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6,2002 09:30

社區諮商工作絕不是學校個人諮商思維與架構的延伸

照片 016.jpg
『心理師法』已於九十年公佈實施,這對台灣心理衛生領域朝向專業化發展,有關鍵性的催化作用。可以預期不久的未來,臨床或是諮商心理師在「教考用」三方面的嚴格要求之下,使我們心理學助人專業能進一步向上提昇,提供有品質的服務。然而,對廣大的社區民眾來說,是否是代表一項利多,此頗值得我們進一步去反思的

社區諮商工作絕不是學校個人諮商思維與架構的延伸

作者:周才忠 (日期:2001/12/16)

欣聞「心理師法」已於今年(2001年)十一月公佈實施,這對台灣心理衛生領域朝向專業化發展,有關鍵性的催化作用。可以預期不久的未來,臨床或是諮商心理師在「教考用」三方面的嚴格要求之下,使我們心理學助人專業能進一步向上提昇,提供有品質的服務,改變民眾的求助習慣,增加民眾的專業信任。然而,在這應用心理學專業前景欣榮之背後,卻藏著諸多的隱憂,以此法中「諮商心理師」條款為例,雖然諮商界非常幸運地搭上了「臨床心理師」的合併立法列車,省去幾年獨立立法的蘊釀與折衝期,但是在本身專業立場的曖昧與妥協之下,也使得諮商心理師的業務範圍偏向醫療與個人化(主管機關為衛生署,與臨床心理師業務範圍有五項重複之多),這到底對廣大社區民眾的心理衛生服務來說,是一種好的發展,還只是更跼限服務提供的層面與普遍性,這可能要留待以後歷史的見證吧!?

長期以來,學校輔導專業無法發揮功能的關鍵,主要是輔導老師未能跳脫單一服務的思維與作法,誤以為只能做的工作就是學生問題的直接處理與諮商,諸不知其他可以合作與運用的角色,或是在問題發生之前就先介入預防處理。譬如,一位學生發生了行為偏差的問題,輔導室的老師往往將學生改變的責任,獨自承攬下來,關起輔導室的門,開始進行所謂的諮商歷程,而不會去有效運用班級導師、同儕或是其家庭成員的力量,來一起幫助學生澄清或解決問題。這樣的專業介入,有時候是透過間接的諮詢(Consultation)途徑,協助與建立老師、同儕或家長有正確態度與能力,來影響該問題學生的行為改變。如果凡事將問題行為歸因於學生自己的因素或是譴責當事人的過錯,我們才會便宜行事,想用單一與直接的輔導介入與改變。另外,輔導老師也需主動發掘有危機或高危險群的學生,及早輔導處理,以使化危機為轉機,而不是等到重大校園事件發生之後,再來成立「緊急事件處理小組」。

歷史學家湯恩比曾說過:「人類從歷史上學到最大的教訓是什麼呢?就是人類從未在歷史上學到教訓」。如今師範院校體系的諮商界人士又想要將這套專業思維模式架築在社區心理衛生的工作之上,躍躍欲試想介入他(她)們可能完全陌生的年齡層(成人、中年、老人)、族群(家暴、同性戀、藥酒癮、低收入、失業、遊民、精神病患)與議題(性侵害、自殺、兒虐、未婚懷孕、離婚)上,以為所謂「社區諮商」就只是將「學校諮商室」轉到「社區心理衛生中心」或是「心理諮商所」而已,其他個人諮商的專業概念都可以全部套用。這些長期在學校環境的諮商學界人士諸不知社區心理衛生的問題是需要擺在不同社會系統生態層面之下來思考與評估,因此,任何單一個體的心理困擾問題其形成因素都是非常複雜的,例如除個人認知、情感、行為、生理等因素外,初級團體(家庭、同儕)、次級團體(公司、組織)、社會文化脈絡(法律、傳統、習俗、語言、宗教)、物理(土地、水源、空氣)與建築(建物、道路、休閒場地)環境等也都會影響人的心理問題與發展潛能。

如果人類的心理困擾問題不是單一個人因素所造成,那麼只用一本薄薄的DSM-IV來判定獲病有無,或是站在治療者高高在上的角度來指責、貼標籤或要求個人改變,這對當事人來說是有欠失公允的,也只會顯示出長久以來心理衛生專業者的短視、粗暴與專斷。社區心理衛生工作所接觸的對象常是社會底層的群眾,他(她)們可能是許多長期不利環境與利基下的犧牲者,所以社區諮商者所要扮演的角色是「救火員」、「主動助人者」與社會改變的促進者,而不是等待求助者來「心理諮商診所」排隊、掛號、繳費、看病的「九大學派諮商師」。社區諮商所運用的策略也需從社區的直接服務(預防教育)或間接服務(影響公共政策),個案的直接服務(諮商、高危機群外展)或間接服務(個案倡導、諮詢)等四種不同的向度切入,如此才能真正滿足社區廣大民眾的問題需求,提供最適切的心理衛生服務。

一般民眾學習模式亦是有別於學生群體的,所以社區心理衛生介入,需要運用不同的誘因方式,來增加參與或是尋求協助的動機,而不只是一味的教導與強迫。因此,一位社區諮商專業者具有資訊傳播、推廣行銷、教育訓練等策略運用的能力,就顯得非常的重要。尤其目前台灣社區民眾對心理衛生的知覺還停留初始之際,要進入到心理諮商可以著力的階段,可能需要一段長路要走。筆者曾實地訪問八縣市的社區心理衛生中心,有很多工作推展上的問題是來自民眾「參與度不高」及「缺乏心理衛生概念」,因此吾深覺社區諮商專業更需具備創新的理念,以達到整體民眾心理衛生預防與促進的功效。另外,如果無法”獨立”完成協助工作時,也需有「科際整合」的雅量,透過其他專業或宗教組織的合作,謀求民眾最大福祉。

從以上的論述,我們可以深切的瞭解,社區諮商工作不是所謂醫療化「心理諮商所」與長期受師範教育的輔導系所師生所能勝任的,除非主事的系所老師們能及早從「超越單一個體關注」來發展,增加不同取向的課程(諮詢、環境評估、系統分析、政治與社區參與、媒體運用、其他社會學領域、多元文化敏感性、行政文書與管理),鼓勵學生嘗試不同的生活經驗,從不同媒體(小說、報紙、電影、電視)中體驗許許多多不曾接觸的困頓歷程與生活肥皂劇的情節故事,使欲從事社區諮商工作的系所學生離開「小房間」,走向人群、團體與組織。因為這些都是學校裡學不到的事,例如人際溝通、決策能力、組織運作、適應多元、接納差異等sense,都需要在自己生活過程中來訓練的,而不是多讀幾篇英文paper就能領悟與精通的。如果這種「放諸四海皆準」的專業思維與性格繼續持續下去,未來將難逃重蹈學校輔導發展窘況的覆轍,此乃非台灣社區民眾之福與專業立法之原意。請諮商輔導學界諸公,三思而後行!






  • compsy2007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社區心理衛生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學術/學習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4 │累計人次:216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772125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