銷售超過五百萬張,可說是廿世紀的索涅特14號椅。
PK22
大量採用新技術材料的另一位丹麥設計師是保羅克耶霍爾姆Poul Kjærholm,1951年他在結束丹麥哥本哈根工藝美術學校( Danish School of Arts and Craftsin Copenhagen)的學習之際,他PK25作為畢業創作,這件以鋼條與麻繩構成的傑作,奠定了他之後創作媒材的主軸。1956年,PK22獲得了米蘭三年展的大獎,這件作品延續了他的簡潔風格,座面採用柳條或皮革,作品結構模組化的設計,使生產難度與成本降低,組件之間多以重力或摩擦力結合,人體的重量全由前後兩個點支撐,表現出獨特的輕盈感。克耶霍爾姆的作品大多以精湛的金屬工藝,構成優美冷峻的線條,對於材質本身質感的重視,讓人聯想到包浩斯風格,然而舒適的乘坐感,又體現了丹麥家具設計的特長,使他成為丹麥家具設計最重要的設計師之一。
GJ Chair
在整個椅子的設計史中,設計師不斷地尋求能夠將椅子與人體貼合的方式,以及良好的支撐結構,在丹麥設計師葛蕾特約克Grete Jalk的GJ椅中,她將兩項需求以同一個材料解決。1963年,英國的每日鏡報Daily Mirror舉辦了一場家具設計比賽,主題是適合男人和女人的椅子,約克針對這個主題,只提出了一件作品,並且獲得了金獎!這張椅子是以積層曲木合板製作,由兩個相似的原件構成,彼此以螺栓連接,成為椅背與椅面。它如同雕塑般的曲面非常貼合人體,稍低的座面高度以及略後傾的椅背角度是它成為一張舒適的休閒椅。當年由於種種原因,僅由Poul Jeppsen生產了300件,2008年才由Lange Production重新生產,可與此椅搭配的還有一組類似造型的套疊小几。

縱觀現代椅子之所以會如此蓬勃發展又各具特色,也許可以就以下數點來討論
一、 量化生產:工業革命之後,機械力漸漸地取代了人力,使得產能大幅增加,加上交通運輸的成本大幅降低,國際市場得以拓展,現代椅子以數萬甚至數千萬的產量,遠遠超越了前現代時期家具只能在匠人作坊中小批量生產的數量,而影響範圍也擴大至所有文明社會,這又促成了各個地區對於樣式的再創造,使得此時期的椅子形式呈現曠古未有的爆發性發展。
二、 功能主義:工業時代的基本精神即是講求效能,過往注重裝飾性、儀式性、符號性的家具被揚棄,取而代之的是形隨功能的簡化造型,而為了滿足現代生活中多樣的行為模式,也讓椅子的形式更加多元,這也是過往的椅子中少見的現象。
三、 材料技術:當新的材料或工法被開發出來後,設計者就會將其引用至作品之中,特別是廿世紀兩次大戰的發生,使得新技術層出不窮,戰後長達數十年國際社群密切往來的承平時代,也為新技術的孕育提供了良好的溫床,因此現代椅子所採用的工法與材料,是此前從未發生的。

進入80年代後,隨著人類文明多元化的發展,設計的思潮不再奉現代主義中形隨功能、少即是多的圭臬,椅子的設計也跟著改變,不再是傳統定義上供人倚坐的工具,而成為創意的載體,許多的藝術家將藝術理念依附於椅子上,成為形式上為椅子的裝置藝術。自此可以說所謂現代椅子的發展告一段落。

  • 您可能有興趣:

    2012年丹麥的三個Finn Juhl100歲紀念展(一)
    dwarehouse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展覽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藝術/設計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838 │標籤:展覽,好椅子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209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