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30,2017 20:40

黑暗大陸、光明前途-讀《非洲史》

在歷經千辛萬苦下,

板主終於擠出了《非洲史-六十年的獨立史》這上下冊的大部頭書的書評,

這部兩冊加起來差不多有快千頁了,跟字典一樣厚.......

所以生出來根本成就感滿點阿~

廢話不多說,以下書評正文:

提到非洲,我們台灣人大部分的第一印象不外乎就是「貧窮、混亂、飢餓」、「媽媽說挑食會被送到非洲」,或是充滿著獅子、河馬、大象等野生生物,是一塊人類還有待探索的大自然寶庫。然而儘管非洲大陸是人類誕生的起源,但對於非洲的歷史,大部分人是不甚熟悉的,最了解的頂多就是埃及與南非,近期內關於非洲史的著作有學者凱文.斯林頓(Kevin Shillington)所著的《非洲史》,這本專書雖然資料豐富、敘述與史觀都相對客觀,但由於是通史類的著作,品讀起來難免生硬些[1],而由馬丁.梅雷蒂斯(Martin Meredith)所著的《非洲-六十年的獨立史》上下兩,則是聚焦在二戰後到現今非洲諸國走向獨立的這歷史,一般人可能只知道非洲在二戰後與世界其他殖民地一樣獲得獨立與解放,但對於其過程及往後的發展大概都不甚了解,本書正好可填補這塊空白,且本書特別之處在於大量使用傳記敘述的手法(作者是傳記作家出身),並輔以敘事體鋪陳,文字平易近人,閱讀時不至於有太大的壓力之感。

 

        非洲諸國獨立後,政經局勢始終顯得動盪不安,這也是作者在本書中所要論述的核心議題,雖然藉由像是迦納的誇梅.恩克魯瑪(Kwame Nkrumah,1909-1972)、塞內加爾的奧波德·塞達爾·桑戈爾(Léopold Sédar Senghor,1906-2001)、剛果的帕特里斯.盧蒙巴(Patrice Émery Lumumba,1925-1961)(盧蒙巴於1961年遭到比利時當局暗殺)等獨立運動者的努力,無論是武裝抗爭還是依循法理上的路徑,皆成功地使非洲諸國脫離歐洲殖民者,但是在趕走殖民者後,面對的卻是貪汙腐敗的政治(如迦納及奈及利亞)、血腥的內戰與種族清洗(如盧安達及安哥拉)、普遍的貧窮,與一般將此歸咎於歐洲殖民者的掠奪之見解不同,作者馬丁認為是這些非洲新興國家的領導人領導無方所造成,加上非洲氣候往往嚴酷且多變,尤其是乾旱,有時一乾旱就是數年,這樣的結果導致非洲農業不發達,非洲人口大部分(約八成)從事勉強僅足溫飽的農業,沒有機會得會教育和醫療服務。[2]這不失為一觀點,但筆者則傾向學者劉仲敬所稱的「核心與邊陲秩序」區的概念,也就是說在殖民體系中,歐洲殖民者作為文明與技術的輸出者;非洲則是作為被輸出者,也就是輸入者,而將歐洲殖民勢力驅逐出去意味著切斷了這條輸出線,然而秩序是無法忍受真空狀態的,在歐洲殖民者離開之後,你就要自主管理一個現代概念的國家,在種種缺乏行政治理經驗的情況下,往往就會產生各種的惡秩序,[3]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剛果在甫脫離比利時獨立後不到兩週就陷入存亡關頭,內部安定瓦解、軍隊淪為烏合之眾、白人出走使行政機關失去專門人才;[4]盧安達發生胡圖族對圖西族的種族滅絕屠殺;阿爾及利亞在脫離法國殖民統治後,政權被軍方長期把持,隨著伊斯蘭救國陣線的崛起,阿爾及利亞隨即陷入長期的暴力與不安中[5];獅子山及賴比瑞亞等地由於有豐富的鑽石礦產,因此常因此導致血腥的戰爭,故有血鑽石之稱。以上非洲新興獨立國家所呈現的亂象,幾乎完全應證了英國工黨籍資深政治人物赫伯特莫里遜(Herbert Morrison)所表示的那般:

 

 貿然讓殖民地獨立,就像給小孩一把鑰匙、一個銀行帳戶和一把獵槍。[6]

 

       

       作者馬丁對於非洲前景抱持著悲觀的態度,作者認為非洲邁入獨立時代五十年後,前景黯淡一如以往。[7]但筆者則認為儘管非洲諸國在成為成熟的現代化國家仍有一段路要走,但非洲諸國基本上仍然是一個潛力無窮的地方,且非洲諸國在建立自我認同以及現代化的艱辛過程也是不可抹滅的,藉由恩克魯瑪等人的努力,從非洲團結組織( Organization of African Unity ) 到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 ),再再顯示出非洲在冷戰到後冷戰時期已是在國際上不容忽視的力量了,近期內除了對非洲研究的學者日增外,也出版了愈來愈多有關非洲的書籍,像是近期內出版的《爭奪非洲》一書,而正如《爭奪非洲》所言,現在的非洲已逐漸脫離我們「貧窮、落後」這樣的刻板印象,像是在肯亞以及奈及利亞、迦納的網路科技實際上已經有一定的水準;安哥拉的羅安達還獲選為全球生活最昂貴的都市,現在的非洲的確不是我們想像中純粹的黑暗大陸了。[8]由於非洲是一塊正在蛻變的寶地,中國、美國、俄羅斯等強權無不積極在非洲尋求發展的機會,而中國似乎在這場競賽中先奪得了先機,中國成功地與非洲諸國建立親密的關係,很大的程度是在非洲人民的認知中,中國有別於過往歐洲列強的豪取強奪,是真正在經濟發展、醫療、教育給予援助的夥伴,而在一帶一路中,非洲更是其中重要的一環。台灣方面也曾在過去大量地援助非洲,其中又有農業技術的指導最為世人所稱道,儘管近年來官方交流日減(主要來自於一中原則的外交限縮),但來自台灣民間的援助一直沒有中斷,其中包括糧食、衣物等基本生活物資的捐贈,其實對於現今台灣政府而言,除了新南向政策外,「重返非洲」不失為一個外交戰略。最後正如古羅馬歷史學家老普林尼(Gaius Plinius Secundus,23-79)所言 總有新東西出自非洲非洲是個在未來充滿新生機的天地,但當我們蜂擁而至到非洲時,我們所擁抱的卻正是那孕育出人類的古老搖籃,這一切,彷彿是重新回到我們那被遺忘已久的母親懷抱。



[1]詳請參照:Kevin Shillington, History of Africa(Basingstoke: Palgrave, 2012)

[2]馬丁梅雷蒂斯,《非洲-六十年的獨立史(上冊)(臺北:衛城出版社,2017),頁191

[3]有關劉仲敬對文明秩序論的觀點,可參見:劉仲敬,《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新北市:八旗文化,2017)

[4]2註,頁142

[5]馬丁梅雷蒂斯,《非洲-六十年的獨立史(下冊)(臺北:衛城出版社,2017),頁150

[6]同2註,頁40

[7]同5註,頁411

[8] 詳請參照:Frank Sieren , Andreas Sieren ;張綱麟譯,《爭奪非洲》(臺北:光線出版社,2017)

《非洲:六十年的獨立史(上、下卷)》 商品條碼,ISBN:9789869351898


  • 您可能有興趣:

    legendary1111 發表於樂多回應(0)人文社會科學相關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