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4,2007 02:54

夢與醒時分的陳淑樺

陳淑樺唱片.jpg
曾經紅透半邊天,卻因母親過世而銷聲匿跡九年的陳淑樺,近日因《壹週刊》的獵影而曝光。蒼老素顏、恍神眼影、臉頰凹陷,早已非昔日那個靚麗、清澈的都會女性代言人。

感慨的不是紅顏的今昔對照,而是八卦影像對記憶、美學的無盡摧殘;不過,陳淑樺的現身,我記憶的一段往事再起,再將過往的斷簡殘篇記憶縫製起來,或對都會女性的來時路有一番意義再解。陳淑樺是出生於五月十四日的金牛女子,因而本文同步刊載於五月十四、十五兩日的《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或可作為她生日賀禮。
世人總愛透過參差對照與不斷複製,努力想把「美人自古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變為「真理」。對,要談的就是陳淑樺的今昔對比;不過,在批判《壹周刊》拆解「夢醒時分」的工程之前,容我先回憶一段「人間」往事。

陳淑樺1.jpg
一九九四年底,三雄鼎立的台北市長選戰方始落幕,周遭所有志同道合的友朋猶沈浸於首都易幟的愉悅時,《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在十二月廿三日,假彼時還位於圓山下的漢雅軒舉辦一場以「莊敬自強晚會‧處變不驚派對」之名的文藝盛會。來賓主要有三種:一是台北藝文圈人士(還包括聞風而來的林濁水);另一是演藝歌唱界;第三種則是慕伍佰之名前來的青年男女。「人間」當然不是為阿扁當選台北市長辦慶功宴,而是該年在策畫、刊出系列回顧七○年代的文章,並匯為《七○年代理想繼續燃燒》、《七○年代懺情錄》二書之後,「人間」主編楊澤意猶未盡,才有這攤派對的產出。

當活動即將開啟之際,來賓入場最是絡繹不絕,這種場合瞥見王浩威並不意外,我自然也和他寒暄幾句;倒是他身後有一孰女隨形,嬌小的體形、秀麗的容顏、挺直的鼻樑、清澈的雙眸,綁著兩條辮子,內歛不多語,似曾相識中卻總以為美女「共相」皆如是,我也就略微點頭致意而已。旁人似乎看出我未識此姝模樣,就笑語:「她就是陳淑樺啊!」,天呀!我羞赧至極、無地自容,《夢醒時分》主唱者立於前竟未識,真是有眼無珠。只因她全然沒有超級巨星的鄰家女模樣,才讓我疏略歌唱界的翡翠晶鑽就在眼前啊!雖然,當日重頭戲是伍佰的熱力演唱,以及眾文友酒酣耳熱之後的絮語;然而迄今留存於我腦海的,仍是陳淑樺那自《夢醒時分》後油然而生的都會明眸。

陳淑樺2.jpg
毫無疑問,《夢醒時分》就是陳淑樺的代表作。不只因為收納《夢醒時分》的《跟你說,聽你說》專輯是台灣音樂史上第一張破百萬銷售的唱片,此時剪掉飄逸長髮的陳淑樺,中性帥氣的造形,藉由MV的浮影流動,符應時代卻又引領風騷的詞曲綻放,具體豎立了都會新女性的宣言:女性自覺肯認、女性意識抬頭、女性能力展現……這恰巧提供了彼時社運、學運間企圖掙脫泛政治、男性沙文牢籠的革命新女性一份「大力水手菠菜」,所以千萬不要以為《夢醒時分》就只是中產女性的輾轉囈語而已,其所釋放的核能引爆迄今未竭。我姑且稱《夢醒時分》在台灣社會掀起的漣漪叫「二次梁祝」(或者「後現代梁祝」)──有趣的是,陳淑樺的神形確實頗似「梁山哥」凌波。

女性意識的核爆非我所能代言,我談的是自身的震撼、激動。《夢醒時分》問世的一九九○年,密閉舒緩、自得其樂的KTV正如雨後春筍般蜂起,於是晝夜不論、南北不分,《夢醒時分》讓這個島嶼就在夢與醒之間勾勒出自己的世紀末風華。而我,「要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在每一個夢醒時分。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就像唐僧的緊箍咒直唸得我肝腸寸斷、欲哭無淚,卻依然飛蛾撲火。陳淑樺MV中的身形輕挪,我究察覺到什麼?明明白白誰的心?……

其實我聽聞流行歌曲,從來都是隨興、斷續,全沒專一執著的追星味。《夢醒時分》之前,猶有民歌餘韻的《夕陽伴我歸》,是我對陳淑樺的八○年代留影。再那之前,也就是一九七九年台美斷交之際,陳淑樺的《自由女神哭泣了》曾遭禁制,更而引起社會一些小小的討論,我始知華視有陳淑樺這號年輕歌手,但,歌曲和模樣全沒見聞,只因彼時已潛心於大學聯考衝刺了!

水車姑娘.JPG
約略和《夢醒時分》大紅特紅的同時,我無意中得知陳淑樺竟是台語老歌《水車姑娘》的原唱者,如今市面傳唱的《水車姑娘》皆悉方瑞娥台味十足的土腔,再對照該曲係源於日本演歌《裸念仏ぁ岩の上》,美空雲雀極盡滄桑拖曳的曲風,九歲陳淑樺的《水車姑娘》反似初春枝芽的新冒。只是如今已不易尋得原音了!

從斷裂、跳躍的記憶中重新剪輯,赫然發現陳淑樺的歌唱歷程仍是當代台灣庶民史縮影:早年走的是同陳芬蘭、文香四姊妹等人一樣的台語童星之路;七○年代中後期轉型為國語歌手,不過,雖有靈巧討喜諸如《夕陽伴我歸》(一九八二年),總還無法和彼時的蘇芮、黃鶯鶯等巨星相提並論;到了八八年的《女人心》已見自覺洗練,而《夢醒時分》則是脫胎換骨、金身打造,其後的《一生守候》、《聰明糊塗心》也是處處珠磯。可以確定的是,陳淑樺已然在台灣流行歌史上刻鏤出土產貨轉型為高檔商品的特殊樂章──她與鳳飛飛的路徑有異曲同工之效。

九○年代後期陸續傳出陳淑樺誤食含安非他的減肥食品、母親過世致罹患憂鬱症等情事,她本人更如消逝於煙霧中的花仙子,直到這次《壹週刊》的殘酷獵影,滄桑素顏、雙頰凹陷、眸子無光的陳淑樺近況因而曝光。

八卦伏擊傷害的不止是陳淑樺,更而摧毀了一整個世代關於都會女子的重塑與想望。公眾藝人留予後人無邊的想像、追慕是必要的,試看費雯麗(Vivien Leigh)晚年精神狀態雖然有異,以致一九六五年出品的《愚人船》裡,她那酗酒老媼的模樣讓人感慨不止;但世人留存的永遠是《亂世佳人》中的郝思嘉絕美影像。再看東瀛電影史上有「永遠處女」稱謂的原節子,在知遇大導演小津安二郎往生之後就毅然息影,從此隱居於小津電影中常見的場景──北鎌倉。

原節子.jpg
想見如今已是八十七高齡的原節子是何等樣貌嗎?也許流連於《我於青春無悔》、《青色山脈》、《東京物語》……盡情捕捉原節子靚影,這才是「忠誠的粉絲」。 其實,《壹週刊》提供了兩道啟示:政治內鬥酣熱之際,「夢醒時分」帶來新寓言,「要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在每一個夢醒時分。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談的何止於愛情;再者,醜陋的並非影中人,反倒是刻意偷窺的製影人啊!

  • 您可能有興趣:

    壁石總向我飛吻──黯然離開蘋果園
    adam6156 發表於樂多回應(21)引用(2)未聞の吶喊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06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248223
    引用列表:
    Ephedrine. Ephedrine reward. Can you mix dextroamphetamine and ephedrine. Buy ephedrine. What contains ephedrine. How to make ephedrine. Vaspro ephedrine.
    Ephedrine faq.【Fda actions on ephedrine inhalers.】 at November 28,2007 09:31
    Ephedrine. Who sells ephedrine diet pills. Ephedrine faq.
    Ephedrine side effects.【Ephedrine graphs.】 at November 29,2007 02:17

    回應文章
    陳淑樺的歌聲,加上李宗盛的詞曲,唱出了一世代台灣都會單身女子的心聲,人歌都紀錄了當年都會女郎的心情生活。

    遺憾的是,現實生活的她,沒有像她的歌一樣,活的充實又豁達,自得其樂,豐富又精彩。

    時代走進廿一世紀的台北,更多的單身女郎出現,但沒有人再聽她的歌,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李宗盛也和一九八○年代的憤怒的羅大佑一樣,成為昨日之星。

    也難怪「慾望城市」會紅透半邊天,聰明美麗獨立自主性感
    瀟灑的凱莉,會成為都會單身女郎的時代偶像。

    只有凱莉最清楚,男人來了又去,去了又來,永遠的是獨立的自我,和真正交心的朋友。

    So, what about love?
    Well, enjoy it while it lasts and walk away when it is time to say goodbye................

    像我這樣的單身女子 (1987)
    作詞:李宗盛 作曲:李宗盛 編曲:Hiroshi Yasukawa/Shinkichi Mitsumune

    曾經有人問我 是否感覺寂寞
    我不管別人怎麼說
    好多事情要做 好多的日子要過
    我有我的寄託 平凡如我
    是非何必說 單身女子的生活還算不錯
    我現在不要讓愛情擁有我
    我對自己說 我要獨立生活

    是不是在獲得以前一定要做出承諾
    這無聊的遊戲不必找我
    如果一個悲傷的女子 從你身邊走過
    你放心 那不是我 不是我

    說了再愛 愛了再說 你期待些什麼
    除了愛情 還有許多 能填滿你的寂寞
    我不讓自己在愛的漩渦
    終日悲傷卻不知所措
    愛的習題 我自己會做
    我不必別人在旁邊囉嗦
    等我高興了再說
    | 檢舉 | Posted by V.V. at May 14,2007 06:48
    亞當對陳淑樺這份貼近您個人生命的詮釋,對照於陳淑樺在我成長背景中滑過的身影,讓我察覺,台灣近二十年來確實歷經了很大的變化。

    陳淑樺在歌壇的盛綻,約莫是我念國高中的時期。記得自己國一時,大街小巷真的都聽得到夢醒時分,但青澀如我,只覺得她的歌聲唱出了某種女性特有的浪漫。國中的時候,我比較喜歡的女歌手其實是王菲,我覺得她的天空既前衛又遼闊,我也喜歡伊能靜的流浪的小孩,因為她們不似大部分其他女歌手,老唱愛情,唱親密,唱分手。

    直到後來陳淑樺為滾滾紅塵獻唱,我才開始體會她的歌中風韻,但因為那時候我已進了高中,喜歡的歌手漸漸轉向瑪丹娜等西方女歌伶,對陳淑樺也始終保持淡淡感受,這似乎也反映了台灣在我們這一代漸漸受到文化工業全球化的強烈影響。

    我必須承認,陳淑樺所展現的都會女性自覺,於我而言稍顯老舊溫婉。誠如V.V.所言,在我大量接觸女性主義理論的二○○○年代初期,正好是西方欲望城市和性論述在本地社會風起雲湧的時刻,再加上我個人的若干跨文化經歷,都使作為年輕女人的我,把自覺與認同投射到更大膽基進、打破良婦惡女二元劃分的女性形象裡。回顧起來,陳淑樺所展現的一代熟女風華,確實和我有種擦肩而過的憾然,但我仍肯定她對台灣文化的貢獻。

    另一點想提的是,我認為陳淑樺現象所傳達的女性覺醒意識,仍然受到某種不能說不嚴重的侷限。一部分當然要歸咎於台灣媒體的狗仔文化和整體社會醜化年老女性的反智、反文化風氣,另一方面卻也來自陳淑樺面對這些論述時,在某個程度上所表現的緘默與無力,任由同情者可憐她、把她形容為一介弱女子、希望媒體別再騷擾她,任由仰慕者從她的舊有影像中消費性地複製那份過往璀璨,卻沒有勇敢站出來創造出她當下生命階段的另一種美、另一種力量,即使她必須在憔悴或傷痛中流露這一切。或許也是因為她以庶民歌者的身分走紅,歌迷們傾向於從包裝中認識她,這弔詭地使大家無法進一步從她的歌藝表達中體認到她多層次的深度內在特質,載回過頭來接納她作為台灣當代女性的挫折、蛻變與今昔歷史,確實,台灣社會經驗女性藝術與生命的文化能力,還是有待提升。

    我在課堂上遇到很多和她年齡相仿的女性學生。當我傳達自己的女性主義想法和實踐、並與這些長我一兩個世代的女性進行跨主體互動時,我可以感受到她們對自己「那一輩父權」的深刻反思。有些學生會告訴我,她們還是太軟弱,需要再教育,需要更堅強。這話聽在我心,並不使我竊喜於自己的「跳脫」,反而感受到另一種深深的沉重,感到要做的還有這麼多,女性解放之路既遙且長。

    所以還是要從創作的堅實內在開始,讓世界感受到女性發聲的力量。舉凡歐姬芙、葛蒂瑪、莫里森、金凱德、莒哈絲、波娃等女性藝術家或作家,都無懼於展示自己的五六十容顏,因為她們愈老愈美、愈陳愈香,因為她們是從思想中認識自己,洗鍊其容顏,讓一整個人類世紀經驗她們深刻而堅韌的生命歷程。
    | 檢舉 | Posted by anna.ihc at May 15,2007 02:23
    因為最近工作較忙,昨天寫這篇的時候比較疲倦,所以沒有好好交代上半段的某些部分。

    其實從時間推算起來,陳淑樺出〈夢醒時分〉時,我還在唸小學,如此說來,她那首歌真的紅了好幾年...。而〈滾滾紅塵〉也是很早就推出了,我是後來在她的精選專輯《愛的進行式》裡,重新體會她的這些歌曲。記得這張專輯的推出時間,約與王菲的《迷》和伊能靜《流浪的小孩》同期。家中還保有這些錄音帶呢。

    後半段有個typo:應該是「在」回過頭來...

    在亞當的部落格上,一如研究文學,對歷史真的不能輕忽大意。
    | 檢舉 | Posted by anna.ihc at May 15,2007 10:12
    anna.ihc 的分析好犀利哦!

    不過anna.ihc 提到「陳淑樺面對這些論述時,在某個程度上所表現的緘默與無力,任由同情者可憐她、把她形容為一介弱女子、希望媒體別再騷擾她,任由仰慕者從她的舊有影像中消費性地複製那份過往璀璨,卻沒有勇敢站出來創造出她當下生命階段的另一種美、另一種力量,即使她必須在憔悴或傷痛中流露這一切。」,從「客觀」「批判」的角度來看,確實如此,這也是台灣都會的中產女性運動遇到的瓶頸;可是,或許年紀有了,對於人物的評價就只想就既定時空究能發揮何等作用來探討。因此就算陳淑樺論述能力嚴重不足,我在意的是她播下什麼種籽,得到什麼果實。也因此,必須探討九○年代初期的女性自覺運動、理念和陳淑樺有啥關聯。

    我可以理解anna.ihc 以世代新女人姿態,自信走出堂皇路的想法。只不過歷史總是累積而來,陳淑樺在特定歷史點的作用,妳也深知;但,我畢竟是男性,無法替走過九○年代女性發言。也許孫瑞穗於五月六日在《中國時報‧時論廣場》發表〈明明白白歷史心〉是一種心聲。

    無論如何,anna.ihc 的回應非常讓人驚豔,增益於我的實在是難以估量,感謝之至!
    | 檢舉 | Posted by adam6156 at May 15,2007 21:22
    Adam:

    剛才特地上電子報瞧一瞧,寫得很好。明天準備列印一份,張貼在書店門口。還是多鼓勵這位老友寫稿。
    | 檢舉 | Posted by ku at May 16,2007 04:12
    從葛麗泰嘉寶、原節子、張愛玲...到陳淑樺
    中外媒體所刻意呈現的單身老年女性鏡像
    反映的不總是--「醜陋的並非影中人,
    反倒是刻意偷窺的製影人」嗎?

    從壹週刊那篇訪談中
    看得出陳淑樺對她目前的自身生活
    其實尚稱滿意
    但這和記者筆下流露的同情、驚訝、嘆息......
    卻委實有很大差異

    套句王墨林的話,壹週刊那篇報導
    不是「表現一個人內在生命的方式」
    陳淑樺沒有糟蹋自己 是媒體和大眾
    用他們自以為是的眼光 把陳淑樺糟蹋了
    這是最令我悲傷的地方
    | 檢舉 | Posted by 風荷 at May 22,2007 18:17
    我最近也好悲傷啊,不只因為看了亞當這篇文章。

    女人其實比男人早一步擁有自我性(selfness),因為我們會流血,會哭。
    這是一種和自我的陰影與羞恥對話的能力,也是自我文化(self-culture)
    的起源。

    「緘默」(reticence)也是女人體認或經驗生命的方式之一,
    是女人特有的語言。在Elizabeth Costello裡,
    敘事者描述自己年輕時在街上挑了個男子,後來當她反悔時,
    男人卻逼她就範,她在極力反抗中受了傷,可是她不算說出這段記憶,
    記憶化為石頭,放在她心裡,她反而因此變得完整而獨立。

    想探索類似主題,也可以細讀Disgrace,同樣是柯慈(J.M. Coetzee)寫的。我建議直接讀英文原著,柯慈的英文很美,結構也很嚴謹。
    柯慈是少見的男性小說家,他的書寫中,有一顆柔軟敏感的心在觀照生命。
    他的許多評論也和女性議題密切相關,因為他懂邊緣人的箇中滋味。
    所以現實生活中,他可以和女性主義學者Dorothy Driver成為晚年伴侶,
    超越婚姻體制的羈絆。

    父系社會講求理性發聲的陽剛語言,常常沒有辦法和女人的緘默對話。
    反而把女人的緘默看成可以用暴力或外力來揭露的對象,
    觀者於是無法看到或刺穿自己──這些男人才是永恆的處女。
    觀者總是害怕受傷吧。

    我真的很想廢棄處女一詞,當我更年輕時,我好憤怒好憂傷,
    看到這麼多女人還為了這種封建論述苦苦掙扎。
    但我也不斷嘗試進入男人的生命,感受他們的心,他們也受了傷吧。

    女人是勇者。

    因此,還是要想辦法發聲,用任何方式都好,即使是背叛。
    所以女人開始唱開始寫開始畫開始尖叫開始發瘋,
    (The Madwoman in the Attic)
    希望有一天,某位來自異地的歸者能夠耐著性子閱讀她,
    百年之後,還能親吻撫觸她皮膚上的皺褶。
    然後,女人會再次展現她的self-containedness,
    她會說: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吧。

    女人是歷史。

    其實女性主義的下一步,反而要積極和男人展開對話,
    先從願意書寫女人的男人開始。
    慢慢地、慢慢地,男人也許就會學習不再把女人當成狹隘的欲望對象。

    Zoe Wicomb: I write because I am not allowed to speak.
    Louise Gluck: I speak because I am shattered.
    | 檢舉 | Posted by anna.ihc at May 23,2007 03:06
    【轉貼】
    (作者- 田定豐 -現任職"種子音樂"老闆)
    http://blog.sina.com.cn/u/4c3b6c48010007s6

    =================================================================================================================================
    淑樺一直像我自己的姐姐, 我在87年剛進入這個行業已經和淑樺熟識 .她也經常在工作和生活中給予我很多的幫助! 她貴為樂壇天后, 卻一點都沒有驕氣, 個性單純婉約! 我記得當時我剛接黃品源第一張專輯時, 因為新人是很難在媒體曝光的,淑樺竟主動幫忙讓品源讓他有很多曝光的機會, 也讓大家後來了認識這一位優秀的創作人!

    後來,陳媽媽剛離去的那些年. 我們這行業的一些好朋友都不忍心打擾淑樺,但是,媒體傳言越傳越離譜! 直到03年,淑樺有一天打了電話給我, 我們也見了面, 她依然素雅的不施脂粉的清秀臉龐和笑容, 是從來都沒有改變的! 依然貼心和溫暖的關心著人事的變化!

    我知道這些年她把自己照顧的很好! 所有不實的傳言都是只是媒體的補風捉影! 於是, 我鼓勵她透過當時陶子的節目中,連線電話現"聲", 讓大家知道她很好,請大家別擔心! 當時,陶子還興起請她清唱兩句, 她簡單的唱著"孤單", 依然圓潤熟悉的聲音, 讓電視機前很多聽眾都掉下了眼淚! 是的 ,這是我們都很懷念的陳淑樺!

    她這些年投入了一些義工的工作, 也經常默默用無名氏的名義捐款給需要幫助的人, 而自己的生活卻是相當的儉樸 .

    我在這行業20年來, 不曾看見一個歌手如此的不求名利, 如此的樸素和心思單純! 這樣善良的好女人, 難道不能擁有自己的生活空間嗎 ? 儘管我們都希望再聽她唱歌給我們聽, 但在她沒有準備好要出現前, 誰有那個權利去惡意打擾, 甚至破壞她在我們所有人心中那完美的形象呢?

    整個行業飛快的轉變和媒體生態的變化我們都能理解和去調適, 但對一個在華語樂壇近代除了鄧麗君之外最被尊崇的女歌手, 我們都尚不能尊重她! 怎能不讓人心痛這整個傳媒行業的墮落呢! 又怎能期望再聽見淑樺的好聲音呢!

    媒體朋友請高抬貴手放過陳淑樺吧!
    | 檢舉 | Posted by Andy at May 29,2007 09:59
    節錄自【簡簡單單的謎】

    http://www.wretch.cc/blog/sarachen514&article_id=19511584
    -----------------------------------------------------------------------------------------------------------------------------------------------

    我實在不了解陳淑樺。

    開始知道陳淑樺是從三十年前,她所主持的華視《千里單騎》節目,那時她19歲唸文化大學。陳淑樺消失近十年後,我才驚覺她是童星出身,九歲就出過唱片。相信許多人和我的印象一樣,知道她的個性是封閉、保守、怯生、又帶點羞澀的。 而演藝圈是個大染缸, 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想不通,像她這樣的個性如何適應演藝圈這樣複雜的環境 ? 

    如果說她的個性是來自遺傳基因,或許也沒什麼奇怪。 偏偏弔詭的是,陳淑樺的母親幾乎有著一百八十度相反的個性。 身兼經紀人與保鑣角色的陳媽媽,身材胖胖的,為人海派又大方,很外向,很會交朋友,也常和年輕人打成一片,豪邁直率的個性真可說是女中豪傑。 我不了解為何陳淑樺選擇百分百的女性特質,而刻意忽略那些更容易讓她在演藝圈生存的性格?

    90年代陳淑樺靠著自己的努力及追求完美的性格,攀上了事業的巔峰,卻也誤打誤撞成了都會女性的代言人。有時她會剪了一頭像男生的短髮,再加上一身中性的打扮,可是在我眼中,她並非如唱片公司想塑造的既感性又理性,且獨立自主的都會女子,而是感性遠多於理性的嬌柔、羞澀小女人。

    但在事業的巔峰期她歷經幾年人生的起伏與悲歡離合之後,她已認清外在的挑戰不再是她想要追尋的目標。 或許她也明白,當卸下了所有的包裝,每個人都能夠發現,那個原本俱足的自我,不再需要向外衝刺,也不再需要向別人證明什麼。 這才是屬於內在心靈的真實人性自覺,而非虛浮表象的女性自覺。

    正如【問】這首歌的詞所說: 《可是 女人,愛是她的靈魂。 她可以奉獻一生,為她所愛的人》。 我實在無法以語言文字去解讀陳淑樺,正如我永遠無法以任何語言文字去了解《愛》。 

    然而靈魂就是靈魂,沒有男、女之別。 可是,這並不代表靈魂是中性的。 簡單的說,靈魂應該是雙性的。 沒錯,雙性代表不論男人、女人都該放棄主觀的二元化對立思考,而去了解並發展雙性的特質。 而當前的課題是應該更強調具女性特質的包容與愛,以免製造更多的衝突。 而誰能比陳淑樺更適合代表這樣的特質呢 ?

    老實說,身為男性,我從不留意所謂的女性主義。 我認為任何一個女人如果能夠獨立思考就能夠獨立自主。 有些女人想從《慾望城市》影集中找尋啟示,不過,那就好像男人想從《PLAYBOY》裡的文章找尋智慧一樣,有點幼稚。 也有些女性主義者主張以對抗男人,當成自我肯定的方式,那是因為她們不了解,當一個女人就必須要先學會包容,學會如何去愛。

    當我可以體會淑樺的心境時,那張曾讓我震撼又心痛的照片,就不再是一個滿臉滄桑的過氣明星,而是一個從9歲開始承擔起父母與家人的期望直到49歲的百分百女人。 從小父母花費心思刻意栽培她,就注定她比其他五個孩子享有更多的愛與關懷,也因此她很早就了解自己的責任--那就是回饋更多的愛給父母與家人。 她從小就知道該選擇包容與承擔,當一個自願放棄對抗的緘默女人。 她選擇的是《愛》,對她所愛的人,無條件的付出,包括她人生當中最寶貴的青春。 總有那麼一天,當人們嘗試不再以語言文字去了解愛的時候,她們會了解,所有的白髮、皺紋、還有這半個世紀的付出,不是心酸,而是 -- 幸福。 有一天淑樺自己也會慢慢了解,這就是她這輩子當一個女人所要學習的功課。

    不,她並不完美。 但是她很真,所以很美。 那份純屬感性的美,是要用妳的心去體會,不是用妳的頭腦去理解的。

    陳淑樺就是如此簡單,卻又是如此的神奇。 有一天當那些提倡女性自覺的人能了解,不論是身體的解放或思想的解放,都遠比不上心靈的解放。 那時,她們就能了解,沒有所謂的女性主義,只有雙性主義。 也沒有所謂的女性自覺,只有人性自覺。 而當陳淑樺懂得放下一切虛偽做作的包裝,從回自然原本的自我時,她就已經超越了盲目的世俗,早就無需替女性主義背書,也不再為都會女子代言,她只需替自己,替《愛》代言。

    妳不需分析她,研究她。 妳只要找一天,安靜的聽她唱歌,試著從她的聲音中,尋找感動。 如果妳流淚了,那我要恭喜妳,因為今天妳已經觸探到了妳的靈魂。 而那淚絕對不是悲憐,而是幸福。
    | 檢舉 | Posted by 墨石力 at May 31,2007 12:31
    還是錢鍾書說的最好「喜歡吃雞蛋不用認識下蛋的雞」啦。

    鄧麗君也好,陳淑樺也罷,她們的歌不一定代表她們的真實人生,聽歌就好,不用投射了啦。

    想當年,我念中學時,最迷三毛,想像三毛的世界成為我渡過升學壓力的最好心情避風港,看瓊瑤小說,激勵自己進T大。

    結果如何,時間證明一一切。三毛本人根本看書中的三毛天差地別,T大更不是小說中的T大,難怪我大一就想休學。哈哈。
    | 檢舉 | Posted by Eva at June 10,2007 15:12
    人有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陳淑樺選擇引退、或隱身這都市叢林,我們應尊重她。
    想念她的時候,聽聽她的歌,唱唱她的歌。在心裡給予祝福與懷想,別打擾她吧!
    | 檢舉 | Posted by Tiina at June 13,2007 11:34
    每一次聽到淑樺的消息後 就會引發我好幾夜失眠
    因為我會戴著耳機 在夜裡反覆聽她的歌 沉醉在她的美聲之中
    像那一首<想你的人沒有睡> 一夜無眠 


    淑樺 真的不需要對這瘋狂的世界說什麼
    她要說的 全在她的歌裡
    | 檢舉 | Posted by ringring at June 30,2007 14:22

    看了這麼多人對淑樺的描述與讚嘆,我想其實淑樺並不孤單,也許有一天淑樺看到了有這麼多關心她的朋友,她會知道的,生命其實就是生活無時無刻的體驗,當她知道了我們已經這麼的懂得她了,她會選在最適當得時候放心為我們唱一首歌"明明白白我的新"
    | 檢舉 | Posted by hans at December 21,2007 09:43
    非常想念陳淑樺
    今年有幸跟曾打造陳淑樺的李正帆合作
    也有談起陳淑樺
    她是一個永恆印記
    | 檢舉 | Posted by at August 6,2008 14:23

    好想念陳淑樺.
    她陪伴我人生好長的一段路.
    實在很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有她的任何消息,請寄給我.
    謝謝!
    | 檢舉 | Posted by 柯麗蘋 at September 3,2008 23:58

    Sarah was a wonderful singer and so was and is Joan Baez. Yes, Joan Baez is dedicated to NOW and many other good causes. It is relevant to link her with characters such as Kelly. For Sarah, let's enjoy and celebrate her artistic achievement. Sarah probably never thought in her wildest dream that she was a iconoclastic figure in the war between woman and man. Let's leave her alone and send her our best wishes.
    | 檢舉 | Posted by freespirit at November 10,2008 12:02

    山農大:「水車姑娘」到底是陳淑華幾歲時的灌的唱片,或許還要確實查證一下。因為方瑞娥也是童星出身,她的麗歌版「水車姑娘」,印象裡也是很早期的作品了。當然,陳淑樺、方瑞娥年紀差不多,又都是台語歌童星出身,究竟葉俊麟的詞是先給哪家唱片公司,誰才是台語版的原唱,還可以請民俗收藏家鑑定一下。可惜我大舅去世多年了,否則這種公案找他開示,就很快能得到答案了。

    這種誰翻唱誰的問題,別說日本原曲中文配詞的台語歌會經常出現爭議,詞與曲都是國人自創的國語歌曲也難免。當年著作權都是賣斷給唱片公司,同一首歌在同公司(甚至不同公司)由不同歌手演唱,都是很常見的。例如「月亮代表我的心」,究竟誰才是原唱,我也不敢下定論。
    | 檢舉 | Posted by 管仁健 at November 13,2008 09:50

    仁健兄所提甚有道理。不過我記得的是,在一九九○年初期,我從廣播電台聽過陳淑樺唱的〈水車姑娘〉,聽其音確實是童音沒錯,主持人當時說陳淑樺是原唱者。那聲音大概九、十歲左右,若然,時間應該是一九六七、八。或許我孤陋,方瑞娥最早期錄製的〈水車姑娘〉並未聽過,所以我才推論陳淑樺是原唱。或許如你如言,除非確定葉俊麟當時賣給哪家唱片公司,否則我也不敢堅持誰是原唱。

    畢竟,台灣早年對著作權並不看重,所以一歌多唱是常態,國台語歌皆然。像〈夜港邊〉包括林英美、白櫻、張淑美等人都唱過,我根本不知「原唱」是誰。這二十多年來,相關的爭議就層出不窮。只能慨歎台灣庶民史料的收藏家和研究者太少,所以如今要重新爬梳,難度就不小了。
    | 檢舉 | Posted by adam6156 at November 14,2008 03:52

    淑樺:想念妳!
    對於外界的分分擾擾,相信妳早已心頭如秤,不為所困,但是"走出來"也許更該是妳現在要學習的,別忘了天南地北仍然有許多愛護妳,支持妳的朋友,我們非常感謝妳曾經帶給大家一個共同溫馨美好的記憶,也渴望再聽到妳的夢醒時分!祝福妳!
    深愛妳的ss
    | 檢舉 | Posted by ss at March 3,2009 05:50

    真是太懷念她了,其實我覺得她唱片多樣又完整的應該是明天還愛我嗎?這是我的最愛,關切她的新聞和消息,我希望她過得很好不是新聞上說的憂鬱症,有時聽她的歌很有一些感觸,我想作為一個歌者,歷多年仍有那麼多人想念牽記她,她的唱片還是一直在市面上流通販賣,復出與否一點也不重要,她不需要對人交待什麼,但是我的私心是多希望她能再亮一次聲,我想這是私心,尊重她的人生選擇,祝福淑樺-----我是很晚才認識妳的歌迷,希望妳幸福健康-----------。^^
    | 檢舉 | Posted by 小歌迷 at January 9,2011 21:22
    和陳淑樺的認識應該從失樂園開始
    雖說有點晚了.也是我特地去買的她第一張CD
    我的某任女友最愛她.房間還掛著她的海報.只是那時候眼睛裡只有女友"
    後來分手之後.愛上失樂園的電影.也迷上了陳淑樺的歌~
    才驚覺!小時後聽的海誓山盟是她唱的!水車姑娘也是她唱的!!!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麼棒的美聲為什麼我到不惑之時才發現??!!
    很喜歡她獨有的特質.迷人的氣質.歌聲美麗的音質~~~~~~
    當然人實在長的美沒話說~重點是她很端莊又很婉約的形象~~~
    每天工作很累回家一定要看看聽聽她的MV才會感到滿足和放鬆
    對於壹週刊近似毀謗毀壞殆盡的報導...完全不會影響她在心中的美麗地位
    誰不會老呢?
    每個人有選擇自己要的生活權!
    不要打擾她
    滾石也不要打擾她
    沒有人有資格這樣放肆的侵犯她的隱私權!!!
    | 檢舉 | Posted by 也是淑樺歌迷 at August 26,2011 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