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2014 09:17

【島嶼新座標-17】 兩個島嶼的故事

(攝影:勞陣洪敬舒)

      維多利亞公園裡外都擠滿了人。糾察隊員不准我們進去。但一聽說是台灣來的,馬上打開笑臉放行。台灣NGO的夥伴上台站成一排,勞陣、農陣、島國前進、反核旗、台灣獨立旗,各色旗幟飄揚空中。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代表大家致辭,他大聲呼口號:「自己嘅台灣自己捄!」、「自己嘅香港自己捄!」,十幾萬人跟著喊。
      「擠給給香港擠給搞」?哈,是「自己的香港自己救」啦。那一刻,我覺得廣東話好美!

<緊張的入境>

      這次「七一遊行」,台灣來了不少人。但兩天前在香港機場,早上東吳大學的林啟驊教授被遣返,下午太陽花學運的陳為廷被遣返。勞陣考察團中午抵達,等待入境時,大家忐忑不安,卻強作鎮定,怕被海關懷疑。友聯第一個過關,回頭露出得意的笑容。接著眾人一一通過,才鬆了一口氣。
      哎,此景只應台灣的戒嚴時代有,怎麼又在香港出現呢?

<公投與佔中運動>

      那天是公投的最後一天。我們放下行李,就趕往投票站。
      原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特首)並非人民直選,而是由一個1200人選舉委員會選出的(類似台灣戒嚴時期由國大代表選總統)。香港基本法規定2017年要改成普選。但規劃中的普選,並非人人可以參選,而是由「提名委員會」提出候選人名單的。這根本就是「假普選」。於是民間提出三個提名方案,要透過公投選出一個來跟政府協商。
      但香港沒有公投法。民間公投,政府並不承認。
      「佔中」的全名是「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中環是香港的金融中心,只要癱瘓一天,就會驚天動地。最早提議佔中的戴耀廷教授是位法律學者。他和陳健民教授、朱耀明牧師發表佔中宣言,人稱「佔中三子」。他們主張:香港應該有「國際標準的普選」,即透過審議式民主(各界提案、商討日、電子公投)產生有公民授權的提名方案,必要時得以非暴力的公民抗命(佔中)來逼政府接受。
      「逾法」的佔中,居然獲得市民廣泛的支持。原來這幾年中資大舉入侵,北京加強對香港的控制,自由與人權日愈淪喪。香港人的危機感愈來愈深,開始產生「香港意識」,力圖自救。
      北京說公投沒有法律效力。但人民不在乎,他們要透過公投發聲。廣受尊敬的前主教陳日君樞機也發起七日毅行,走了140公里,到各教堂為公投宣傳。
      民眾可以到實體票站投票,也可用手機投票。但中國網軍發動「世界級的駭客攻擊」,頭兩天手機根本投不進去。好在後來有高手協助,擊敗駭客部隊,公投才能順利進行。

<唔投就冇希望>

      抵達投票站時,正下著大雨。民眾有坐輪椅來的,也有媽媽帶著孩子來的。媽媽對孩子說:「我是為你投的啊」。
      我問一位阿伯:「公投沒有法定效力,為什麼還要來投?」他回答:「唔投就冇希望喇」。沒錯,不投就無希望。
      投票站前,志工列隊歡迎,熱心地要協助我們投票。聽到「我們沒有投票權,是台灣來的」,他們更加高興,大聲鼓掌。
      陳健民教授也在哪裡。他說,手機投票必須登錄身份,不可能重複投票。來實體票站的大多是不會用手機的。但也有用手機投了還不放心,再來投一次的,這些他們都會剔除。立法會選舉的總票數通常約150萬,這次手機投票已有七十幾萬,非常成功。
      我們合照留念。經過太陽花學運與佔中公投,香港人與台灣人似乎更接近了。

<自己政府自己揀>

      次日,參加《港澳台社會運動的發展》研討會。全場一半以上是,懷著太陽花學運的記憶來觀摩比較的台灣社運成員。澳門也來了幾位學生。56萬人口的澳門最近發動兩萬人的「反高官自肥」遊行,成功地逼政府撤回法案,很不簡單。
      戴耀廷教授主講「佔中的前景」。他說,民主不只是投票,民眾參與討論的過程更重要。他們以審議民主的方式,舉辦三十多場討論會。各界提出的15個提名方案,經過三次商討日的聚商,篩選出的三個方案都主張,除了提名委員會外,也應該容許透過公民連署(以1%選民為門檻)直接提名特首候選人。這三個方案交付公投,79萬人投票的結果,「真普選」方案獲得最高票,希望政府能接受。
      戴耀廷認為,北京以「一國兩制白皮書」恫嚇香港民主運動,引起市民反彈,反而更踴躍參加公投。不過,香港人同情佔中的目標(真正的普選),並不表示就贊同佔中的行動。他認為佔中的時機還沒成熟,最成功的公民抗命是不必公民抗命,在未竭盡所有手段之前,應該「談公民抗命」而非公民抗命。因此他主張明日遊行暫勿佔中。只是,「我雖然是『佔中』運動的生父,但這孩子一生出來就屬於社會,不再由我決定。」
      那天報載,學生團體表示將尊重七一遊行不佔中的決定,只會「預演佔中」。哈哈,這麼重要的事,當然要預習。
      接著,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的孔令瑜報告七一遊行的現況。她呼籲泛民主派,不要彼此謾罵任意分裂,因為中共實在太強大了。她說,陳日君樞機發動「毅行爭普選」,就是要促進團結。許多教堂本來對公投很冷淡,樞機來過之後,不但同意在教堂外面設公投站,還煮東西給他們吃,說「辛苦你們了」。
      孔令瑜說,她很羨慕台灣學運的口號:「自己的國家自己救」。每次想到香港人沒有「自己國家」的概念,她就想哭。因此明日遊行的主題將是:「自己政府自己揀」。揀(jian2),是挑選的意思。
      「真普選聯盟」的召集人鄭宇碩教授也上台。他很激動地說,香港人必須「不投降、不屈服、不妥協、不合作,一定要讓統治者付出更高的代價,這樣才可能有生機」。 
      戴耀廷的論理、學生的衝勁、孔令瑜的真誠、鄭宇碩的熱情,都讓我我深深感動。香港人處境比我們困難多了,卻奮戰不懈毫不氣餒。台灣人怎能不努力呢?


<七一大遊行>
遊行那天,警方說有10萬人,應該只是在維園集合的人數。老香港告訴我,大部分人都會從沿途加入。有些人會在酒樓喝下午茶,等遊行隊伍接近時,才起身參加。過去的七一遊行,最多曾達50萬人。今年人多到無法估計,主辦單位就說是51萬人。我的香港朋友Y君憤憤不平,她說2003年絕對不只50萬,今年一定超過百萬。
從遊行標語可以看出香港人的心情:
「公民提名,不可或缺」:要求公民直接提名。
「我們要真普選」:拒絕假普選。
「本土、民主、反共」、「捍衛本土、守護香港」:本土的講法在台灣很常見,在香港卻是新的。香港意識出現了。
「香港我主場,Our Home,Our Say」:主場指自主性。香港有個獨立媒體叫「主場新聞」,就強調香港觀點,拒絕成為大中國意識的囚徒。
最有趣的是「689,快啲走」和「689,紅牌出場」。乍看以為是講馬英九,其實是要梁振英「快點走」。原來梁振英是以689票當選特首的,跟馬英九的689萬純屬巧合。大家開玩笑說:「這個標語拿回台灣也能用」。

<守法者的公民抗命>

      遊行下午3點出發,大家邊走邊喊口號:「自己政府自己揀!」「689,快啲走!」「梁振英下台!」。很多大學生,中學生也不少。
      隊伍走不到半小時,不知為什麼就卡住了。等待的時候,香港人知道我們是台灣來的,都來寒暄致謝。在哪裡等了一個多鐘頭,聽說是前面插入的群眾太多,警察卻只肯開放六線道中的半數。如果在台灣,群眾早就佔領其他三線道了,但香港群眾只是呼喊「開道!開道!」而已。後來開始下雨,大家撐著雨傘,仍然沒有離開。香港人真是堅定的守法者。
      我們把台灣學運的貼紙送給一群高中生。他們對「暴民」貼紙很好奇。我解釋說:因為被警察誣衊為暴民,乾脆就作成貼紙自嘲。他們覺得很有趣,興高采烈地貼起來拍照。
      但政治老手Y君看到「暴民」貼紙時,似乎很驚訝。香港人對李惠仁導演的影片中記者敢跟官員吵架,也覺得不可思議。也許台灣的法治自我作賤太久,人民早就看不起;而香港的法治新亡,他們還在學習如何公民抗命吧!
      隊伍中有人舉「公民抗命,無畏無懼」的標語。受到英國影響,高度守法的香港人,竟然開始「公民抗命」。回歸17年,摧毀了香港人對法治的信心。
      6點半,龍頭抵達終點中環。政府已經發出新聞稿,說絕不接受「公民提名」。7點45分,龍尾才離開維園。11點,龍尾抵達,遊行順利結束。
      學生「預演佔中」,八千多人在中環遮打道靜坐,預計明早8點結束。但警方在凌晨3點清場,拘捕了511人。
      那晚的空氣中,到處飄揚著粵語版「問誰未發聲」的歌聲(台灣版:你敢無聽到阮唱歌)。我從天橋往下看,五十萬人緩緩而堅定地移動。人民走出來,要扭轉下墜的命運。入夜的香港真的很美麗。

<兩個島嶼>

      這次香港行,給我很大的震撼。過去我以為,香港既已回歸,土地相連,人民都自認是中國人,怎麼可能脫離「祖國」的魔掌?大概只能放棄由於歷史偶然而曾經擁有的自由,認命去爭取整個中國的自由民主吧。
      我錯了。已經孵化的小雞,不可能再塞回蛋殼去。曾經擁有自由的人,也不會放棄自由的。香港的民主運動起步雖遲,卻方向堅定,力道十足。我認為他們有希望,因為:

      1.香港意識興起:Y君說,過去大家雖然反中共,仍有中國情懷。但這幾年中港互動愈緊密,中國情懷就愈淡薄,反而香港意識愈來愈強烈。
      2.有強烈危機感:Y君說,今日香港就是明日台灣的鏡子。她很納悶台灣人為什麼不怕,還爭先恐後地傾中。香港人置於死地,反而有一線生機。
      3.嶄新世代出現:幾年前的「反洗腦」萬人遊行,就是中學生黃之鋒發起的。他這次也領導「學民思潮」積極參與佔中。嶄新世代正在崛起,希望就在哪裡。
      4.法治精神的優勢:香港人的守法,看似保守,但也使他們更務實更能理性分析。佔中運動的循序漸進,「佔中預演」的設定停損點,都值得台灣人學習。

      反觀台灣,缺乏危機感,政客務虛多於務實,甚至對北京有幻想,以為委屈可以求全。這些都令人擔心。
      七一遊行落幕了,但香港人捍衛自由的序曲才剛開始。台灣與香港,宛如面對洶湧大海的兩個島嶼,應該互相鼓舞。台灣人必須更關心香港的民主運動,甚至向他們學習。


(刊於人本教育札記 2014.08)

p.s.
1. 後續發展:(1) 親北京派發起「反佔中」連署,砸錢買簽名,特首梁振英也響應,據說81萬人簽名。(2)獨立媒體「主場新聞」宣布停刊。
2. 這些都是光明與黑暗鬥爭時不可避免的挫折。香港人不會放棄對自由的追求的,請繼續觀察。


  • 您可能有興趣:

    【島嶼新座標-02】一百年前的「民主」
    cjasonliu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台灣觀察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198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9562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