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8,2014

生活挪移

最小居住單元
一個現實的建築提案


關係
整體協調
居住是嚴酷的事實
既非自然也非良知
生活即實踐
是生命與環境衝突的純粹告白
必須盡自己的力量去形成
在其中行動
對談
與她打成一片
居住是生活的節目
根據自身環境設想必要的計畫
容納各種可能並自由選擇
寧可活在街頭
而不逃至象牙塔
外在環境從不提供
體制從不保護
全靠自己奮鬥
醒的空間
人醒來
空間跟著醒來
醒著
清醒
必須清醒才會感到驚奇
科學是一種使人重新入睡的手段
醒來何為
透過一層薄物觀測
捉住表面
提供一個環境而不干擾激情
對自己進行革命
從那裡停下來
從那裡繼續往前走
夢的空間
倒影
鏡子說出
你到來時的樣子
我聽見
這個單詞
數字
時間
讀書的齒輪
左邊
右邊
夜晚的空氣
裝滿木屑的枕頭
一行一行
吐出
拒不顯現出來的嵌合
乃是更高的運作
比顯露出來的嵌合更高........ 赫拉克利特
看不見的和諧比看得見的和諧更強大
................................
建築
當你顯現之時
也正走向消逝
看見你挪移的姿態
如一渺小之物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43回應(0)引用(0)無題

旅程

W又出現
前進了一小步
再5年退休
新買的土地準備完成退休前的夢想
將一鄉鎮級私人診所拉昇至教堂的位置
就傳教5年
若有人接棒
土地連建築一起租售
k覺得有趣
但對5年這時間感到納悶
W又不是公務員
夢想還訂定退休時限
至於診所教堂化
這倒充滿賣點
W希望用最短的時間最少的經費完成這個夢想
也再再證明夢想和真實多麼靠近
她想要一個吧台
在一個空屋子裡
精確的說
一個處理吃的空間
我問她吃以外還有其他嗎
或者所有其他的都包含在吃裡面
她被我搞糊塗了
急著說
只想有一個像我在P那裡做的吧台
我告訴她P的故事
也希望她對自己的空房子有些想像
最終我建議她將房子賣掉
從頭開始
k在街上塗鴉
那牆連結到家門口
真正屬於k的那段牆很短
其餘都是幻想
但也無止盡的延伸出去
經常k會想去清洗某些段落
甚至希望擁有一塊便利擦
每次剛好擦去最上面的
當第二層顯露時
k會評估是否繼續
這樣的動作像在尋寶
讓k逃離當務之急
灰藍色出事了
B區的
k得走一趟
寫一份報告
並放進抽屜紫色的一格裏
深紫奇數
淺紫偶數
黃色的m已失蹤半個月
最後的訊息是m租了新屋
搬家完就生病
東區A7棟19樓21號黃色
m的黃已轉橘
紅終止
k在A7線上看著退後的舊城
灰藍色的天空
迅速鑽近黑暗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41回應(0)引用(0)無題

k先生的一頁

k接到一張訂單
透過m
以及g
還有一部分的h
k想著mgh
以及這張訂單的對象l
l像個遊魂
在街上捕捉自己
看見mgh停在十字路口
張望
k搭乘公車經過
街道被濃縮成一張紙
當患者的水平
因疾病
而接近於醫者的水平
這時
最小的間隙都變得極其脆弱
k想當一位永遠超越醫者的患者
k習慣忽略某些確定性
無動於衷
完全被動的擺脫鬆散
k的任務
一種入殮式
消解外在的確定性
不可饒恕
在生活中過渡
那天k在十字路口看見mgh
l在另一條街上
他們將前往路口和街中間的一棵樹下
討論一隻鳥如何在樹上築巢
那天
真實的情況是
l在街上遊蕩多時
忽然發現樹上有一隻鳥正在築巢
而mgh
早已在城裡定居
k很少進城
mgh曾經有過類似l的狀況找過k
經過多日
k仍想著十字路口
和那隻鳥
k仍停在鳥巢
這不屬於經驗的基地
一種生成的編織體
取代作品
對k來說
lmgh在十字路口建立的法庭
正在審理這類危機
他們需要更多的證詞
無論如何
這個事件豐富了街道生活
漂浮在街上的游標
在黑暗中開始跳躍
k的樂團
那群維束的管狀物
在一塊基地練習分列式
自從內在的虛榮心開始擴散
整個行動逐漸變樣
邏輯的鼓
短暫而無趣
k在村落的邊緣找到一位通靈者
想像自己靠一門手藝生活
累積一筆精神財富
迫使自己像醫生那樣
在約定的時間接診
生活在別處
lmgh議論了整個上午
鳥覺得很煩
地上的堆肥跟著長高
閃躲
經過空氣層
全部打開的窗門
k正蘊釀一種降溫戰術
像傷口般裂開
還能聽見水流的聲音
對於l
圍堵了太多汁液
分散開的樹
被底部的世俗圍剿
鳥的笑聲遠遠傳進k的耳朵
像片銀色沙灘
在月光下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39回應(0)引用(0)無題

餐桌的禮儀

上午
經過另一痊癒者介紹
有一新的患者申請預約掛號
k答應排出時間等候
k提醒新來的人要將病歷帶齊
病歷
從出生開始
更早的跡象
需要沒收到口袋裡隨時取出回想
別遲到
即使沒有候補的名單
在那裡已經經過許多時間
雖然才要發生
感覺已經過時
k開始草擬一份新的看診計畫
並從口袋掏出幾張碎紙
準備示範給新來的人
看診結束
k開始整理病歷
收拾桌上的剩菜
說是剩菜
事實上只是簡單紙筆留下的痕跡
這些菜都是當場炒的
不用餐具
桌邊的人應該都能嚐到想吃的部分
但絕對吃不飽
k吃得最少
時間流動著
內在有一種數值反映著事件的品質
幻想占據大部分
具體的味道很難描述
k清楚幾個關鍵點
就像經過鐵路舊山線廢棄的車站
或一次小鎮巷弄裡的徘徊
多數時間都在對抗街上流行的商品
千篇一律
厭倦
因厭倦而產生希望
通常都是患者自己帶菜來
小桌子變得不容易擺放
k必須看清楚所有菜的配置
整理出時間順序
從出生開始
菜是自己種的
傳統市場買的
超市選購
專賣店宅配
看廣告或親友介紹
回家後如何料理
新鮮的或再製
廚餘多寡
簡短一輪大致已能抓出習性
最麻煩的是整桌菜都已煮好
像標本般展示
k看得出這桌喜宴過往的光輝
如今重來
需要多大的決心
k將近日看診記錄交給l
l剛從海上鑽油回到陸地
看完一桌剩菜很快吐出
患者的禮貌只是表面現象
大多是頑童或是帕金森
弄翻飲料或是筷子掉到地上
剛剛進食就已經杯盤狼藉
各種菜肴交織混在一起
依稀可以辨認
但吞到食道裡
你只能預期拉出來的是屎
營養到哪裡去
只有天曉得
深井裡依然冒著泡
潮汐返複
有時激打礁岩
有時海灘浪花
波光粼粼永不靜止
不是隔空抓藥
而是隔空交織如銀河巨流
潛意識到超意識到宇宙意識
失去重力的太空漂浮
偉大的迴圈之謎
過往的
想說的
光線照到的
口袋翻到的
意外巧遇的
都翻寫在桌上
不成病歷
談不上日記
只是隨機整理內心的訊息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38回應(0)引用(0)無題

流淌河床

布羅茨基談茨維塔耶娃
強迫自己在一行詩中將所的的話都徹底傾吐出來
加爾文式的.....非常簡單.................
一個人對自己......對自己的良心和意識的嚴厲清算
經常對自己進行最後的審判......在上帝缺席的時候
她往往讓人感到非常不舒服
似乎那種思想在用手指戳你
對於你瘋狂的世界
回答只有一個------------拒絕
不能在詩歌這個詞前面加上形容詞
朋友們 !
這群和睦的兄弟!
你們
誰揮手擦去了
塵世屈辱的痕跡
森林!
我的天堂!
..............................
移行
過程的同謀
變速的動機
無情結的
主要是獨白的力量
在倫理學的河床上流淌
從未屬於任何團體
.................................
你的詩歌都是白費勁
你百年的森林將成為
建築的材料
不是的
孩子
空曠天空的
蔚藍將取代
遼闊大地上的
暴力
.......................茨維塔耶娃1931.9.14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37回應(0)引用(0)生活

推擠鄰居

先把力量放掉
輪流在弦上行走
最輕的腳步
一格一格
自然下垂
經常
你會推擠到鄰居
聲音在空氣中
振動
一個物質元素懸浮在空中
空氣漸寒
感染
不成熟的眼睛
無法以數字和圖形說話
節奏
距離夥伴遙遠
這個物質元素參與了一次歷險
一種幻覺的刻痕
自深處浮顯
轉移到空間裡
感覺自己內在的脈動
發現活的機會
確立法則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35回應(0)引用(0)生活

空談

整天
人們聚集在一起
談建築
人們真正談了些什麼
似乎什麼也沒說
離散建築
建築的任務通常為了聚集
然而今日卻淪為離散
離散和聚集
是空間在時間中的現象
離散常呈現超越聚集的氣度
離散不表示散失
她只是暫時隱藏
或被現實掩蓋淹沒
然而
離散是掙脫困境的吶喊
當她保持沉默
有人畏懼其不可捉摸
甚至遺忘
因其一去不返
在時間的比例中
她永遠是少數
因離散而歸返
再次聚集
不同於過往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34回應(0)引用(0)無題

建築花

每一座城市都想開一朵建築花
長一棵建築神木
忘了市民日常生活
是如何在街道上移動的
建築花
建築神木
美麗的都市腫瘤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33回應(0)引用(0)無題

原子街一帶

70年代
在台中原子街一間舊房子裏
和陳敏彥老師學古典吉他
更早陳老師曾借東海男生交誼廳授課
幾位建築系學長在裡面一起學習
陳老師騎著一台哈雷重機上山
原子街時代依然
舊屋後方緊連著製琴工作間
上課前陳老師會從製琴間取出一把吉他
放在前廳茶几上供大家調音
然後三四位學生輪流將上禮拜教的樂句一一彈奏
略作解說後開始示範
再合奏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32回應(0)引用(0)生活

兩道牆

兩道牆
一實一虛
將前院帶入後院
不平行
實的在前
虛的退幾步
加入一處彎折
瓶頸
建築中的工作
實際上是一種
更多的
關於自己的工作
自由
允許掌握
那些不明不白壓制我們意識的東西
一本書
一頁過時的日記
一次課堂的筆記
一封信
假如還有時間
加入一個旅程
在一個構造物中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31回應(0)引用(0)建築

假日的風景

一到假日
警察忙著在市場前開罰單
小販最可憐
一星期才來一上午
到處閃躲
比不上一輛違規車輛
假日的風景
也有些隱藏著
..............................................................
宿舍的庭院裡種植了許多香花
老一輩喜歡的
桂花玉蘭花栀子花茉莉花含笑
等等
人走了
像樣的花樹也不見了
大都走之前處理掉
或賣或送
也有人開始就種在盆子裡
這些人有逃難經驗
對可以帶走的預先早已規劃好
曾經有一家院子裡有一對桂花
潔淨的生長在門前草坪上
從小經過
就像欣賞美麗的姊妹般
內心一直想和她們說話
幾年前這家人離開了
鄰居搶著將這對姊妹娶回家
並特別定制了一對大花盆當新房
沒半年
新娘子都枯了
妹妹搶救後截了大半身殘廢著
姊姊寧死不屈
一身銀白
驕傲的站在屋前
有月光的夜晚特別白亮
對著整條街灑銀紙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29回應(0)引用(0)生活

August 20,2014

田裡

新來的人詢問農舍建造
我請她描述目前面臨的狀態
入不敷出........
為什麼要務農呢
一直存在的夢想
應該請她重新來過
建造
屬於自己的路程空間

田裡的構造物
多年前為大學二年級設想的題目
一段記錄

今天第一回看二年級的圖
關於田裡的構造物
多數內容來自網路
許多拼貼的文字和圖片
我問同學有誰真正到田裡觀察記錄
15位中沒半個

我嘗試將題目改寫成........一個人在自然中的庇護所
為了延續最基本的生存樣態

李維史陀在野性的思維首頁引巴爾扎克.......

世上只有野蠻人...農夫和外鄉人才會徹底地把自己的事情考慮周詳
而且
當他們的思維接觸到事實領域時
你們就看到了完整的事物

接下來
必須確定每個人要在田裡完成一個構造物
構造物由真實的物質材料構成
完成後可以提供建造者在土地上長期生活
並持續調整適應新的狀態
由個別到普遍的實踐路程
調和物質和精神

生活的目的即為建造的目的
田裡的構造物考驗著都會青年碰觸土地的決心

至少
是一段值得冒險的經歷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0:18回應(0)引用(0)教育

手藝

手藝
有兩種探究
一是關於事物的
一是針對詞語

眼睛
就是要看到光亮何在
陰影何在

不要把心靈的錯誤加給眼睛

一種偏斜運動
從手藝開始
眼睛
即使閉上
也能修正心靈的錯誤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0:17回應(0)引用(0)無題

被解釋

洞察
無法類比
一連串語言
在廳堂
被解釋到壞
跟在後面
傍晚
自然開始降溫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0:16回應(0)引用(0)無題

二次

先生
請問貴姓
我姓
請問你有幫人畫圖嗎
畫什麼圖
我想蓋房子要找人畫圖
我沒有幫人畫圖
可以二次嗎
什麼二次
沒有一次
那來二次
最近報紙一直說不准二次
你到底問題是
可不可以二次啊
不可以
為什麼不一次就好
不行
一次不夠用
所以一定要二次
二次到底行不行
我懂了
最近政府一直說不准二次
換我問
酒駕可不可以
當然不可以
二次和酒駕一樣
現在問題變成喝什麼酒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0:16回應(0)引用(0)生活

那條線 海基地

他們從東部過來
為了南方港口的住家


在島的兩端
建築

其中一格
幾條虛線

我想用最少的線
趕在冬天之前

然而
他們不懂海

關於海
最重要的那條線

建築
不再多於那條線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0:15回應(0)引用(0)無題

黑弦

迎向你的陰影
撥黑弦
藍色舞步

傍晚躺在門前
被頂撞
天空
從底下旋轉
一座光圈

無人佔領
狩獵前的圍聚
無所不在的家園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0:12回應(0)引用(0)無題




歌第一
pena
要深
旁白
禁止裝修
圈子
順著小路
走進騎樓縫
黑色公牛
吃草
為了死亡
重機車
紅色島嶼
吉普賽人
流浪者
逃奴
剛代 cante 歌
鐸蓋 toque 琴
巴伊萊 baile 舞
歌第一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0:11回應(0)引用(0)無題


不讓人碰

絕對安靜
非常自愛
小巴
外交官
穩定一座寺廟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0:08回應(0)引用(0)無題

July 28,2014

颱風

這回
你說了一整天客套話
你走了
最後
開了一個玩笑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08:17回應(0)引用(0)無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