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先生書舖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6年8月17日

寫在「台北捌玖零」之前……

猛然察覺,在台北居住的年份,已經超越在故鄉生活的長度了。 

剎那間,愕然。還有一點小小的……不知如何形容的悵然,若有所失。

做為異鄉人圓夢的舞台,如我這個世代,到底為著什麼,才會壓抑對故鄉的思念和愧疚,執意留在這裡?

可能是憧憬吧,這麼時髦的地方。

 

...繼續閱讀

chensumi 發表於 樂多10:12回應(1)引用(0) │標籤:閱讀,老靈魂

2016年5月25日

那些為事件發聲的日本社會派小說家 之 山崎豐子

做為小說或文學的分野,社會寫實派在日本書市不但有其銷售貢獻,更是戲劇改編的熱門。為問題發聲,為歷史事件找輪廓,為社會現狀提出質疑,亦毫不畏懼挖苦嘲諷政府和財團,如果不是作者有強悍的書寫魂,加上出版事業體系的強力奧援,以及讀者和閱聽大眾用銷售數字和戲劇收視票房的具體表現來相挺,絕對不可能辦到。是否因為日本人長期以來在政治表態的冷漠,以及「盡量不打擾人」的民族性使然,使得這類小說的書寫和閱讀反而成為情緒出口,不得而知。不過以台灣讀者的視線看來,日本社會寫實小說成為台灣翻譯出版的要角,確實是閱讀者的幸福。
...繼續閱讀

chensumi 發表於 樂多0:00回應(0) │標籤:日本,閱讀

2015年11月10日

也想要倫子外婆的米糠醬菜甕

很喜歡「小川糸」的小說《蝸牛食堂》,以及小說改編的電影。不管是小說故事之中,那位被印度情人拋棄因而剃光頭的倫子,還是電影裡「柴崎幸」扮演的那位失語的倫子,吸引我目光的,其實不是倫子在食堂烹調的那些料理,或是倫子母親養的那隻寵物豬「愛瑪士」最終被宰來做成全豬大餐,我注意的是倫子的外婆留下來的那個米糠醬菜甕。 

下班之後,倫子回到和情人共同生活三年的公寓,空無一物,雖有淡淡的印度香料氣味,每個櫃子也有放過東西的痕跡,但無論如何伸手摸索,都只剩下空氣,唯一留下來的,是放在玄關大門旁邊瓦斯表所在的狹小空間裡,過世的外婆留給倫子的米糠醬菜甕。 

印度情人唯一會吃的日本發酵食品就是米糠醃漬的醬菜,放在那個空間恰到好處,夏天涼爽,冬天的溫度又比冰箱高一些,最適合米糠醬甕生存。 

我邊祈禱邊打開門,黑暗中,熟悉的小甕靜靜地等著我。我打開蓋子確認,今早用手掌抹平表面的形狀,原樣不動。裡頭露出淺綠色的蕪菁葉子。蕪菁去皮,只留一點點葉片,尾端切開十字,醃過以後,水嫩甘甜。 

情人背叛的慘狀,竟然靠米糠醬菜甕裡的水嫩甘甜蕪菁給療癒了,從此發不出聲音的倫子,抱著外婆留下來的米糠醬菜甕和一只籃子,搭上返鄉的高速巴士。那些準備開店的積蓄被印度情人拿走了,籃子裡面是前一天中午吃剩的飯糰,僅剩一點零錢的錢包、以及手帕和衛生紙。 

吃到一半的飯糰,裡面包的是和外婆最後一次一起醃漬的梅子。 

...繼續閱讀

chensumi 發表於 樂多14:44回應(0) │標籤:日本,閱讀,老靈魂,貪食

2015年6月15日

「吉田修一」筆下的罐裝咖啡是寂寞的

「我總會在按下罐裝咖啡按鈕的瞬間,心想:喝了這個,嘴裡會變得甜甜的,馬上又會想喝烏龍茶吧。除了我之外,難道沒有其他人也會這麼覺得嗎?而且,一罐又只要120元」……吉田修一‧《熱帶魚》

真沒想到,擅長書寫都會男女寂寞心境的吉田修一,寫起自動販賣機和罐裝飲料,也這麼寂寞。

寂寞在吉田修一筆下,等同於日常。寂寞化成小說文字,擰出平淡汁液,閱讀之後,好像喝了罐裝咖啡,無糖少糖或偏甜重奶,最終留在舌根的唾液,都有胃酸反芻,咖啡氣味死纏不休,口腔好像牽掛著什麼說不出口的難題,微微的黏膩。忍不住,會想要把喝過罐裝咖啡的嘴,湊在水龍頭底下,汲一口冰涼自來水,呼嚕呼嚕,漱口,沖淡嘴裡那股酸甜摻雜的餘味。投幣購買罐裝咖啡的用意究竟想怎樣,提神?解渴?或只是在那片段畫一條分隔線,可以拿著飲料罐,轉移注意力而已,每次我喝著自動販賣機投幣買來的罐裝飲料時,都會重複想起這個問題!

...繼續閱讀

chensumi 發表於 樂多16:07回應(1) │標籤:旅行,日本,閱讀

2015年6月11日

第N+1次的東京旅行

東京與我的關連,到底以什麼形式和價值存在著?畢竟,那已經不是旅人購物或拍照的關係而已,那是得以離開跟回去的地方。有時候沒有理由,只是想去看看,或散步,搭電車,或發呆,觀察東京人的生活感,藉以複習某種稱之為感情的溫度。假期結束,也只是暫別,維持最輕微程度的想念就好。
...繼續閱讀

chensumi 發表於 樂多9:47回應(0) │標籤:旅行,日本,閱讀

2015年6月3日

《新參者》之排隊鯛魚燒到底有沒有

東野圭吾的作品《新參者》。

先看日劇,再讀小說,之中相隔4年之久。 

日劇反覆重播,也就重複看了好幾次。健忘觀眾的好處就是快速遺忘劇情,下次再看也不必擔心線索早已破梗。 

加賀恭一郎警官跟演員阿部寬的模樣重疊,熱天穿著西裝在「人形町」小巷名店排隊買「鯛魚燒」的阿部寬,在老舖與命案嫌疑人搶買最後一盒人形燒的阿部寬,提著玉子燒和煎餅當做辦案伴手禮的阿部寬,不聲不響就出現在店家玻璃門外又毫無表情的阿部寬…… 

...繼續閱讀

chensumi 發表於 樂多9:56回應(1) │標籤:電影,日本,閱讀,貪食

2014年8月22日

台灣已經是「無緣社會」的預備軍

2011 年前後,在日本網站發現了「無緣死」這個名詞,透過關鍵字搜尋、連結,閱讀過一篇又一篇的案例,也看過不少NHK的專題報導,對於無緣社會裡的「孤獨死」或稱之為「無緣死」,從一開始的驚懼、焦慮到接受、思考,輾轉想像自己的老後,每每覺得,人的一生,果然不輕鬆啊! ...繼續閱讀

chensumi 發表於 樂多11:04回應(3) │標籤:日本,閱讀

2014年8月4日

去他的成功人生~~來過「無用的日子」吧!

我原本就是個對「成功」很無感的人,因此讀到佐野洋子書寫的《無用的日子》時,簡直像一條快要翻白眼的魚,突然游入水塘一樣,整個人都活跳起來,覺得人生好歡樂。 

可惜,市場主流就是拿著一把狼牙棒,在後面鞭策大家,要成功啊,來讀教人如何成功的勵志企管書啊,繳昂貴的費用來參加成功人士講座啊,要不然你的人生就只是失敗,是「魯蛇」,是黯淡的,是無用的……

...繼續閱讀

chensumi 發表於 樂多10:53回應(2) │標籤:日本,閱讀

2014年7月3日

不憂鬱,哪算是工作?那快樂呢?

如果不是「見城徹」,我應該不會讀這本書~~《不憂鬱,哪算是工作》。 書名看起來好像是給那些決心在職場或人生大幹一場的積極人士閱讀的,畢竟編輯都把重點整理好了,鎖定的讀者群要不是穿著西裝套裝皮鞋高跟鞋,就是隨時都要拿出記事本來記錄每日行程,如果不喝點提神飲料或拿一杯超有氣質的咖啡,就會失去光澤,也就是所謂的追求卓越的人士,應該是為他們準備的。 尤其看到書封副標「你一定要知道的職場成功術」就有點手抖,那不是自己擅長的球路,最好的選擇就是不揮棒。但因為是見城徹,即使副標讓我覺得有點痛苦,還是要克服。 ...繼續閱讀

chensumi 發表於 樂多10:47回應(1) │標籤:日本,閱讀

2014年5月22日

為了社會安定,請問要不要安裝人工腦髓

(這篇文章寫於2012年10月,當時我還未使用智慧型手機,某日搭乘捷運板南線,恰好開始閱讀小林泰三的小說《腦髓工廠》。經歷昨日的捷運無差別殺人事件,突然想起這段閱讀記憶。這本小說,彷彿不是虛擬文體了,對於現在的台灣,提供許多省思的線索。我們必須承認,我們所身處的這個世界,既有溫暖也有殘缺,鄙視是一種方法,嘗試接納也是一種方法。) ...繼續閱讀

chensumi 發表於 樂多12:03回應(1) │標籤:日本,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