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

搖滾陰影男的奇幻之旅 (1)

說到音樂這一家,雖大夥紛紛表示關心,它還是死了。有繼承的,扣了點稅;接手後事的,也賺了點。帶著血緣離開的,另成了家,準備再攢錢。

大選後過幾天,阿明與小華練完團相約夜市覓食。他們從沒來過這裡,在入口還問了一個外地遊客才找到「婉君」指點的那一攤。兩個人的糗樣剛好被老闆娘全看到,一邊準備知高飯跟湯,忍不住笑著問他們哪來的?

小華從隔壁桌換了一把比較穩的椅子。「其實不遠,剛剛發現搭捷運才兩站ㄟ,不過我們比較少出門…」

「現在學生都在家上網打電動這樣不好啦!」

「啊沒有,我們是做音樂的。」阿明發現自己抗議的聲音偏高有點分岔,羞紅了臉。

老闆娘送上餐點,站在桌邊既感興趣又懷疑地看著這兩個小鬼。

「你們會是我女兒一天到晚跑去看的那些團嗎?不像啊?我是沒看過啦,可是她應該不會喜歡你們這種的啊…」

小華拆了筷低頭開動,看來要把接話任務交給阿明。

「目前是沒有演出,就比較多是遊戲的音樂這樣。」

「沒有演出也能叫做音樂喔?」兩人同時回頭,發話的是一個豐滿的年輕女孩,朝著攤子快步走來,後面跟著的男孩身形細長,儘管迎著攤子的日光燈,整個人仍然看來像是一道陰影。

「不是所有音樂都要進Live House的!」阿明漲紅了臉。「之前聽台北新市長柯P宣稱八年超越新加坡,一時之間還無法明白究竟是要超越什麼?他的音樂市政白皮書說Live House 是台灣流行音樂的根本,有點拿理論套現實的味道,Live House 當然是既存現實,可是這說法裡的流行音樂是充滿以搖滾樂為核心所輻射出的想像,這樣一來就把廟會跟戲曲,廣告電視電影配樂還有我們這種網路發表的動漫電玩音樂ACG等的都被排擠在光譜之外了!」

阿明一口氣講完,連小華也看傻了。

「搖滾樂有什麼不對…」陰影男幽幽地說。

「假設有人說『夜市是台灣美食的根本所以我們要開更多的夜市』,有沒有哪裡聽來怪怪的?」小華開口聲援。「並不是因為主流失寵所以靠向獨立,也不要因為流行不酷所以靠向搖滾,不管藍綠或白,台北總之變天了。政黨色彩勉強輪替了,各方紛紛爭奪解釋權,政治謀略或者民意思變,總之有人開心或不屑。但可以不要再玩選邊站的遊戲了嗎?不是抗拒大所以欣賞小,這中間需要很多很多的學習與判斷,穿了一身鋼鐵裝也不會因此變成鋼鐵人,何況那一身還是紙糊的,若少了後面的動機與一路走來累積的歷史,那就是個遊樂場道具!」

陰影男拉了把椅子坐在他們旁邊。「而且真要續用『Live House』這充滿日本風的英文,是否有考慮過將它中文化…」

阿明與小華點頭。「這點我們同意!」

老闆娘招呼完其他桌,點了根煙。「我是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很愛說獨立音樂跟什麼Live House到底是怎樣? 啊是把我們放在哪裡?啊以前的歌廳你們有去過嗎?我做小姐的時候…」

忽然一台改裝車從旁邊巷子鑽出來,咚吃咑吃的聲響瞬間蓋過了老闆娘的話。

chillouttree發表於 樂多18:33回應(0)引用(0)搖滾小說 │標籤:搖滾樂,音樂環境

2014年12月16日

流行樂談的是什麼感情?

討論產業的文章近來多了,各方專業人士紛紛加入,在一天冷過一天的的鍋上炒出了少有的熱度,堪稱溫馨,只是,若不麻煩,在那些之外,能否也聊聊我們的,嗯,感情?

常說談錢傷感情,可這年頭談感情能換現金。選秀節目裡每個老師不總時時刻刻提醒參賽者要多放點感情,縱然後來我們發現他們加的不是眼淚提煉的鹽而是味精。而節目中穿插訪問觀眾,叫人驚見大夥很快學會那套溢美之詞,對每個歌手皆稱讚「簡直是用生命在唱歌」(我相信海洋公園裡的鯨豚也是用生命在跳),連小孩亦能學會評審話術,對著麥克風說出他比較喜歡某位的演唱因為放了比較多感情,整件事搞得人徹底胃抽筋。

那到底要談什麼感情?


...繼續閱讀

chillouttree發表於 樂多14:30回應(0)引用(0)生活屁話 │標籤:搖滾樂,音樂環境

2014年12月11日

我們的音樂失語症

不論你在何時讀到這篇 ,接下來的開場都不會令人太愉快。

這回跟大夥聊音樂,沒想到竟得從地溝油講起。

事件爆發之初,見幾個媒體以色彩繽紛比例過大的標題清楚下著地溝油,看著那字眼,「什麼時候咱們也開始套用?『地溝油』這說法了?」忍不住在自己動態牆上碎唸。

友人:「你都能講『咱們』了。」

「『咱們』 還算普遍存在本地的語言裡啊,可我們並不使用『地溝』一詞哪來『地溝油』?」

回覆送出後,這些年來看著兩岸發展此消彼長的複雜情緒再起。

一度本地盛產的 Indie Pop 流傳去了香港及大陸變成他們口中的小清新,催生出些同聲氣的,含糖量頗高的塑膠花草,其實挺尷尬,彷彿外來物種入侵耽誤了人家的生態。怎料它連同「視頻」等辭彙同機同船大量傾銷回台,落地生根發芽,原生地反而失去了話語權。


...繼續閱讀

chillouttree發表於 樂多13:24回應(4)引用(0)生活屁話 │標籤:搖滾樂,音樂環境

2014年9月25日

Q:你會推薦什麼樣的人讀《田村先生還沒來》呢?

Q:人生中有哪一個事件或時刻,讓你意識到「自己終於是個大人了」?是否可以說說是什麼樣的事件呢?

念書時零用錢有限,幾乎全數倒給了唱片行老闆,經常危及自己每周的餐飲預算,於是很愛跟著媽媽逛市場,趁機在魚肉蔬菜水果之間混入零食企圖偷渡,媽媽對此捕貨行徑當然是看在眼裡不點破。待出社會幾年後,情勢逆轉,媽媽總是來電交代採買清單,刷卡付款時不禁想著:「我也是個能扛家計的人了…」


Q:如果請現在的你送一首歌給十年後的自己,你會想對他/她說什麼呢?

總是很佩服自我感覺良好之人,別誤會,這話僅偶爾不是真心,酸水譏諷的,多數時候真的都羨慕地瞠目結舌。於是想起一首張震嶽的歌很久沒聽見,在他的個唱忽然撞個正著,淚流滿面:「原來自己不聰明 / 原來什麼都沒有 / 原來應該瞭解的道理 / 現在才知道 / 原來輸給了世界 / 原來輸給了自已 / 原來錯……」

哦,拿這歌要跟自己講什麼呢?「少自作聰明了你!」


Q:有沒有一首歌/一部電影/一本書,會讓你回憶起還是男孩/女孩的你呢?(可擇一或皆答)

此書出版於2007年,寫成於上市的五六年前,記載了作者比同輩晚熟很多,心智未開的後(很久的)青春期,如今讀來可說是萬分幼稚,令作者自己亦臉紅當時早已不男孩的男孩狀態,所幸早絕版,是無人可再讀到的《1982》。


Q:你會推薦什麼樣的人讀《田村先生還沒來》呢?

對自己焦慮,對別人煩躁,對長輩不耐,對同輩懷疑,對社會不融入又想擁抱世界的矛盾分子,雖然你早知道自己不是孤獨的,悲傷的是,你也不是特別的。




chillouttree發表於 樂多14:07回應(0)引用(0)生活屁話

2014年8月27日

(舊文重刊)

(去年底Cheers專欄最終回)

「文青如政客成箭靶,渾身插滿各方射來小清新。我們弄混了那名詞原本所代表,跟著在濁流裡洗腳。如何丟下爭端,重開感官?」- 妻由奧數

近來流行音樂界大事,當屬Beyonce 奇襲發行之同名新作,僅靠iTunes數位版本便以 617,000張奪下全美冠軍(各國加總746.000張),宣稱是無預警無暖身,其實同樣需要所有大媒體配合演出,與昔日跟舖天蓋地的暖身異曲同工,再者,此規格堪稱與Radiohead當年的隨你付同等級,是百分之百純度鑽石級的巨星遊戲。

除此之外,英語系國家排行榜多數進入靠耶誕專輯撐場面的時節,反觀本島的年底向來是華語發片熱潮,其重要原因,無疑是為了趕上來年金曲獎的報名期限。於是強片大片重點片盡出,加上各類獲補助作品亦得於今年內發表結案,整個市場似乎熱鬧非凡,然而誰也料想不到,一位女子,她幾回奇妙的傳教內容,意外成為台灣當代流行音樂史上,空前最具普普藝術感之時刻的催生者,幾日之間,各方複製拼貼其談話,轉化此現成物混音成各種音樂類型如Hip Hop、House及Trance,甚至是「小清新」,掀翻了全台社群網站,也搶盡了多數頭牌的風采。

這一事件見證了本島原來在媒體關注之外的奇才高人之多,惟多半讓守舊不知魏晉的老朽堵住去處,創造本能勢不可擋,紛紛溢流他方繼續奔騰。

拜金音獎設有類型音樂獎項所賜,曾擔任過各類音樂競賽評審的自己感到終於有機會在席間討論起類型的本意。若如今我們對於添加各類加工物及香精製成之食品感冒反對抗議,理當也該被喚醒以同樣標準檢查那些宣稱多方融合滿足各類聽覺需求之音樂的誠意。潮流乃匯聚而成,跟風的投機份子妄想撿市場便宜,有時還竊占了主流之名。

李宗盛寫給大人心境的〈山丘〉與周華健的回歸,可否讓遭流行音樂惡意遺棄許久的中年,不懼怕不懷怨恨地回頭,朝好些對他們釋出善意企圖擁抱之新作展露出些微的信任嗎?熟齡市場在英法語流行世界始終仍是主力,近期一張向1950年代的美國流行男歌手(crooners)致敬之各方薈萃《Forever Gentlemen》,法國榜最高第二,進榜兩個月,目前仍停留前十大!

除了音樂創作與消費,關於音樂書寫更是檢視一個世代如何理解當代創作的重要指標。本地市場目前勉力倚賴著兩三本流行音樂/搖滾類刊物在傳統媒體全面棄守下繼續薪火,然相關音樂書的中譯則斷炊多年,遙望曾有過那幾年小小的榮景,但總是為「現有」少數的閱讀人口所限,近來便很少聽見了,後果便是有眾多音樂名詞陷入無通用中譯的景況,證明本地需要更多的音樂書寫及出版補救之。



註:查無此人,疑為筆者杜撰。

chillouttree發表於 樂多13:19回應(0)引用(0)生活屁話 │標籤:搖滾樂,音樂環境

2013年12月29日

品味與誤會

「若決定誠實面對自己,選擇皆是拿起木吉他,那其中一定有人撒謊。」

拜買瑟爾夫 (註)



自宅沒安裝第四台,在外用餐時見到Branford Marsalis與Mr.Jazz出現在同一個電視廣告,驚嚇程度差不多與咖啡裡加上咖哩醬,字面乍看頗相似,一起喝下了恐怕壞肚子…

日前蘋果CEO Tim Cook因iOS7及新手機接受一商業類週刊訪問時說出了『市場總有很大一部分垃圾產品需求』,其實,這話置放在很多其他行業也通,聽者倒不需急著反感或覺得恐怖,畢竟常掛大夥嘴邊的『品味』一詞,若真要用那評斷事物的美學標準,在單一個體身上也不會是齊高或低的,總有那些(驟然崩落),自覺羞於啟齒的,guilty pleasure。最怕是毫不自知猶沾沾自喜,才真嚇人。

爵士樂與搖滾,正是這音樂市場遭最嚴重誤會的幾個類型。

...繼續閱讀

chillouttree發表於 樂多10:35回應(0)引用(0)生活屁話 │標籤:講座,音樂環境

2013年12月17日

故事與今天的我們

若整座島民中的上班族,其怨氣得透過一齣外來影集方得以加倍奉還,這環境裡的說故事系統顯然出了點問題。

說與聽故事是對大腦的刺激,經歷的模擬與情感的學習,試著回應世界並對他人產生影響,其重要性,大可追溯到遙遠的一千零一夜。說故事也得有點歷史感,然而這技藝並非搬弄典故或販賣舊時代風情,更多的目的乃爲了檢視我們是如何走到現在變成今天的模樣。幾年前,科學人雜誌(Scientific American)刊登了一篇 「 為什麼我們愛聽故事」(2008年11期),內文如是寫著:「 美國哈佛大學進化心理學家史蒂文‧平克(Steven Pinker)認定故事是社會群體中,個體學習建立和發展人際關係的一種重要工具。絕大多數科學家開始讚同這一觀點:既然故事對人們有如此強烈而又普遍的吸引力,那麼講故事和欣賞故事的神經基礎,就很可能與社會認知的關鍵部分緊密相關。我們可以進一步假設:隨著我們的祖先進化出群居的生活方式,人們必須弄清楚日益複雜的社會關係。在一個社會群體中生活,需要時刻洞悉群體中都有哪些人,他們在做些什麼。有什麼方法比講故事更利於傳播這樣的信息呢?」
...繼續閱讀

chillouttree發表於 樂多18:27回應(1)引用(0)生活屁話 │標籤:搖滾樂,講座,音樂環境

2012年11月24日

是新詩界或音樂產業?

回想一下,上次與朋友(聽了本地流行音樂出品)聊起某一段吉他及其他器樂很有意思是什麼時候?

十一月初,第三屆金音創作獎於世貿二館舉行頒獎典禮,相對於金曲獎的歷史,業界及市場普遍仍對這「高舉創作精神並定下全世界最嚴苛標準之」新獎項感到陌生,從業人員亦對堪稱此獎的創舉「 最佳現場演出」及「最佳樂手」如何評定發出質疑,亦多有建議取消。其實金音獎有其鼓勵當代獨立創作的時空背景,然創作一詞與獨立精神,卻難用白紙黑字畫分椘河漢界,獨立寵兒簽約主流廠牌發行與標榜全創作之名牌偶像,似是有了腳跨兩岸的模糊地帶。適逢年底因為樂團錄音補助結案期限而爆出的發片潮,意外與友人透過即將消失的MSN展開長篇爭論。

回頭看整個紀錄,扣除好些插科打諢,整個論戰的焦點是:我們身處的「 究竟是新詩界或音樂產業」?

...繼續閱讀

chillouttree發表於 樂多20:26回應(3)引用(0) │標籤:搖滾樂,音樂環境

2012年11月8日

金馬試片報告

(部分)司法體系成員與媒體同樣嗜血,汲營於立(假)功,建名聲,卻無人為其(刻意的)錯誤判斷負責...





無論付出多少心力,給予多少的愛,在那家庭裡,沒有相同姓氏,(可能)終究是個外人...





說實在的,已經搞不清是這類文本(漫畫及電影等)貼近生活,或當代青少年倒戈模仿起虛擬人物及故事發展了...





(怎麼是部反毒,精確地說是大麻,電影來著?)別再為愛受苦之女孩兒的范特西...





(影片)節奏上有些隨性,情感上有點刻意,那些從生活中擠出的歌謠力量卻無比強大...





雷歐卡霍新作:怪誕的淘氣,急轉直下,哀傷湧現。(拆解電影使其成為電影之戲與人生交疊,如何分判別何者為假?)





私以為追查細節有些馬虎,部分次主題倒有些意思(殖民地與長期遭冷落另一半立大功等),以為大概就這樣了,怎料結尾居然來上一擊要命的回馬槍...





頗有趣的選角,不怎麼有意思的執導,幾場音樂戲如有神助,多數時候是呈現退駕狀態...





從異族搬救兵到光頭新納粹,《彩虹保衛隊》幾乎是踩在劍山上嘻笑,不免死傷,竟也真開出幾朵(正面的)三八阿花~





不太確定腦子究竟有無被那些似是隱喻及象徵的玩意溺死,一早寥落的觀影者一個個彈椅離席,的確一度讓人想自那見鬼的屋子裡逃走...


chillouttree發表於 樂多14:49回應(0)引用(0)電影雜感

We Are Young , Should Be Wild

如果他們不能靠教育、工作與民主得到他們的夢想人生,他們應該靠什麼 ? 如果法律連他們都不能保護,政府連他們都不照顧,社會要往哪裡去? 如果中產階級都抓狂了,其他人哪有社會反叛的餘裕?

「中產階級的消失」【第三人 / 胡晴舫】 (麥田出版)


經常慶幸自己擁有興趣與專業天差地遠的臉書朋友們,比傳統媒體更健康地餵養著關於(部分)世界運作的現況,儘管很多時候,現況叫我們無能為力,連署、抗議,然後又是下一個議題,回神才發現忙著對抗那些厭惡的,疲於奔命,忘了自己喜歡的...

就是這樣差點錯過那電影,幸而有幾人接力討稐,維持了它在動態牆上的熱度,終於讓我瞧見了,立馬約了其他友人進戲院。那些把好搖滾樂視作人生的美好部分的電影,總能輕易便贏得歡心。《壁花男孩》正是如此毫不費力弄哭了自己好幾回...然而搭著「隧道歌」David Bowie〈Heroes〉,主角說出“And in that moment, I swear we were infinite.”,中文字幕將之直譯為「永恆」,觀看時覺得有些文不對題,對照那三人劇中的處境,私以為意思應該更接近無敵,請教了擔任口譯的友人,她建議翻成:「那一刻,我發誓,沒有任何事能阻擋我們。」

對嘛!沒有任何事能阻擋我們。多有力量!

...繼續閱讀

chillouttree發表於 樂多11:07回應(0)引用(0)音樂文章 │標籤:搖滾樂,戶外音樂會,音樂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