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8日 13:17

台南女中學妹,妳們超有Guts!

今天早上看到網路twitter針對台南女中在3月15日升旗典禮「脫褲抗議」事件,呈現「完全制霸」的叫好支持聲,讓我一肚子熱血翻騰,彷彿穿越「多啦A夢」的時光機回到高中時期。但我真得很驚訝,教官在校園裡面還是這麼專制啊,已經超過20年了耶,為什麼我的學妹們還在為短褲抗爭呢?但學妹們太有Guts了,利用手機簡訊串聯,大家這麼團結,不像我們以前只敢進行小規模游擊戰,畢竟,那時候還沒解嚴呢!(靠,這樣子講,好像我是清朝人!再怎麼說,我也經歷過蔣總統過世,在制服配黑紗,考試要背蔣公遺囑,彩色電視機變黑白的年代啊!)
我的高中生涯過得非常慘綠,高一生物被當掉,歷史老師講的口音我都聽不懂,國文的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老是踢到鐵板不知所云拿零蛋;但是作文成績很高,數學成績很棒,明明是社會組,物理成績卻很好。高三開學的模擬考是全校倒數10名,因為很討厭重考浪費時間還要把書重新讀一遍,第二次模擬考之後就往前衝刺好幾百名,第一年大學聯考就順利考上淡江,你要知道當初大學非常難考還叫做「窄門」,不像現在考兩分就有學校讀。但怎麼說,淡江至少風景美氣氛佳,蹺課又很有地方去,出社會之後也沒有作奸犯科,可是高中時期,我可是常常跟教官進行追逐戰呢!

我有自然捲,所以常常被教官叫去質問,是不是偷偷去燙髮。
我的髮色偏紅,所以教官一直懷疑我去染髮

我討厭軍訓裙,因為騎腳踏車會一直捲起來捲到大腿,遇到路過的台南一中男生會很尷尬。何況我每天上下學還要經過坑坑洞洞的東門地下道進行高難度的特技搏命演出,所以我都是騎腳踏車一出校門就在臨水夫人廟的拐彎處就把軍訓裙脫掉,穿著體育短褲回家。高三之後覺得這樣子很麻煩,索性騎著短褲衝出校門,教官就在校門大叫,「這位同學,這位同學……」(回音回音回音……)

最靠夭的是,還要戴軍訓帽。軍訓帽真是我青春期的陰影,那帽子既不美觀也沒有效用,遮不到太陽,也沒辦法擋雨,風大的時候還被吹歪一邊,好像一張塌掉的蔥油餅,根本是濟公活佛的翻版。可是教官規定出校門既然穿軍訓服就要戴軍訓帽。我真得不了解教官啊,但教官每次都在升旗典禮炫耀他們戴軍訓帽多麼有精神多麼帥氣。

所以那幾年,我應該是教官眼中的壞學生吧!我連黑色百褶裙都嫌麻煩,只要是夏天,就喜歡穿短褲在教室內外跑來跑去,那時候心想,反正我成績也很差,頭髮又自然捲,那就壞學生到底吧!

我還記得,有一天放學之後,同學一起邀約去看電影「小畢的故事」,竟然在售票口遇到教官,而隔壁廳在演陸小芬的女性復仇電影耶!教官整個臉,漲得好紅喔!

這麼多年經過,我以為解嚴了,我以為髮禁沒了,我以為高中生應該比我們以前更自主了,我以為教育者應該更加體認到,用制服或髮禁來箝制青少年的奔放與創意對於管教根本只會造成反效果……但似乎沒有,而我的台南女中學妹們,竟然還跟我們當年一樣,為了一件短褲還必須跟教官抗爭。

我剛讀完X-Japan的Leader……YOSHIKI的傳記,書裡面提到一段YOSHIKI(林佳樹)中學時期的遭遇,讓我非常激動。

YOSHIKI從4歲開始學琴,10歲遭遇父親自殺的衝擊,他從小學的時候就立下搖滾的夢想,可是到了中學,因為頭髮的長度超過耳朵跟眉毛,被老師叫到辦公室,叫他道歉。他不認為有什麼好道歉的,於是幾位老師將他強押在地上,將他的頭髮剃光。YOSHIKI用盡全身力氣抵抗,拚命掙扎,卻被大人的力量壓住,他對自己的無力感到可恥,甚至在同學的恥笑之下,放聲大哭。對一個原本自由豁達的孩子來說,從沒有在不由分說的威權之下屈服的經驗,所以在那瞬間,林佳樹同學就做了決定,「我一定要成為一個能夠抵抗威權的強者,如果不變強,就一定會再遭遇到同樣的事」。他的心中浮現「反抗」兩個字,他認為不分青紅皂白就把學生剃成光頭的舉動,是怎麼樣都無法認同的暴力。

一年級第三學期,因為在作文「我的志願」寫下「我要成為搖滾明星」,被導師叫到辦公室怒斥,「你給我認真想,寫這個什麼狗屁東西」,然後揮拳打在他臉上。從此以後,林佳樹同學對任何被強迫的事情都變得很偏激,但是偏偏他的功課又很好,在四百名同年級學生中常常考到前十名,還在千葉縣的模擬考拿到數學一百分而受到表揚,當時全縣只有他一個人拿到滿分。他是老師眼中「無可救藥的不良學生」,常常因為行為偏差而被叫去訓話,但他的鋼琴跟小喇叭演奏又非常出色,同時還是成績名列前茅的狠角色。

雖然他是不良少年,但沒有墮落;雖然他很叛逆,卻沒有放棄學業;雖然參加飆車族的聚會,卻坐在轟隆作響的改造車裡背英文單字;雖然學校老師不斷激起他的反抗情緒,他卻很清楚他的搖滾夢想。

林佳樹後來成為很出色的音樂人,鋼琴演奏家,音樂事業經營者,還在天皇面前表演。倘若當時在中學時期的林佳樹同學被大人壓制在地上強迫剃光頭從此墮落成為一個無用的人,那後來就沒有在搖滾樂界被推崇的YOSHIKI了。

但不是每個在青春期的孩子都能這麼清楚自己的目標,也許就在大人強力壓制的威權之下,因為大人對他們的不諒解與欠缺同理心,從此走上偏路。

我常常在想,國中高中時期的學生在老師眼中也許最難管教,但如果所有老師教官都是好學生體系篩選出來的菁英,那永遠都無法瞭解這個青春期孩子內心的叛逆分子是如何在他(或她)的往後人生激發出什麼精彩的能量,也因此日劇和漫畫出現的極道鮮師或GTO還是Rookie裡面的熱血教練會讓這麼多人動容的原因了。

所以,台南女中的學妹們,很抱歉這麼多年以來,我們這些大人們並沒有隨著威權的解禁去思索管教與尊重對一個青春期孩子的人生將有多麼深遠的影響,當初我穿著短褲騎著腳踏車衝出校門往臨水夫人廟的方向賣命逃跑的心跳仍舊在左胸口熱烈回應著妳們的行動,當時教官氣急敗壞在身後跳腳警告的回音成為往後我不輕易在夢想之前妥協的提示,但這種種不合理的事情不會因為離開校園,也不會因為妳們往後成為大人而消失,往後即使步入社會,步入職場,不管是妳的老闆、妳的主管,還有我們的政府,握有公權力的組織或財大氣粗的財團,還是會不斷來侵蝕妳的權利,我希望到時候妳們仍然可以這麼有Guts,不要因為長大,因為變老,因此妥協,膽小!

學妹們加油啊,青春無敵!

延伸閱讀:
自由時報:台南女中近2千學生 集體「脫褲」抗議
南女短褲幫官方網站
(我看到有老師站出來聲援,都想噴淚了!!)
說好的「教官退出校園」呢?

網摘、引用、連結,不轉載


カウンター

  • chensumi 發表於樂多回應(39)私‧生活‧意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16313 │標籤:台南,自言自語
     

    回應文章

    剛看完新聞之後也是覺得
    超威的啊
    | 檢舉 | Posted by huahsun at 2010年3月18日 13:34
    1.)"白色酢醬草"探討髮禁的電影正好就在貴椰風谷取景的..
    2.)過年期間跟您學妹(我姐姐啦)提到在路上見到紅樓敝校學弟騎單車後載椰風谷學妹...她好生氣喔!!"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放肆!!!這當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太超過了!!"
    3.)時代真的不一樣了(嘆)
    | 檢舉 | Posted by 煉瓦會社 at 2010年3月18日 13:42

    我也完全無法理解那頂很醜的軍訓帽是怎麼一回事阿?
    | 檢舉 | Posted by hotto at 2010年3月18日 14:05
    也是台南人,也是南女的,也是淡江人。double學姐,我就在想妳應該會為這新聞PO個文的。
    | 檢舉 | Posted by double學妹 at 2010年3月18日 14:16
    我家也有一位成績超好叛逆性超強的高中生
    我站在他這一邊
    導師說 不適應環境就轉學 不過她不要的人 別人也不敢要
    天殺的大人 怎麼活過來的
    | 檢舉 | Posted by Tellme at 2010年3月18日 15:14
    真的滿有創意的! 現在的女性可不是好惹的!
    | 檢舉 | Posted by 我是國王 at 2010年3月18日 15:40
    還是要說, 學校裡面幹麻要有教官啊? 對我來說這整個就是沒有邏輯的事情.

    高中時期的我也曾經在老師問起將來要做什麼的時候在全班面前說想去山上當清道夫(因為我只想過閒雲野鶴的生活), 不過我沒有被揍, 大人們只是用"反正將來你一定不會這麼做"這樣passively aggressive的態度面對. 即使如此, 過了這麼多年我還是很不高興, 為什麼大人們就喜歡用自己的價值觀衡量小孩子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而不是試著去了解小孩子的想法呢?
    | 檢舉 | Posted by ifan at 2010年3月18日 16:05

    這些學妹超讚的啦!我以前也被教官追到不行,每天上課都心驚膽跳,回想起來根本就沒犯什麼錯呀...
    | 檢舉 | Posted by bear at 2010年3月18日 17:29

    帶科技之賜一天的時間達成煙火般燦奪的脫下一瞬
    這是這時代的創意,
    很高興立刻看見您的回應
    | 檢舉 | Posted by 秀珍 at 2010年3月18日 17:36

    想當年我在念高中時,我們學校(斗六高中)算很開明耶
    學校發的制式體育服都很醜,沒關係,校方開放各個班級可以團購自己的班服
    上體育課時,整個操場都嘛是花花綠綠的各色班服,常常遠遠的看到班服的顏色或款式就知道那是哪一班
    不上體育課時,就算想穿著班服在校園晃來晃去也沒人管
    即使放學穿著短褲出校門也不會怎樣,但後來有老師頗有微詞,有規定女同學要套上裙子,但教官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一直以為我們學校這樣是常態,應該全台灣的高中生都是這樣穿,也都有班服這回事
    後來高中畢業上台北補重考班才赫然發現是我們學校太開明了,看到台北的高中生都穿那種醜醜的體育服,整個好驚嚇,心裡的os是--天啊!這麼醜的衣服他們怎麼肯穿

    我的高中生活都已經是超過15年前的事了,時至今日看到居然還有高中生必須這樣抗爭,真是太震撼了
    | 檢舉 | Posted by Jacy at 2010年3月18日 18:29

    真是不了解那些老師教官的想法,以前我真懷疑他們生活的唯一目標就是把學生變醜他們就爽
    | 檢舉 | Posted by 滄海一線天 at 2010年3月18日 20:44

    給學姊一百萬個讚!!
    也給學妹一百萬個讚!!

    當年我身邊也有好多那種成績好的叛逆小鬼。
    我自己則是標準陽奉陰違假裝認真念書轉頭就看起漫畫小說的班級漫畫小說提供者之一...
    感覺每一代的南女人總是抗爭著不同的東西,卻是用相同熱血青春去抗爭的。

    這些變成同學會必聊的話題之一,也真的奠定了在各個領域裡奮鬥的基礎。
    我最最最懷念最給我勇氣的時光就是高中時期。
    雖然有各式各樣奇怪的主任教官,但也有團結青春熱血的同伴。
    有時候我會覺得,在這種機車中組織如何讓教官閉嘴啞口無言的事蹟,反而是一種可以驕傲一輩子的燃料。

    最後,當然一定要造樣造句...
    我一定會跟南女小短褲白頭偕老的啊XD
    學姊看看學妹就知道了,我們肯定有把這種Guts認真的延續下來,也會一直的傳下去的!!
    | 檢舉 | Posted by ktying at 2010年3月18日 21:25

    果然一如預期的
    媒體都把焦點放在「脫褲子」
    網路上也有不少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拿脫褲子在大做文章

    另外
    該名教官的無名目前關閉中
    不過透過孤狗大神
    還是可以看到庫存檔案
    意外的是
    居然有不少該教官前一所學校的學生
    留言聲援那名教官
    儘管其中也有不少人承認那名教官真的很機車
    卻還是支持他
    機車的教官也會得到這麼多聲援
    李組長眉頭又要皺了.....
    | 檢舉 | Posted by 摩費斯 at 2010年3月18日 21:33

    不錯!! 這才是南女的學生!!
    | 檢舉 | Posted by 嚴順嫄 at 2010年3月18日 22:46

    校園內走民主倒車?是借誰的膽啊? 三十多年前的南女學生就老穿運動短褲啦! 老師校長挺自由風派的啊 教官不過是充充數.怎麼到今天校園還有軍方駐守!!!??? 把衣著當重點?? 浪費公餉啊!! 又不是南女軍校!!

    學妹們 讚!! 加油!!
    | 檢舉 | Posted by hamous at 2010年3月19日 02:32

    原來現在還是戒嚴時代喔!不能穿短褲!那內褲算不算? (原來教官還沒退出校園!) 更!
    | 檢舉 | Posted by SUGOIYO at 2010年3月19日 08:17

    台南女中的同學們,好樣的,我挺妳們.
    | 檢舉 | Posted by 洪媽咪 at 2010年3月19日 08:47

    這件事我倒覺得沒有那麼嚴重,只是南女的行為有趣才會被拿來討論!

    我想從不同角度去談~
    當過兵都知道,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服從」的秩序相當重要,沒有在談什麼個人人權,這是非常團體必要的規範。學生參加的營隊活動,有背值星帶的隊長及管理,也是同樣一套方法!以教官的角度,她是校內秩序的執行者,又受過軍事
    訓練(應該有吧?),從那種環境出來的人,腦筋會
    不靈光,死硬的作風當然會讓自由的環境不理解!

    注意學校的管理,其實也有軍事管理在內,但以現在的環境(在家也能環遊世界)講那一套,一定
    行不通,所以教官要有所變有所不變才對!

    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怎麼沒人談呢?我一直疑惑「為什麼女高中生夏季制服要一定要穿裙子」?這是不是兩性偏差的刻版印象造成的呢?我不知道現在的女生是不是真的愛穿裙子,但我確定穿裙子騎單車,裙子會弄髒而且有曝光的危險!

    這個話題還比較有意思^^
    | 檢舉 | Posted by Wish at 2010年3月19日 09:26

    時代真的不同了,以前的學生誰敢反抗老師和教官,老師說的話像聖旨一樣,學校規定頭髮長度不能超過白襯衫領子,我們老師後來發現有人的脖子比較長,所以頭髮看起來就比別人長,然後規定一律耳下三公分而且還很變態的用尺量。
    現在高中生不但沒髮禁,而且還染髮看起來跟大學生沒什麼兩樣
    | 檢舉 | Posted by Naomi at 2010年3月19日 09:41

    「但如果所有老師教官都是好學生體系篩選出來的菁英.....」

    讓我想到了之前在 Youtube 上面看到的一段影片 - 教育扼殺了創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VGKAIS7Q4g
    裡面有這麼一句:「全球公立教育的目的是製造大學教授。他們是那群高分畢業的人」
    | 檢舉 | Posted by walkingice at 2010年3月19日 13:42

    聽過有八成學生響應這次活動. 應該跟那教官會跑到教室...這不干擾上課嗎?...登記服裝有否合乎規定有關. 作法真的太超過.教育部下令台南女中校方不得處分參與的同學, 值得喝采. 不過說起來, 如果真要處置, 有辦法嗎? 八成!!

    麥克阿瑟當美國西點軍校(相當此間陸軍官校)校長時, 學生常會抄近路採踏草皮, 履禁不聽(方便嗎...)麥帥如何回應, 加重刑罰嗎? 不. 他在草皮內舖小道, 你可以走, 但是絕對禁走草皮.這位陸官畢業的教官, 不能參考一下嗎?

    版主說東門陸橋的地下道, 是個人國中三年必經之地經過那裡還要穿裙子. 真不知道當年的老師教官頭腦裡裝什麼.
    | 檢舉 | Posted by abc at 2010年3月19日 15:01

    用這樣和平但有具體訴求的方式,老男人們都自嘆不如,台南女中的花樣年華少女,起立為你們致敬!
    台南女中從這新聞開始,在我心中的份量真的不一樣了,讚!
    | 檢舉 | Posted by 佑佑皮皮 at 2010年3月19日 15:18
    學校以前的權威要求已經不適用現今的民主時代了,幾年前的解除髮禁等一系列校園運動也是台灣學生展現自主觀念的具體表現,所以我支持南女學生用此種和平的抗議舉動來表達他們的訴求。不是說不能管,但師長用權威做強制規定的時代已經不符潮流,更多的應該是與學生做良好的溝通與互動,聽聽他們的意見。

    地球日漸暖化,希望校方能為同學設想,改回原來的版本比較涼爽。而且比起男生,女生更適合多穿寬鬆涼爽的褲子比較好,只是要小心不要走光就好了。XD
    | 檢舉 | Posted by smvv at 2010年3月19日 17:51
    拜託,請不要再把制服議題罵到「老師」好嗎?老師不等於教官,那個老時代的老摳摳老師早都退休了,老師又不等於教官!明明南女的老師都還大力聲援學生,你們新聞不看仔細,根本在胡言亂語~!
    | 檢舉 | Posted by 168 at 2010年3月19日 23:41

    回想到以前學生生活,每天要穿那白色的制服就覺得有夠討厭,那種制服根本不會吸汗,身體流汗馬上就和皮膚黏在一起,不知哪個白癡發明這種東西,這也叫做衣服,應對的方法就是在穿一件衣服在裡面,但這樣夏天時候就更熱了,一堆老師長官以為穿制服看起來整齊,不讓我們天天為打扮穿衣服浪費時間是為我們好,殊不知穿這種制服很難過。
    | 檢舉 | Posted by QQ at 2010年3月20日 00:12

    穿制服與否 其實各有利敝 現在有美國很多公立學校推暢穿制服 有些地區 已全面改穿校服

    南女的制服有幾套 只能在有體育課的那天穿的規定早就有 只是沒人去嚴格執行 我高中時南女天天在朝會時練15分鐘的跆拳 我們大概天天穿運動褲 學校只偶爾提醒要換回裙子

    這個教官(還是組長的)沒把相當規定弄清楚, 沒有衡量要嚴格執行這個規定所需人力 與阻力 又不願溝通 EQ蠻低的 該改進改進
    | 檢舉 | Posted by hamous at 2010年3月20日 05:28

    學姊以及各位朋友們大家好
    我目前任教於台南女中,對於這件事我想說明一下

    首先,媒體的報導都是片面的,而且這幾天媒體的守候嚴重干擾學校平靜的生活,讓台南女中的師生非常困擾。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google一下,多方面看看不同的文章(特別是「深藍」的學生論壇),請別只看新聞報導。另外今天許多報導訪問了幾個台北市學校的校長或主任,部份報導內容顯示對於我們這次的活動是負面的,我很遺憾,這次的活動是學生自發性行為,部份老師支持,有創意而且平和,另外在活動之前就已經有老師通知校長,並非通風報信,而是希望校長允諾不會懲罰學生,校長也以非常開明的態度同意,並尊重學生此次的活動!

    其次,我想幫台南女中的教官說句話,我來南女中5年了,這其間換了不少教官,也有不少教官一直在這兒努力執行任務,他們和我過去就讀高中時期的教官不同,他們都很好,並不會威權管理,而是努力地幫助學生,學生早上沒到校,就打電話關心;學生家境比較清寒,有教官會向不同的單位爭取一些輔助,中午提供免費的便當;學生受傷、感冒,也是教官送去醫院看醫生;外地來的住宿生辛苦地在異鄉求學,教官們也常常給予溫暖,到租屋處訪視。即使是少數同學制服稍微違規,戴了耳環,或是穿著夾腳拖趴趴走,教官看到,也是苦口婆心要求改進。昨天有三個畢業的學生回來找我,她們異口同聲覺得教官很好!我相信這幾年的校友還有目前在校的同學們,大部分都不會討厭教官。

    那麼這次的爆發點到底在哪裡?是的,就如同媒體所言,因為這學期來了兩個新教官,其中一個就是從嘉工來的陳教官,也如同他在媒體上所言,他的使命感很重,所以嚴格執行校規,他非常認真,這一點是有目共睹,但是執行方法不恰當,舉幾個例子來說:
    1. 未換季前不得著夏季制服。(偏偏台南最近很熱,和夏天無異)
    2. 長袖制服不得捲袖子。
    3. 運動外套拉鍊需拉至第二科鈕釦,不可拉到頂(脖子)。(本是強制規定,後來改成「為宜」)
    4. 鞋子的顏色、襪子的顏色、長短。
    5. 圍巾的顏色、內搭衣的顏色
    5. 騎腳踏車到校需上鎖,未上鎖需自律訓練。

    管理的方式:
    1. 每節下課校園巡視,導致學生人心惶惶。
    2. 早自修、午休巡視,不管是否干擾同學自修或午休,進入教室登記違規同學。(經老師們反映,這一點後來有改善)
    3. 躲在一些角落,然後看到違規同學便出現登記(所以學生改編歌詞中才會出現教官躲在變電箱後)

    以上只是部份例子,學生向陳教官反映改善,陳教官使命感極重,所以並未答應。於是學生向老師反映,老師們再找陳教官反映,一樣改善很有限,於是老師、學生找校長反應,好了,改善多一些,上面舉的例子有些解除(譬如可以穿短袖白上衣了),但是陳教官仍然到處登記學生,並且處罰學生(自律訓練)。這段時間,學校雖然有透過班聯會進行意見調查,但教官同時仍然進行登記與處罰。師生們循正常管道與程序想解決這件事未果,於是才有此次的活動。

    所以短褲並非是此次活動的唯一訴求,那只是同學們的表現方式而已!這次同學們的訴求是希望校規以及管理方式能更合理。

    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

    我個人認為媒體的報導與干擾已經對南女造成一些傷害,但是平和的活動對全校的同學們是一個很好的教育,如果能再找個時間全校集合,讓同學們與老師們進行討論,讓大家對這次的活動進行省思,我想會更好!

    這次活動附帶的成果是:很多學生深深體認到媒體真的很嗜血,而且常常會斷章取義!

    以上是我個人的觀察與想法,如果偏頗,請其他老師、同學、校友修改補充!(我知道有不少老師和同學是學姊的忠實讀者,校友就更不用說了)
    | 檢舉 | Posted by Jernan at 2010年3月20日 11:18
    我是南女高三的學生,也是這次事件的參與者之一
    以下是我對於此事件的看法與一些事實澄清,分享給關心南女的大家:

      這件事的起因,可以追溯到這學期剛開學時,我們收到了一份”特別”的生活輔導新常規,內容包括”拉鍊只能拉到扭釦第二顆”,”除體育課外其他時間不可穿短褲”,等規定,而更誇張的一點是對於此規定的嚴格執行,例如:教官會到操場看上體育課的學生是否全班統一服裝,中午時特地到合作社登記穿著短褲的同學,還在早自修時闖進教室登記同學,而讓學生與老師不平的是,教官還在部落格上寫下” 真實的南女和心目中的南女落差甚大”等言詞,雖然我們都相信他是為了學生好,但是他確沒能了解,其實每一間學校都有每一間學校的生態和特色,而我們南女需要的,並不是像這樣的高壓統治,搞的全校人心惶惶,連在教室也要心驚膽顫怕教官隨時衝進來,自由而不隨便,這正是南女的特色

      在升旗抗議前,多位學生與師長也曾找教官討論這些不合時宜的規定和過於針對學生的登記方式,甚至有老師還去請示校長,但卻都不了了之,因為學校忽略了我們的心聲,或是對於問題只會敷衍,一意孤行,我們才決定採取最後的手段,希望學校能夠了解我們的訴求,這項升旗抗議活動於前一天由高三發起,經由簡訊傳遞,隨即傳到全校各個同學的手機,我得知這項消息時,熱血不已,一直以來遭校方忽視的我們,終於有機會向校方表達我們共同的的訴求與決心,並且當時,也有老師支持我們的行動

      當天,我們的抗爭還算成功,全校約有5成以上同學,在唱完國歌後換上短褲勇敢表達出對學校的不滿和對權益的追求,我們也相信,在此次事件後,學校便無法再以敷衍了事的態度看待我們的想法,讓一切和平落幕

      卻沒有想到,當週星期四的自由時報,竟以頭版大篇幅報導”台南女中近兩千生,集體”脫褲”抗議”,隨即各大電視新聞也看的到此次事件的報導,記者們衝進校園,一天到晚駐守在學校外頭,隨意拍攝同學照片,造成我們的困擾, 更讓我們生氣的是,所有的媒體與記者,報導時都將焦點放在”脫褲”這件事上,這樣的標題固然聳動,但卻完全的與我們當初的訴求背道而馳了,雖然社會上還是有很多支持我們的人,但是對於學校受到的衝擊與傷害,都不是我們所樂見的,因為一旦上了媒體,很少會有好的結果,包括,八卦板上酸民對我們的誤解,報紙報導出來的第二天,由學生們發起了第二次簡訊串聯”聯合發動今天穿白衣黑褲放學,不要順媒體的意讓他們醜化我們,讓我們的氣質展露無疑”, 兩次的簡訊串聯,不一樣的訴求,為南女的那一顆心卻是一樣的,讓人感動,學校經歷了風風雨雨,就好像我們經歷了風風雨雨,第一次,我們為自己挺身而出,第二次,我們為學校挺身而出

      學校就像一個小型的社會,在這次的事件中,我們學習了對於不合理的規定與學校一再的忽視,適時表達我們的想法, 但必要時,我們也必須與這個小型社會(學校)站在同一陣線,我們都很不喜歡某個報紙把教官的大頭貼與資料都公佈出來,雖然我們反對他,但這樣的行為,無疑是對他莫大的傷害,也請看到這篇文章的各位,不要再將焦點放在”脫褲” 這件事上,也不要誤解我們的初衷與訴求

    最後我想說,
    南女,真的是一間很棒的學校
    | 檢舉 | Posted by 達達 at 2010年3月20日 12:23

    我也是南女高三的學生
    以下是我對近來事件的看法

    若要說近來最貼近我們現實生活的新聞,非『短褲事件』莫屬了!身為南女的一份子,我為能夠參加這次的【不合做運動】感到榮幸,畢竟,這代表了我們引以為傲的南女自由風氣,更代表了南女人有勇氣去替自己的權力發聲!!

    但高興之餘,我也曾反覆思索,當初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否有些魯莽?是不是忘了考慮很多因素?我們固然有好的出發點,但事到如今,整起事件早已完全變形,與我們當初的用意完全不同!隨著媒體的渲染,不正確的報導,我們真正的訴求完全被遺忘,而被(脫褲)兩字模糊焦點,也因媒體的大肆宣傳,各界湧入了各式各樣的聲音,有不以為然、有駁斥、有贊同、更有興災樂禍,而唯一的共通點就是誤會了我們當初穿短褲升旗的用意!此外,大批的媒體湧進校園,更是造成了我們莫大的困擾,就算你不想被訪問,記者仍緊追不放。原本十分優良的讀詩環境,如今變成了大家的夢魘(當然,除了那些想紅的人除外)。 [然後今天放學穿長褲的號召很棒,的確明確的表達了我們對媒體的不滿,雖然我大概猜得出來明天新聞大概會是什麼"天生反骨"之類的]

    然而,這次事件最大的受害者是陳教官!或許我不欣賞它過去的行為,或許我曾憤恨不平的罵他機車,或許大家都覺得他執行校規過當,但是,這次某水果日報竟因為這次的事件公然得刊登他的相片以及個人資料,實在是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難道是我們當初所希望的嗎?不,我們當初的目的是希望教官能夠理解南女人的自由校風,希望他能夠不要那麼固執,讓我們有更大的彈性空間罷了。而今卻對他的生活造成莫大的不便,我們是不是,該對他說聲抱歉?

    要說我護短也好,在我心目中南女是個大家庭。就算我們之間有再多的不愉快,對彼此有再多的不滿,也不可能放任外人恣意的批評我們這個家庭中的任何人。對外,我們是一體的,我們就代表了南女。我們應該要互相幫助,而非互揭瘡疤!

    此外,今天開完會後,傳出學妹對老學姊不敬的行為。感到震驚的同時,我更羞愧沒有帶好學妹們。或許老學姐們無法理解我們真正的訴求,但是謾罵和嗆聲絕對不是我們學妹對於學姊應有的行為!這不僅無法釐清我們的要求,更加深了南女人之間的誤會。或許老學姊講話衝了點、急了點,但不可否認,他們也是因為關心南女才會參加這次的會議,我也信老學姐們是真的很著急,因為他們知道外界以怎樣的眼光看我們,也因為他們為南女感到著急為我們這些學妹感到心疼,所以才會有比較不理性的言詞。小學妹們是不是也能站在他們的立場想想,而不是一昧得指責他們不夠了解我們呢?能不能多體諒一些,讓老學姊覺得那些心疼學妹的眼淚沒有白流呢?

    在此也希望大家不要再接受記者的採訪,讓事情早點落幕。也衷心的希望媒體能夠還南女一個舒適又沒有壓力的學習環境,不要再以放大鏡檢視南女的一舉一動。
    | 檢舉 | Posted by cloud37 at 2010年3月20日 12:31

    南女的學妹們:

    辛苦你們了。我當過九年記者,後來到負面新聞頗多的某大學工作,就是負責和媒體打交道。即使我身經百戰,和那個水果報及弱智的電視台記者們交手,還是常常氣到快抽筋,何況你們只是高中生。

    我這幾年的經驗總結,這些媒體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你和他們講道理也沒有用,和他們吵也沒有用。只能靜待媒體追逐的高峰過去,把外界的干擾降到最低,事件才能回歸本質的討論。你們已經做的很讚了,還能發動全校穿白衣黑褲,不讓看熱鬧的媒體有更多畫面說故事。

    台灣的新聞通常只有幾天功夫,事件過了媒體就散了,而你們才是要在校園繼續生活及面對問題的人。所以,不妨把輿論的聲音排除,不要太介意新聞及BBS站的內容。網路鄉民與媒體,其實都是看熱鬧的人,媒體是要炒作新聞,網路鄉民講話不必負責,所以都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路線。

    相信我,一周後,沒有人會再在意南女中穿短褲或裙子上學,因為他們又忙著追逐別的話題了,但是你們,還要繼續和信念與權利奮戰。所以,你們的想法才是主體,你們的集體決議,才有意義,幾年後回頭看這個事件,歷史只會記載你們的理念與抗爭,不會記載輿論的看法。

    加油!
    | 檢舉 | Posted by 郭女 at 2010年3月20日 15:51
    新聞的報導會偏頗,
    已經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
    相信你們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
    就應該有人想到,
    會有媒體用這種比較腥羶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了,
    畢竟,"脫褲子"不是普通事情.
    很高興你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而且,
    還勇敢地去做.
    我和台南女中完全沒有任何瓜葛,
    但是我支持你們!!
    你們太棒了!!
    希望你們永遠保有這樣的勇氣和行動力,
    不只在你們青春無敵時這樣做,
    在以後出社會也是這樣子對抗不合理的事情.
    | 檢舉 | Posted by 自由,很棒. at 2010年3月21日 00:47

    軍人為什麼可以在學校裡面???
    學校裡面有共匪嗎??
    | 檢舉 | Posted by Daniel Lin at 2010年3月21日 11:07

    我們台南女中的學生雖然會唸書,但是對於太過八股與機車的規定,也不會盲從的。

    這則新聞令我回想起當年我們是如何"實踐"南女的叛逆精神~http://blog.sina.com.tw/oneysun/article.php?pbgid=26898&entryid=595404
    (不好意思,借米果姐的版面連結一下)
    | 檢舉 | Posted by 阿泥 at 2010年3月21日 16:53
    給台南女中學生大大的鼓掌
    | 檢舉 | Posted by 路過 at 2010年3月22日 23:39

    這個事情和雞腿泡麵事件讓我再度知覺到台灣的美好與可愛
    這是值得我們大家珍惜的主體意識
    | 檢舉 | Posted by p.p. at 2010年3月25日 14:15

    先替學妹們拍拍手,可是,因為媒體報導,而有第二次簡訊串聯”聯合發動今天穿白衣黑褲放學,不要順媒體的意讓他們醜化我們,讓我們的氣質展露無疑”的活動,似乎與先前"脫褲"行動的理念背道而馳了,"脫褲"本來就不只是"脫褲","脫褲"是要反抗威權的,但只因為部分媒體的醜化,就產生出對自我自由意識的自我約束,會讓人對先前的行動打一點小小的折扣!
    | 檢舉 | Posted by sh at 2010年4月1日 23:08

    希望我到了妳這個年紀時仍能和妳一樣

    一顆心撲通撲通的狂跳!!
    | 檢舉 | Posted by Katy at 2010年4月3日 22:34

    贊同!!!!
    | 檢舉 | Posted by ariel at 2010年4月14日 20:25

    爲什麽現在學校裡還有教官啊? 他們和訓導處有區別嗎?

    我感覺女生穿裙子遠沒有穿短褲方便,既然都是校服為何還要管穿哪一件。。
    | 檢舉 | Posted by Monsta at 2010年5月19日 1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