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2016

思想可以強迫嗎


我自覺到自己還缺少某種東西
需要學習
如何利用新的表現形式
把那些基本原理復活

思想可以強迫嗎
試著以一張素描呈現被迫
或投入一段音樂中
時間可以改變空間
即使沒有人參與
一個空間如何被設想
對象是誰
在裡面或外面
面對什麼樣的問題和方法
可不可能像庭院中的花草樹木般生長
是移植來或自己投胎
總有一些線索提示人們走下去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4:03回應(1)引用(0)無題

持續的合作

這些即時影像
是去年工地收尾時藝術家彭譯毅協助拍攝的
反映積極投入後的心情
整體往前
帶動許多細節
因特殊的觀點及新學的技術而補強
鼓舞生活動力
進行主動持續的合作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4:02回應(0)引用(0)建築

深港小白未來的家


深港小白未來的家

玄關和和室間有一展示空間
展示空間右後方可以和服務空間聯通
那一線天直接照射進來
玄關往右邊可進入客廳和開放式餐廳
樓梯在中間對著美麗角窗
樓梯會走嗎
一步一步走
樓梯先走9踏
有一緩衝平台
再繼續走6踏.
那一線天就在右邊長條形狀
現在共走了15踏
已經到2樓
前方有衛浴空間
左轉
進入二樓開放空間
開放空間使用看主人創意了
後方有一小孩臥房
開放空間往前方中間左轉再上樓
走5踏
有一大平台
右邊推拉門打開進入主臥房
主臥房非常寬敞
後方衛浴和外部洗衣空間連成一體
回到推拉門外平台
繼續走10踏就到3樓
同樣一線天在右手邊
衛浴在後方
左轉有一小孩房
小孩房前面出門可到戶外屋頂
繼續向上走5踏又到主臥上方一彈性房間
房間後方服務陽台下5踏可到公共衛浴
前方同樣有退縮景觀屋頂
剛才說後方有一下5踏樓梯同樣在二樓也有這秘密通道
可連絡二樓衛浴和洗衣服務空間
好了
先解釋到這裡
不懂就沒辦法了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4:01回應(0)引用(0)建築

顏色

顏色
開始進場

深藍
高窗底板先
延伸至屋外頂板收邊
接著餐廳天花芥末黃
廚房黑
最後衛浴小馬賽克

蘋果綠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4:00回應(0)引用(0)建築

慢吞吞的話


幾句慢吞吞的話
像沙子落在沙子上
在你那一雙對我們降雨的大手下

過濾器
最後留下來的
應該就是那樣
建築
概念圖形
人們匆忙經過
來不及停留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59回應(0)引用(0)無題

適用於觀光客


再為一青年家庭整理老房子
原先他們自己一點一點的補救
直到看見從前看不到的希望

人不可能自我轉化
通過形上學美學和社會學為前提的異化形式
而獲得客觀性
唯一可能的是
讓自我從自我本身
從實際決斷開始成長
我們周圍不存在客觀的帳篷
必須依靠我們自己建造我們的家園

漸漸的
我們也快變成觀光客了
自己家園的觀光客
遊民早已習慣
他們只是無聲
大雷雨外
還被自己的防衛系統驅趕
噴水槍
蚊蟲的天堂
小區域的步行
比觀光客更自由
觀賞家長接送學童的匆忙
超越社區的便捷網絡
早已在遊民身上實驗
如今這套系統
也適用於觀光客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58回應(0)引用(0)無題

內部瓦解


文明
專門把簡單變複雜
建築
已徹底文明了
土地
文明管制下的原料
運不走
一群禽獸圍繞
為了防止入侵
建築不得不開始防衛
怎麼防也敵不過內部瓦解

這麼多設備管線被埋入建築裏
像加護病房的病患
原先可以不用那麼多維生系統
因主人耗盡慾望
而終歸一死
這多餘的管線隨即滅亡

時間總將事物放在適當的地方
只是越來越不容易匯集
社會住宅是個遙遠的夢
接下來的經濟困局更讓這個夢變得模糊
一批批國外學者來此傳教
怎麼傳也無法撼動人們居住的習氣
世界逼迫各種尺度的時空間變得更殘酷
人們逃離自己的家園
用毀滅式的姿態反抗
建造房屋的機器只會欺騙
永續成了難以承受的消耗
所有的創造力都被自我壓抑成一粒精神藥丸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57回應(0)引用(0)無題

置身在一個房間門口

不能再小了
彷彿置身在一個房間門口
沿著一條沒有盡頭的道路去追趕
h在45平方米的屋子裡擺了4張床
1個餐桌廚房廁所浴室
幾張椅子
靠牆的小書桌書架
每個窗戶都有不同的風景
門外公用的走廊
小玄關廚櫃
冬天換上大衣鞋靴
k也正為l考慮一間房屋
坡地上的3層小住宅
每層45平方米
l沒有太多想像
k在圖紙上修剪
看著長上來的指甲
分不清剛才剪去誰的
只能用剪的
不能亂拔
特別是指甲邊冒出的芽
專門阻擋微細的運作
線頭
需要更好的目光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56回應(0)引用(0)建築

一些存在根本价值的房子

夏隆在納粹政權及二战期间,滞留德国所做的一系列小住宅。那段时间夏隆继承雨果·哈林的有机建筑理论,无法在公建与公寓项目获得施展机会,故而转向小住宅内部做出丰富的起居空间,其中最明显的是"水平的错位"和"垂直的错层"。二战后,夏隆转向柏林的城市规划和大型公建,少有涉及小住宅,而这几个特殊时期的小住宅方案无疑是弥足珍贵的。
这些房子的内部提供了私人隐居之所,来对抗外部日益令人难以接受的政治高压。对夏隆来说,这些房子无疑是一种内部移民的场所,在政权倒台后他依然怀念这种个人工作室的新建筑。在夏隆自己看来,它们就是"一些存在根本价值的房子"。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55回應(0)引用(0)建築

舊城裏的一間舊屋


f告訴k最近做過的事
關於舊城裏的一間舊屋
同樣都在巷子裡
因為一次門鈴聲而連結
門鈴
僅是路過
聲音
喚成一組數字
小巷
陌生人的眼神
白牆
描述夏日的陰影

詩人保羅策蘭成長的城
切爾諾維茨
是一個遍佈狂熱份子和信仰者的城市
叔本華曾形容
對這城裡的人來說
只有對思考的興趣
而沒有對利益的思考
在大街上
在公園裡
在森林中
在普魯特河畔
我們都能看到人們手裡總拿著一份"火炬"雜誌
如若不然
便一定待在城裡眾多的"維也納式"咖啡館中的某一家
在那裡讀書

顧爾德為何退離音樂會的掌聲
在他身上起決定性作用的
是一種精神
這精神要求與他的每一位聽眾單獨對話
設想每一個人通過音樂的聆聽
都能進入自己的內心世界
與自身的精神力量相通
這種精神跑在時代的前面
讓人難以追趕

我來到一堵牆前
牆上掛著一個路牌
由此開始你的未來
帕斯

午睡
夢至柏林
李先生的寓所
一樓中樓
挑高的起居室
散置如小船般的家具
傳真信中的文字落了幾處
規律的消失
讀來像解碼
李說上午會到湖邊散步
午後變涼回到屋裡休息
另一端出現鄉間野溪
有人用竹製網籃撈取水裏魚蟲
孩童在草地上掃擊竹竿
小皮球滾至竹籬底部水草邊
就要掉入水中
一會就滑入水中了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3:54回應(0)引用(0)生活

July 22,2016

小店燒掉了

小店燒掉了
凌晨
黑煙衝破黑夜
一條火龍
人間的急救隊
最大聲響
衝刺
擠滿上學的路徑
週日早晨
市場仍舊鬧哄哄
樹下的咖啡座已移走多日
雨神才離開
小店緊跟著腳步
誰能設想這樣的節奏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2:33回應(0)引用(0)無題

計畫綁死


目前大家都被採購公告中的建築計畫綁死了
都會區的社會住宅幾乎是同一個PROGRAM
容積300至450
地下開挖3至4層
三種居住單元1房8坪2房16坪3房24坪
公設比控制在百分之30左右
中央走廊為主
部分單邊走廊
一律採開放空間高層集居型態
除非PROGRAM有重大調整
這重複的型態會讓人窒息

設想一新的流動的集居體
需要多大的勇氣
此地華而不實的建築風氣
以及自限於建築標章的社會住宅
從開始就欠缺往前突破的胸襟
統包採購的目的是什麼
在如此僵化的建築計畫下
能有哪些新的氣息
進而建立未來世代新的居住文化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2:32回應(0)引用(0)建築

李承寬先生的建築實踐


上個世紀90年代起始
陸續在台灣推動建築教育長達15年
李承寬先生終身研究及實踐住家建築
也預期居住文化將是未來的新宗教

李承寬先生的建築實踐
1.建築基地必須注意其物質與精神層面上與附近環境的關係.
2.為了使"人"成為完整的個體,建築必須能同時滿足精神與實用上的要求,將社會生活與精神世界以及自然環境連結成一整體.
3.平面組織是生活計畫所呈現的生活型態.
4.建造的整體是
a.滿足機能的結果
b.時空間的體驗...亦即時間在空間中的表現....
5.形式是觀念與時間.精神被濃縮在建造構成中的路程.....

..................................................................................................

新建築對應一個新時代的起始
透過城市設計與建築
實現市民階級的大眾文化
時間品質是新時代的象徵
科學不斷被人的智慧快速推進
人心的感覺卻不能因之廢棄
新傳統應是人民從心中生長出來的構造物
精神合作及反省...可以幫助人文自然與科技的整合
以超越理性在四度空間的時間品質之外
加上人的精神....也就是第五度空間
建設城市與建築.....使成為
人與社會 人與自然 人與人 人與物彼此反映的場所
實現精神與物質之總合
創造出最適合當代的生活空間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2:31回應(1)引用(0)建築

銀色


那天k在十字路口看見mgh
l在另一條街上
他們將前往路口和街中間的一棵樹下
討論一隻鳥如何在樹上築巢
那天
真實的情況是
l在街上遊蕩多時
忽然發現樹上有一隻鳥正在築巢
而mgh
早已在城裡定居
k很少進城
mgh曾經有過類似l的狀況找過k
經過多日
k仍想著十字路口
和那隻鳥

lmgh議論了整個上午
鳥覺得很煩
地上的堆肥跟著長高
閃躲
經過空氣層
全部打開的窗門
k正蘊釀一種降溫戰術
像傷口般裂開
還能聽見水流的聲音
對於l
圍堵了太多汁液
分散開的樹
被底部的世俗圍剿
鳥的笑聲遠遠傳進k的耳朵
像片銀色沙灘
在月光下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2:29回應(0)引用(0)生活

簡單的理由


這個房間是多出來的彈性空間
可以變成家裡最特別的角落

約好了
再過來一次
為一個簡單的理由
每個理由都先放在桌上
面對小小的庭院
直接衝上樓
迴旋童年
滑翔翼
雨後
空氣中擠滿七里香
撿拾掉落滿地的芒果
再過來是荔枝
粽子
假如沒有這些
所有的理由還在嗎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2:28回應(0)引用(0)生活

為舊建築跳樓


台東的友人要為舊建築跳樓
一個人爬上屋頂
怪手在庭院等著
當然不是等他跳
而是等著拆房子
颱風就要來了
這個影像已傳遍全島
目前房子和人應該都還活著
但不知道還能活多久

獨立書店
獨立讀書人
獨立書店讓人獨立讀書
獨立書店不屬產業
獨立書店只有獨立的書和獨立的人
在不能獨立的環境中嘗試獨立的事
獨立書店
是獨立的人和書之間的血淚史
不需要政治的及時雨
不需要產業的公平對待
不需要贊助者的憐憫
讓獨立書店獨立的生
獨立的死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2:27回應(0)引用(0)無題

出發點是宇宙


宇宙與人的時間成一比例
路程為時間之機能
時間為居住行為所安排空間彼此之關係

李承寬先生1991年送我的上色平面圖
並在圖旁加註了三行中文說明
我陸續找到原始藍圖
相互對照

如今
已很難看到這些基本圖面了

.........................................................................

出發點是宇宙

1958
李承寬先生為德國Behr家具公司設計在斯圖加特展示廳開幕賀詞

 

以四度空間為基礎的新建築
追問的並不是外表 美感 風俗習慣
而是行動方式
特別是人的行動方式

新建築並不是對於機能的描摹複寫
而是對於事件次序的掌握
進而以技術上可行的方式將其組織起來
並不是塞入一個形式
塞入一個數學的網格之中(這些只是作為技術基礎被加以運用)
而是產生一些自由移動的平台
這些平台在時光的流逝中
分分秒秒 日日夜夜 歲歲年年
為人們行動的所有可能展開生活的場域

人是中心點
要為他找出能激發其能力
將這些能力全然發揮的方法
這裡是說
一個大空間(宇宙)被區分出層次 序列與特徵
產生了一個島嶼般的居住區域
帶引人們的步伐跨出牢籠的垂直角度

在過去
人們總是以一個東西盡善盡美的細節 局部 成分作為出發點
四面牆 小房間 堡壘
這些局部組織在一起並且放大成為住家 街道 城市(一種加法)
城市的邊界同時也就是人們活動範圍的邊界
人們不能夠再往外邊跨出去
只因為自然田野 也就是宇宙 具有其自身的律則與形態
而不受約制成為人們所想要的模樣
這是人的自我封限

現在要完全顛倒過來

出發點是宇宙
普遍的 自然的 不知數學的方格為何物(一切都在流動)
一切只是一個彼此交融的整體
由此出發進入層層縮小的範圍
在不同空間中進行跨越
終於完成
適合人的小房間
其間不斷重複的是
對於全體的感受
不再是透過窗子所製造的方形框架去經驗那被專橫切割的整體
而是人本身即是如同整體般地行動............

2014年10月31日-11月1日紀念李承寬百歲冥誕
建築與交叉文化國際研討會手冊第86頁
摘自汪文琦論文 出發點是宇宙-從李承寬看歐洲現代建築之內涵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2:26回應(0)引用(0)建築

由他者引起


不是本質
卻仍然在尊嚴和偉力上超越本質

對同者的質疑
這不可能在同者的自我中心的自發性內部發生
是由他者引起的

我們把由他者的在場所引起的
對我的自發性的質疑
稱為倫理學

他者的陌生性
他的不能被還原成我 我的思想 和我的財產
恰恰是作為對我的自發性的一種質疑而實現的
是作為倫理學而實現的

形而上學
超越
同時對他者的歡迎
我對他者的歡迎
都是作為他者對同者的質疑而具體的產生的
也就是說
是作為達到知識之核心本質的倫理學而產生的

.........總體與無限 列維納斯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2:25回應(0)引用(0)生活

敲擊一顆腦袋


建築
幾乎無法用一種統一的意義
將差異和矛盾整合為一體
保留一切現實的痕跡
一場認真的遊戲正要開始
且敲開一粒核桃
正如敲擊一顆腦袋

有時
那些腦袋
逃跑如街上的毒販
他們剛看完球賽

一個家
在其面前轉動的是一座世界舞台
學習到對一個區域
一個城鎮
匆匆一瞥
慢慢變得不那麼擁擠
顯露出它們急就章的臨時性本質
無法代理
正在進行中的活動
內部交戰不已的力量之啟示
不再提供其他任何場所
太陽仍然維持它原有的風格
一度曾存在其中
似乎為瓦解而提供最強的催化

我們清醒狀態看到的
就其不存在的事實產生對比
建築在太陽底下
將一小段直梯做成扇形
中午過後
天井
一切都準備就緒
一點一點清理
迎接不一樣的生活
可能需要一段時間適應
這些半透空的
持續上升的路程
所有的疑問
暫時放在心裡
等它們變舊變灰變老
你就完全融入
隨時打開
從來或已經消失的
就這樣空著
為誰準備
站或躺
活著總在動
為了離開房間
但仍在家裡
誰都知道
家裡需要一顆活潑的心臟

很快
戰火就會燒到你的家鄉
灰燼
鄰居的水塘
金爐
各處隱匿的窩
還有哪些可以閃躲
X先生
K
大家來寫小說
最後座位的乘客變臉了
在他的iphone上
前排那幾位要去座談
然後慢跑
逼自己流不同的汗
1400公頃的園區
兩棟街屋
一個出國用的行李箱
人們真正可以節省許多開銷
只要他站上這無本生意的櫃檯
連接好所有通道
一切都光明起來

每次村子討論聚落保存
就有人抱怨宿舍太小太舊
連一台液晶電視都不好擺
相對的
那些動輒千萬以上的房地產商品
似乎捉緊這群人的胃口
可以沒有一棵樹
庭院全用來停車
廚房推到地的盡頭
預留天井密封成室內
業務員朗朗上口的綠建築籠罩這建築的黑暗時期
只要給我密閉安全的最大面積
讓我成就私人的最後城堡
空氣是中立的
田裡的農藥和燒稻草的煙灰輪番上陣
我在煙開雲散的瞬間凝視
幾代的墮落成就一座廢墟
接受無盡的奚落
讚嘆
與哀悼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2:23回應(0)引用(0)建築

吉田五十八

吉田五十八(1894-1974)為畫家山口蓬春{1893-1971)設計的數寄屋
1947年,Hoshun從戰時撤離的山形赤湯回來路上,前進到葉山。 一年半後,將建造一個海岸顏色的新房子,也就是當前紀念館的前身。 順便說一句,這是建築師Isoya吉田五十八的設計。 花片讓人想起夏天的葉山海岸,從數寄屋屢屢眺望大海。

 


chaos0103發表於 樂多12:22回應(0)引用(0)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