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5,2015 06:20

美與醜的書寫 - 艾可悠遊圖象與文字 (2015/07/05)

美與醜的書寫 - 艾可悠遊圖象與文字                                                   (2015/07/05)

 

美的歷史(History of Beauty)                                                    《醜的歷史》 (Storia della Bruttezza)

作者:安柏扥˙艾可(Umberto Eco)                                                  作者:安柏扥˙艾可(Umberto Eco)

譯者:彭淮棟                                             譯者:彭淮棟

出版: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聯經出版公司

類別:美學                                               類別:美學

年份:2006                                              年份:2008

 (I)

美的書寫策略──藝術書的圖文思考(全文)                                             (2006/07/16)

美的歷史(History of Beauty)

作者:安柏扥˙艾可(Umberto Eco)

譯者:彭淮棟

出版:聯經出版公司

類別:美學

年分:2006

      藝術在表現「美」,這一個古典觀念,在浪漫主義以醜怪驚怖為藝術的表現蔚為風潮之前,曾經支配著藝術的創造與美學的理論。藝術與美,在許多情形下可以是同義詞,但美和藝術到底不同,這是個哲學問題,至於藝術史它牽涉歷史與考古實證,也和美學的思維本質不同,當然這也讓致力於不同領域的學者們,在深掘美的泉源時,彼此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理智。偶而有克拉克爵士(Kenneth Clark)以「文明的躍生」橫跨領域綜觀文化進展的因素,康布里奇(E. H. Gombrich)以「藝術的故事」一整本書的「故事」闡述「藝術」這個字的意義,我們總會發出通儒亦當如是的讚佩之聲。而當以「玫瑰的名字」走紅文學界的安柏扥˙艾可(Umberto Eco)回到他文哲的學術領域,編寫出「美的歷史」(History of Beauty),試圖給「美」一個說法時,我們一方面抱著久候大師出手的期盼之情,另一方面也小心翼翼地,不讓這份小說迷的興奮之情蒙蔽了身為一個藝術讀者的閱讀策略。

 「美的歷史」是一本「藝術的歷史」(藝術史的書嗎?還是美的觀念史?研究涵蓋文史哲領域的學者艾可和小說家米開雷(Girolamo de Michele)聯手編寫的這本「美」的「歷史」,是否為一本有著個人觀點的,關於「美」的一家之言(博學的小說家)?寬鬆的說,如果說身為編者的艾可大量引用古今名家之言,以呈現他的概念來源,那這可以算是一本的美的觀念史。但這些彼此之間並不具備必然關聯的文獻,它並不「直接」擔任文本佐證的編寫形式,卻令人聯想到艾可他似乎已初萌成一家之言的企圖。可以確定的是,他在編寫本書倚重圖像的形式,已宣告放棄抽象思維的純美學角色。導論中「不從任何先入為主的美學出發,而是綜觀數千年來人類視為美的事物」的立場,似乎有偏向藝術史研究(作品)圖像先行的觀點,但本書書名的「歷史」除了意味對美的透視角度之外,正文中也排除了美術史所應有的藝術家、作品、時、事、地等大量資訊的歷史因素。

艾可的美的書寫策略,是以大量的圖像集合,和文史哲經典文獻引用的圖文方式,書寫類似藝術史年代排序的主題篇章。這種形式對美學和對美術史兼具興趣的讀者而言,恰恰形成一個頗具啟發,但也啟人疑問的印象:艾可這本「圖文並美」的「美的歷史」是在圖文不精確印證的並置(Juxtaposition)中呈現他的書寫策略。而在圖像的編年序列中,也同時對照出風格無關卻紛繁多樣的作品圖像並置現象。一本藝術的圖文書動人之處,本應建立在圖與文「例與證」的必要性之上,圖文相得的佳例,我們已在康布里奇的「藝術的故事」中擅長詮釋(作品)圖像以闡述藝術意義的文字光彩中見識到。而本書圖不隨文走,文不詮釋圖的並置對照,這種書寫策略對於突顯對美的觀念差異的確是作者謀篇獨特之處。從本書一開始希臘藝術的美善和諧觀,到現代藝術之為眾型兼陳並列的多神教所指涉乃是:美向來並非絕對,而隨時代與地域而異之說,雖然亦不脫老生常談之論,但其概念卻是卻是由這互不從屬的圖文並置的獨特形式來推論的。

 亦即本書有一個雙重架構:圖像感知與文本理解的二元並置(juxtaposition),以及文本本身和文獻對照的二元架構。艾可避開「直接」舉用圖例以闡述理論的策略,讓這圖文二元「並置」而並不「直接」互為例證的同時,並以類似註腳的引用帶出文本的另一部分 ── 經典「文獻」,而構成本書的第三個部份。這個河漢斯言的文獻引用一方面有著六經皆我注腳的宏肆氣派,一方面這文獻並不「直接」印證正文文本,也不印證圖像的地位,似乎成了美的觀念史的真正內容而非作者的論述。

 或許在這個書寫形式下,艾可刺激了自足於抽象思維的美學家重視形象的感知、提醒了藝術史學者博學的邊界無限,鼓勵文學家別具隻眼解讀藝術,並參予美的歷史的建立。

即使作者學識瞻豐,圖像多元,這也還並不是一本適合一般西方人閱讀的藝術讀物,倒是一本適合本地西方語文系,哲學系,藝術院系,藝術史系的標準大專讀物。愛好藝術的讀者,在感受質地精美的這一本美書(Beau livre)的初步印象後,恐怕不可小覷本書知識的密度。

當我們素以熟知希臘羅馬神話、聖經故事、西方文學經典與各國風俗歷史的知識而自豪,並憑藉以享受目下藝術書籍的閱讀之樂的同時,我們在艾可的「美的歷史」中,將碰到更多美的「閱讀試金石」。而這些偶而從經院哲學中摘引的冷僻文句,也許正並排在柏拉圖「理想國」摘句旁,或是與康德的哲學理論形成對比。不死心的讀者翻閱到這裡,是不是得先放下手邊的艾可,去找一本康德的「判斷力批判」或是湯瑪斯阿奎那的「神學」來讀他一讀呢?或是先繞道其他篇章主題去悠遊藝術林一番?或是先悠遊小說林,在「玫瑰的名字」中偶然翻到艾可藉著聖芳濟清貧修士之口說出「宇宙之美並不只緣於變化中的和諧,也在於和諧中的變化」,或是藉主人翁之口讚嘆「在所有的藝術中,建築最勇於表達出宇宙和諧的秩序,使比例臻於完美」而再度印證艾可偏好「論述知識」的寫作趣味?這整本書超過250則的引用文獻,也提供了讀者一個美的觀念的深度閱讀參考。因此,和本書的藝術家索引,以及僅僅一頁的參考書目比起來,參考書目作者索引也提醒讀者,這些文史哲藝的觀念創造者,遍布於各類的知識領域。

當讀者因為對艾可探觸知識的深度嘆服,而開始擴展西方文史哲藝經典的閱讀,也許因此越來越同意艾可,或漸漸能夠不同意艾可時,也就是了解艾可梳理美的觀念的開始。這種在圖像/文本選擇性閱讀之後,不可避免的延伸閱讀策略,也許能因為美的緣故,使試金石變成里程碑。

                   2006/07/16《聯合報》書評「讀書人」http://www.udn.com/2006/7/17/NEWS/READING/REA3/3407005.shtml

 2006/7/17 「小小書房」 BLOG  http://blog.roodo.com/smallidea_clipping/archives/2171708.html


(II)

醜的美學書寫策略                                                                          (2008/12/06)

《醜的歷史》 (Storia della Bruttezza)

作者:安柏扥˙艾可(Umberto Eco)

譯者:彭淮棟

出版:聯經出版公司

類別:美學

年份:2008

「醜比美更美」,繼「美的歷史」(2006)之後,在「醜的歷史」(2008)這本份量相當的圖文書中,艾可(Umberto Eco)如是說。

 「醜的歷史」不止是一本相對於「美」的藝術史,還是一本「醜」的觀念史。悠遊小說林的「誤讀」高手與擅長圖像別解的學者艾可(Umberto Eco)編寫的這本「醜」的「歷史」,排除沒有理論的遠古時代,沿用「美的歷史」的書寫體例:將圖,文,以及經典引言,三位一體的並置(Justaposition),橫無涯際地搜羅醜象,於分析形象與拾掇通俗文學的理論之同時,歸納自己的觀點,綴成章節。比之「美」的拘於標準,漫無標準的「醜」,從畢卡索的「美女」肖像到ET造型,在艾可眼中,可說是充塞宇宙,威力四射,而防不勝防了。

 囿於西方觀點的艾可,於本書中,放棄東方的「審醜觀」的討論,若知劉熙載《藝概》中論石曾有「醜到極處,便是美到極處」之語,亦將驚為異代知己吧!

(為20081206「小小書房」書評座談而寫)


  • chengk2010 發表於樂多回應(0)Ecrit / 文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藝術/設計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475 │標籤:聯合報,美學,讀書人,聯經,書寫策略,美的歷史,醜的歷史,艾可,彭懷棟


    登入 »
    此篇文章需要樂多會員才能回應,尚未成為會員,免費註冊為會員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