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7,2007 01:31

下淡水往事追憶(4)

李國銘 (1963-2002.9.16)
 


圖說:屏東平洋。黃色的部份,主要是福佬人的鄉鎮,較內陸的所在,就是客家人生活的六堆地區,由高雄市的杉林、六龜、美濃規个分佈到上南爿面的屏東縣佳冬鄉。頭前埕有福佬人,後壁門有原住民,客家人無團結那會使。

MP3下載  (讀音必有錯處,懇請諸位先進不吝留話提出,來日錄音再次更正,感謝。2011/10/06)



五、福客分類

佮下淡水溪仝流向的這沿線,一直伸長去迵到枋寮海岸,是屏東平洋福佬人上密集的地帶。為啥物福佬人會集中佇平洋西爿面倚河抑是倚海的所在?解說有真濟種。上捷看的講法是「先到先佔說」:閩南的福佬人較早得著渡海優惠,所以一來到臺灣,就先選擇地力較好的沿河抑沿海地帶徛起;廣東籍移民因為較晏得著允准來臺,所以干焦會當姑不而將去選倚內陸的所在。這種講法,腹腸內有咧共施琅抾恨。因為一般人相信,若毋是施琅先生卡佇中央,客家人就會當較早一時來到屏東平洋,袂講就予人逼去內陸。


中央研究院的施添福教授提出的另外一種「原鄉論」看法,顛倒認為:福佬人和客家人入墾屏東平洋的時間,應該差不多。因為兩个民系的移民,按照原鄉生活慣習無仝,使得福佬人選擇屏東的沖積平洋帶或者是低濕的湳仔地,從事插甘蔗抑是魚掠蝦的工課;這款蔗作傳統甚至維持到日治時代,並無根本的改變。客家人,就佇迒過下淡水溪小停一站矣了後,進入較內陸的扇尾出泉帶,利用這塊地豐沛的水泉,延續原鄉生活方式,墾地經田,從事稻作。這種講法,強調的是各人取各人需要;客家人佔墾的土地,不但毋是比較較差的土地,甚至是平洋頂水源上豐沛、對稻作上有利的肥閣媠的土地。
除了這兩種主流的解說以外,猶有其他講法。譬如,有人認為福佬佮客家原來並無分甲遐明,兩个族群甚至猶捌協同合力,開墾屏東平洋。後來,因為地力無法度承受人口成長的壓力,才爆發族群衝突,進行社會整合,形成福客分居的現象。毋過,這種講法並無提出可信度十足的資料,來論證福佬人和客家人捌鬥陣做伙徛,干焦憑林邊、玉光、九如、里港、加走、海豐、四春等等福佬聚落有三山國王廟,就認定客家人捌佇遮个所在佮福佬人蹛仝位。這種講法,明顯是嚴重誤解三山國王廟的族群象徵意涵(因為粵籍福佬人佮畬族人,嘛拜三山國王,毋若只有客家人才拜)。那像咱袂用得因為內埔街庄主祀天上聖母媽祖,就認為興化府福佬人捌佇這搭仔遮佮客家人合力開墾。

不而過,三山國王廟佇福佬庄出現,這也提醒咱一件定忽略的代誌:渡過下淡水溪來的中國移民,除了福建福佬人佮廣東客家人以外,應該猶有福建的客家人(汀州人)佮廣東的福佬人(潮州人),甚至有漢化的畬族人。尤其是廣東的福佬人,怹可能曾經佇屏東平洋相當有咧行踏,所以咱才會佇屏東平洋頂矣發現「潮州」、「潮州厝」、「潮州寮」、「海豐」、「揭陽」等等廣東福佬原鄉的地名。這三百冬來,下淡水的廣東福佬差不多攏齊融合佇「閩南人」內底,無聽聲無看影去。雖然怹是粵籍,某一寡風俗習慣抑是建築風格嘛參客家人欲相像,但是因為語言佮漳泉人士相通,所以在族群認同上,顛倒傾向閩籍福佬。

一般講著福佬人,逐个隨就想著閩南的漳、泉兩府。今仔日下淡水溪左岸的福佬人,煞大多數毋知影家己的祖先來自漳州抑泉州。無定,這種祖籍無啥會記得的現象,佮平洋上強烈的福佬、客家分類意識有關。臺灣真濟所在時常發生的漳泉拼,佇屏東平洋假若毋捌出現過。規个屏東平洋,嘛揣袂出泉音抑漳音特別明顯的地帶,而且普遍顯出漳泉音混合的現象。事實上,除了漳州、泉州、以及頭前有講著的廣東福佬原鄉潮州、惠州以外,屏東的福佬人猶有對其他祖籍地來的。譬如萬丹鄉的永春州人,就比漳州人加濟咧;高樹鄉的興化府福佬人,數量強欲佮漳、泉兩府人士及起來平濟。當然,今仔日遮个對永春州抑興化府來的福佬人,嘛像潮州府、惠州府福佬人仝款,佇屏東差不多完全失去祖籍特色,連怹的後代嘛大部分袂記得祖先的故鄉。

雖然,今仔日下淡水福佬人祖籍的界線普遍已經霧去甚至無去,咱也是忍不住想欲知影「臺灣大勢,海口多泉,內山多漳」的通用規則,敢宛那捌適用佇屏東平洋。結果予人意外的是,倚海的枋寮鄉出現漳州人口是泉州人口四倍的情形,顛倒是離海較遠的屏東市,泉州人佔壓倒性的多數,將近是漳州人的九倍。關於按呢的現象,猶就等後日仔做進一步研究才會當解說。



…………………………………………………………………………………………
【華語原文】下淡水往事追憶(4

李國銘 (1964-2002.9.16)

圖說:屏東平原。黃色的部份,主要是福佬人的鄉鎮,較內陸的所在,就是客家人生活的六堆地區,由高雄市的杉林、六龜、美濃整個分佈到最南邊的屏東縣佳冬鄉。前門有福佬人,後門有原住民,客家人不團結怎麼行。



五、福客分類


和下淡水溪平行的這一線,一直延伸到枋寮海岸,是屏東平原福佬人最密集的地帶。為什麼福佬人會集中在平原西部靠河或靠海的地方?解釋有很多種。最常見的說法是「先到先佔說」:閩南的福佬人較早獲得渡海優惠,所以一來到臺灣,就先選擇了地力較佳的沿河或沿海地帶居住;而廣東籍移民因為比較晚獲准來臺,所以只能無可奈何地選擇靠內陸的地方居住。這種說法,隱含著對施琅的怨恨。因為一般人相信,要不是施琅先生從中作梗,客家人就可以早一點來到屏東平原,不至於被迫在內陸。

中央研究院的施添福教授提出的另一種「原鄉論」看法,反而認為:福佬人和客家人入墾屏東平原的時間,應該差不多。因為兩個民系的移民,基於原鄉生活習性不同,使福佬人選擇了屏東的沖積平原帶或低濕沼澤帶,從事種植甘蔗或漁撈採捕的工作;此一蔗作傳統甚至維持到日治時代,並無根本改變。客家人,則在越過下淡水溪做短暫停留後,進入較內陸的扇端湧泉帶,利用此地豐沛的水泉,延續原鄉生活方式,廣闢水田,從事稻作。這種說法,強調的是各取所需;客家人佔墾的土地,不但不是比較差的土地,甚至是平原上水源最豐沛、最有利於稻作的肥美土地。

除了這兩種主流的解釋外,還有其他說法。例如,有人認為福佬和客家原本並沒有那麼壁壘分明,兩個族群甚至還曾經協同合力,開墾屏東平原。後來,因為地力無法承受人口成長壓力,才爆發族群衝突,進行社會整合,形成福客分居的現象。不過,這種說法並沒有提出可信度足夠的資料,來論證福佬人和客家人曾經協同混居,而僅憑林邊、玉光、九如、里港、加走、海豐、四春等福佬聚落有三山國王廟,認定客家人曾經在這些地方和福佬人同居。這種說法,顯然嚴重誤解三山國王廟的族群象徵意涵(因為粵籍福佬人和畬族人,也崇拜三山國王,不單只有客家人才拜)。如同我們不能因為內埔街庄主祀天上聖母媽祖,就認為興化府福佬人曾在這兒和客家人合力開墾。

不過,三山國王廟在福佬聚落出現,卻也提醒我們一件常忽略的事:渡過下淡水溪而來的中國移民,除了福建福佬人和廣東客家人外,應該還有福建的客家人(汀州人)和廣東的福佬人(潮州人),甚至有漢化的畬族人。尤其是廣東的福佬人,他們可能曾經相當活躍於屏東平原,所以我們才能在屏東平原上發現「潮州」、「潮州厝」、「潮州寮」、「海豐」、「揭陽」等廣東福佬原鄉的地名。這三百年來,下淡水的廣東福佬幾乎全部融合在「閩南人」中,消聲匿跡。雖然他們是粵籍,某些風俗習慣或建築風格也和客家人類似,但因語言和漳泉人士相通,所以在族群認同上,反而傾向閩籍福佬。

一般說到福佬人,大家就立刻想到閩南的漳、泉二府。今天下淡水溪左岸的福佬人,卻大多不知道自己祖先來自漳州或泉州。或許,這種祖籍淡忘的現象,和平原上太強烈的福佬、客家分類意識有關。臺灣很多地方經常發生的漳泉分類械鬥,在屏東平原似乎不曾出現過。整個屏東平原,也找不出泉音或漳音特別明顯的地帶,而是普遍呈現漳泉音混合的現象。事實上,除了漳州、泉州、及前面提到的廣東福佬原鄉潮州、惠州外,屏東的福佬人還有來自其他的祖籍地。例如萬丹鄉的永春州人,就比漳州人來得多;高樹鄉的興化府福佬人,數量則幾乎和漳、泉二府人士總和相當。當然,今天這些來自永春州或興化府的福佬人,也像潮州府、惠州府福佬人一樣,在屏東幾乎完全失去祖籍特色,連他們的後裔也大多忘了祖先的故鄉。

雖然,今天下淡水福佬人的祖籍界限已經普遍模糊甚至泯滅,我們還是忍不住想要知道「臺灣大勢,海口多泉,內山多漳」的通用規則,是否曾經適用於屏東平原。結果令人訝異的是,靠海的枋寮鄉呈現漳州人口是泉州人口四倍的情形,反倒是離海較遠的屏東市,泉州人佔壓倒性的多數,幾乎是漳州人的九倍。關於這樣的現象,還有待日後做進一步研究才能解釋。



  • cit_lui_hoe 發表於樂多回應(2)引用(0)有聲集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學術/學習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61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150799

    回應文章

    張克輝屠殺客家人,詳閱我的部落格:

    http://himarxist.blogspot.com/2009/05/ckh.html
    | 檢舉 | Posted by Hi Marxist at June 3,2009 09:25
    | 檢舉 | Posted by HM at October 7,2011 2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