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1,2014

巡航

原先都是院子
圍牆倒了
清楚看見屋內
鐵窗
主要的證據
缺一張臉
長髮
留在現場
總會有人看見
麻雀的高度
貓的身手
囚徒的一日
資本遺棄的假期
紀念退伍
別來清掃
社區景觀
那些動作太粗暴
落葉
慶祝陰影
有人前來
搖晃成一條小溪
我可以對你說的
全是童話
當你偽裝成一座工廠
站立在角落
你是不情願的
往內關閉
千萬別來回收
誓言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5:06回應(0)引用(0)生活

午後巡航

原先都是院子
圍牆倒了
可以清楚看見屋內
鐵窗
最主要的證據
缺一張臉
長髮
留在現場
總會有人看見
麻雀的高度
貓的身手
囚徒的一日
紀念退伍
社區景觀
資本遺棄的假期
別來清掃
那些動作太粗暴
有人前來
慶祝落葉
陰影
搖晃成一條小溪
我可以對你說的
全是童話
當你偽裝成一座工廠
你是不情願的
站立在角落
千萬別來回收
誓言
從來是往內關的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4:50回應(0)引用(0)生活

April 17,2014

野貓之眼

繼續

一隻野貓
看見
整體虛弱的徵象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9:02回應(0)引用(0)生活

群眾背叛群眾

群眾一旦宣稱它有權利為所欲為
它就開始背叛自己的命運
接著
暴力將自行發展
由酒神統治
掃除體制又復歸於體制
四分五裂
家園
自動自發的崩落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9:01回應(0)引用(0)無題

竹內寫魯迅

他所反抗的
實際上並不是對手
而是針對他自身中無論如何也解除不了的痛苦
他從自身中取出那種痛苦
放在對手身上
然後
他就打擊這種對象化了的痛苦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9:00回應(0)引用(0)無題

倒掛國旗

政黨
你們都輪流當家過
你們內心應該都清楚
你們面對怎樣一個國家一個社會
人民選擇你們
賦予你們權力與責任
讓社會繼續運作
然而
這個國家的問題已經遠遠超過你們的想像
你們被現實追趕
直到國會淪陷
倒掛國旗
向全世界訴說台灣的真實
年底就要選舉了
這已不是選舉的熱身賽
因為大家都不想繼續遵守遊戲規則
就在此刻
政黨
請你們想想
別再把責任繼續往外拋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59回應(0)引用(0)無題

假如有第三黨

假如有第三黨
不同於國民黨和民進黨
但也絕對不是新黨台聯黨
他們可以超然獨立於既有的所有政治計算團體
提出自己的政治訴求
諸如
修憲內閣制
建構人文台灣
開放世界接軌
永續環境
推動社會住宅
反核
.......................
台灣人民
願不願意把機會交給這樣新的政治團體
那些冒險佔領立法院的青年
可不可能凝聚出這種新的動能
讓未來台灣真正走向一種偉大的新時代
永遠超越統獨的魔咒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58回應(0)引用(0)生活

規則潰散

即使熟讀整本技術規則
也無法設想一幢好建築

然而
當建築真正在體制裏運作時
人們仍得利用規則裏的空間繼續往前

直到有一天
規則自行潰散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57回應(0)引用(0)無題

墓地住宅

青年住宅
在一塊墓地上興建
當然
墳墓早已移除

現在面臨一個算術問題
基地移除了多少墳墓
未來
新的建築將容納多少青年在裡面生活

這個建造計畫反映怎樣的事實

建築
可以扮演如何調整的任務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56回應(0)引用(0)建築

抽象來看

抽象來看
所有問題都回到



加上
時間
空間
還有顏色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55回應(0)引用(0)無題

假如我是

假如我是克里米亞人
正如我也可能是北愛爾蘭人
蒙古人
你們的海都在陸地中
而我的陸地都在海中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53回應(0)引用(0)無題

新生

存在
以不同的方式
經過
樓梯
有一段時間
大家幾乎忘了
她是
小住宅的靈魂
在空中
絕對可以設想出
不同於以往的生活方式
面對都市的表情
維持巷弄的秩序
你可以盡情的
在屋裡攀昇
每一獨立元素
適當的支撐出整體
縫隙
從來不是空間的問題
現在的光景
你已走進舞台後方
永不落地
在空中
一點也不擁擠

圍繞著一個中心
發散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48回應(0)引用(0)生活

思想的皮

不改了
這次就決定
不會改了
時間到了
誰說的
他們說已經夠了
再不決定就來不及了
事情都講好了
他們都說盡力了
為什麼又跑出那麼多人
要怪就要怪人們太早離開家鄉
我從來沒有離開啊
離開不離開
只是更確定自己早已變成了異鄉人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46回應(0)引用(0)無題

清算之後

出自內心的一個詞
比出自頭腦的三頁紙更有意義
建築經常像面對整本書
可以談的卻如此稀少
若有機會
在某種清算之後
重新開始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45回應(0)引用(0)無題

搖晃根基

漸漸的
建築從對象中消失
秩序解放約束
價值出自倫理和紀律
事物並非象徵
因其運動和生命觸發
如汁液伸上樹端
搖晃根基
將陰魂當作實體
甚至忘記幽靈
火焰閃爍
黑白相間
編織你曾省略的
環節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44回應(0)引用(0)生活

遺漏的記號

經常
我們停留
在一不完美的庭院裏
依靠植物的本能
尋找一口井
一塊苔痕
牆腳
遺漏的記號
關不住的水龍頭
百葉窗的葉片
灰塵
顫抖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43回應(0)引用(0)生活

逃離樹蔭

書看完了
葉子
被自己的陰影阻擋
閃光
逃離樹蔭
還能做什麼


帶領進入
海邊的城鎮
洗滌壞習慣
一個意想不到的世界

展覽會
拋擲一次命運
無人作證
仙人掌
開始傳遞
自己心中的石塊

氣溫逐漸昇高
建築
頑強的
抵抗生活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42回應(0)引用(0)生活

March 20,2014

被扭曲的住宅

商品住宅不等於住宅
商品住宅是被扭曲的住宅
然而
大家習慣在商品住宅中尋找住宅
有誰懷疑過這習慣是如何養成的

誰能擁有自己的住宅
透過什麼方式接近自己的家
如何擁有自己的家
自己的空間
有限的
在真實的環境中

建造
必須從這個點開始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9:17回應(0)引用(0)生活

任由時間摧毀

可以任由時間摧毀
任由機關棄置
任由專業審定
任由財團占據.........

有一千種理由

保留
只有一個理由
老建築就是守護家鄉的長者
老建築就是延續土地的香火

現在已經拆了
連拆的方式都選擇最暴力最迅速最廉價的
當怪手扯下那些木窗門時
現場的撕裂聲
以及彌漫在塵埃中的檜木香氣
是怎樣一種悲憫
從來
這種芬芳
就應該完整屬於家鄉的一部分

老建築不是人
拆毀老建築
沒有殺人嚴重
然而
腦中卻只有
屠夫屠夫屠夫屠夫屠夫......
一群躲在法律陰暗處的屠夫...........

需要一場大雷雨大風暴來沖刷來清洗這種恥辱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9:16回應(0)引用(0)無題

廈門

傍晚從鼓浪嶼進來
還好你仍在
八市
開元路
第一道弧線
游入晚到的魚群
我擠在它們已遲的身邊
尋找就要暗去的蹤影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9:15回應(0)引用(0)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