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7日 15:35

寬鬆又怎樣

遲了好久才在MOD訂閱的KKTV看了「寬鬆世代又怎樣」,看到第二集,才發現是宮藤官九郎的腳本,真是對不起他,但我會把全系列都看完,希望宮藤老師可以原諒我。

原本以為我要談身材寬鬆這件事情的讀者要失望了。不過談一下也好。

身材越來越寬鬆這種事情真的很讓人沮喪,稍微瘦了幾百公克就可以很開心,想說既然瘦了那可以稍微鬆懈吃點犯規的東西,很快就以原本消失的幾百公克的好幾倍又黏回身上。最恐怖的是,究竟是怎麼黏回來的,完全看不到痕跡。

有兩種解決方法,一種是努力減肥,但減肥這種事情不是努力就能看到成果的,是人世間最容易讓人放棄且徒勞無功的,而且那些號稱減肥成功並公布食譜或方法的人,可以短暫激勵,但是複製下來就完全無法貼上。

另一種方法就是承認自己是個胖子,然後就海闊天空了。

大學時期42公斤的人,現在已經進入寬鬆世代了。但這跟宮藤官九郎的戲劇腳本沒有關係。

多年前開始注意到「宮藤官九郎」的戲劇作品時,還經常把他的姓名打成「官藤宮九郎」,一直到現在,用自然輸入法輸入的時候,還要選字選好久,輸入法不是標榜可以記憶學習嗎?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一直教不會。譬如每次打「天下獨評」都會出現「天下毒平」,教不會捏,很討厭。

看日劇或日本電影,大概已經成為我的休閒主力了,不是休閒的時候,也會硬擠出時間來,譬如吃飯的時候。一方面是想要訓練日文聽力,一方面也看成歲月的鄉愁了。雖然好多朋友都說韓劇跟中國劇多好看,但我對日劇已經產生鄉愁的黏性了,就像那些短暫消失幾百公克的肉,很快就會回頭黏上來,那樣的黏度。

我一直不太習慣岡田將生的表演方法,覺得他太工整,不過他飾演這個出生於1987年,所謂寬鬆世代第一班的29歲上班族,不知道是不是宮藤的腳本關係,感覺有比較鬆一點,松坂桃李是比較沒問題啦,但是剛看過他演的電影「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飾演一個偷情的百貨公司鐘錶專櫃店長,總之那印象太深刻,會擔心他露出邪惡的那一面,但是他的對手是吉岡里帆,應該不輕鬆,這樣就勢均力敵了。不過目前只看到第二集,說這些話都太早。

今天很熱。陽台上面出現一隻鳳蝶,不知道事前幾天飛走的ChoKo一號,還是剛孵化升空的ChoKo二號,長得太像了,翅膀紋路都一樣,看我的眼神也一樣,總之,希望她快樂就好。

正在讀的小說「愚者之毒」,裡面有一段話:

與其一知半解地知道很多事,不如什麼都不知道。

與其人云亦云地成為一個智者,不如自立自強地當一個愚者。

小說人物說,這好像是尼采說過的一段話。

一知半解地知道很多事情,不遺漏所有資訊,真的很吃力。所以人們才選擇各自喜好的訊息,不在乎真相,一旦知道真相,玻璃碎滿地。

但是人云亦云地成為一個智者,好像變成許多人的憧憬,反倒是自立自強地當一個愚者,需要比較多堅持,因為不在主流價值之中,顯得有點孤獨。

今天就這樣吧!


  • 您可能有興趣:

    起司與煙燻火腿或許不快樂
    chensumi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雜文不分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8 │累計人次:2547 │標籤:電影,日本,閱讀,自言自語,B型人生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83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