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9,2006 14:38

<養生主>白話翻譯

<養生主>白話翻譯
玄奘大學中文系邱黃海譯

我們人的生命有限,而其心知對種種是非好惡的固執卻無窮無盡。以這區區有限脆弱的生命,無止盡地追隨著心知的貪婪與固執,那真是危險啊!如此地為心知所困,竟然還要繼續耍弄心知以脫困,(這真如以火救火),情勢是更加地危急了。為善不可近名而遭忌,為惡不可過甚而被刑。順著虛無之中以為常,則可以保存身命,可以全養性靈,可以長養生機,可以盡其天年。
有一廚子為梁惠王解牛。手所碰觸、肩所靠倚、腳所踐踏,乃至膝蓋抵頂的地方,都嘩然作響。舉刀出入牛體,也騞騞有聲。(有趣的是,)這些聲響竟皆中節,與桑林之舞、經首之樂合拍。
梁惠王忍不住說道:「唉呀!真好!你解牛的技術怎麼會好到這個地步呢?!」
廚子放下刀來回答說:「臣所喜好的是道,比之技藝,更進一層。臣初解牛的時候,眼之所見,通通都是一頭一頭的全牛;三年之後就不再看到全牛了。到了現在,每當解牛之初,臣以精神領會而不以肉眼看視。這個時候,感性官能表面膚淺的知覺停止,而深刻內在的心領神會便順著牛體天然的紋理施行起來。因而解牛之時,無論是循著大的空隙批擊,抑或順著大的孔竅引導,全然是順著牛體本有的理路結構用刀。這樣用刀,即便是經絡、貼著骨頭的肉,乃至筋骨聚結之處也碰不到,更何況是大骨頭呢?好的廚工每年換一把刀,因為刀口割缺了;一般的廚工則每月更換新刀,因為刀子折斷了。臣這把刀,到現在已經十九年了,解過數千頭牛,而刀刃鋒利得就像剛從磨刀石磨出來的一樣。牛體的結構總有空隙,而臣的刀刃又極為細薄。以細薄無厚的刀刃出入於牛體結構的空隙之間,動刀遊刃之間實有極為寬闊的餘地。因此即便經歷了十九年,這把刀的刀刃,還像是剛從磨刀石磨出來那樣的鋒利。雖然如此,每當遇到筋骨交錯之處,我看這情況很難處理,總會因之而謹慎地警覺起來,視線為之專注集中,行動為之小心緩慢。就這樣,在找到關鍵要緊之處時,輕輕地用刀,嘩的一聲,交錯之處已然解開,牛體就像土塊一樣委頓在地。於是,臣提起刀子站立起來,為了這精采的演出,臣四面張顧,為了這精采的演出,臣自己感到驕傲,感到心滿意足。然後,小心地擦拭著刀子,妥妥地收了起來。」
梁惠王說:「妙啊!從廚子這一番話,我體會到了養生的道理。」
宋人公文軒看到右師時大驚說:「這是何人?怎麼只有一隻腳呢?是天的緣故?還是人的緣故?」﹝接著他又﹞說:「這是天的緣故,並非人的緣故。天生此人使其獨腳,而人卻認為人的形貌必須有兩足成對。依此之故,才明瞭這獨腳是天的緣故,而非人的緣故。」
草澤裏的野雉十步啄一食,百步飲一口水,﹝生活雖然困頓﹞,但也不希望被畜養在樊籠裏。﹝因為,被畜養在樊籠裏,﹞氣色雖好,卻是怎麼也快樂不起來。
老聃死了,秦失去弔唁。只號哭了三聲就出來。弟子不解,問道:「您難道不是老師的朋友嗎?」答說:「是啊。」(又問:)「既是如此,那麼這樣弔唁他,可以嗎?」回答說:「是啊!一開始我不自覺地認定自己是世俗中人,後來一想我並不願意做這樣的人。剛才我進去弔唁時,有老者哭,像哭自己的兒子;有少者哭,像哭自己的母親。聚在這裏的那些人裏,必有不想弔唁卻來弔唁,不想哭卻來哭的人。這些人可以說是逃遁天真而違背實情,忘卻他們所受於天者;古人稱之為逃避自然的天真所遭受的刑罰。夫子忽然到人間,乃是應時而來;忽然離開人間,乃是順著天之自然。生時,夫子安之,死時,夫子順而處之,能夠如此,則哀與樂對於我們的折磨就進不到我們的心中了;這是古人所說的:上帝之解救於倒懸。」
薪材上的油脂隨著薪材之燒盡而俱沒,但火並不隨之俱滅,火不但流傳下去,而且看不到止期。








  • yam_chiu19607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大一國文講義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學術/學習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273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389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