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9,2006

“蔡明亮搞慘台灣電影”

馬來西亞華族國寶級文化人蔡明亮
日前質疑金馬獎評審標準 宣稱不再參加金馬獎

蔡明亮獲台灣栽培 而有如今在國際影壇叱吒風雲的地位
卻忘了飲水要思源

台灣電影業慘澹經營 苦撐一片天
影迷都很無奈

蔡明亮的老師侯啟平在馬來西亞說了真話
作為高足的蔡大導 不知是何反應
以下是相關報導




“蔡明亮搞慘台灣電影” 侯啟平指他曲高和寡

(程榕寧吉隆坡10月15日稿)在馬來西亞出生而在台灣拍電影而名揚世界的導演蔡明亮,被他的中國文化大學影劇系講師侯啟平批評為“把台灣的電影搞慘”的人,因為他的作品曲高和寡,無法達到影劇“雅俗共賞”的境界。

他說,與李安相比,兩者都是著名的導演,但是觀眾在看了李安的電影後,都在戲裡找到他們所要的東西,雖然李安的《斷背山》顯得悶了一些,但還是達到這個目的。

他指出,蔡明亮的電影並不能引發觀眾的同感,根本是無視觀眾的存在。演戲是為觀眾而演,是需要考慮到觀眾的存在,而蔡明亮演的都是“觀眾看不懂的電影”。

「星洲日報」報導說,侯啟平在檳州華人大會堂主講《戲劇演出製作面面觀》時,提到蔡明亮而作了上述評論。

他坦誠,蔡明亮的確很出名,也曾經得了很多獎,但是身為蔡明亮的導師,他一點也不喜歡蔡明亮的作品。“也許他的作品對某一些人而言是不錯的,但是那只是金字塔上的一小部分人而已。演戲並不是演給總統或蘇丹(馬來西亞各州的統治者)看而已,應該演給所有的人看。”

他形容,蔡明亮的《天邊一朵雲》票房之所以賣得好,是因為標榜著色情的因素,而不是電影受歡迎。 #



cjnland_7發表於 樂多18:48回應(4)引用(0)【話電影】

October 24,2006

別在戶外接吻

對火車貼出禁止接吻告示好奇的朋友
在此特別引述一則報導 作深入說明
回教是馬來西亞憲法明定的國教
古有明訓 入境要問俗


大馬回教官員堅持 在公共場所奉行「行為檢點條例」
英文「新海峽時報」2006年4月20日報導


馬來西亞回教官員對中央的指示無意妥協,堅持在公共場所取締男女擁抱、接吻或其他失檢行為,以確保馬國人民生活在和諧及有道德水準的環境,並使生活價值觀不至被西方生活所攪渾而歪曲了方向。

回教事務局總監慕斯達化指出,他不需要等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檢討失檢行為條例後的任何指示或牽制,回教局官員照常執行原定任務,在公共場所(包括公園、休閒區)取締那些違反行為檢點條例的男女。

他強調,如果涉及行為失檢的一對男女,其中一人是回教徒,另一為非回教徒;那麼,非回教徒者交給警方處理,而回教徒交給回教法庭依回教法處置。

他理直氣壯的說,「我們直接負責監督公眾的道德水平及行為,尤其是回教徒。所以我們會根據法律,對那些情侶(包括非回教徒)採取行動,這是我們道德上的職責。」

...繼續閱讀

cjnland_7發表於 樂多17:59回應(0)引用(0)新鮮事

坐牢1日營 警世滋味 媒體先嘗

馬來西亞122年歷史的柔佛州(與新加坡一水相隔)新山監獄為了開闢新路而關閉,在2005年底前開放供人參觀,更推出“坐牢1日營”特別配套,讓“自由人”一嘗一生難得一回的鐵窗生涯,增加人生“閱歷”;而媒體在當局的特別優惠下,成為首批自願“進牢”的“無辜者”。

牢獄生活並非每名記者願意體驗的,但為了揭開牢獄的神秘面紗,把坐牢情況呈獻給讀者,11名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媒體代表(8男3女)只好硬著頭皮“蹲苦窯” ,他們沒有特權,得在牢房裡使用便桶大小解、赤身裸體集體沖涼、以犯人代號自稱等等。唯一不同的是可攜帶紙筆以便記錄,或者帶3本書閱讀。

在準備進牢的匯報會上,一些記者還會開玩笑,但到了傍晚6時入牢時分,天色漸暗,氣氛開始凝重,獄卒們露出嚴肅面目,禁止11名記者交談,更命令他們蹲在走廊上,由獄卒點名後站起,由獄卒登記身份證號碼及核對身份,並填寫自願入獄表格,聲明若感受精神折磨和壓力,當局不負責任。當場繳交馬幣50元報名費及30元押金。

媒體代表也必須嚴格遵守獄方訂下的“坐牢規”13項,包括沖涼用水不可超過10瓢;大小解不可離牢房,並須於次日自行清洗便桶等,否則沒收抵押金。

接著,魚貫進入監獄第2道門,列隊前往牢房,一一接受體檢及領取囚服和便桶等用品。

為秉持坐牢反省和警惕的理念,11人被關進個別牢房,間隔至少3間,最遠的間隔29間,讓他們徹底感受與世隔絕的孤獨。“男囚犯”住的是有期徒刑牢房,“女囚犯”卻住進死囚牢房,1名外文報的女記者乍聽之下已經嚇得冒冷汗。當局臨時調動兩名女獄卒,照顧3名女記者。

...繼續閱讀

cjnland_7發表於 樂多17:47回應(0)引用(0)新鮮事

October 17,2006

大馬火車上 公告「禁止接吻」

馬來亞鐵道公司最近更新火車站及車廂的告示牌,原有的七個禁止圖示中,「禁止攜帶腳踏車」被「禁止接吻」取代,警告男女之間不可有過分的親密舉止。

「禁止吐痰」、「禁止丟垃圾」的告示常見,「禁止接吻」的告示又如何?它是一對男女的頭部正在接吻,正中有一條紅線劃過。圖示下方有馬來文及英文禁令,格外令人注目。

乘客看到「禁止接吻」的圖示都好奇。他們不解「不適當行為」定義是什麼?是不是牽手也不可以?會受到什麼懲罰?在過去,曾有華裔青年男女在公園牽手而被警員開罰單。
...繼續閱讀

cjnland_7發表於 樂多00:03回應(4)引用(0)新鮮事

September 29,2006

佐賀的超級阿嬤 怡然過生活


「謝什麼謝!我不是醫生,只是技術士,薪水差很多!」

那天,市府健康服務中心舉辦民眾整合性社區篩檢,在X光放射科的流動車排隊等候拍肺部X光時,聽到忙著拍片子的卅來歲先生,對一位向他道謝的太太大聲回應,話中聽得出他有些怨尤,好像是在對自己和致謝的人發牌氣。

令我連想起香港連續劇「妙手仁心」的復健治療師,因為考試成績略差,當不成醫生,雖然也穿了白制服,他在言行上對擔任主考官的腦部專科醫生一直表露不滿,教觀眾擔心他這一生都活在抱憾中。

在現今環境中,現實逼使人與人之間,對物質、金錢和有形資產作著無止境的比較,因為隨時的計較和「怕窮」,使得社會的氛圍,似乎被競爭的力道綑綁,也瀰漫著耍心機、設心防的氣息。

因此,在觀賞「佐賀的超級阿嬤」電影時,倍有感觸。回首台灣克難時代的生活幾乎和劇中男孩昭廣不相上下,而類似的淳樸和真誠氣息,就像愈陳愈醇的老歌,令人緬懷和怡然自得。



...繼續閱讀

cjnland_7發表於 樂多16:40回應(3)引用(0)【話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