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6日 16:32

劇場的社會轉向?還是政場如劇場?

劇場的社會轉向?還是政場如劇場?

原載《劇場.閱讀》2013.8月

本屆澳門藝術節後,文化評論人李展鵬率先發表了一篇名為《澳門劇場的「社會轉向」》的文章,指出今年他看到的本地戲劇節目「雖然題材各異、風格不一,但它們都在尋找一 種跟澳門對話的方式」,他將這種傾向形容「是劇場人的一種覺醒,也可以稱 為近年來本地戲劇的一種「社會轉向」(social turn)。」這個「轉向」在澳 門藝術節後似乎繼續轉出關注,葛多藝術會與澳門政治團體新澳門學社合作了 一場結合時事論壇和戲劇的「演出」《擺明請食飯》,引起了不少非劇場 常客的注意,澳門獨立媒體《論盡》更以「政場如劇場」為題,舉辦了一場罕 有地非由劇場界主辦的劇場座談。「政場如劇場」由澳門大學學生拍攝的短片 《2049》、土生土語劇團《投愛一票》和葛多藝術會《擺明請食飯》三個作 品為核心,播放作品片段 (《2049》全片播放 ),並由主要創作人談論作品創 作理念,以及述說心目中政治與戲劇之間的關係。

八九十年代澳門劇場的「風風雨雨」

早期澳門華文劇場發展,不免與中國現代戲劇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從「五四」 以來,中國現代戲劇便一直肩負上「演藝之事,關係文明至鉅」的責任,在澳 門現有的最早戲劇文獻資料中,也說明「抗戰」到「文革」時期,大陸的抗戰 劇和樣板戲幾乎等同於這些時期的澳門劇場活動。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 澳門業餘戲劇團體紛紛成立,那時澳門沒有太多消費、文娛活動,澳門業餘戲 劇起著一定社群凝聚功能,這時期的戲劇創作已漸漸脫離大陸意識型態對澳門 的影響,開始站在澳門人的角度進行創作。例如曉角劇社的《怒民》( 李宇樑 編劇 )、《來客》( 鄭繼生編劇 ) 和《斷鳶》( 盧耀華編劇 ) 都以大陸偷渡潮、 大陸新移民問題作為題材,正式在劇中展示了「澳門人」的身份與視角。其中 描述大陸偷渡客與中國邊境海關的《怒民》,在葡人官員面前演出,引發澳門 戲劇界的批評,直指該劇「出賣民族尊嚴,博取外人讚賞」並要求修改及經「審 閱」後才可參加戲劇界的「聯演」,劇場創作最初或者不會考慮到政治不政治 的問題,只是在不自覺下被拉進政治的層面去。另一部由劇評家穆凡中創作的劇本 《撞鐘寺軼事》,以一間四百年歷史的寺廟要重新修繕的故事,諷刺當時澳葡 政府保留殖民地建築的政策,但該劇在 1988 年的「全澳劇本創作比賽」中獲 第二名後,竟一直沒被搬演,《澳門當代劇作選》編輯穆欣欣猜測該劇需要融 合戲曲與西方戲劇的表演程式,「也許是澳門的話劇演員素乏戲曲基本功的訓 練」,況且澳門戲劇活動都受政府資助,「將這樣一齣有譏諷澳門政府之嫌的 劇作搬上舞台,實不利戲劇社團。與政府之間的關係」。可以說,澳門一直不 存在明確的「審查」制度,但戲劇界 ( 也就是一般的澳門居民 ) 一直存在一種 「自我審查」的默契。

澳門劇場創作在八十年代開始已隱若看見一種身份自覺,也開始透過戲 劇創作表現個人對社會現象、政府政策上的觀點。八九年澳門戲劇界聯合起來 以戲劇演出聲援北京學運,除了邀請香港劇團來澳演出,也創作了《血在燒》 一劇,直接表達對當下政治事件的態度,算是八十年代澳門劇場創作「社會轉 向」的一個有力的句點。

九十年代,澳門進入過渡期,澳門人社會意識大大提高,同時出現了石頭公社、 陳柏添的實驗劇場等較具社會意識的劇場創作,代表著澳門劇場的另一次「社 會轉向」。早在石頭公社成立之前,其成員已敢於公開批評澳葡政府的文化及 教育政策,公社成立後迅即於澳門最熱鬧的廣場議事亭前地演出反映立法會選 舉亂象的《請客食飯》,及後又發表了「反映探討回歸前澳門人身分認同」的 「後太平天國」系列舞蹈劇場。另一方面戲劇導演陳柏添也幾乎在同一時期與 澳門大學戲劇社、慈藝劇社和映劇坊合作多個實驗性演出,澳大的《竹藪中》 改編自芥川龍之介的同名小說,演出中插入當時澳大女學生被神秘肢解棄屍荒 野的社會事件、《屋內》以非敘事性、肢體劇場的表達方式成功呈現了回歸前 澳門治安失控的社會氣氛。雖然這些劇作都觸碰到一些社會時事,可是一般觀 眾,以至劇評人都只集中在劇作美學實驗的討論上,沒有讓劇中的社會意識得 到足夠的回應。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凌晨,石頭公社與香港藝術工作者藉澳門回歸夜,打 算舉行一次另類的「慶回歸藝術巡遊」,整個活動由多個行為藝術、街頭表演 串連,原計劃從大三巴後一直途經議事亭前地到達當時澳督府作結,可是當表 演隊伍於議事亭前地演出途中,多名參與其中的港澳藝術工作者,在原因不明 下被警方拘捕帶回警署,旬日亦在毫無起訴也沒有解釋的情況下給釋放,這個 名為《這一夜,我們走過》的演出,成為回歸後首宗與藝術有關的政治事件。

回歸後的劇場創作取向

回歸後澳門在賭權開放與中央「自由行」政策的刺激下,經濟發展一日千里, 在高速、壓縮的「巨變」中,同時引發了不少社會問題,澳門劇場創作對社會 的回應也愈來愈多,石頭公社持續的批判精神,許國權從庶民生活出發的社會 時事喜劇、足跡從本土歷史觀照當下社會現實的「咖哩骨」系列、葛多藝術 會直接以年青人角度討論社會政治問題的「五碌葛」系列,土生土語劇團近 年的政治喜劇,甚至連翻譯劇也力求滲入對澳門社會的隱喻,例如天邊外 ( 澳 門 ) 劇場的《櫻桃園》、曉角劇社《通知書》、澳門戲劇社《烏龍鎮》等皆屬 此類。正如在「政場如劇場」座談會上土生土語劇團編導飛文基所言「現時 的澳門是否我們認同的澳門?」他希望透過不同的形式尋找一種「澳門的感覺 (feeling)」。原本平靜的澳門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巨變,「懷舊」思潮一湧 而起,對澳門整個藝文創作帶來很大影響,懷舊作為一種情調、符號、也可能 作為一種反抗。

在上述二千多字的簡要敘述下,藝術節出現這麼多反映澳門社會現實的劇作並 不偶然,葛多藝術會這次聯合新澳門社的以《擺明請食飯》探討選舉問題也 不足稱奇。隨著社會氣氛、政治環境的改變,一方面看到從當年「自我審查」、 「不明打壓」的經驗後,一些劇場工作者今天仍勇於以通俗、直白的方式表達 他們的政治立場,另一方面也發現,澳門觀眾 / 人對政治敏感度逐漸提高,澳 門社運及政治團體在傳統的表達式以外,正尋求更多元的文化行動去呈現他們 的訴求與態度。澳門劇場創作從未與社會割斷關係,只是一直沒有走出安全的 四面牆,能見度與影響力未足以被看見,而澳門人過去較低的政治感敏度也讓 這些有一定社會意識的劇作未有被充分關注和討論。

表演者、動作、空間與觀眾是劇場藝術四個基本元素,我們常常將忽略了最後 一個元素,而觀眾對作品的反應有時甚至比作品的內容更能反映社會現狀。而 在劇場與社會、政治關係愈來愈難分難解的時代裡,觀眾的位置不得不更受到 關注,劇場一旦作為公眾論壇的場域,它應該將觀眾的思考引導向天秤的同一 邊?還是它應該打開更多面向的思辯空間?它真正的挑戰不是本來就持相同立場者而是異議者。
以《擺明請食飯》為例,它的成功在於透過論壇與戲劇,同時媒合了新澳門 學社與葛多藝術會本來很少相會的擁戴者,擴闊了彼此的受眾層面,可是就議 題而言,「公平選舉」這一議題究竟在大學禮堂中給兩場約百多名觀眾(而且 該校大學生非佔多數)去探討,還是在「新澳論壇」原來的舉行地點祐漢公園來得更具影響力?更適合該公共議題的開展?這裡回到一個基本的問題,兩者雖然並不完全割裂,但這到底是政場上的劇場,還是劇場中的政場,結果便很不一樣。

莫兆忠


  • chongneng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劇場活動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藝術/設計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1031 │標籤:澳門,劇場,澳門劇場,公共空間,公民,,澳門藝術節,2013,環境劇場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439166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