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2010 03:44

反動的「報應論」:不能輕易放棄理想

        馬政府上台後,馬上逼退央廣董事,卻在公視踢到鐵板。公視董監事堅持獨立自主,奮力抵抗了兩年。馬政府就修法增加董事人數,並要法院將原有董事全部假處分,停止其職權。再以「不適任」為名解聘總經理與執行副總,掌控公視。馬政府收買商業媒體,打壓公共媒體,一言以蔽之,就是要全面控制言論。

       
搞清楚問題的本質,再讀9/27自由時報的傳播學者管中祥專訪,就會吐血。

不是打壓,是報應?

       
記者問他對執政黨介入公視的看法。他並沒有直接批評,卻說必須「從大的歷史發展來看 …….沒有一個執政黨,會不想控制媒體,國民黨早期執政時相當明顯,民進黨執政期間也未能徹底解決」,所以這是「報應」。

       
各打五十大板,是鄉愿學者的通病。但「報應說」實在太離譜了,翻成白話就是:反正非藍即綠,原來的公視董監事捍衛什麼獨立自主?你們是民進黨執政時選出來的,現在被趕走理所當然。

       
他說,民進黨執政時也沒有誠意尊重媒體的獨立性與公共性,「只是國民黨的手法更粗暴」。翻成白話就是:強盜雖然粗暴些,但人性本惡,被搶也算活該。

       
問題是,為什麼「報應」到公視身上呢?學者如果有骨氣,不管誰執政,都應該像公視團隊一樣奮起對抗,怎麼反以「報應說」替馬政府脫罪呢?


置身事外的發言權

       
管中祥完全避開「媒體自由」的核心爭議,將問題導向「公視經營管理不夠透明…..韓國也有媒體新舊董事互控」;把媒體自由捍衛戰說成是「狗屁倒灶的事」;說公視事件太複雜,「目前還欠缺深度討論… 任何主張都很容易被貼上藍綠標籤」。這些都翻成白話,就是:「我怕被貼標籤,我想置身事外」。

       
有什麼複雜?不過是馬政府派了一群傳播學者去接收公視,其他系出同門的,不敢得罪師長同事罷了。但民眾沒有這些糾葛,一眼就可看穿是戒嚴時代的復辟,再不反抗,警總就回來了。 

       
外國觀察者也看得很清楚。「自由之家」籲請台灣決策者,勿使公視淪為政治衝突的受害者。(顯然反對報應說)。「無疆界記者組織」則發表聲明「支持馮賢賢捍衛公視獨立自主」( We would like to express our solidarity with Sylvia Feng in her defence of PTS’s independence)

       
台灣的新聞自由在倒退。記者請管中祥評論時,他卻說以前是「威權箝制」,現在是「柔性控制」,好像叫我們應該知足。


被壓迫者應知難而退?

       
同樣的態度也出現在另一位傳播學者馮建三9/30的聯合報投書。他說,「民進黨及國民黨都相同,沒有人更高明。新聞局很尷尬,概括承受過往一切而有些無辜」;又說即使「馮總經理自認業績良好」,但既有「兔死狗烹、鳥盡弓藏之說,即便貢獻真正巨大,又將如何?」;並舉英國公視BBC主席在保守黨上台後,不再尋求連任,提前走人為例,表示如此以退為進的作法,值得我們後進學習。

       
BBC主席自願下台,是他家的事。但如保守黨霸王硬上弓,英國傳播學者也勸他「知所進退」,那位學者還有格嗎?如果我們在威權時代都「以退為進」,還有台灣的民主嗎?

       
馮教授文中甚至暗示,「第一位具有新聞傳播博士背景的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將「擇期宣布」執政黨會提出合適的傳播政策,包括公視法大幅翻修,就可提升新聞自由,貢獻華人貢獻世界。

       
但歷史告訴我們,新聞自由跟民主一樣,都是要對抗不自由與不民主,才可能得到。學者自己鄉愿不算,還教訓起來反抗的人要以退為進,誇張自己寫的東西的威力。實在好笑。


捍衛自由,人民自己來

       
有位朋友說,難道我們年輕時學的那套「捍衛真理,對抗不義」的價值觀錯了嗎?台灣的學界怎麼啦?政治學者胡佛與他的監委徒弟聯手砲打作家平路,不准她拍孫中山紀錄片,早期的「自由派」形象毀於一旦。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傳播學者為馬政府昭然若揭的打壓媒體背書呢?

        我說,一般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明心見性,是非清楚。書讀太多卻未消化的人,看山有時是山,有時是水;只會「合理化」
(rationalization)自己的迷障,卻自以為是「理性」(rational)。不必驚訝,人的進步性,也有生命週期,但整個社會還是會前進。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年輕一代不能輕易放棄理想,不要屈服於權力的邏輯。利喬治 (George Henry1839-1897) 說得好:「不能將政治這麼重要的事,交給政客決定;或將經濟這麼重要的事,交給經濟學教授決定」。 (We cannot safely leave politics to politicians, or political economy to college professsors.)

       
言論自由這麼重要的事,也不能只靠小圈圈的學者,人民必須起來,自己爭取。

   

引用文章:

1.      自由時報的管中祥專訪: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27/today-life1.htm

2.      馮建三的聯合報投書
http://www.udn.com/2010/9/30/NEWS/OPINION/X1/5879978.shtml

3.      胡佛的聯合報投書
http://www.udn.com/2010/8/9/NEWS/OPINION/X1/5774067.shtml 

參考資料:

4.      墜落懸崖的公視/2010.09.24 蘋果日報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836124/IssueID/20100924

5.      公民搶救公視聯盟  http://psavep.pixnet.net/blog  

包括928日記者會轉播之youtube



★  ★  ★  ★  ★  ★  ★  ★  ★  ★

本文刊出後,管中祥教授覺得被曲解抹黑,
寫了一篇:【原來白話文真的可以翻成白爛文 --回應劉進興對我的批評】
http://blog.roodo.com/benla/archives/13993465.html

大家可以對照自由時報專訪、我的批評、他的回應
自己判斷是否有曲解

其實,我的批評乃基於長期觀察
自由的專訪只是讓我受不了了
不得不寫的引子

請讀者參考以下幾篇:

1. 「公視事件全紀錄:光明與醜惡的鬥爭」:當代雜誌 2010.06
http://blog.roodo.com/cjliu/archives/12855731.html


2. 「公視之役:圍者被剿,自由的旗幟繼續飛揚」:當代雜誌 2010.07:
http://blog.roodo.com/cjliu/archives/13178239.html


3. 「政大新聞系之恥」:作者吳宛郁是政大新聞系畢業生
http://www.southnews.com.tw/polit/specil_a/067/00/00002.htm


 


  • 您可能有興趣:

    微笑彩俑,唐美雲歌仔戲,與文化國防
    cjasonliu 發表於樂多回應(5)引用(0)台灣觀察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79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3945517

    回應文章

    對照原文後發現,劉教授的文章實在天馬行空。
    | 檢舉 | Posted by FIR at October 3,2010 23:43

    一語道破!精準!

    說真的,連管中祥到最後都開始改變路線,稍改路線而談國民黨手法太過粗暴.......或許他也發現之前那種談法是太過天真吧。
    | 檢舉 | Posted by 路人 at October 26,2010 00:09
    「They say Chinese does not have conscience, Is that
    true?」(聽說中國人都沒有良心、是真的嗎?) 白人同學問,「What?」我當時只能反問。現在請你幫我回答。

    「政府」真「夭壽!」現在還是真「夭壽」嗎?也請你幫我回答。

    「不管白貓黑貓,會抓老鼠便是好貓!」
    只怕比我年輕的人、只會分藍綠、不分是非、而成了沒有希望的人!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不見棺材,不流淚」甚至「見棺材,不流淚」!?

    因為太多人老愛避「輕」就「重」、儘做「跟自己過意不去」的,美其名曰「有挑戰性」的事。自以為是,根本沒有弄清楚自已,以為「借力」未免太簡單,太缺乏「挑戰」性,捨「Easy
    Money」(即涼果)而就「Hard Money」(即苦果也。)充滿了「就繁捨簡」的能耐,備嚐「苦果」!很有本領「Die Easy」 Not
    「Die Hard」!

    「管他貪污橫霸,咱擱賺就有。」是真的嗎?每逢選舉就有人奉送幾千塊!使我頓悟﹕請大家愛來照顧,民主才會進步﹔兩黨嘛平大,大家才會快活,才賣(不會)給人吃夠夠!?

    弊案圓謊總是兜不攏!XXX為何也捲入?
    金光黨蛇鼠一窩?XXX高層何時扯出來?夭壽?? 「管他貪污橫霸,咱擱賺就有」?

    健康與良心!太空老人深深地覺悟到﹕人要能活得心安理得,有良心,不做違背良心的事,才是平日健康之道。

    有鑑於此,提議開設良心綱站(Peace of Mind or
    POM.com),提倡「良心」問政,「平安」為人,健康而快樂的生活!提供适時監督、解決問題的方案!不再聽信花言巧語、中計而分藍綠。

    不能鎖自己!!!

    一定要用「國民黨開的」法院,監督才有效!才不會出大錯!全民只有選國民黨以外的人,才能使得全體人民放了心,一心拚經濟。否則就……


    笨蛋!不監督當然出問題! By太空老人
    連溫家寶也如是說。
    還能自己鎖自己!?不但傷身害己,也連累他人!

    太空老人積廿多年在台灣,以及四十多年在美國的生存經驗深知:凡人常EQ超過IQ,喪失良知理性,錯失自救救人的機會。所以凡事一定要監督才不會出大錯。行政,司法,立法一定要分立,政府首長及各級議員一定要棄爛換新、定期選任,有罪與否只由人民陪審團決定、非法官所能獨斷。只有全面監督才會杜絕政府高高在上、侵犯人民的危險,同時保障全民不受威脅不虞恐懼的自由。使得全體人民放了心,去除零和思維,一心拚經濟。不能鎖自己,一定要讓好貓來抓老鼠。更要克制自己的EQ,好讓身心健康愉快。

    君不見很多有效監督所產生的實際效應: 例如,

    1. 大陸會從「藍螞蟻走向世界舞台嗎?」
    如果鄧小平的「不管白貓黑貓會抓老鼠便是好貓」,只光說不練,不去克服「反開放」、「反走資派」的冥頑勢力,今天大陸會是怎么樣?

    2. 「遠見台灣縣市長滿意度民調結果」,還不是著著實實地說明了監督的好處。


    太空老人的生存要領包括如下所述:

    (1)不跟著他人的指揮棒走,因為智商有限,看不透裡邊是否有陷阱,於是只能「聽其言,觀其行」之後,才做決定。最好只做自己懂的,少做其他,因為生命太有限了。

    (2)為了自己的健康,只做能使自己心安的事,亦即按良心做事,才能身心舒暢,才不會傷害自己的細胞。謹記受傷的細胞是無法復原的。失敗本來是人生的必經路。何況,不用學,每一個人都會死。為什么要自我封鎖,老跟自己過意不去?
    | 檢舉 | Posted by 空老人 at November 8,2010 00:42
    2010年10月4日,管中祥狠批劉進興:
    「當民進黨有權力時,不讓公視獨立自主,不去修公視法;結果國民黨上台後,也用各種方法來控制公視。這個『報應』不是指公視董監事,也不是說這些董監事可以被趕走,而指的是這些作為報應在民進黨的身上,因為『民進黨執政期間也未能徹底解決』(我心裡想的是,根本不想解決)公視獨立自主與不夠公開透明的問題,民進黨已經沒什麼資格再說要維持公視自主了。」
    「『執政者都想操控媒體』,這是不對的事;從是與非的角度,都是強盜,都是小偷,難道我們可以說『誰比較對』、『誰比較錯』嗎?答案是:國民黨不對!民進黨也不對!」
    「我和朋友們發起『搶救公視。監督國會』大遊行,公幹林益世及國民黨意圖控制公視,同時要求公視要作到資訊公開、產業民主、公共監督;也和羅世宏合寫文章批評民進黨執政當時荒謬且不負責任的公視董監事提審過程,這幾年並對公視的經營管理提出諸多批評與建議;以及多次公開譴責國民黨擴大董事席次,操控公視使公視癱瘓;還有...(不說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Google一下)。」
    「『有什麼複雜?不過是馬政府派了一群傳播學者去接收公視,其他系出同門的不敢得罪師長同事罷了。』看到這段話其實並不訝異,因為這不是第一次聽到,而且這種『血統論』是台灣政治鬥爭打擊非自己人最慣用的手法。」
    (以上文字皆摘自管中祥「原來白話文真的可以翻成白爛文:回應劉進興對我的批評」,http://blog.roodo.com/benla/archives/13993465.html)
    | 檢舉 | Posted by 管中祥狠批劉進興 at July 28,2012 14:45
    民進黨這堂八年的課
    2008/05/27 蘋果日報 許建榮(民進黨青年部前政務副主任、澳洲昆士蘭大學博士候選人)

    阿扁1999年在倫敦政經學院的演講,標題為「台灣的第三條路:一個新的政治視野」,其中主題二談到了國民黨親信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同時這也是多數台灣人當時厭惡國民黨的主要因素。只是沒想到,阿扁訴求要挑戰的親信資本主義,竟也是阿扁政府飽受抨擊的主因。倘若將國民黨親信資本主義改為扁式親信資本主義,選民會認為,唯一的不同大概只是國民黨「黑金」、民進黨「白金」。
    民進黨政府八年來有頗多的政績,政績卻不能改變民進黨的執政背離了黨的理念與價值。「清廉、勤政、本土」是民進黨的標榜,然而當清廉被畫了問號時,勤政和本土是毫無意義的。尤其當國民黨也高喊「台灣萬歲」後,民進黨還能拿什麼和人家競爭?
    民進黨過去令人尊敬,就是道德和正義;只是,當清廉被打了問號,而轉型正義淪為選舉工具的當下,除了本土與國家認同的捍衛可以讓支持者相挺之外,民進黨還剩下什麼?
    過去八年來,沒有執政的核心論述,價值更不應是「本土」兩字就處理掉,而「台灣的第三條路」也只是2000年選舉的宣傳論述。執政的八年,原本相挺不遺餘力的知識分子沒有論述可以運用,剩下的竟然只有批評過去國民黨的威權歷史和比誰比較不爛;這是支持民進黨的知識分子之悲哀。
    民進黨在2004年選舉競選口號是「相信台灣,堅持改革」,筆者當時均向友人說:如果勝選,其實是「天佑台灣,要你改革」。2004年,選民再給民進黨機會,當時民進黨有多少政績?319槍擊事件不是勝選的因素,大家心知肚明,選前一個月扁呂的支持率早就穩定領先連宋;勝選的原因除了台灣的認同外,就是選民願意再給機會,因為他們看不到國民黨的反省與改革。
    但是,當2005年開始,「弊案」似乎就開始和民進黨劃上等號。雖然和國民黨相較是小巫見大巫,問題是:民進黨高舉正義與道德,支持者也同樣用標準來評比民進黨。
    雖然部分媒體確有不公的雙重標準;但,沒有這些問題,媒體拿什麼來報導?民進黨也時常怪罪媒體沒有正面的報導;但,假如我們將媒體視為行銷通路,當民進黨沒有明顯可以行銷的商品時,又如何怪罪行銷通路沒有綠色產品?況且,執政沒有論述、沒有價值,政績只有在選舉時才宣傳,選民只會將政績宣傳當成選舉操作而已。而且,民進黨,請不要忘記:自己的支持者的確是很不一樣的,是以非常高的道德標準來審視民進黨。
    執政者永遠不是被挑戰者擊敗,往往都是被自己打敗;民進黨這堂八年的課,到底學到多少教訓?
    | 檢舉 | Posted by 劉進興被許建榮神打臉 at June 14,2015 1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