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6,2006 19:38

昌曲

仕女圖.bmp
斗術論命的格局分析中有稱為「昌曲」入命者,昌曲也者,就是文昌、文曲這兩顆星。玄微論裡記載:「文昌文曲天魁秀,不讀詩書也可人」,意思是說,命逢昌曲者,即便年幼失學,從外表來看,也絕對是清新秀氣的模樣,用pleiade的習慣用語來說叫做「聖靈充滿」。這點關於外貌的抽象描寫,對於人生的整體困惑雖然未必有幫助,但也暗示了某種命運的發展。
骨髓賦裡也說:「女命昌曲福不全」,這意思有些驚心動魄了,但在我論命的層次上,早已經脫離宿命論,不會輕易採信。況且在論命的技術上來說,文昌文曲屬於輔星,斷然沒有主掌人生福份的威力。真正驅使性格的星宿,應該是那些成格局的主星排列才對。況且現實裡,昌曲入命者展現出來的聰明、靈巧,往往讓人驚豔,是否命運真是在她們的才智之中埋伏著什麼陰謀,在我看來應該是不必在意的了。

因為身旁女子大都聰明伶俐,加上時局不安,因此二十年來我對於命盤中有昌曲入命的朋友始終多了一份關心。但我也逐漸的感受到,文昌文曲雖說是兩顆主才智、學識的星宿,但畢竟彼此屬性不同,是否這種差異會在性格的發展中造成什麼衝突?文昌星跟文曲星都是斗術裡的六吉星,吉星的配置與煞星的配置在斗術以「均衡」為主的觀念裡都是同等重要的。如果一個人的命盤三方四正只有吉星不見煞星,並不見得好,當然會煞不見吉也不佳。一般人認為「女命昌曲福不全」是很傳統、很歧視女性的論命觀,放到現代社會來看,自然不是同一回事。但我稍微有些體會,恐怕昌曲會命對女性或對男性都是一種挑戰,原因無它,正路功名與異路功名交戰的後果而已。

簡單的說,文昌星主一般世俗的功名,從國小到博士可算這個範圍,至於文曲,則大約是指耍劍、彈琴、下棋,擴張解釋一點,技藝、文學都算這個範圍。斗數出現的時代裡職業分化與現代社會不同,傳統的一刀子切不能成事,必須透過論命者仔細比對才能得知什麼樣的範圍是文昌管轄,什麼範圍要屬文曲。但不論如何,昌曲之間是否合拍、沒有矛盾,這點一直是我懷疑的。

試想,一個人雖然處於追求正路功名的過程中,但內心裡一直存在著另一種呼喊、另一種力量去引誘他往別處發展,這種內心的交戰、不甘,這種對自己多方能力展現的慾望何等強大?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一個人學會了理財、旅遊攝影美食、外語等等令人欽羨的能力,但內心裡卻一直對這些技能感到焦慮、懷疑;一面快樂的享受生活,一方面卻總覺得這些技術,小數也,則恐怕也會每天活在自己的不安裡。這一點,我的體會很深。在我的女性朋友中,昌曲會命者特別多,她們共同的特色是眼界高,一般凡夫俗子很難入眼,這不一定是孤芳自賞,但讓一般男子望而卻步卻是在所難免。除了親近的朋友以外,我家族裡也有一個現成的例子,小姑姑。

小姑姑是個漂亮又自負的女子,當年她大學還沒畢業,村子裡的媒人就把家裡當成他們家的廚房,天天來走動。我們家族裡長一輩的男子早年飽受生活奔波之苦,職業類別乏善可陳,不是農夫、工人,就是混黑道,小姑姑卻是個絕對的異類。除了與生俱來的好容貌之外,她對文藝的愛好更讓她成了家族裡的「異鄉人」。在那個年代裡,受了高等教育的小姑姑對自由戀愛的執著近乎迷信,村子裡的媒人說不上話是當然的了。即便是她學校裡的男同事見了她也鮮少不心動的,但卻往往自慚形穢,還沒展開追求的行動,就被她高傲的舉措震得魂不附體。

從小,我就隱約察覺她跟整個家族格格不入,但跟我之間卻有一種特殊的緣分,年紀漸大,她更成為我理解台灣某段社會史的縮影。雖然我對她始終維持著好奇,卻也從來不敢去證實什麼,直到我下了心力學習祿命法之後,才總算有巧徑去理解她。但我從來沒讓她知道我用學來的祿命法排過她的命盤,旁敲側擊的進入過她的人生,並且仔細的推演出她跟幾個男人的緣分、糾葛。藉由這種神秘的技術,我不但掌握了她的感情方向,也理解過她內心的衝突,她就是典型的昌曲入命。但命理的世界是一個「非理性」的呈現,它的幽微與難喻沒有深入其境的人不可能理解,即便是小姑姑跟我之間也有這樣的侷限。我深知她一生命運之所繫,卻愛莫能助,這是解命者痛苦的宿命。

小姑姑一生所期待的戀愛用了很多技巧來誘使她這個「昌曲入命」的漂亮女子就範,但她始終沒有低頭。她的內心隨著運勢起承而有過的幾次重大的轉折讓我心驚,但她始終維持著超越身處環境的優雅,我在這種格局裡見識到一種凜人的自尊與自負。

  •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真空
    chan_a_nu 發表於樂多回應(23)引用(0)窮達以時幽明不再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642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112671

    回應文章
    耶!(喜)── 沒問題啦,我順利讀完新文章了。大概昨天兩度進來的時刻,正逢此地網路秀逗吧!

    努爹真的應該多寫小說,不寫可惜了。小姑姑的故事以前沒聽你說過,是否最近南下故鄉再會小姑姑後有感而發呢?

    昌曲通常都會同宮嗎?一邊讀你文章,一邊忍不住想起自己昌曲同在身宮,其中文昌還化科這回事來,對照眼前此景,想起過去讀中文系時,壓根兒沒想過出國讀書,更遑論人到中年仍浮游異國,實深感造化或命運之神奇。我雖算不上神秘主義者,但面對人生因緣流轉背後那彷彿隱在之神,卻是越活越謙卑起來,並因如此而益感心平氣和了。或許這便是時間給予我們的報償吧!

    想到我未來的老年中依然有喜愛的朋友們同老,呵呵,那就更歡喜了。
    | 檢舉 | Posted by 花 at September 6,2006 22:44
    咦 不是說下一篇要寫命主破軍的人ㄇ?

    不過既然你寫ㄌ我就看
    於是有ㄌ一ㄍ問題
    要是生ㄉ既不聰明靈巧
    沒有才藝功名兩全
    也不算眼界太高
    可就無法像別人一樣輕易就可以找到喜歡ㄉ人
    那要怎辦咧

    還有你好像前後矛盾ㄟ
    前面說"但在我論命的層次上,早已經脫離宿命論"
    後面又說"卻愛莫能助,這是解命者痛苦的宿命"

    既然不傾向宿命
    就應該有轉變ㄉ方法吧
    | 檢舉 | Posted by JJ at September 6,2006 23:43
    疑?那句「聖靈充滿」,變成我的口頭禪了嗎?

    看了幾篇努爹的命運交響曲,雖然幾乎看不懂裡頭的術語,但是並不屈從傳統平板的命論,並從中思索命運的動能性與神秘性,那真可謂思想了。
    如今,害的我好想也把命盤傳過去,看看目前龜速的論文進度,幾時有開光見明之時,嗚嗚嗚....
    | 檢舉 | Posted by pleiade at September 6,2006 23:45
    努阿列夫,

    這篇文章可真點出我的病根。

    我命宮有昌曲,的確也念到了博士,但過程並不順利,拖磨甚多﹝我自己的拖泥帶水要負大部分的責任﹞。矛盾一直有,正宮與偏宮打架的情況,去年一整年偏宮贏了,如今正宮要回來奪權。兩相拉扯的情況下,有點制衡的作用,兩者都無法衝得太遠,於是早慧不得,早發不能,空有蹉跎,一事無成。

    這篇文章我會好好收著,昌曲在命,是福是禍,我現在還不知道。
    | 檢舉 | Posted by 運詩人 at September 7,2006 04:54
    花:
    相由心生,常有昌曲入命的老朋友來聯繫聯繫,這正是我維持青春不墜的秘密呢。

    親愛的JJ:
    冷酷世界裡本就難得有情人。聰明伶俐的人活起來比一般人辛苦一些,因為她們要學的東西也多啊。
    宿命不宿命的問題,我們不要爭論不休了,出來喝杯杯啡吧,我講個笑話給妳聽,要不,我現場清唱幾支歌也行。

    pleiade
    命運的事的確神秘,窮達以時幽明不再。如果真有什麼需要藉助命理角度來提供意見的,請不要客氣。

    運詩人
    昌曲入命不會是禍,頂多就是招惹一些意外桃花罷了,心神把握得住,無妨的。
    我身邊的朋友昌曲入命者特別多,這是星性相引的道理,大家共同的特色是才情出眾,如果加上後天努力,成就都令人欽羨。
    | 檢舉 | Posted by 努阿列夫 at September 8,2006 18:30
    運詩人,前陣子收到不同的朋友為公娼募款轉來的郵件,信中並附一篇你撰寫的好文,寫得頗長,力道十足外,也十分感人。我想,這或許也就是你「偏宮」擠壓了「正宮」的具體表現吧!我自己的博士論文也不是一口氣待在法國乖乖寫出來的(事實上田野工作也已註定必須離開法國去中國與台灣進行的),回台灣停留五年,邊工作邊蒐集資料的,搞到2002年春天才痛下決心回巴黎收拾舊山河的。

    我覺得自己主觀上大概很欠缺功名方面的上進心,但命運又推就著讓我走上這條路來;焦慮便在論文撰寫過程中時起煎熬。如果沒有抱持一種「享受當下」的覺察,對自己這兩天又想動手去修改論文大綱的念頭,肯定是要哀嚎了。

    努爹,你會不會以「有沒有唱歌的想望」來檢視自己最近過得愉快與否的生活準則呢?我會耶!如果好一陣子發現自己忘了唱歌,或唱不太出來,就知道自己心神的氣有點阻滯了。因為能唱歌、會唱歌,真是上天的禮物,唱歌確實可以解憂的,對我而言,比喝酒還管用。
    | 檢舉 | Posted by 花 at September 8,2006 23:07
    努阿列夫,

    昌曲入命,廉、貪在夫妻宮。我這十年走的就是夫妻宮的大限,感情方面多所波折,格外艱辛。最近這個大限快走完,情感也終於塵埃落定。我的命宮除了昌曲,還有天鉞,對面有天魁,這兩顆,聽說也是桃花星嗎?

    這麼說努阿列夫本身也是昌曲入命嗎?不知入男命和入女命會有什麼差別,我只聽說楊照也是。


    花,

    謝謝妳,關於公娼的文章還有幾篇,歡迎妳來我的部落格玩。

    我和妳一樣唸中文系,雖然老老實實待在國內,卻還是不務正業的時候多。我從pleiade那兒連過來,所以對巴黎有一種親切感,不知妳出國讀什麼?很好奇。

    我也常被唸〝不積極進取〞,這不知是不是昌曲打架的結果?
    | 檢舉 | Posted by 運詩人 at September 9,2006 01:24
    啊,這麼一說起網路的世界,我還真好奇,這樣連連看的結果,我都跟這些有氣質的曲昌們在一起(例如運詩人,現實生活中的花姊姊,加上努爹啦),我的氣質能不能提升點呢?

    努爹,我還真想請你替我解密,但是又好害怕有了什麼暗示,從此人生一蹶不振、鬼影幢幢,呵!
    | 檢舉 | Posted by pleiade at September 9,2006 04:59
    運詩人,呵呵,我老早就從pleiade 那兒去你家玩過了呢!只是都當潛水族啦。我有個怪癖,或許可以說很不「現代」;幾乎都在現實生活中早是朋友的部落格中,才會出聲說話。現在已跟你再努爹家照面了,有機會一定會再度拜訪你的窩。

    我幾年前從巴黎搬到諾曼第的盧昂(Rouen),這是個有著許多中世紀遺跡的古城,與巴黎完全不同。pleiade 曾來找我玩,那天的記憶充滿笑聲,很愉快呢!

    我來法國後就轉行學歷史了,半路出家,格外辛苦呀!

    Pleiade,之前才想說呢,你的昌曲氣質,根本完完全全外顯,書卷氣十足極了。不消說,你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也是昌曲會命的格局,不信可以請努爹為你鐵口直斷一下,看看我猜得準不準!
    | 檢舉 | Posted by 花 at September 10,2006 06:05
    錯字訂正:「在」努爹家
    | 檢舉 | Posted by 龜毛花 at September 10,2006 06:06
    花:

    歌聲沙啞或許是時代的問題,黨國氣氛不見了,校園民歌最末一段也完結了,留著那種不識人間疾苦聲音似乎也沒什麼意義。

    運詩人的部落格最近正遭到右派官僚主義崇拜者的肆虐,星空燦爛得很呢。

    運詩人:

    魁鉞算貴人星,也有些桃花的味道,倒是吉星過於集中的確會產生某些失衡。但星宿的排列只是架構而已,斗數的精彩處在於四化星的運用與格局的引動,這說來就話長了。

    pleiade:

    昌曲主才識沒錯,但不是唯一代表學識與才藝的星宿。這個時代怪咖很多,我見過幾種人命不逢昌曲,夜裡閉門研究吸血鬼,白天打扮像澀谷的女漫畫家,照樣在自己專長的領域裡引領風潮。論命不能食古不化,這就是一個明證。

    星性相引的道理說起來並不玄奇,物以類聚而已,呵。
    | 檢舉 | Posted by 努阿列夫 at September 11,2006 00:44
    天啊太棒了
    我可以去你家拜師嗎?
    課以嗎?課以嗎?

    那天恰好看到一個朋友的命盤是文昌化科坐命
    遷移宮對文曲
    心性果然非常剔透

    運詩人也在這(嚇!!)
    嘻嘻

    幻想曲下片啦?
    | 檢舉 | Posted by 99 at September 11,2006 02:51
    99是台灣三十歲以下的「天下第一聰明人」,學這種末流之術哪裡需要拜師啊。
    | 檢舉 | Posted by 努阿列夫 at September 11,2006 20:57
    我現在繼續要說的,九九聽了鐵定會想撞牆,不然就是想推我去撞牆,總之她絕對是要「無地自容」的啦,呵呵!

    ── 這小孩不僅聰明透頂,且詭奇地懷有一種憂傷透明的善良,不小心從聰明的斗篷外瞥見一眼的人,很難不珍惜這樣一個好小孩的。

    努爹,你趕快幫她看看命盤,那裡面一定有你之前沒見過的什麼有趣的格局或異象。

    還有,努爹,黨國氣氛表面上彷彿消失了,實則卻化作另一種魍魎氣息,久久盤桓島嶼上空不去。這個時代,該唱什麼樣的歌好呢?
    | 檢舉 | Posted by 花 at September 12,2006 20:27
    努跟花(糟糕好像旗人小姐的名字)

    你們講這樣
    我們三個會被人家笑到死
    囧rz

    不拜師(最好這是末流之術啦)
    那拜求多寫系列文(跪)
    腳骨超軟Q
    | 檢舉 | Posted by 99 at September 14,2006 00:38
    2006
    | 檢舉 | Posted by v at October 31,2006 12:23
    2006
    | 檢舉 | Posted by v at October 31,2006 12:24
    其实爱一个人何必那么旳委屈
    巴西世界杯投注 http://www.liangzaitu.com
    | 檢舉 | Posted by 巴西世界杯投注 at May 14,2014 09:22
    我的离线状态只是为了等你上线
    体育博彩 http://www.eliteloy.com
    | 檢舉 | Posted by 体育博彩 at May 17,2014 23:21
    袁姗姗今年戏也不少,
    www.xl-edu.com.cn/hlf http://www.xl-edu.com.cn/hlf
    | 檢舉 | Posted by www.xl-edu.com.cn/hlf at June 25,2014 22:55
    他为维持这个家不惜一切代价,
    世界杯澳门 http://www.szrighten.com/ltt
    | 檢舉 | Posted by 世界杯澳门 at June 25,2014 22:55
    重点是如果能够拥有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www.shzhongju.cn/bjl http://www.shzhongju.cn/bjl
    | 檢舉 | Posted by www.shzhongju.cn/bjl at June 27,2014 21:24
    终究也难逃被绯闻的无奈命运
    www.qijipx.com/bcy http://www.qijipx.com/bcy
    | 檢舉 | Posted by www.qijipx.com/bcy at June 27,2014 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