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3日 21:21

PAX JAPONICA/雷轟 rolling thunder


PAX JAPONICA/雷轟 rolling thunder
作者:押井守
翻譯:哈泥蛙
●32K精裝 / 定價:300元
©2006 by Mamoru Oshii All Rights Reserved.
First published in Japan in 2004 by ENTERBRAIN, INC.
Chinese translation rights arranged with ENTERBRAIN, INC.

《內容簡介》
軍事的正當性因為政治的不成熟而遭受挫折、扭曲。兵家必須從政治上的動機擬定戰略,卻自始至終都受到政治狀況的束縛,因而終究無法達成原來的目的。這樣的構造至今仍是一成不變,使人不禁想起「戰爭無非是政治藉由另一種手段的延續」這句話。這是克勞塞維茨在「戰爭論」裡的論點,即使其中有著反諷的意義,卻依舊被當作是至理名言而流傳至現代。
戰爭不會有所謂的公平。

鬼才導演押井守全力之作,硬派軍武迷絕不可錯過!

《作者簡介》
押井守 (Mamoru Oshii)
以動畫或電影為主要活動的導演,同時跨足遊戲腳本、漫畫原作、以及小說家等各式各樣的領域,代表作『攻殼機動隊』。



PAX JAPONICA/雷轟 rolling thunder
內容試閱:

一條路描繪著平緩的曲線向前延伸。
這條路跟兩邊的農田相較之下低了一碼左右,因此當地的農民以「下陷路」這種非常直接的方式稱呼它──換句話說,這只是一條沒有命名價值、隨處可見的農田小徑。
在這之後被改稱為「鮮血小徑」的這條狹窄農道旁,隸屬於第六阿拉巴馬大隊第二中隊的馬克軍曹,正抱著他愛用的英製P1853.577口徑恩菲爾德MK步槍,在寒風之中顫抖著。
昨天半夜就定位之後,為了要隱藏行蹤因而嚴禁生火。他跟他的部下為了忘記寒冷並且維持緊張感,不斷咬著他們隨身會帶著的咖啡豆殼。他們幾乎所有人都面臨著因衛生條件極差的戰場、發了霉的野戰口糧所導致的腸胃不適;不過在這方面,無論是士兵還是將軍都是相同的。
將軍們也在漫長的行軍中,因為風雨以及睡眠不足導致慢性疲勞,因為早餐導致消化不良,還有關節炎、痛風、風溼、丹毒、骨髓炎、胃潰瘍以及瘧疾等等,症狀已經多到不勝枚舉了。比方像是擁有「雄獅」這個綽號的理查.S.尤爾少將,才四十六歲的年紀看起來就已經像是個老人,苦於胃潰瘍以及瘧疾的老毛病,據說只能喝稀飯維持生命了。

其實這是一支由帶病的將軍所指揮、有一半以上的士兵都生病的軍隊,然而在就戰鬥位置後,並沒有人朝著農田逃走。
戰況──完全無法掌握。
隨著天亮,在北方──也就是友軍的左翼方向傳來隆隆的砲聲,不過沒辦法知道是哪一邊佔上風。可喜的是隨著太陽升起,身體也開始有了一絲絲暖意。
「要先讓他們開槍。」
隔著臨時搭建的屏障──從附近農場拆下來的柵欄,抱著步槍的馬克軍曹對著周圍的部下大喊。
可以清楚看見前方有敵人接近了。
他們的動作並不急促。

這四列縱隊的行進速度,反倒可以稱得上緩慢。
簡直就像是復活節的遊行隊伍一樣。宛如是要甩掉這個不合時宜的感想,馬克軍曹再度大聲喊著。
「趴下來避開他們第一波的砲火。趁他們第二波射擊之前仔細瞄準再開槍。等到敵人混亂並且影響上膛速度的時候,我們趁機再發射一波。」
老手重新裝填步槍子彈的時間是二十秒,一般來說則需要三十秒,但要是沒有清理槍管跟槍口的積碳,很可能會導致卡彈。因此重複射擊會使得成功發射子彈的機率逐漸下降,這是用槍的常識。而勝負的關鍵,就在於能否趁著敵方的混亂取得重新裝填的時間優勢,除此之外也沒有什麼好指示的。
他並非身經百戰的勇士,也不是千錘百鍊的士官。
就和大多數在場的士兵一樣,他是在這場戰爭開始之後,被義務感、榮譽心及冒險心這些青年容易陷入的錯覺所號召的民間人,只能稱得上是義勇軍而已。真要說起來,與其拿著步槍上戰場,他更適合抱著書到圖書館去。他只是因為「識字」這個理由,取代已經戰死的前任長官負責指揮罷了。

他們這個大隊的指揮官是出身於西點軍校的少校。昨天將軍前來視察時,這位指揮官對將軍發誓,即使太陽西沈,在獲得勝利之前,他的阿拉巴馬士兵們都會在此地奮戰。
雖然並沒有怨恨長官的意思,但在沒有可供撤退的預備陣地,也無法期待會有預備部隊前來支援的現狀下,長官下令只靠這幾個中隊就必須守下這裡,事實上就等於是要他們死守到底。
不過他們毫無例外地討厭那些趾高氣昂的〈北軍士兵〉,因此打算儘可能多殺掉一些「青服」。註1


以右手拇指扳起撞針,將雷管裝進火門。
等到這場戰爭結束就去西部吧──馬克軍曹忽然回想起他在戰前擬定的計畫。要是沒有爆發戰爭,現在的他應該正就讀溫暖西岸的某間大學,過著在圖書館沈溺於書香之中的生活吧。
以拇指的指腹輕輕把雷管壓緊,手指一邊扣住扳機,一邊將槍身慢慢靠在右肩。他在手指上沾了點口水擦拭準星,這是他當年在森林裡頭打負鼠的時候向父親學來的小訣竅。隔著準星所看見遠方平緩起伏的山線,接二連三出現了許多敵軍。
註1:南北戰爭時期的兩軍分為青綠兩色。


就算再怎麼低估,敵軍的人數至少也在一個師團以上,也就是說以這樣的規模,考慮人數上的優劣是沒有意義的。
要是能夠在這場戰鬥活下來的話──他更正了剛才的前提條件。

一八六二年九月十七日。
兩軍隔著波多馬克河的支流──當時還沒沒無聞的安提坦河對峙。
在本次會戰之前的馬納沙斯之役,以及哈普斯渡口包圍戰中獲勝的南部聯盟李將軍,就這麼順勢渡過波多馬克河,並且為了將戰線擴大至馬里蘭州以及賓夕法尼亞州,正緊急將分散的部隊重新集結。因為只要佔領這相鄰的兩州,肯定就能將首都華盛頓孤立起來,早期結束戰爭的構想也將立即成真。
在這危急之秋,麥克萊倫將軍取代了敗戰的波普將軍,肩負起聯邦軍的指揮權;他反倒將此危機視為良機,也派遣了使者前往各地企圖整合軍隊,無視於聯邦政府的首都防衛命令而動員所有軍隊。
無論哪一方,在身為總司令的政治領袖以及軍事指揮官之間,對於意見上都有著決定性的分歧;因此這次會戰本身,也可以說是因為兩軍的獨斷所引起的。

克勞塞維茨曾在著作中提到,戰爭中的最高司令官最不可或缺的能力並非軍事知識,而是「優秀的智慧以及強硬的性格」;而聯邦的政治領袖林肯總統,正兼具了這兩種特性。雖然他僅有率領中隊參加原住民討伐戰爭的參戰經歷,不過他其實是這場戰爭中資質最為優秀的戰術家,與那些只是在西點軍校裡「填鴨」了約米尼或是馬漢的戰略思想的將軍們完全不同;林肯對於戰爭計畫的全體有著明確的構想,他策劃著該如何運用北方所擁有的軍事優勢--優勢兵力以及海軍軍力來進行戰爭;而且為了堅持這個計畫,他甚至不惜違背自身信念,建立了幾乎近似獨裁者的政權。林肯精確地看出這場戰爭是基於政治目的所產生,本質上其實是侵略;同時為了達成上述目的,比起佔領領土,包圍並殲滅敵方的野戰部隊更為重要;因此他也認知到,如何有效運用優勢的海軍戰力,就是本次戰略的關鍵所在。
他命令老將溫菲爾德.史考特所擬定的海上封鎖計畫「長蛇計畫」就是最好的例子。
以佔有壓倒性優勢的海軍封鎖港灣,使得南部聯盟的經濟逐漸緊縮,藉由局部戰鬥所獲得的戰術上的勝利牽制支持南軍的各州,趁著這段期間整備完成的正規部隊,則是以密西西比河為界線,將敵方的野戰部隊分散、包圍並加以各個擊破──從現在的軍事觀點來看,這是非常正確的做法,也是這個時代的戰爭指導者所期望的最佳選擇。而林肯的不幸是直到最後,他都無法找到能夠理解這個戰略的民眾,以及可以忠實執行這個計畫的軍人──反倒是約瑟夫.強生或是羅伯特.E.李等優秀的敵軍將領,才能夠對這樣的本質予以正確的評價。

正如同民眾慣有的狀況,聯邦的民眾比起從政者更加好戰,他們希望可以盡快對南部聯盟的中樞施加毀滅性的打擊,藉此讓戰爭一口氣終結,當時的傳媒──報社老闆以及記者們也積極提倡這樣的論點。在這樣的環境下,將軍們也基於包含政治野心的動機,經常拒絕總司令官──也就是總統的要求,每當局面純粹以軍事觀點而言已經進入決定性的關鍵時,他們卻始終採取消極的行動,導致自己的職位遭到撤換,由更加無能的將軍走馬上任──這種對於主政者而言毫無用處的試誤行為,就這麼不斷地反覆著。
像是麥克萊倫這樣無視於首都防衛命令,集結全軍前往決戰地點的做法,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先不論這樣的選擇純粹從軍事的角度來看是否正確,在他寫給愛妻的信中曾經提到:「以僅此一次的會戰殲滅南部反叛軍之後,我應該會被選為再次統一的祖國的總統吧。」由此可以明顯看出,他下達這種軍令的動機包含著部份的政治野心。諸如此類的情形,就證明了當時還處於搖籃期的民主主義,實際上還是依附在群眾主義之下──只要成功動員民意就可以掌握政治的主導權。若要從這種不成熟的政局裡尋找根據,其實林肯本身就是在這種稚嫩政治之下選出的總統,他的政治權力其實就是依靠對於民眾的號召力,說穿了就是在煽動民眾這方面具有卓越的能力。想到這一點,或許應該說是情勢所然吧。

軍事的正當性因為政治的不夠成熟而受到挫折、遭受扭曲,用兵家必須從政治上的動機擬定戰略,卻自始至終都受到政治狀況的束縛,終究無法達成原來的目的。這樣的構造至今仍是一成不變,使人不禁想起「戰爭無非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手段的繼續」這句話。這是克勞塞維茨在「戰爭論」裡的論點,即使有著反諷的意義,直到現代卻依舊是至理名言。
而這件事實是以相當諷刺的形式被發現的。那就是在南部聯盟這邊,軍方在戰場上的決策彌補了政治上的稚嫩。

南部聯盟的總領袖傑佛遜.戴維斯總統,吹噓自己是受到公認擁有豐富軍事素養的一名人物,加上他相貌堂堂,因此是一位受到民眾歡迎的政治家,但是他卻不接受同樣受到民眾信賴──因此在將來會成為政敵的前述智將所提供的建言,反倒採用像是布瑞克斯頓.布瑞格或是「大騙子」畢瑞嘉這種只會耍嘴皮的無能之輩的意見──換句話說他根本就不懂軍事,在這個時點已經不是應該在戰時就任的政治領導者了。他因為首戰的勝利而雀躍萬分,認為如此一來就能證明聯盟國的優越性,北方的人民只是基於政治上的分裂,獲得其他國家的承認而完成「獨立活動」的「暴徒」。因為陷入這種只以主觀願望作為依據的樂觀主義,他對於輕易就能預料到的海上封鎖活動毫無防備,不只是依照他自己慣用的停止出口理論,把應該拿來填補戰爭經費的大量棉花留在手邊,還天真地認為歐洲那邊會自行突破封鎖線前來進行貿易,這種少一根筋的樂天性格,證明他根本就是個外交生手。
強斯頓曾向他建言,不應該讓聯邦擁有充裕的時間組織大規模的侵略部隊,必須一口氣將賓夕法尼亞州攻打下來,然而傑佛遜並未採用他的說法,而是主張要採取守勢進行持久戰,這種主張或許無法斷言是一種軍事上的錯誤──在欠缺決定性的決戰能力這一點上,無論是南部聯盟或北部聯邦都是相同的,相較於標榜主權在州的南部聯盟,林肯這種兼具強烈國家主義風格的政治根基,總是成立在各州勉強的政治均衡之下。要是考量到這一方面,或許無法否認戴維斯在政治上做出了正確的選擇──然而在必須承擔戰爭現實的將軍眼中,難免會覺得戴維斯這位政治領導者,那種奇怪的樂觀主義是不足以信任的。

原本用兵穩健的強斯頓,卻提出攻打賓州這種可說是投機取巧的作戰,而且他的盟友李將軍也付諸實行,其背後無疑存在著對於己方陣營政治領袖的失望以及挫折感,先不論軍事將領想在戰地彌補政治缺陷的對錯,事實上至少在這個時點,南部聯盟的勝機就僅存於這一場戰役上。
要是從這個政治目標來看,原本應該防衛領土的陣營以閃電攻勢賭上僅有的勝機,而應該站在侵略立場的陣營則是予以迎擊,這種在政治上相當諷刺、軍事上卻是理所當然至極的狀況,顯示出應當作為政治手段的軍事力,只憑藉著獨自的政治判斷就有滿足勝利條件的可能,這又是一種基於諷刺的原則而釀成的決定性情況。
為了進行哈普斯渡口包圍戰而將自軍分散開來的李將軍,由史都華率領的騎兵部隊防守側面,讓主力部隊開始渡過波多馬克河。他以局地戰牽制聯邦軍殘存的小型部隊,盡快讓結束包圍作戰的傑克森部隊北上,在麥克萊倫抵達之前就完成會師。這以最大風險實行了毛奇「分進合擊」理論的賭注勉強成功了。傑克森的四個師團在十六號的下午完成會師,而聯邦軍的先頭部隊出現在安提坦河對面的高臺,是距此僅僅數小時之後的事情。

一邊是智將李將軍所率領的三萬六千名南軍,另一邊則是察覺到這個企圖後布陣要將其包夾殲滅、由麥克萊倫將軍所率領的八萬七千名北軍。
歸結上述兩軍所處的狀況,可說是「在近距離眺望議事堂的圓形屋頂」。兩軍就這麼在此地對峙。
雖然沒有滿足要以敵方三倍的軍力採取守勢的法則,不過由於後方基地就在附近,因此北軍在後勤上擁有壓倒性的優勢,加上考慮到在火力上也優於南軍,即使是著名的智將李將軍,應該也難以找出勝機才是。
然而這是後世的人們以所屬時代的觀點做出的判斷,與當時兩軍的狀況有些微妙的差異。
首先雙方都欠缺的,就是明確負責後勤補給的組織,以及經驗豐富的領導者。


在可說是聯邦軍的基幹、由義勇軍所組成的州軍中,不但沒有足夠的將校及接受充分的訓練,中隊的幹部是從士兵裡頭所挑選出來,連隊的幹部或將官則是由州長任命。而他們所率領的義勇軍連隊,是由州長任命愛國的市民擔任上校,再憑藉著其自身的努力,或是藉由希望在其指揮下成為少校者的努力組織連隊,然後將當地略有名聲的年輕人提拔為上尉或中尉,等到志願軍人數達到五十至一百人左右就編入為中隊。大概以十個中隊為一個連、四個連隊為一旅、四個旅為一師、二至三個師團為一個兵團。連隊的平均兵力約五百人,完整的一個連隊包含官兵為一千零五十人,不過在連隊編組完成後,就會一直放任到戰力逐漸消耗到完全消滅為止,並不會對既有的連隊補充人員,而是將新進人員編成新的連隊。
而且這樣的兵力,會由超越老練正規將校受到總統任命的著名政治家,以陸軍少將的名義進行指揮。
雖說是正規軍,其實這充其量只不過是群武裝團體,毛奇之所以將其稱為「拿著武器的百姓在荒野上的追逐遊戲」,並且沒有派遣將領前來觀戰也是其來有自。
然而為了讓全體國民與這場戰爭牽扯上利害關係,唯一能利用的也只有當地鄉土的榮耀,事實上要在最短的時間徵募到最多的兵力,當時也只有這個方法可行。

另一方面,說到南部聯盟國,雖然比北部早了一年採用徵兵制,實際上的狀況卻沒有太大差異。士兵脫隊、逃跑或是擅自離開的情況,在他們的部隊裡甚至更加嚴重,士兵們討厭受到束縛,甚至會呼朋引伴一起離開連隊。
要注意的不只是軍力的編成層面而已。
即使是從戰術層面來看,當時的戰鬥依舊是沿襲著拿破崙戰爭時的慣例。步兵所使用的武器──步槍的大幅改良,與老舊的戰術之間出現不均衡的狀況,因此造成了士兵龐大的傷亡。
正如前面所述,即使是所謂的正規部隊,也只是由名為義勇軍的民兵拼湊而成,因此不可能讓所有士兵統一配備制式化的步槍,光是聯邦軍就使用了將近八十種的步槍。真要說有哪種步槍是標準裝備的話,那就是口徑0.85英吋的前裝式擊發步槍,老手用這種槍可以在每分鐘發射三發子彈。依照戰術書所記的迎戰策略,應該是在近距離全線發射以阻擋敵軍攻勢,最後再以刺槍術進行接近戰來分出勝負。
而讓此情況大幅改觀的主因,就是被稱為米尼彈的圓錐形子彈。
由同名的法國軍人所發明的這種子彈,與至今所使用的圓形子彈相較之下,在射程以及穩定性具有壓倒性的優勢,其有效射程達到兩百至兩百五十碼,優秀的射手甚至可以在半英哩之外的距離進行狙擊。因為這種子彈的出現,步兵的火力擁有墨西哥戰爭時代兩倍的殺傷力,面對這樣的火線進行正面突擊根本就是自殺行為──然而問題在於當時的將軍們,依舊低估了步槍在平地能夠發揮的火力,即使是被喻為智將的李將軍,在這一點上也沒有例外。

至於當時步兵戰的實際情況,如果是在平地展開會戰,步兵會以兩千到兩千五百人的旅級人數,拉出大約一千碼的戰線成為兩列橫隊,以鼓聲統一步伐前進,維持站姿做好重新裝彈的準備,或是膝蓋跪地一起進行立射及跪射。上尉,有時甚至是上校或少校,都會依照指揮官站在前線的原則帶頭領導士兵,除了怒罵吼叫外,還會揮舞手槍或是軍刀激勵士兵,其他的將校或軍官則位於後方監督,避免有士兵脫隊。在兩軍遭遇之後,戰列中閃起刀光劍影,軍旗不斷飄揚,到處都是響亮的軍號聲以及震撼的鼓聲,副官則是騎馬馳騁傳達著軍令──雖然這樣的光景無比勇壯,然而在近距離使用步槍所導致的無謂殺傷,可以說是必然並且理所當然的結果。
然而,如果要把戰爭如此悲慘的責任全都歸罪於將軍的無能,也實在是說不過去。

畢竟當時還沒有發明無煙火藥,戰場上瀰漫著濃密的硝煙,指揮官無法看清戰況,而用來進行戰鬥指揮的連絡方式,就只有派遣傳令騎馬前往轉達。在大規模的會戰中,即使是再怎麼高明的將領,都無法即時判斷出戰鬥的趨勢,將軍們在戰場上所能進行的指揮,就只有投入預備兵力的時刻而已,而能夠做出的重要決定也只有撤退命令,指揮戰鬥時最為需要的戰場秩序,也只能以兵力的消耗來勉強維持。
雖然存在著所謂的砲兵部隊,不過當時的野戰砲大都是由砲口裝填,像是被稱為「拿破崙砲」的十二磅滑膛式青銅砲、或是被稱為「帕洛特」的鐵製三英吋線膛砲,在步兵因為步槍的進步使得交戰距離拉長之後,野戰砲的射程不但無法有效提供掩護,砲彈的命中準確度也不足,因此砲兵只有在防守時使用榴散彈的狀況下,才能提供決定性的效力。
總是令人感覺英勇無比的騎兵,在這場戰爭裡頭也僅限於負責偵查或是閃電襲擊,受到歐洲那套以白刃戰進行突擊的戰法所影響,騎兵沒有被用來與步兵相互配合,其理由也與砲兵的情況相同。
席捲歐洲的拿破崙三兵戰術,是統合運用步兵、砲兵與騎兵進行陸地戰。而讓這種在當時已淪為常態的戰術無效化的主因,就是步兵因為步槍的進化而延長的作戰距離。戰場上的標準武器──也就是步兵所攜帶的步槍,一旦在技術上有所進步,就會大幅影響到戰術層面,上述的狀況就是最好的例子。

就這個意義來看,南北戰爭是最後一場使用舊式戰術的戰爭,同時也是新型態戰爭的開端,然而在這種過渡時期所使用的戰術,以及軍事技術的不平衡卻招致沈重的代價,導致戰爭中的死傷率極高,換句話說就是得用士兵的血來補償。
這場戰爭,初次展現出集中砲火對於密集步兵的恐怖威力,同時也是最為清晰的例子。
即使將前述毛奇的看法視為極端的例子,在新大陸上出現的這場嶄新形式的戰爭,在歐洲的先進國家眼中,只被當作是舊殖民地所爆發的內戰,並沒有積極從中學取教訓,因此他們在普奧戰爭、普法戰爭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都付出了相同的代價──而且由於栓式槍機步槍以及機關槍的發明,造成不均衡的情況更加擴大──使得這幾場戰爭的死傷者遠遠凌駕於南北戰爭。

南北戰爭是一場奇妙的戰爭。

那是個通訊以及運輸能力都不發達的時代,在這樣的限制之下,將軍們以戰力的集中程度、戰場上彈藥與糧食的後勤支援能力進行古典風格的戰鬥,但是兵器的進步以及戰術的不均衡所衍生的混亂,使得他們再怎麼用兵如神都徒勞無功。
戰鬥的勝負就這麼消失在克勞塞維茨所說「戰場上的摩擦」──支配戰場的偶然以及不確定性之中,而在進入最終局面之後,常常就只能仰賴野戰指揮官的資質以及判斷能力。


※後續發展請看青文文庫的『雷轟』(試閱內容可能會與實際出版物有部份差異)

  • chingwin 發表於樂多回應(9)引用(0)青文文庫小說簡介、內容試閱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4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992595

    回應文章
    我還滿有興趣的~
    不過是精裝啊~
    價格高了些(因為是精裝吧!?)
    這本大約有多厚呢?(大約幾頁?)
    | 檢舉 | Posted by Akita at 2007年8月23日 23:53
    約280頁左右,
    日版的價格是1785日幣,
    同樣是作精裝本,
    台幣居然壓到300...T.T
    真是有點小感動。
    而且這種硬派軍武,
    看日文真的會消化不良...Orz
    | 檢舉 | Posted by 攻殼迷 at 2007年8月24日 00:06
    補充一點,
    從試閱來看,
    青文的翻譯很不錯,
    專有名詞的部份一點都不馬虎,
    大概畫了不少時間在翻譯和校正上。
    | 檢舉 | Posted by 攻殼迷 at 2007年8月24日 00:09
    那更加堅定我一看的決心了!
    | 檢舉 | Posted by Akita at 2007年8月24日 08:44
    譯者"哈泥蛙"可是水野良『羅德斯島戰記』系列的中文翻譯呢!他的翻譯品質以及內容考據程度當然是無用置疑的。

    他的個人網站:http://haniwa25.cool.ne.jp/
    | 檢舉 | Posted by ccsx at 2007年8月24日 10:44
    請問"攻殼機動隊"有小說嗎~!?
    有的話
    請問你們會代理嗎?
    | 檢舉 | Posted by 悠閒x貓 at 2007年8月26日 16:56
    攻殼機動隊有小說,
    不過目前敝社並沒有代理的預定喔,
    很抱歉!
    | 檢舉 | Posted by chingwin at 2007年8月26日 23:28
    請問這本書大概什麼時候會出版?
    所以押井守的其他作品也有機會出囉
    | 檢舉 | Posted by karmakicker at 2007年9月19日 12:30
    不過正式本還是有些錯誤

    奧地利誤植成澳大利亞(這好像是日翻中常出現的錯物)
    邱吉爾誤植成柴契爾
    | 檢舉 | Posted by 波普‧徐 at 2007年12月8日 14:17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