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4日

那一身華美的曲線

那一身華美的曲線
  她就站在落地窗邊,回眸對我笑了笑。我沒說話,什麼話都不想說。能說什麼呢?在她的笑容裏早就透露了對我些微的輕視:你總歸只能沈默吧!她似乎視我的沈默為一種必然的結果,像是看透我的一切。其實,我想了想,和她也不過就一面之緣。甚至在之後的好長一段時間再見到她,她根本就不記得我。自然,要說她知道我多少,就更不可能了。
  不過,我老覺得她的笑容帶著的輕視,是對我性格的通透領悟。說不上來為什麼會這麼想,其實這些念頭也是沒有根據的。可能的原因,大概就是她看到了我眼中對異性身體突然閃過的欽羨。到頭來,還是慾望在作祟。 ...繼續閱讀

cpshyu發表於 樂多20:36回應(0)引用(0)時尚惡風潮

2013年9月3日

奮力向前

  老朋友就坐在我的隔間裏,悠悠的叨念著近來生活的種種。聊到我的部落格,我愣了愣。我寫過部落格,還持續寫了許多年。
  老朋友問我為什麼沒再繼續寫,想了想,那是父親辭世後沒有多久,生活的巨大轉變吧!漸漸沒有能力隨手寫點什麼了。以往喜歡而奮力經營過的,就這麼荒廢了。
  老朋友前陣子才嫁了女兒,生命走了大半,現在還是很忙。我這些年也很忙,至於忙什麼,工作生活都有,就是沒為自己忙。想專心沒能力,想寫東西,就是沒什麼內容。
  自己是真在意眼前這不好的狀況了,看著自己的部落格時間停留在2009年,心中實在過意不去:真該為自己而奮力向前的。
  前陣子看《金盞花大飯店》,Judi Dench飾演的帶著些許遺憾到印度度餘年的那付優雅仍在,她也寫部落格呢!和流行的臉書比較起來,當然是老氣。老古董流連在部落格裏,怎麼說似乎也是帶著點另類的優雅。
  是呀!曾經努力耕耘過了的,怎麼會說放棄就放棄?老朋友下午的話語提醒了我,也提點了生活總要有些改變。這改變不用太大,讓自己有奮力向前的勇氣,就夠了。

2009年12月5日

就是破窗

  那天到銀行辦點事,行員小姐很細心的幫我處理。等把事情辦好想把領的錢放回包包裏,發覺有些困難。隨手就先把包包裏的書拿出來放在櫃枱,然後再重新整理了一次。
正在讀的破窗
  小姐很有耐心的站著等我把包包整理好,重新把書放回去,笑著問了一句:「是推理小說嗎?」 ...繼續閱讀

cpshyu發表於 樂多23:53回應(3)引用(0)老古董絮語

2009年12月4日

美麗的失敗者

  那年四月,和妻走了趟台北,專程去聽Philip Glass的音樂會。在國家音樂廳裏聽電子音樂,有點失望。不過離開音樂廳,心情卻是好的。格拉斯辦了個小小的簽名會。大師當前,不敢造次,看著他在我新買的CD上簽名,而我趁空拍下了他的身影。
我的Philip Glass
  想起那年的事,在從書架上抽下Leonard Cohen的《渴望之書》之後。兩位大師合作後來又在台北發表,還是亞洲首演。這書原本要送給一個同事的朋友,在個安靜的巷弄裏開了家小小的店,很有氣質。 ...繼續閱讀

cpshyu發表於 樂多23:40回應(0)引用(0)老古董絮語

2009年12月3日

王道士

  在六月號的《書城》小小的角落刊出張難辨細節的照片,一旁標註著三個字:「王道士」。
王道士
  讀過余秋雨文章的人大概都不會太陌生。王道士和斯坦因,王道士與伯希和,幾萬卷的經卷,幾千件的繪畫,就這麼流傳到了西方。王道士不過就是個發現藏經洞的僧人,大概也想像不到,「此刻,他打開了一扇轟動世界的門戶。一門永久性的學問,將靠著這個洞穴建立。無數才華橫溢的學者,將為這個洞穴耗盡終生」。 ...繼續閱讀

cpshyu發表於 樂多23:51回應(0)引用(0)閱讀隨手貼

2009年12月2日

心中的盤算

  翻讀張五常的《經濟學的缺環》,裏頭收的是香港版《壹週刊》專欄「南窗集」裏所發表過的文章。南窗集後來停了,要讀張五常辛辣的文章,還能在網路上讀得到。
搬家那一天
  張五常反對最低工資,認為會增加失業。張五常認為郎朗是舉世難得的天才。張五常主張秦陵越早開挖越有經濟價值。張五常也喜歡叼念他得意的學術經歷,與芝加哥學派經濟學大師們的廣泛交遊,尤其是艾智仁與高斯。張五常的博士論文寫的是佃農理論,引用了大量台灣的統計資料,但他卻是醉心與中國大陸的經濟環境與崛起可能。 ...繼續閱讀

cpshyu發表於 樂多23:33回應(0)引用(0)閱讀隨手貼

2009年12月1日

只管寫就是了!

  許久前對自己的承諾,也不再管左手僵直緊繃的老問題,也別再問自己到底有沒有充足的時間。只管寫就是了。什麼負擔也沒有。
  停寫部落格一停就就近十個月,幾乎夠懷個小孩了。其間發生了許多事,也經歷了很多事。耽心的是自己快被工作壓垮的耐心,高興的是家人依舊的支持。書還是讀的,只是速度慢了許多,一本小說讀一個月是經常的事。朋友來來往往,為自己留下的生活記錄,就剩下Plurk裏點滴的心情。
  感慨很多,很難說得清楚。桌上還放著前兩天買回來北野武的新作《阿基里斯與龜》。不知道是不是在暗示些什麼。

cpshyu發表於 樂多23:42回應(9)引用(0)老古董絮語

2009年3月31日

三月就要過去

  漸漸的工作在生活中的份量減少了。漸漸的有更多時間能讀書了。漸漸的把自己慢慢的找回來了。
  那天在馬家輝的部落格裏看到南方朔的身影,想起多年前在台北的中山堂改成的咖啡廳裏和老同學們聊天,不意間瞥見他的身影。依舊是那散亂的斑白頭髮,依舊是那迷濛的眼睛。讀書種子行色匆匆,該是參加個類似讀書會的活動。
  和他比較起來,我讀的書少多了。不過,他更用心,我則隨意。 ...繼續閱讀

cpshyu發表於 樂多23:38回應(6)引用(0)老古董絮語

2009年2月21日

一路向前

  近午走路到公司加班,停在路口等紅綠燈。聽說氣候又將有變化,近午時分卻感受不到。隨身帶著幾本書,等紅燈的一分半鐘只能讀點隨性的小品。董橋遠流版的作品集第三冊《竹雕筆筒辯證法》開篇寫方召麐,寫張大千當年在法國尼斯見畢卡索的逸事。當時張大千送給畢卡索一枝牛耳毛筆,還給張大千看了他用中國毛筆畫的作品。
滾滾長江東逝水
  讀閒書的好處就是能讓自己的思緒不會只局限在筆管般的狹小視野裏。畢卡索當年問張大千中國已經有這麼精深的文化傳統,幹嘛還汲汲營營的到西方來學繪畫技法?說得也對。 ...繼續閱讀

cpshyu發表於 樂多11:54回應(1)引用(0)老古董絮語

2009年2月15日

庸俗的觀光客

  台灣玻璃館。鹿港天后宮。王功漁港。誠品綠園道。我們這一天就跑了這幾個行程。說是旅行,其實卻是不太入流的觀光客。
  是公司辦的小型員工旅遊,表定的行程到王功漁港,強調鹿港美食之旅。不過一天當日來回,連跑三個地方,說是行程豐富,不過總覺得趕得很。臨時決定不坐遊覽車,自己開車去。出門旅行,就想能享受一下不受限於緊迫的行程。於是比表定的七點半還晚了半小時出發,居然也和大家一起到了台灣玻璃館。
  位於彰濱工業區裏台玻附設的玻璃展覽館,只是個有關玻璃工藝的展覽館,玻璃展場裏雖有專人導覽,主要吸引人的是一樓的賣場,大家幾乎人手一個玻璃製的砧板,算是到此一遊的紀念品。我們是庸俗的觀光客,自然也不會錯過。
...繼續閱讀

cpshyu發表於 樂多17:31回應(0)引用(0)老古董絮語

2009年2月12日

今夜大概還是無夢

  連著三個晚上晚睡,沒什麼特別的事。除了弄弄電腦,看新組裝好的它裏頭到底有多少好東西。筋疲力竭的上床,連夢都沒有。
段落
  隨讀了幾頁書,多少補了點白天工作無謂的匱乏。
  沒去多想誰道歉誰又不道歉之類的流言,更令人驚駭的事情從來沒少過。
  James Salter & Kay Salter夫婦在《生命饗宴》寫莫泊桑對艾菲爾鐵塔的感覺:「作家莫泊桑形容它是『巨大又醜陋的骨骸』,因此每日必去塔底下吃午餐,因為全巴黎只有在那裡,才看不見鐵塔」。
  還好生活在台灣,生活在浮泛空洞的流言裏,才看不見這貪婪的島國裏流洩著的穢氣和持續沈淪的競爭力。反正,在大家都認同的邏輯裏,全世界都這樣。
  今夜大概還是無夢。

cpshyu發表於 樂多02:27回應(6)引用(0)老古董絮語

2009年2月10日

老古董成老冬烘

  我喜歡劉美兒隨性的筆觸,彷彿想到什麼寫什麼,一切都顯得那麼不經意,一切都顯得那麼自在。
  她崇拜馬家輝,在她格子裏不時出現推崇他作品的字眼,甚至比馬家輝還關心作品的銷售量
  有時,就是一行字。寫心情。寫現象。寫生活。寫憂懼。
  我就是學不來那自在,心中老惦著苦心維護的老古董的形象。所以我什麼都放不下,像個風中的老古董。
  再過一陣子,就成了「風中的老冬烘」了。

cpshyu發表於 樂多20:09回應(0)引用(0)老古董絮語

2009年2月2日

閒讀《絕色》

  直到初七,春節假期即將結束之前的午后,才得閒安安靜靜的讀書。弟弟搭一早的班機飛回上海,妹妹昨天晚上也才從基隆打電話回來。午后略帶些暖意,弟弟把房間收拾得還挺乾淨。閒讀《絕色》,其實這書放身邊很久了,只庸俗枯躁的生活總覺得不適合讀董橋,老顯得自己生活的猥瑣不堪。非得得閒,讀起董橋來便都是味道。
  連著兩天夜裏睡前乘著興味讀著的是劉大任的新版小說集《晚風細雨》,寫的是父親與母親的傷逝與追悼。想起大年夜拜完年後不經意踱到父親房裏看著父親的遺照心中的細語喃喃,請父親放心,隨即一陣鼻酸落下淚來,趕忙擦去匆匆下樓陪起孩子玩仙女棒。這是父親過世後的第三個大年夜,母親還是一如往常的拜完年發完紅包趕忙包起素餃子,在午夜十二點起煮好祭請祖先們享用。 ...繼續閱讀

cpshyu發表於 樂多02:00回應(0)引用(0)閱讀隨手貼

2009年1月30日

新的牛年,新的希望

  大年初五了。偷了個閒躲回家裏,安安靜靜的像是該要好好睡個大頭覺才好的午后。春節假期轉眼又到尾聲,回想這假期裏除了陪家人貪圖些天倫樂之外,就沒再多為自己做些什麼了。每天晚晚上床,晚晚起床,聊些生活瑣事。心裏想想,這樣的生活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讀了幾頁書,還是董橋。小說沒讀幾頁,張大春早年的得獎作品倒是花時間讀了,還真不習慣。想寫點隨筆文字,倒也沒什麼靈感,總覺得這新的牛年一到,什麼事都得重新計畫,總不好辜負了原本就有的好心情。
  老同學選擇關了部落格,說是年紀大了,總不好那麼情緒。要不是手指頭漸漸不靈活早早邊打字邊壞了自己心情(打沒幾個字手就痠了),是想電腦一開就打文章的。人總不好經常的理性,余光中到這把年紀了也還寫詩。希望自己的選擇是能經常有時間更新這裏,經常能留些時間給自己,說來說去也算不上是奢想。
  多讀點書,多陪陪自己,新的牛年,新的希望。

cpshyu發表於 樂多16:49回應(5)引用(0)老古董絮語

2008年12月20日

送給狂戀五月天的人

  只有一張票,在手上總顯得孤伶伶的。想了想,終於還是把它送了出去。
  算是公關票吧!還是在特定的搖滾區裏。不用提早去排隊,開唱前的三個小時到專屬的櫃枱完成報到手續就能直接入場。五月天晚上在高雄巨蛋開唱,場面肯定壯觀。就要出頭天了,同事說。這首歌早就在公司裏傳唱開來。
  想想在萬人演唱會裏瘋狂,肯定是個難得的經驗。尤其是大家在公司裏正襟危坐習慣了,一旦放蕩開來,全都不認識彼此了。早不是狂放不羈的年紀,做什麼事前還得多想想的,還是躲在房間裏讀讀書好。耳邊還能聽著Mark Knopfler的低沈歌聲,夠了。
  原本擁有的那張票,送給狂戀五月天的人,盡情享受狂放的夜晚。

cpshyu發表於 樂多15:37回應(0)引用(0)老古董絮語

2008年11月30日

給自己更多時間

  打午后起就想寫些東西,部落格荒廢了好一陣子,每天就是抽出不空為自己寫些什麼。書還是讀的,和以往比較起來,寧願花多些時間在讀書上,寫東西的慾望越來越小。興許是時間有限得可憐,每天加班回到家只想能讀些書就屬奢侈了,更別說要動寫些什麼。計畫中要寫的日記,也就一直擱著了。
架上的書
  生活裏泰半的時間都耗在工作上,景氣差,聽說有工作就已是萬幸。每回加班回來,管理員總會趨上前來:辛苦呀!拼經濟呢!不自覺笑了,只是拼生活而已。可悲的是,這種生活已經過了快兩年了。生活貧乏自是難免,想要多為自己做些什麼,只是力不從心。早早上床卻是難得的奢望。 ...繼續閱讀

cpshyu發表於 樂多22:56回應(12)引用(0)老古董絮語

2008年10月23日

我的老同學給我的一封長信

阿屏:
  上台北後的生活和台東有截然的不同,如果從兩個地名的想像來推測,台北是快速忙碌,台東是慢調舒緩,實際的生活內容,卻完全和兩地意象相反,這麼看很有趣。
  這麼說可能不太能讓人懂得,我用我手機使用的情形來說明,就容易清楚了。最近一個禮拜,我只用手機打了四通電話,除了一通是給朋友,其他都是同事間幫忙買晚餐代拿私人物品之類的小事,就是說,沒有手機也完全不影響現在的生活。當然有很大的前題是,我把手機關成靜音,即使有電話打進來我當下並不會知道,也就沒有被電話聲響驚擾而必須中斷正在進行中的工作,或根本沒事的一種時間因而無法持續行進。這是一種有意識的決定,不想再被手機決定搖控什麼事是很重要非得去做不可,等睡前拿起手機來看,通常或多或少有幾通未接電話,認識的且有必要回話的,如果不算太晚或不會計較太晚接電話的朋友,會打過去詢問漏失的事情,不認識的號碼也就算了。或許不能說〞算了〞,這詞感覺有些遺憾,是直接刪除隔天心安理得的遺忘了。 ...繼續閱讀

2008年10月18日

新玩具入手

iPod Touch到手已經一個星期, 大部份功能都還在摸索中。只覺得是個有趣的玩具,光是個手觸銀幕功能就讓妻興奮好久。我只忙著試手寫輸入功能寫短文,寫這則沒網誌沒花太久時間,手寫辨識度又高,有趣有趣真有趣。
新玩具入手,生活突然多了些趣味。

cpshyu發表於 樂多21:32回應(3)引用(0)時尚惡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