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0,2007 04:25

色彩斑駁的獨裁者圖像──圈籬自雄的蔣介石

蔣介石銅像.jpg
幽靈盤桓三十餘載,島嶼天空滿是陰濕腐朽味。來幾場集體的驅魔儀式有其必要;然而,心未虔誠、祇求速成的話,反倒容易惡靈附體。再者,儘管驅魔咒語喊得震天價響,暗夜裡卻還是傳來斷續、令人懼怖的邪靈竊笑聲,顯然驅魔並未奏效。亦即,近來島嶼大張旗鼓進行正名、去蔣等驅魔儀式,彷彿把蔣介石視為今之卓九勒(Vlad Dracula)!祇是福爾摩沙的卓九勒既不在慈湖、也不在中正廟,更不會藏身於包括草山行館在內的全台廿三處行館,祇見他忽焉在泛藍信眾群裡,忽焉也躲入綠營裡頭,更可觀的是,芸芸眾生目光中也透其身影。總之,卓九勒可以脫離肉身、穿越時空,這才讓表象的驅魔不但無用,更且耗損元精。

我不是怪物獵人凡赫辛(Van Helsing),不想當什麼驅魔先行者,畢竟驅魔需要匯聚眾志,將希望寄託在少數人身上是不牢靠的。我在意的是,「福爾摩沙的卓九勒」如何在我心留存?不追本溯源,就打理不了驅魔大業。
中正廟2.bmp
首先,卓九勒的來源與形象必須「上窮碧落下黃泉」,一頭鑽入藏書裡尋尋覓覓。祇是,我個人關於蔣介石生平、評論方面的書籍實在不算多(當然,若擴大為談論國民黨統治中國─台灣功過,因而必須提及蔣介石者,那數量就大得多)。我殊無遺憾羞愧之必要,因為我向來不喜此人,更不覺他有啥鮮明特色,所以從未想鑽研、了解這個置於歷史平秤,其實還挺有分量的人物。

不過,藏書之選擇,常和外在氛圍有脈搏相連的微妙性。

蔣總統秘錄.bmp
猶記得剛步入國中未久,於教科書之外進一步接觸「蔣總統」行誼者,二話不說就是《蔣總統秘錄》(日本產經新聞社連載,古屋奎二執筆,中央日報譯印),這部總計十五冊(最後一冊為索引本)的「蔣朝實錄」在整個七○年代風行一時,勤於啃嚼歷史的我自是不會錯失,及至八○年代方知對於官方傳輸的史傳、語錄必須「反著讀」,也就是「逆練真經」才能打通任督二脈──諷刺的是,向來反共的產經新聞社,如今已然轉向親中,並從二○○七年二月十四日起連載《鄧小平秘錄》(伊藤正主筆)。

想要「逆練真經」機會轉眼即至,到了八三、八四年左右,透過多重管道取得政大國關中心收藏的《蔣家王朝》(榮孟源著,中國青年出版社,一九八○年)影印本。這位追隨范文瀾的老紅軍,以極潑辣、凶悍的筆觸定位蔣家王朝是「最貪婪、最賣國、最專制的大地主、大買辦階級的政府」,斯時讀該書真是痛快淋漓;不過,這樣潑婦罵街的文字早就化為清煙,散逸於空中。

一九九○年二月,我在冰天雪地的中國長春買到一本《蔣介石生平》(宋平著,吉林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七年),當然還是按歷史唯物主義方針刻畫蔣介石,祇是口氣和分析手法較溫和些罷了。這幾年隨著國共攜手共抗台獨的政略,關於蔣介石、國民黨的負面形象自得迅速修補,於是最近購得三卷本的《蔣介石傳》(何虎生著,華文出版社,二○○五年),其可看性遠非前此同類書籍可比擬。倒是「逆練真經」一事,因為中國共產黨治下所謂的經本大抵殘缺不全甚或謬誤扭曲,所以自然談不上實練,蔣介石的形像依舊模糊失焦。

至於國外學者一提到蔣介石和國民黨大概都無啥好感,我手頭有兩本易勞逸(Lloyd E. Eastman)深論二七年至四九年國民黨統治的精采專書:《流產的革命:國民黨統治下的中國(1927─1937)》(The Abortive Revolution : China under Nationalist Rule , 1927-1937)、《毀滅的種子:戰爭和革命中的中國(1937─1949)》(Seeds of Destruction : Nationalist China in War and Revolution , 1937-1949)。惜乎,易勞逸已於一九九三年病逝,所以他原先擘畫的蔣介石研究專書終難圓夢。

蔣介石評傳.jpg
而大凡在台灣公開發行,觸及蔣介石生平事誼的書籍,由於「民族救星」、「世界偉大」的緊箍咒加身,所以不是胡亂吹捧就是無中生有,大概祇有黃仁宇的《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時報出版,一九九四年),以及李敖、汪榮祖合著的《蔣介石評傳》(商周文化,一九九五年)還有一讀必要。黃仁宇用「大歷史」帷幕極力為蔣介石粉飾添妝,認為他替中國鋪造了「高層建築」用以通往現代之林,實功不唐捐。弔詭地,黃仁宇的苦心孤詣反倒凸顯出毛澤東硬比蔣介石厲害偉大。至於李敖、汪榮祖斯書,一氣呵成、文字精采,但總覺那祇是綰合榮孟源《蔣家王朝》與西格雷夫(Sterling Seagrave)《宋家王朝》兩本「罵蔣」力作之精華,更縝密、更貼近史實的解剖報告(連病理書都還稱不上)而已。該書為唱反調而反調、一意炫耀考據功力的意圖太明顯,搞得見樹不見林──閱畢該書,你我祇知蔣光頭不是什麼,卻摸不清蔣光頭究是何面貌。所以,當作史料考證或者笑意八卦的諮詢庫可也,若誤以為那就是寶山礦藏,定然空手而歸。

總之,鮮活地刻畫蔣介石生平、思想,並讓他與歷史─結構相輝映的「經典」傳記或論著仍未出現。如何在過譽、過毀之間尋求動態的平衡點,這一關卡就刷掉絕大多數的研究者了。於我,還發覺十之八九的研究者把時空範圍定著於蔣介石統治中國大陸時期的功過興衰。至於蔣介石敗逃來台後,不是以日薄崦嵫的末日老人視之,就是將他貼上白色恐怖的混世魔王名號,對其功過用包裹表決方式為之。也就是說,所有的蔣介石研究者都未能設身處地,深思從「徬徨少年時」伊始的台灣子民,多少個世代都必須概括承受蔣家父子獨裁、家戶長高壓,加上外來統治心態所帶來的被侮辱與被壓迫創傷。就由於立基於台灣的史識、哲思尚未萌芽,但見二○○三年鬧劇一場的「兩岸最高領導評比國際學術研討會」,許介麟發表的〈論蔣介石──統一中國的失敗者‧國際政治的大魔術師〉,就全然只是假大空的貧血空泛文字,邯鄲學步的二三流學者實令人痛心!

另外,不喜蔣介石並非單純基於道德判準,因為論起殘暴、陰騭、冷血,史達林、希特勒、墨索里尼、毛澤東這幾個二十世紀的超級魔頭,都比蔣介石更該下阿鼻地獄;然而這幾個梟雄夜叉,卻是壞到骨髓、惡之形象鮮明無比。反觀蔣介石,雖也名列二十世紀獨夫名單,其裝腔作勢、拘緊偽善模樣反倒像日本的裕仁天皇。蔣介石的表裡不一和拘緊不大方,研究者因而常存輕藐之心,這也徒增刻畫蔣介石形像的困難度。

蔣介石遺囑.bmp
其實,見微知著。我想說的是,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蔣介石病逝後,蔣家家臣(奴)秦孝儀迅即譜寫一首〈總統蔣公紀念歌〉,並由黃友棣譜曲,然後迅速在蔣家統治所及的領域裡放送傳唱。「翳維總統,武嶺蔣公,巍巍蕩蕩,民無能名,巍巍蕩蕩,民無能名。革命實繼志中山,篤學則接武陽明。黃埔怒濤,奮墨絰而耀日星;重慶精誠,製白梃以撻堅甲利兵。……錦水長碧,蔣山長青。翳維總統,武嶺蔣公,巍巍蕩蕩,民無能名。巍巍蕩蕩,民無能名。」──我迄今還珍藏著《古今文選》第三四三期(國語日報編印,一九七五年四月十六日),〈總統蔣公遺囑〉、〈總統蔣公紀念歌〉都詳加詮解,所以我對內文不致如置五里霧。──漂亮、炫麗的駢文,顯示封建家臣的舊學問確實了得;但,阿娘喂,佶屈聱牙的文體、長達四百一十四字的拖曳文句、如百鬼夜遊的曲風,妄想不分男女、童叟、賢愚皆能一體同唱,又會是何等情景呢?


吳念真是最佳的見證者!斯時正在當兵的他曾寫了篇〈一首永遠沒學會的暢銷歌曲〉(收錄於楊澤主編,《七○年代理想繼續燃燒》一書),趣談官兵如何受命必須在三天內學會此歌。於是「伊喂總統,武嶺蔣公……」、「粉墨蝶兒,耀日星……」,竟致莊嚴神聖的歌差點被改唱成情侶相褒的黃梅調。但是那歌實在難之又難,三天後「驗收」的結果是,全營四百多人沒一個記得起正確詞曲。祇聽見師主任哀歎:「總統在天上……會哭啊!」,本以為他會大發雷霆,豈料他說:「寫這樣的歌,叫所有人唱,總統在天上,會哭啊!」

於是,這首歌在傳唱了一陣之後,悄悄地就被張齡譜詞,李中和作曲,曲風較明快、文字較簡潔的另首〈先總統蔣公紀念歌〉全面取代。秦孝儀的「力作」從此塵封於歷史之庫,若蔣介石地下有知是否會哭,就不得其解了。問題固然在於封建家臣的賣弄玄虛、顢頇自閉,但關鍵還是蔣介石暨蔣家王朝的時空錯置所致。

簡言之,秦孝儀的〈總統蔣公紀念歌〉本是封建王朝用以自瀆的囈語,但蔣家王朝卻一逕地想透過現代、極權的傳媒對全民洗腦。矛盾自然衍生!因為不論是極右的法西斯或極左的共黨政權,他們既喜操弄群眾意識,自然深諳和群眾對話的語言必須簡單、明瞭、有力;但秦孝儀的「力作」卻反其道而行,因此落個虎頭蛇尾自屬當然。

須知,蔣介石自一九二七年撕下左派面具、殘酷清黨之後,和群眾隔閡就日深。等到暮年敗退來台後,腦海最恨是朱毛匪幫,最忌諱者則是「群眾」,來台之後的蔣介石日愈像東方不敗;另一方面,他保守拘謹的腦袋卻渴慕擁有墨索里尼、希特勒的群眾魅力、組織本事。於是,主客條件均闕如的情況下,其作為祇會畫虎不成反類犬。秦孝儀固然不如陳布雷,也唯有到了偏安苟延局面,「忠誠大於才華」懸為用人準則後,秦孝儀這種人才會受到重用。

蔣毛合照.jpg
家臣才性反映的是主子本事。試問眾生,蔣介石一生名言知多少?「生活的目的在於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生命的意義在於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和平未到根本絕望時期,決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慎謀能斷」,大概就是這幾句八股異常的沈滯呆語吧!反觀他的死對頭毛澤東,「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矯枉必須過正,不過正不能矯枉」已是技驚四座。梟雄的詩興文采更是澎湃不竭,一首「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沁園春‧雪〉就夠列入「中國歷代詩詞選」之林,至若「蒼山如海,殘陽如血」、「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今日歡呼孫大聖,只緣妖霧又重來」,即使痞味甚濃的「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也夠攫取人們的思緒。

蔣毛在中州逐鹿數十載,蔣介石的文采、風騷較之老毛豈祇略輸、稍遜,根本是天差地別,等到落難來台,蔣介石一方面變得更全方位獨裁,另一方面則沉湎於金陵春夢。如此,個人魅力不足和意識形態枯槁,蔣家王朝自也不可能青春活化、衝決網羅。以致蔣光頭亡故,出現秦孝儀那種馬屁味十足、毫無生命氣息的駢文就不意外了。更讓人搖頭的是,蔣經國、連戰、馬英九等國民黨接班人個個皆無文采,想必「略輸文采,稍遜風騷」已蔚為國民黨傳統。

我不可能、也沒能力以一短文蓋棺蔣介石,對於美國學者魯美爾(R. J. Rummel)在《死於政府名下》(Death by Government)排列廿世紀十大屠夫,蔣介石因屠殺人數高達一千零二十一萬四千人排列第四(前三名分別是史達林、毛澤東、希特勒),我也不予認同。除了屠殺人數頗值推敲質疑(就事論事,蔣屠殺的人數不可能那麼多),更重要的是,史達林、毛澤東、希特勒俱屬大破大立、侵略特質明顯的獨夫;反之,蔣介石卻是器量狹小、視野不足,卻有本事夾縫求生、開出小康格局的家戶長型獨裁者。這兩類型的獨裁者不該驟然相提並論,否則會落入純然的道德主義批判。依我之見,中國時期的蔣介石和台灣時代的蔣介石必須區隔,前者多數人都以蔣毛二人作對比,我不擬再述。後者,我想拿西班牙內戰後獨攬大權的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和暮年的蔣介石作對照,或會有一些新意。

Andre Malraux.jpg
話說,一九三六至三九年間舉世矚目的西班牙內戰,佛朗哥固因得到德、義法西斯政權之助而擊敗共和政府;但舉世良知知識分子劍及履及,撻伐佛朗哥的文字、圖像已成人類控訴不義的瑰寶,犖犖大者如下:西班牙境內──大思想家烏納穆諾(Miguel de Unamuno)堅不屈服以致鬱死,另一大思想家奧德嘉(Jose Ortega y Gasset)流亡海外;境外──喬治‧歐威爾的《向加泰隆尼亞致敬》(Homage to Catalonia)、海明威的《戰地鐘聲》(For Whom the the Bell Tolls)、聶魯達的《西班牙在我心中》(Espana en el corazon)、馬爾侯(Andre Malraux)不但創作《人的希望》(L’Espoir)這部小說,他更是身體力行自組一支空軍部隊,投入反法西斯的戰鬥行列,還有,畢卡索最扣人心弦的畫作「格爾尼卡」(Guernica)。而佛朗哥的態度更明快,剷除異己、鎮壓反對力量絕不手軟。……凡此,「叛軍」、「獨夫」烙印終佛朗哥一生未能滌盡。加上,二戰期間西班牙雖持中立,然各方皆知佛朗哥和希特勒、墨索里尼暗通款曲,所以,戰後的西班牙備受國際孤立。

蛻化為南方小朝廷的蔣介石,情況也好不到那裡。中國內外知識分子欣賞他的少之又少(大概祇有像馮友蘭這種一生毫無定見的文人例外),於是,中國赤化之後,絕大多數的知識菁英不是留在中國,就是遠謫海外,隨同國民黨渡海來台的數量少了許多。而國外的知識文人,對蔣介石向來不留情面,像前述的馬爾侯,就在一九三三年出版一本以國共內戰為背景的小說《人的情狀》(La Condition humaine,獲該年龔固爾獎),大大貶抑醜化了蔣介石。這恰和斯諾(Edgar Snow)透過《西行漫記》(Red Star over China),大大揄揚毛澤東,形成了鮮明對比。

退守台灣的蔣介石既是退無可退,所以任何的風吹草動或異語雜音都不被容忍,鋪天蓋地的白色恐怖於焉展開。林世煜於〈人的脈絡和尺度〉一文,透過「檔案管理局」相關資料的逐一檢證,確認蔣介石「寧可錯殺一百,不可錯放一人」的屠夫角色是如假包換、血跡斑斑。國際局勢更是風雲變色,曾經是名號響亮的四強俱往矣!以拖待變就成為蔣家王朝的唯一準則,迤邐迄今依舊是腐朽國民黨的祖訓。

其實,退守島嶼的蔣介石才真正底定其獨裁者身分!過去在中國大陸,外有帝國主義強權、共產黨的威逼,內有李宗仁、白崇禧、馮玉祥、閻錫山、李濟琛、陳濟棠等軍閥擁兵自重,又有汪精衛、胡漢民、孫科等人的掣肘,使得蔣介石想當個稱職的「資產階級共同事務委員會」CEO都不可得,他至多就是個周天子,直到來了台灣才躍身成為秦始皇。惜乎,朝廷小了許多,他更已屆黃昏暮年,所以他凜冽的白色恐怖殺氣除了歸因於外緣的緊張情勢,更大的關鍵是一種權力填補的心理。

FranciscoFranco.gif
佛朗哥和蔣介石的共同點還真是不少。兩人俱屬其貌不揚、身形又非高大魁梧的職業軍人,在當年的西班牙和中國,大概都無人能看出二人竟是日後統領全局的獨裁者。槍桿子出政權看似第一律,但兩人的膽大心細、意志堅定才是使其出類拔萃的主因。蔣介石若未在一九二七年以殘酷、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清黨,他根本爬不上權力最高階;佛朗哥一九三六年的叛變舉動,猶似凱撒渡過盧比孔河(Rubicon),一旦失敗即成萬古罪人。看似溫和的外表,遂讓敵對競爭者初始存輕蔑之心,孰料兩人察言觀向的本事特優,加上求勝意志硬是壓過對手,敗於其手也就不能慨歎「天亡我,非戰之罪」了。

更不能忽略一點的是,兩人確實都有顧全大局、不盲動的民族主義意念──佛朗哥的「國民軍」(Nationalist)和中國國民黨如出一轍。此所以佛朗哥得希特勒、墨索里尼之助,卻不致被軍國主義沖昏頭加入軸心國行列,西班牙得以逃過一劫;戰後雖備受國際孤立,卻能善用冷戰結構在美國暗助下發展經濟;同樣地,因為韓戰爆發得以讓美國重新支援蔣家王朝,蔣介石也就借力使力以反共之名強力彈壓內部,並巧妙力阻美國插手台灣軍政大權。冷戰結構讓佛朗哥、蔣介石政權苟延,但兩人不是被動承受,而是以乾坤大挪移讓自己的權勢更加鞏固。畢竟,冷戰體系是舉世白色獨裁者猖狂要因,但能像佛朗哥、蔣介石如此有自主性者還真是闕如。還有,兩人同死於一九七五年。

卡洛斯國王.jpg
佛朗哥死後,由廢王阿方索(Alfonso ⅩⅢ)之孫卡洛斯一世(Juan Carlos Ⅰ)繼任國王,重新恢復君主立憲。西班牙近三十年來由獨裁走向民主,中間雖有小波折卻能安然度過,卡洛斯國王的堅定意念居功厥偉;反觀蔣介石死後,蔣經國繼位,依然是走開明專制路線,其後的李登輝雖確立本土路線,然而在資源重分配和價值重估等方面卻治絲益棼,這才導致「轉型正義」問題陷於泥淖啊!

再回到最先的話題。民進黨政府究有無能力徹底釘死「福爾摩沙的卓九勒」呢?但看高雄中正文化中心的銅像拆解事件,就可見微知著。倉卒拆解成二百零八塊後,既不知何往,又不知如何組裝。心既不誠,驅魔咒語當然是唸假的。其實,大可將兩百零八塊重新鎔鑄;但不是讓獨裁者形像再度復活,而是鑄成新穎、酷炫的鋼彈(Gundam),用以保衛台灣、護持弱勢。祇不知民進黨政府是否有此氣魄和想像了。

  • adam6156 發表於樂多回應(30)引用(2)歷史與記憶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76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979259
    引用列表:
     
    面對盤據島嶼的模糊幽靈【迷幻機器】 at May 1,2007 01:35
    拆掉幾個字已經是全球華人的最大包容【Jeremy's Boxxx(已封存)】 at December 10,2007 02:23

    回應文章
    好文章,多有啟發,多謝。

    另,應為「撼」人心弦、治絲益「棼」。
    | 檢舉 | Posted by papageno at April 10,2007 05:46
    啊啊

    寫的太累了,沒時間重新檢查,感謝糾正

    不過,改成「扣人心弦」好了
    | 檢舉 | Posted by adam6156 at April 10,2007 06:05
    感謝老兄好文。個人實仍偏好「翳維總統,武嶺蔣公,巍巍蕩蕩,民無能名」這首歌,堪稱當代經典。並且只有我們五年級以上的還能哼上兩句,頗適用於展現時代氛圍。據所知,此歌後來不用的原因,乃是「蔣山長青」這句用錯了出典,牽涉到一位歷史上的地痞流氓「蔣侯」。
    另,當下的驅魔者其實還有個本事,就是先把本來已經萎頓蒸發的魔給召喚回來,餵它一些人血,讓它回復精氣,稍稍顯現出當年的猙獰面目,然後驅魔者好大顯神通,痛打這魔給大家看。
    殊不知,本來已經蒸發的魔經過這一召喚又快要活回來。驅魔者實際上召喚了兩個魔,一是歷史上的仇恨魔,另一則是驅魔者自己心中的宰制魔。
    當下的驅魔者道行不高,意念不正,卻要玩弄這二魔,恐怕災難不遠。
    | 檢舉 | Posted by Agenda at April 10,2007 09:19
    建議將全台蔣介石銅像鑄成「十八銅人」,由十八銅人行氣散認捐,成立專屬園區,欲膜拜者須購票進場,收入捐給慈善團體,替蔣家積些陰德。
    | 檢舉 | Posted by 笨津痴人 at April 10,2007 09:30
    不知山農大哥有沒有看過《戰後台灣史記》?裡面對蔣氏的評價用「反共賺錢術」五字名之,與您的見解有類同之處
    | 檢舉 | Posted by James at April 10,2007 09:41
    山農大哥這篇把蔣介石和佛朗哥相提並論,頗有意思。又點出蔣介石的保守、小格局、拘謹偽善的特性,十分精采。

    James,我覺得山農對蔣的基本格局、在台灣茍延的條件,及對冷戰局勢的運用,遠遠超過「反共賺錢術」的浮淺見解。

    呼應Agenda的驅魔觀察,我覺得當前軀魔者根本搞不清到底該驅的是什麼魔,只是像神棍般亂作法。

    蔣家銅像集中展覽,要收門票,的確是個好主意!

    至於改鑄鋼彈,就免了吧,以免又造出新神來。(我知道這是引鋼彈護樂生的典,文章轉至此十分精采,不過還是覺得應該去偶像,不管是否是慈悲正義的化身。)
    | 檢舉 | Posted by judie35 at April 10,2007 12:00
    無論是Vlad Dracula,或是弗洛姆提到的戀屍癖,曾被(或未曾遭逢)威權體制宰制的人們,心中確實仍有偶像崇拜陰影。此際,也許只能用「順勢療法」來處理法西斯病徵,也就是若「去蔣」成為禁忌,那無論是中正廟轉型為冷戰紀念公園或開放民主廣場的用詞,無非都是具象化時代曾有的傷痕。若威權化石可以保存,那樂生作為殖民公衛史的意義,又為何因為興建捷運而非拆遷不可?所以,必須用「保留」代替「進步」,這不是等價交換,而是在台灣習慣分裂為「二元分化」思維情況下,「象徵交換」很難溝通,只能順勢用等價概念召喚良知。只是,選舉至上的國度,所謂天王也仰賴「天機」或「神算」,走訪什麼奇人,無視既有的資產成果,不知我們還有多少世代正義要被當作選戰的獻祭?
    | 檢舉 | Posted by 左邯陌 at April 10,2007 13:41
    終於、在執玫近七年的最近,民進黨終於知道要將蔣介石銅像拆除了。

    不過,民進黨做得實在是粗糙。這些都是國家財產、都是古董、都是有人尊敬崇拜的無價之寶,怎麼可以拿去庫藏或免費移交呢?這種作法、既違反法令(圖利他人)、又浪費資源,難怪民進黨被人罵,真是笨。

    在媒體所說,「民不聊生、需要拼經濟」的時候,這些笨官竟不知要把這些銅像化成黃金(或是營養午餐),實在有虧職守。

    假如由我來做,我會將這些無價之寶賣給那些哭天喊地、宛如死爸亡媽的國民黨 :

    * 高雄市那一仙算它十億好了
    * 陸官那一仙、有歷史價值,算五億
    * 蔣廟那一仙,最大仙,算二十億
    * 全台其他各仙,俗俗仔算,總計八十億
    * 全部一起買,打個打扣,算成九十九億好了

    國民黨尊崇空一格蔣公公如神明,一定會歡喜異常地買回去,也不會再罵民進黨了!這就是所謂的「雙贏」、「大和解」。笨民進黨、竟都沒想到。

    萬一國民黨嫌太貴(應該不會,空一格蔣公公是無價的),那我們就給他們一些激勵,把銅像慢慢地、一個月一個地,丟到糞坑中。保証國民黨一定馬上願意花小小的代價買回這些無價的寶物!

    笨民進黨. 笨 . 笨 . 笨!
    | 檢舉 | Posted by 昆蟲 at April 10,2007 20:29
    judie,「反共賺錢術」得從該書的行文脈絡來談,不可望文生義,還望明察
    | 檢舉 | Posted by James at April 10,2007 20:33
    James,

    就我所讀到的「戰後台灣史記」裏提到「反共賺錢術」,是以很簡潔的文字來說明戰後台灣在冷戰結構下如何依賴美國得利,主要是指獲得美援。

    冷戰救了蔣介石政權,這是目前史學界的共識。

    山農這篇是在這個基本認識上,進一步提出除了依賴美國、藉冷戰獲得美援之外,蔣介石如何藉此局勢建立獨裁政權:「蔣介石也就借力使力以反共之名強力彈壓內部,並巧妙力阻美國插手台灣軍政大權。」

    蔣介石的利益不等於台灣的利益。而蔣介石在冷戰結構中所獲得的利益,最主要是其個人權位的鞏固、在台灣做皇帝,但這並非透過美國對蔣政權的支配而成,某種程度是蔣抗拒美國支配才達成的。

    所以,就蔣介石政權在台灣的意義來講,「反共賺錢術」的談法並不足夠。
    | 檢舉 | Posted by judie35 at April 10,2007 23:13
    感謝諸位熱情留言

    Agenda,當下的驅魔者道行不高,意念不正,卻要玩弄仇恨魔、宰制魔,我想,他們只想擺個樣子唬弄大家,其實從未想要搞出一個真正的驅魔陣仗,因為一旦真有那種陣仗,依他們的道行,反而不敢玩吧!只是,妖魔已被喚醒,這些人假裝沒看到了。

    笨津痴人,你的提法,Joe在他的部落格「打狗旅行社法國辦事處」http://blog.pixnet.net/francais/post/3648536

    有非常有趣、精采的討論,你可以去看看。

    James和Judie兩位好,許介麟在《戰後台灣史記》第三十七章談論經濟起飛時,用了「反共賺錢術」來概括「美國反共,台灣賺錢」。老實說,這講法非常模糊曖昧,因為它無法解釋其他第三世界國家或地區何以無法藉反共賺錢,反而落入「依賴理論」的悲劇,而「反共賺錢術」自然也無法解釋台灣何以不能被硬套入「依賴理論」模式。我的看法是,由於土改的成功(雖然劉進慶已指出它的有限性),社會階級問題不會嚴重化;以及軍隊蔣家化,美國軍情勢力打不進各領域核心。這些狀況使台灣迥異於亞拉美非絕大多數的第三世界國家,蔣介石的封建領主地位因此就不是美國可以拔除的,這些,我想「反共賺錢術」真的太簡化了。

    我還要補充的是,早年的許介麟我相當敬重;但這幾年他的學術停滯,卻又不甘寂寞,到處想作秀、想撈一些政治剩餘價值,這就讓我只有搖頭歎息了。

    左邯陌和昆蟲的提法都極好,只是我們罵笨蛋笨,好像不會讓他們變聰明,一歎!
    | 檢舉 | Posted by adam6156 at April 11,2007 02:12
    江蓋世當兵時,以英語自我介紹,My name is Chiang Kai-shek,因為這樣關禁閉--這也許是一則胡扯,但卻廣為傳說,並被我深深記憶.
    我想,這就是人們對統治者及其權力的嘻笑吧.
    謝謝晏山農這一篇好文章.
    | 檢舉 | Posted by 胡小文 at April 14,2007 02:51
    原則上我大體同意Judie和山農大哥的話,但是所涉語意不清,沒說到那點類同,這點我先抱歉。

    在前面留言提到許文與本文類同,而非本文與許文類同,山農大哥應讀出背後含意,不多贅言。

    許氏的反共賺錢術作為一個「形容詞」的意義自然大過作為分析概念的意義,尤其是我們放在國內層次的分析上,更有嚴重不足,這點如judie所言。

    不過就國際政治經濟層次來說,正因為台灣作為圍堵共產政權的前線地位,美國除了經援之外,特別開放台韓對美市場,加上韓戰需求等因素使得KMT捷收以後民生凋敝,文化間隔,強壓不滿的武裝革命情勢得到疏解,就這點上美國對台政策是幫助了蔣,還是幫助了台灣,而蔣氏是台灣無法獨立的元兇,還是造成實質獨立的推手,應該還得細部討論。

    強調行文脈絡的原因在於許氏著作寫作方式並不以傳統學術著作有一中心概念進行推導,前後行文甚至有自相矛盾之處,我理解「反共賺錢術」的方式是參酌全書行文論之,這樣讀當然極不符合學術著作理解方式(這本書算不算學術著作?),只是就單點突破也減少閱讀者對於文本的想像能力,價值就低多了。

    其餘部分是同意兩位見解的
    | 檢舉 | Posted by James at April 15,2007 10:15
    台灣的社會一切都在崩壞之中,但所有人都在旁觀。執政者貪腐,以政治巨獸竊取屬於人民的意志,知識份子不論述,任憑急需價值建構的社會沙漠化,所有擁有各種權力的人都在相互欺騙,都在轉移問題,都在尋找替罪羔羊,將整個社會導向常態性的一種道德麻木。

    沒有「想像的秩序」,一切的倫理典範皆不可存。如果執政者以其幻想出來的主權,凌駕於真正的、主流的全民意志之上,這個越份就會無所顧忌的破壞各種倫理典範。影響所及,連台灣一向驕的經濟,也因為秩序的缺乏,而必須採用黑暗的控制方式,讓貪腐與政府一起共生,形成某種威嚇性力量,聯手壟斷、控制各種經濟與金融資源,甚至製造出階級差異的鴻溝。

    「想像的秩序」與「象徵的秩序」,指涉的就是所有法理之上的「自然法」。有人說,道德不能罷免,因為不道德並不違法。但在當前一切形式法理都已空洞瓦解的時候,四平八穩的說出「謊言只是不好,並不犯罪」這樣的話,其實是讓法理僵死在虛假的語言話術上。

    當前最大的危機就是一切倫理典範都在解體中,一切都在虛無、沙漠化,此時,重新回歸「自然法」,回歸人性價值的最根本面,難道不是我們最急切的需要?

    陳傳興--道德不能罷免
    | 檢舉 | Posted by Che at April 21,2007 19:47
    看到兩句毛詩的錯引:

    六億神州盡「舜堯」(按:反過來才壓韻呀)
    池「淺」王八多(按:廟都是「小」了,池怎麼會「深」呢?」
    | 檢舉 | Posted by loveless at April 29,2007 19:36
    感謝糾正,確實是我失誤,已修改。
    | 檢舉 | Posted by adam6156 at April 30,2007 03:54
    推上面留言的"十八銅人"與"蔣公公"橋段
    | 檢舉 | Posted by 獨立軍發言人 at May 2,2007 04:46
    第十一段"拘緊偽善"
    應為"拘謹偽善"之筆誤
    | 檢舉 | Posted by bird187 at August 7,2007 17:51
    感謝糾正!亦請就內容部分批評指教!
    | 檢舉 | Posted by adam6156 at August 7,2007 20:29
    鄭三發子真可惡!狗腿子給他的祝壽詞比聖教教徒給我的禮讚還噁心:

    全國各界恭祝總統八秩晉七華誕祝壽團,今天上午九時二十分,將由團長于斌,副團長孔德成、林柏壽率領,到總統府呈獻致敬書。
    致敬書全文如下:

    八埏溥化。憲法頌行。七德於昭。武功耆定。正八方之風雨。巍然一柱擎天。齊七政于璿璣。炳焉眾星拱極。固殷憂而啟聖。實盛德之在躬。欽維總統蔣公。既哲且明。任賢致遠。乾坤至大。廣敷覆載之仁。日月居高。久稱照臨之位。承中山之統緒。揭大漢之旌旂。默運神機。動操屣算。初試龍泉之劍。黃埔建軍。重開虎踞之京。金陵定鼎。始東征而繼北伐,同文軌而輯車書。鼠患方平。鯨波又作。抗倭奏捷。百年之桎梏既除。餘薛披猖。萬里之山河竟碎。盜神州以營蛇窟。扇蠱毒而惑狐群。赤燄薰燒。洪流氾濫。雲平虹直。月動星搖。我公獨挽狂瀾。匡維世局。弘揚正氣。拯濟生靈。雖橫逆之來由人。而命運之操在我。意昔銅頭鐵額。逞暴軒庭。青犢黃巾。行災上國。亂而望治。群黎切思漢之心。合必由離。往史著安邦之例。是知假皇僭號。難逃裂骨千剸。董卓奸雄。不免燃臍一炬。姬周新命。天錫黃鳥之旗。侯景銷魂。神設朱航之渡。◆看星纏東井。即嬴秦潰滅之期。雷震南陽。啟光武中興之兆。鈞座葆真純固。養性凝神。與民國◆萬年。華嵩比峻。唯春秋大一統。河嶽重光。賡文王有聲之詩。無思不服。衍殷宗無逸之壽。有開必先。爰晉頌言。以介景福。辭曰。

    唐堯虞舜。夏禹商湯。岐伯周武。公旦素王。聖人迭起。道統綿長。中山繼軌。竹帛同光。洪惟總統。承顯經邦。有物有則。不愆不忘。至仁敷化。盛德孔彰。朝乾夕惕。勳業龍驤。群兇割據。蕩攘弗遑。貔貅所向。狐鼠莫藏。趙佗歸漢。回紇尊唐。春秋一統。廟略克臧。鯨波作難。島寇囂張。天威丕震。神武維揚。堅貞敵愾。浹洽周行。八年鏖戰。凱奏鏗鏘。篤行主義。頒訂憲章。盧牟六合。亭毒八荒。何圖餘孽。又告披猖。動員戡亂。振肅綱常。台澎屹立。萬丈光芒。繁榮經濟。登崇俊良。兵精糧足。物阜民康。雲霓渴望。遙接朱航。遠來近悅。得道者昌。精誠無間。莊敬自彊。功豐績楙。日就月將。玄黃再造。長發其祥。欣逢令旦。南極輝煌。氣凌河嶽。峻邁崑岡。華封祝嘏。長樂稱觴。溥天同慶。嵩壽無疆。
    【1973-10-31】
    | 檢舉 | Posted by 東方不敗 at October 3,2007 18:56

    請網友們廣為轉寄:台灣人要落實轉型正義,強力支持清算『大台奸-辜顯榮』不義財產
    甲午戰後『台灣畜生-辜顯榮』喪心病狂,自願充當「外來政權-日本國」侵略台灣的走狗,遭殺害的台灣人愈120萬,遭『大台奸-辜顯榮』不法侵吞財產超過80兆,直至現在『大台奸-辜顯榮』的後代還在享用著這批原本屬於我們全體台灣人的財產。台灣建國的第一步『徹底落實轉型正義』,須要你我共同一份力量,共同來清算『台灣畜生-辜顯榮』的不義財產。
    清算來『台灣畜生-辜顯榮』不義財產後,我們2300萬台灣人可以
    1.60年不用繳所得稅。
    2.全體學生300年不須繳學費
    3.營養午餐可以吃到翻肚
    為了2300萬我們台灣人幸福的未來,『轉型正義』,須要你我大家一起來努力。
    | 檢舉 | Posted by 轉貼文件 at December 30,2007 11:50

    剛彈?
    要是看過原本,再聽到那群樂青們喊的席翁軍正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軍事獨裁政體,不吐血才是怪事呢!
    這個「典」還是別用為妥...
    | 檢舉 | Posted by 鄉民 at February 6,2008 17:54

    這篇文章文質並俱,我覺得獲益很多,謝謝。

    可能有點冒昧,但我想請教一個或許不直接相關的問題,這個問題是我這個六年級很難感受及回答的問題:

    大約在民國幾年,或哪些事件後,您開始覺得,發表任何「政治性言論」原則上都不再會受到「刑罰」的迫害?又,這個問題是否等同「台灣的白色恐怖時期何時結束」?

    如果有您覺得值得參考的書,亦請指點,謝謝。
    | 檢舉 | Posted by iafliu at March 1,2008 07:10

    wwtaiwangirl 我鋼 琴 演 奏 要 琴 師 找 我 無 名 小 站 的 網 站
    | 檢舉 | Posted by ms陳 at March 1,2008 19:30

    iafliu好,耽擱了一些時間才回覆,希望不要琵琶別抱,呵呵,開玩笑的啦!

    談到「白色恐怖」,這其實是很難客觀談論的。因為就我而言,我還不夠叛逆,自以往迄今都以「說理」為主,而非「挑戰」體制為要,所以為文寫作總是小心翼翼,不去觸探最敏感的議題,這當然不會有「發表任何『政治性言論』原則上都不再會受到『刑罰』的迫害」的實質感受。而若真要談「白色恐怖」的終結,得從1991年5月發生「獨台會事件」說起,該事件對台灣知識界衝擊甚大,那時包括我在內的所有朋友們,都是既憤怒又害怕;但也知必須集體反擊才可能突圍,就是這樣的力量才促成刑法一百條的廢除(我可沒貢獻什麼力量,是不怕鎮壓性國家機器摧殘的那些人),等到刑法一百條廢除,形式的白色恐怖才算告一段落。

    我剛說,這問題並無法客觀討論,原因在於對一個受過白色恐怖傷害的人來說,傷害是一輩子都難以痊癒的。更何況對台灣這種轉型正義從未落實的國家,不但受害者不易掙脫白色恐怖夢魘,即使一般人民也還是小心翼翼未敢暢所欲言,深怕政權再易,新的枷鎖會再度使出來。

    而且對於昔日反對或者不滿白色恐怖的人士來說,其實本身都帶有相當多的烙印,那種烙印就是很容易草木皆兵、不易信任他人,所以這陣子關於馬英九「職業學生」問題,和謝長廷被指控賞調查局「抓耙仔」,對於我輩而言,就極易觸動曾有的不快和記憶,這大概終生都難以抹除。畢竟對我來說,白色恐怖的種種就像卡繆《鼠疫》所描繪的:惡疾不會消失,它隨時會再來!

    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隨時提高警覺,不能掉以輕心!

    我建議你,東德共黨政權瓦解之後,過往祕密警察的惡行紀錄,足供我們好好參考。時報出版的《檔案羅密歐》,以及電影《竊聽風暴》都值得好好看。歡迎你再提出意見共享。
    | 檢舉 | Posted by adam6156 at March 3,2008 05:01

    謝謝你的建議。

    有關你說的白色恐怖夢靨,我可以揣摩,但大概不能全然體會,我想這類似於集體性的心靈創傷。我在我爺爺身上看到類似的東西,表現在他對國民黨的徹底敵視與對民進黨的全面包容上(這是就我爺爺而言,我相信每個人的「症狀」都不同)。

    說起來慚愧,我對台灣的歷史及民主化的過程並不熟悉,從你給我的獨台會事件為起點,我在網路上找前後期相關重要事件,發現這些民主化的重要進程(解嚴、李登輝繼任總統、野百合、獨台會、臨時條款及刑法一百條等法令廢止、國民大會變革等等)恰恰橫跨我國小到高中時期,我並非全無印象,但實在懵懵懂懂,到了一九九五年,也就是我上大學的那一年,現在的我回想起來,不禁恍悟為何從我這一代開始對政治都冷感,因為「那美好的一仗都被你們打完了嘛」!(哈哈,開個玩笑,我知道民主深化與正義實踐的仗永遠也打不完)

    我會問有關白色恐怖的問題,是因為想要研究關於台灣憲政主義落實的問題,雖然我不認為特定時期或事件可以確定一個體制,但我需要一些重要的事件作為闡述的起點。你的回覆給我一個啟發:研究歷史事件相對容易,研究人的感受卻很困難,我必須在研究方法的選擇上考慮到這個難題,不然這個研究應該會很空洞。
    | 檢舉 | Posted by iafliu at March 5,2008 08:03

    iafliu好,你了解到重點所在了!如今二二八、白色恐怖、轉型正義……在惡質傳媒和政客的踐踏下,本該由此汲取的歷史教訓不見了,於是乎,正如黑格爾所說:「人類從歷史上得到的教訓,就是人類永遠不會從歷史上得到任何教訓。」然而如此一來,台灣也慢漫走上危路。因為美國哲學家George Santayana說:「凡遺忘歷史的人,必招致歷史重演。」

    人們為何會遺忘歷史呢?在於鄉愿、和稀泥,而其根源就是欠缺同理心!補救之道不是一再看相關的書籍、資訊就夠了,而是要喚起同理心。這方面社會科學、歷史的東西固然重要;但藝術、文學的作用更大。

    你或許可以去看看陳映真的《山路》看看是否有感觸,或者看施明正的《島上生與死》,這些都是活生生關於台灣白色恐怖的心靈刻畫。總之文學藝術才真能觸動人心最深處,一旦觸動了你的同理心,它自會帶你尋找出路。有了這種同理心作強力支撐,憲政主義如何落實必然會有另一番心得。希望這樣的建議對你有益。
    | 檢舉 | Posted by adam6156 at March 6,2008 04:26

    亲爱的台湾朋友,你们好!
    如果自始至终生活在大陆。也许你们就不会抱怨什么所谓的白色恐怖与其他所谓的体制不公了。
    也许人是永远不能满足的吧!!
    | 檢舉 | Posted by 北京 朋友 at March 19,2009 23:26

    看不懂, 通篇憤世嫉俗, 不能解決一點民生問題.
    | 檢舉 | Posted by 中和 at November 9,2009 16:23

    讓你看不懂全文要旨,還真得向你說聲sorry sorry,至於解決民生問題嘛,那就煩你多看些吃喝玩樂的東西了,畢竟我希望的是動腦,而非填飽肚皮。
    | 檢舉 | Posted by adam6156 at November 10,2009 00:01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