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9,2014

[蛙告] Announcement

給所有回覆的生物/非生物:

If you can not read Chinese, please do not reply any post unless it's an English article.

I'll delete all of this kind of reply and report spam.
Thanks for your cooperation.


張牙舞爪蛙小小

croakcroak發表於 樂多16:47回應(0)引用(0)留言板

April 24,2014

廣告不要來


最近進來大量垃圾留言,決定設回應審核,和朋友們說聲抱歉,我會更常上來的(泣)

 

croakcroak發表於 樂多10:33回應(0)引用(0)留言板

February 12,2013

錯置

 



打過毛線便曉得,在一排又一排重覆擬機械動作之中,總會不小心加減個幾針,若發現得太晚,那個突兀的存在便只好活生生留在那兒。一條圍巾一件毛衣織起來免不了有這些疏漏存在,妳左看右看其實真的看不出來,卻心下雪亮,疙瘩從此上了心,擱著再也不會消失。

以記憶建構為基礎的生命歷程裡存著大大小小這樣的錯置,也許一時情緒激昂一時分心失察一時對世界麻木,事後(以虛數時間序列定錨)愕然發現究竟自個兒當初如何失心瘋,竟然就犯了錯栽了跟斗或根本讓喇仔肉矇了雙眼。

比之生命長河,那一點點微微凹凸又算得了什麼,奇怪的是就像魚尾紋,一旦發現了,再細微都會四散漫延,夢裡都聽得到毛細孔傳來惱人的劈哩叭啦龜裂聲。

有些刻薄她人會說那是心裡有鬼。

但那鬼與良心無關,事實上也與妳和這個世界的鍵結無關,甚至連有些時候和妳揚眉白眼稍稍尖銳那一聲關我屁事的矯情都無關,比較像是一個癮頭,一塊搔不到的癢處,妳和怎麼想都不對勁的那玩意之間相隔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時間。

妳沒有辦法收回吐出口的話,沒有辦法修復破碎的關係,沒有辦法氣壯山河般地撥亂反正,因為它們存在於過去。就算像 Wells 天馬行空白紙黑字寫出了一台時間機器,最後也只能承認人類進化遠遠超過妳的想像,無論妳怎麼後悔怎麼不捨都一籌莫展,而且妳還沒有那台電源尚未用罄的圖書館人工智慧百科全書;妳可以祈禱,可以拔草,可以呆望星星月亮太陽,太初有道,搞不好妳忽然間就悟了。

當然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要悟點什麼比中樂透頭獎還難,尤其這年頭很可能妳得花上二十年思考到底小確幸三個字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別人好像都能談得口沫橫飛而妳老是只能陪笑點頭,心中一片荒蕪,蹲馬桶時還讓妳便秘通體不舒暢。

怎麼辦?

砍掉重練聽起來好酷做起來讓妳生不如死,因為妳連現在這詞什麼意思都弄不懂,為什麼活、要活成什麼樣子都弄不懂,連自己是哪根蔥哪塊料通通都弄不懂。

就算妳捨得拆掉半件毛衣,真能保證重織的過程中不會又多下一針少拉條線嗎。

砍掉頭就不會頭痛,多麼聰明的愚蠢。

完全劃錯重點。

平順的流暢的美麗的完美人生不存在,平均人不存在,大家不存在。

在世界的中心常有個「我」在呼喊
 好難。
 好痛。
 好複雜。

偷偷告訴妳一個天大的秘密:妳想像的對往往窒礙難行,妳以為搞錯的其實是對的。

老有人愛問結果重要還是過程重要,還不如先回答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個我們常常在吃看起來比較容易的問題。
(不然妳以為虛數時間序列為什麼被發明出來)

哭一哭笑一笑之後還是要吃飯睡覺。

世上沒有什麼好不可思議的,如果妳覺得太陽底下有新鮮事,就那麼剛好妳還沒有學到。

只要記得一件事,希望是潘朵拉的盒子也是夢幻泡影,但保持希望的希望則有益身心健康。妳高興的話把盒子撕碎踩爛放把火燒了也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心中至少要有一個或者千千萬萬個盒子隨時遞補,活著要有愛,因為真愛無敵。

若妳已經學到愛根本不存在,昇華自在自由人道主義宇宙繼起之生命這類形而上修辭便再也誘惑不了妳,怎樣都好。

悟了沒?

「正確」答案是:當然沒有!(錄影中請記得啾咪微笑)

沒跟上嗎?




真的。
看不懂很正常,畢竟這可是我花了兩天一邊嗑醬油瓜仔一邊福音戰士才好不容易夢到的!




    



   

croakcroak發表於 樂多01:19回應(1)引用(0)兩棲類碎碎念

November 12,2012

終於悲哀



人們隱而未談的,往往比說出口的更深刻更暴烈。

對於「不潔淨」不聽不視不說,在道德罪疚與社會幻型共識的期待下,成為「有禮貌」的藉口,
但所謂黑暗悖德的那一面才是性格品質的決定點,以某維度而言。

失去規則常讓人焦慮無以自恃,於是不斷打造符合個體的專屬堡壘,
以言語織咒,以行為定界,
奢望安定。

太天真!

而我卻是標準差外的異類天真,以為複雜更接近渾沌,以為人們仍舊對世界好奇。
我犯了同樣的錯,放大自身以為或許有種東西稱為存在的本質。

無意間的疏漏充滿弦外之音,透露不為人知的隱秘,既愧懟又驕傲的不確定性。

我會把這一場戲演完,扮演人們心中認識的圖騰,再以酒祭天地,消彌寂寥迷霧,脫露自我。

一切都是蛙的隱秘。












croakcroak發表於 樂多02:23回應(0)引用(0)有的沒有的

August 9,2012

事件



There are wounds that do not heal with time.


盲點人皆有之,就像歧視無處不在,從來無須否認它們是社會演化的產物,但也絕非世界的必然。心底總有股衝動,想讓世界有所改變,再怎麼微弱都好,即使笨即使螳臂擋車也沒有關係。

至於既得利益,其實我們都是某種形態的既得利益者,差別在於能否意識,因此我不願意在論述時忽略自己的發言位置,但這不代表在論述交流時就必須放棄自我的主體性。

在個人言論偏好與言語暴力之間的界線向來都很模糊,A視之為污辱者對B可能無關痛癢,卻不意味所有的發聲都得經過自我審查,甚至以噤聲作為個人安定的手段。如此一來連存在本身都不得不否定,因為生之為人必然有所影響,除非不活。

無論如何認知差距並不會讓我感覺特別遺憾,在開放平台上我永遠都希望有對話的可能,即便機會稀微亦然。

在最近接受深刻哀悼情緒衝擊之後,對自己的懶惰與一廂情願看得更清楚了,一個我曾經渴望接近渴望成為的典範再不復存在,部分生命因而崩塌斷裂。所謂的理想埋在幻想的沙漠中太久,忘記真正賴以維生的其實是鮮活水源,也就是靈魂的生命之火。

自識是我們對於自己對於世界的第一道也是最後一道防線,一旦給予理由令其敗壞,那末螻蟻糞土猶勝之。

這次「事件」(若真的成立的話)帶來的啟示不在於對錯,甚至無關乎分析,在溝通無效的表面之下潛藏的是自我認知的根本轉變,因為自我與世界互屬(原諒我以二維比喻),沒有哪方更對或更正確。對於資源相對充沛的我們來說,所擁有的這些珍貴時間空間都是滋養自身的舞台,缺什麼盈什麼都愈來愈明白。

是的,這是「我的」事、自己的事,真正稱得上揭露的只有靈魂的碎片,但當然我們都很清楚,所有格只是幻影,話語都有所極限,試圖以外在的一統理論涵攝概括不啻緣木求魚。我們自己就是答案,除此以外別無其它。






  

croakcroak發表於 樂多02:10回應(0)引用(0)兩棲類碎碎念

January 29,2012

《第一死罪》by Lawrence Sanders




十幾年後重看第一死罪,想起第一次看的是皇冠無版權譯本,感到不勝唏噓。再回頭看導讀,唐諾很厲害,非常厲害。

她從自戀之罪提到神聖疾病,是因為害怕山德斯過於迫近生存底限而展現出來的對「惡」之投射眩目攝人之美,於是只好引漢納鄂蘭將之低貶膚淺化,談語言邏輯之不可信賴,恰恰將山德斯這部密貼又可怖的心理敘事小說推上了頂峰。

唐諾的擔憂是有道理的,個人與社會之間千絲萬縷關係中產生的情意結往往透過極端行為獲得紓發,正如一位朋友評論殺人犯不過因宥於混亂在尋找出口,而山德斯將之美化至令她不屑的程度。

既慶幸又悲哀的,我正是因為這個「美化」而深受震動,因為角色們的「絕對」而產生共鳴,因為警探的「執著」感到無奈。

What if。如果。所有的情緒情感都僅僅是我們自身的投射,那末所有的正義與秩序又怎能不是幻想的產物,世界又怎麼可能不扭曲,無論晦澀黑暗或繽紛瑰麗。

我們從來都希望世界能夠清晰明白,卻又尷尬於自己永遠無法單一純粹,卡住,困頓,繞圈圈。有些人選擇遺忘,有些人選擇尋找救贖,有些人任巨浪淹沒自己,有些人寧願視而不見,但無論如何都必須有所掙扎(或者享樂或者受苦)。

終究我們都會面對,承認與否不重要,是手段或目的不重要,是過程還是結果不重要。生命的繁衍與死亡無意義,這可能才是真正需要穿透或披覆身上的最後一件戲服--我們的皮囊肉身。







croakcroak發表於 樂多05:56回應(0)引用(0)嗜讀成癮

January 28,2012

打字練習



今夜讀到最驚人的一段獨白。
它是小說,嚴韻翻譯,沒有原文,但我妄自略改了幾個標點符號。

原諒我尚不想揭露出處,也希望知道的朋友或者陌生人暫時先容許我狂亂的任性。



節錄如下:


  當時發生--現在也正在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是我正靠感覺--感覺:這是個好詞--情緒的感覺而非觸摸的感覺--靠感覺摸索著,朝一種對現實的新知覺前進。在那以前,在太陽眼鏡之前,我的知覺和理性方式都是陽性、線性、垂直的,就像 AMROK II。而現在......現在我正逐漸發現並探索一種陰性的、水平的對現實的知覺。

  這需要否認冰冷的秩序--也就是邏輯的、心智的秩序--而去知覺一種更深的秩序,如今我依稀模糊瞥見它,那種秩序深刻也寬廣得多,因為......我至今所知的那種秩序太狹隘受限,受到嚴謹規律。但它不能解釋......一切。

  這種陰性的水平知覺是寬廣的,解釋了宇宙看似不合邏輯的瘋狂之處--唔,這種知覺並不否認科學與邏輯,而是提供更多東西--一種對人、對生命的情緒意識。

  但它只是情緒嗎?或者也涉及性靈?至少它要求你接受混亂--在男人與 AMROK II 的嚴謹規律邏輯之外的混亂,並在那混亂中尋找一種更深的、更基本的秩序與邏輯與意義。這意味著一種新的生活方式:謊言的真實,神話的現實。它要求你以一種全新的方式去知覺--

  不,不對。知覺意味著退居一邊旁觀,但我如今身處的這個世界要求參與和分享。我必須剝光自己,一頭栽進--如果我希望得知那最終的邏輯。如果我有那勇氣......

  (本段涉及情節略)

  我必須對一切敞開自己。我在一棟有萊儷玻璃和岩石收藏的磁磚房子長大,現在我必須變得溫暖、溫柔,接受宇宙的一切,無論是善是愛,是廣是狹。但不只接受,因為那樣我就成了受害者,我必須一頭栽進生命的中心,讓它的熱燒灼我。我必須被感動。

  去體驗現實,而非只是去知覺它:這才是正途。最終的答案可能差勁得不忍猜想,但我能克服畏懼,殺戮,感受,學習。我會從這新世界的混亂中找出意義,給它一套鮮有人曾瞥見的邏輯,然後我便會知道。

  上帝是否存在。





   

croakcroak發表於 樂多03:04回應(0)嗜讀成癮

November 28,2011

《閃憶殺手》by Dan Simmons



 


「我看見一場極奇怪的景象;我做了一個夢,人的智力也無法說明那是什麼樣的夢。如果有人想解釋這個夢,他便是個蠢驢。我覺得我好像是個--沒有人能說是個什麼。我覺得我好像有--但若有人打算說我有的是什麼,那人便是個大傻瓜。我的夢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夢,沒有人的眼曾聽見過,沒有人的耳曾看見過,人的手不能嚐,他的口不能懂,他的心不能講......我將留在她死後再唱。」
 
                  --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






這個 skiffy 故事發生於 2036,距現在二十五年後。 「事情出大亂子的那天」由於世界經濟體系崩潰引發了核爆,開始一連串由民族主義與宗教勢力建立霸權的連鎖反應:以色列徹底毀滅;中國內戰不斷;美國為支付鉅額津貼政策有四十七州宣布破產,僅能派出軍隊做為它國傭兵換取資源;人口數達二十二萬的伊斯蘭世界以強大的經濟力與武力組成了新哈里發王朝不斷擴張;日本拋棄二戰後的民主外衣,致力尖端科技發展,嚐試以經聯會財閥形式回復幕府封建統治世界;新墨裔人成立新墨西哥國,軍閥擁兵自重以販毒作為經濟主體,意圖奪回 1848 年美墨戰爭中被美國搶走的土地。

如此背景,由妻子車禍身亡的前警官尼克.巴頓受雇調查一樁六年前遭殘殺的雙屍命案展開;死者為美國加州顧問、同時為日本財閥的獨子與其女友,尼克透過名為「閃憶藥」的記憶回溯藥物,如實重現當初偵查命案所有相關人士訪談及檔案庫調查資料,而在追尋兇手的抽絲剝繭過程裡,他被捲入世界級的權力風暴,無論是否破案都幾乎沒有存活的可能。

揉合科幻、推理、歷史、動作各項元素,Simmons 打造了一個令人眼花撩亂而又自持警醒的迷人故事。他大量運用二十世紀電影場景加深讀者的切身感,並引據莎士比亞戲劇典故,以夢境勾勒出一個集體逃避生存痛苦,選擇濫用閃憶藥沈浸過往回憶的後美國時代。除此以外,為增加可信度,他娓娓道來以 Denver 為中心輻散出去的、許多地景建築的前世今生,創造出如那洛巴學院、庫爾斯球場、25 號州際公路幾段經典橋段,讀來令人時而唏噓時而大呼過癮。人物亦不遑多讓,中村、大村美國兩位日本顧問迥異又鮮明的個人風格,車臣黑手黨頭子的趾高氣昂,還有一路監視尼克行動的保全長佐藤複雜深沈則幾乎是具人形戰鬥機器,其它諸如猶太詩人、中盤毒販、少年閃憶黨、槍林彈雨中負責運送貨物的十八輪卡車司機關於自由主義及社會主義的對話等段落,在在都讓我不時驚喜,尤其尼克那古典文學榮退教授的高齡岳父以及適逄青春期孤傲苦悶的兒子支線,為冷酷殘暴的世界真相提供了人性最微弱卻堅定的一絲良善焰火,是整個故事不可或缺的血肉。

本書的敘事筆法也獨樹一格,篇章以大塊時間點間隔順序寫成,再以該時間點為中心向前後延展述說,時不時就讓我誤入自以為是的叢林,產生期待落差的誤讀趣味,也讓讀者得以在緊湊的節奏感中稍有喘息空間,「拉回意識」,在留空頃刻反思自己與故事的時空不過咫尺,難以為自己建立彷彿不相干的安全閥,因我們其實早已身在其中。

那個,也是如同 Tacitus 所說:「他們製造出荒蕪,卻稱之為和平」的這個世界--人們由於秩序不再而失去希望,甚至寧願使用閃憶藥將後半年都拿來回顧前半生經歷,更不惜以暴力事件作為回憶的極致快感來源--奏的是人類集體走向滅亡的終場輓歌。或許並無所謂好壞,或許強調個體與社會的緊密連結畢竟扞挌,然而在上進與墮落之間同樣可能存在人類的另類道路,非得經過冒險探尋方能發現,若未曾努力過就放棄,則極有可能我們被懲罰的方式是沒有被移除耳膜、眼珠和視覺神經,以維生管線飄浮在無垠虛空,在夢與現實之間的斷裂處意識靈魂遭凌遲的痛苦,永劫迴歸。

而我們的確有能力活著,也有能力作夢。






croakcroak發表於 樂多04:43回應(0)引用(0)嗜讀成癮

October 9,2011

遁無密處


無不變之事,亦無不變之理,撫心弄思,聊以娛慰;
言舌爍爍,恆信矣,聞若罔信,方使頓惑成清明,以空名,嗤嗤!咄咄!

臆未來之善,還今日煩擾,昧也。
劃地掩扉以為矜惜,盲也。
縛時序絕對者,妄也。

境以時遷,縈懷不憂心,以為斷而留續,以為續而疏離,
忖度往復有終期,無欲則不遺愁。





croakcroak發表於 樂多02:33回應(0)引用(0)風花雪月

September 12,2011

 

歸:
一個復返的行動。

什麼時候開始將自己徹底投擲於另一個世界,貪嗔痴迷,
忘了家。

當局者盲的試驗,嗎。

那末若癒合若破敗若低語長嘯哭笑吶喊以後,豈得重返桃花源。

於是我開始一棵一棵埋起桃核。





 

croakcroak發表於 樂多02:22回應(0)引用(0)風花雪月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