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9日

我們最幸福_黑鳥麗子



明星就像個巨大的粉紅色泡泡,進入這個泡泡裡,什麼都很理想,戀愛的渴望得到滿足,夢想得到寄託,只要能靠近明星,什麼都變好了。

     1999年八大電視台引進了韓劇「火花」,氧氣美女李英愛為了與我眼中長得很像趙少康的第二男主角在一起,而離開了帥到破表的老公車仁表,觀眾發現,原來韓國明星是這麼帥、這麼美,此後韓劇一波波攻佔台灣頻道,播出量遠遠超過本土戲,但我始終沒法跟上這股潮流。

     十多年過去,在朋友大力推薦外加保證之下,看了另一位車先生車勝元的作品,忽然懂了韓劇吸引人的奧祕。

     可愛不油膩 搞笑又深情

     愛看韓劇的資深女孩們從小看羅曼史、瓊瑤小說、愛情電影、日劇長大,閱讀的每一場愛情都是讓人心砰砰跳、每個男主角都願意為了愛奮不顧身,隨時在危險關頭來個新娘抱搶救女孩。只是當她們真實接觸人生、看透人生,知道很多事情會因年紀而走味,就像腹部線條。

     已婚的女孩婚後夫妻各忙各的,除了談小孩,幾乎沒有其他事情可聊,空閒時間也是你看你的球賽,我看我的韓劇。每晚她望著身邊早已呼呼大睡的老公,悵然體會現實根本不如戲,雖然還是希望睡前能有個擁抱,卻不想由自己開口。

     假使沒有結婚,這年齡的女孩也終於在多年後發現當時讓她糾纏、痛苦、煎熬的愛情,往往是因為雙方不合適。原來愛情存活率很低,愛情故事的男主角只生存在戲裡,她們準備告誡年輕小女生少看愛情小說,免得誤以為世界上的愛情都該是那樣。

     但不論那種狀況,女孩始終期待心臟能夠因為戀愛而砰砰跳得很起勁、還是希望在日常生活之外有些事情可以期待,外遇代價太高風險太大,不如來場乾淨的精神外遇。所以當車勝元這樣一個四十出頭的男人現身,身高188,二十多歲結婚生子,開始拍戲就已經當了爸爸,休閒興趣是「陪女兒或兒子玩」而不像老公只想上網,內在外在都太理想。他可以深情款款,又能以這樣的年紀自然擺出眨眼裝可愛的「啾咪」表情而不油膩,成功揉合愛情與搞笑,讓人想起周潤發。

     讓人渴望外遇的完美熟男

     因此,車勝元的角色多半走幫女生圓夢的路線。在「市政廳」裡是政壇明日之星,卻下鄉幫麵包臉的市長秘書出頭天,協助躁進又衝動的女秘書當選市長。在另一齣戲「最佳愛情」以好感度第一名男藝人之姿愛上「非好感度」冠軍的前偶像團體成員,還任性公布戀情好拉她一把,結果讓自己演藝生命危在旦夕。

     這樣一個四十多歲卻不帶半百老人味的男人,螢幕下是父親,銀幕上卻又帶著小男孩的頑皮與純情,跟身邊老公年齡差不多卻理想多多,當然讓熟女們芳心大動。於是熟女們晚上不睡覺,拋夫棄子忘掉工作,上youtube、PPS、土豆網看韓劇,只要打開電視、電腦,就能擁有濃烈的感情,完美填滿了生活的空洞。

     韓國娛樂圈跟日本娛樂圈不太一樣,日本影星幾乎不願到海外配合宣傳,但韓國人知道要把娛樂業變成產業,就必須走向國際,善用影迷與明星見面的魔幻時刻,把「創意」變成「創業」,將魔幻時刻標價求售。

     韓國明星見面會比照演唱會售票,付費就能親眼看到明星。可能有人會覺得這樣的交易模式太商業,但歌迷影迷覺得太值得。我的朋友滿臉幸福的說著她參加車勝元見面會的感動,車勝元抽出一位幸運兒,送她一份神祕禮物,打開一看竟然是他拍戲時使用的劇本,裡面畫了線、寫了各種標記,滿場影迷看到這樣的禮物都驚訝的「哇!」了出來,即使自己不是得獎者,還是跟著感動不已。朋友說,這麼用心、這麼完美的男人,能不讓人繼續外遇嗎?

     明星就像個巨大的粉紅色泡泡,進入這個泡泡裡,什麼都很理想,戀愛的渴望得到滿足,夢想得到寄託,只要能靠近明星,什麼都變好了。

     浪漫泡泡終究破滅

     但現實是不會放過明星的。曾有機會短暫借住在一對銀色夫妻的豪宅裡,他們談戀愛時很高調,兩人都是在舞台上呼風喚雨的神,大環境不允許戀愛,但他們真拼了命爭取,童話故事般的幸福終於到手。

     婚後他們發現兩人生活在一起,共需要四個佣人、一個廚子、一個司機、兩個助理,他們還有各自的家人,愛的小屋裡將近十五個人日夜不停的轉動著,還不包括為了工作來訪的你的公司、我的公司、你的朋友我的朋友等等等,他們還特別為了這些工作上的拜訪,另在屋旁安排了一棟工作室。

     到了晚上,七個房間、三層樓的豪宅不夠大(很難想像但卻是事實),走廊也擺上床墊讓傭人棲身,他們的小孩告訴我,「傭人本來就該睡在地上!」這畫面太難忘,原來城堡裡的生活是這樣的景況。兩個粉紅泡泡併在一起,並不是加倍美好。

     此後,他們真的開始過日子,與年邁父母同住,在餐桌上,看護照顧著吞嚥困難的老爸爸進食、老媽媽耳提面命提醒看護。一桌的菜,孩子們愛吃不吃。銀色夫妻的生活看似浪漫滿屋,真貼得夠近,會看到在浪漫底下的細節,就像女神擺在化妝台上用過的卸妝棉,沒有助手會跟前跟後的幫忙丟進垃圾桶裡,所有普通女人該擔起的責任,女神都逃不過,可是她無法像其他熟女,靠著看明星臉龐而產生幸福幻想,因為吵架的時候,她眼中看不到老公的臉有多帥、老公也忘了她的眼睛有多美、笑起來有多甜。

     磨合幾年之後,他們原本渴望的,成為想逃避的,在對方的身上再也找不到感動,甚至連一起帶孩子到公園玩,她都發現孩子的爸爸會刻意擺出爽朗的樣子,好讓自己側臉線條沐浴在陽光下,因為他知道旁人都在偷看他們。後來兩人透過一紙聲明,決定退回各自的粉紅泡泡裡,重新當起泡泡裡獨一無二的神。

     因此,遠遠的當個影迷其實是最幸福的選擇,起碼知道打開電腦就可以進入了這粉紅色的泡泡裡,有了泡泡的保護,什麼都是美好的。


ceibaca發表於 樂多08:35回應(2)引用(0)分享

2011年8月27日

銀河系焊接工人_鯨向海

無聊(長出犄角)

我跟我的朋友都是很無聊的人,我們都希望追求日常生活裡的靈光。

(假日早晨吧,常常還躺在睡夢中,夢裡仍是一些不可告人的鏡頭。三島由紀夫說:「大部分的作家都是頭腦十分平凡,但表現像個野人;我則是表現得正常,但內心卻是變態的。」從窗口往下望,那蜿蜒的街道,火炬燃盡的路燈,在在都讓我彷彿看見芥川龍之介所寫〈地獄變〉的森然景象,潑墨的黑煙與金粉的火星在我內心深處驚人地蔓延。)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10:15回應(1)引用(0)分享

2011年5月27日

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_潘震澤

       最近某機構進行了所謂「青少年使用行動電話」的問卷調查,發現有高達百分之九十三的答卷者會因手機出狀況而感到不安,於是「青少年有手機焦慮感」就登上了各大媒體的標題。由於手機早是現代人必備用品之一,就算不時有未經證實的健康顧慮報導,也絲毫不影響一般人的使用習慣。因此,受手機控制難以自拔者也包括成年人在內,不獨青少年為然。然而使用手機有項重要的安全顧慮,卻常遭人忽視,那就是:邊開車邊講電話。

     現代人強調一心多用,認為自己可以、也應該同時間做幾件事;所以邊讀書邊聽音樂、上網、看電視以及線上聊天,幾乎已成常態,邊開車邊講電話也包括在內。話雖如此,許多認知實驗卻一再顯示人的注意力是有局限的;也就是說:當我們專注於某件事時,必然忽視了其他的輸入訊息,以至於視而不見或聽而不聞。問題是我們經常不曉得這一點,以為自己不會忽視明顯的訊息,這就是「注意力錯覺」。

     有關注意力錯覺最出名的實驗,是由美國心理學家西蒙斯(Daniel Simons)與夏布利斯(Christopher Chabris)於一九九九年發表的「隱形大猩猩」實驗。他們讓一組人觀賞由黑白兩隊各三名球員傳球的錄影,並要他們計算白隊球員傳球的次數。在接近一分鐘的短片進行到一半時,有個穿著黑猩猩服裝的人走進畫面裡待了約十秒鐘,但有半數受試者卻完全沒有看到。

     由於這段影片甚為出名,因此在預期的心理下,看到大猩猩就不是難事。於是西蒙斯製作了新的影片,片中除了大猩猩外,還出現其他變化(http://theinvisiblegorilla.com/videos.html);多數專注於數球以及大猩猩的人,又再度對新的改變視而不見。其他還有許多類似影片,在在顯示人的注意力有許多未察的缺失。就好比出車禍的人經常會說,那輛車(或那個人)突然就出現在眼前,讓我無法閃躲;甚至完全不曉得怎麼撞上的人,也不在少數。

     除了注意力錯覺,西蒙斯與夏布利斯在新書《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The Invisible Gorilla)裡,還提出了其他五種錯覺:記憶、自信心、因果、潛能與知識。像我們某些栩栩如生的記憶,其實有許多虛構、誤植及扭曲的情形,但我們卻深信不疑;我們常把自信與能力畫上等號,而相信某些自信滿滿、口若懸河的政客、江湖郎中與傳教士;我們也容易把兩件前後發生的不相干情事拉上關係,或在雜訊中看出不存在的模式;我們更會一廂情願地相信,人的腦力可由某些訓練開發或增強,好比聽音樂與打電動等。

     其中最難讓人提防的,是由知識造成的錯覺。許多學生試沒考好會埋怨試題不佳,並強調自己書讀了好多遍,卻沒想到自己的知識可能多有漏洞。像生態、金融以及氣象等複雜系統,目前知識仍難完全掌握;專家在做預測時,話都不敢說得太滿,只有半瓶醋才響叮噹,這點不能不防。


ceibaca發表於 樂多09:00回應(1)引用(0)分享

2011年5月20日

親親_郝譽翔

 

親親_郝譽翔

 

        每個小孩學會說的第一句話,大多是「媽媽」,我的女兒也不例外。她才八個月大時,就能把「媽媽」說得又準又好,但我卻一直搞不清她是否懂得意思?女兒只有緊急時,譬如急著喝奶,急著回家;或是要表達抗議,譬如幫她穿衣服、清鼻孔時,她才會皺起眉頭,邊哭邊大喊「媽媽」。乍聽之下,倒不像是在喊我了,而是在喊救命。

     所以她從來沒在開心時說過「媽媽」,卻把這兩個字當成了緊急時的救命仙丹。

     孩子會說的第一句話是「媽媽」,但會聽的第一句話又是什麼呢?我不知道別人的情況,但我的女兒卻是「親親」。有天我抱著她,心血來潮隨口說了句「親親」,沒想她居然聽懂了,把臉靠過來,笑瞇瞇的,嘴對嘴親了我一下。我大吃一驚,我從不記得教過她這個辭彙,也從來只會親她的肚子和臉頰,怕傳染細菌給她。卻不知她何時竟偷偷學會了「親親」?

     「親親」還可以拿來測驗女兒的開心指數。有時我說「親親」,她雖然微笑,但卻看得出很敷衍,只把額頭靠過來,讓我輕啄一下了事,彷彿是在嫌煩。但如果逢她高興,我說句「親親」,她便會捧住我的臉,壓著狂吻不止,還咧著大嘴硬是要舌吻。最近天氣熱,我抱她去游泳,她開心了,在池中又拼命「親親」起來,差點把我的臉壓入水底。「親親」是她學會聽,並且有反應的第一句話,所以我要特別記下來,將來好說給她知道。


ceibaca發表於 樂多08:16回應(3)引用(0)分享

2011年5月16日

看見往日忽視的細節_韋瑋

一種真實的生活表演

一開場,主持過無數場文學活動的宇文正說,這真是一場十分特別的座談;她笑稱還好自己曾出版描述懷孕過程的散文集《新媽和蘋果籽》,算是「主題日記」,才有理由坐在現場和與會作家一同討論這個主題。關於日記文學,她心中首先浮現的是少年時讀的《徐志摩日記》、朱天心的《擊壤歌》,以及十三歲的少女記敘躲避納粹的《安妮的日記》。不過,她最好奇的是,隱地怎麼有勇氣敢出版一系列的作家日記?將個人日記付梓的動機和目的為何?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13:55回應(0)引用(0)分享

2011年3月2日

人面桃花_王丹


 

2月下旬的洛杉磯,進入雨季。

一個風雨飄搖的下午,突然看見院子裡似乎已經枯敗的桃樹苗上,星星點點地綻放了一樹的桃花,在雨中奇跡一般鮮豔。霍然發現,春天,已經不知不覺地在雨季裡降臨。

然後就想起唐朝詩人崔護的名句:「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在?桃花依舊笑春風。」然後,就只有默然。

記得曾經寫過一首詩,說是愛人離去,留下曾經穿過的拖鞋。半夜失眠,起來穿上那雙拖鞋在夜色中遊走,云云。我發誓,寫這首詩的時候,完全是自己的臆想編造,只是為了一種莫名的情緒。然而現在才發現,原來竟一語成讖。現在,那雙拖鞋就擺放在客廳的一角,而我,一直因此而不敢穿上。

曾經有過的歲月,有的時候在記憶中會呈現出異樣的美麗。哪怕是慘敗的一方,也會為之目眩神迷。看著那一樹桃花,就像看到某類的絕望。當我們刻骨銘心地試圖挽回什麼的時候,那種不計後果的執著,就帶著這樣的絕望的標籤寫進了自己的日誌。我們的生活就是如此一筆一畫,眉目清晰,想抹去哪一個細節都不可能。

桃樹的生命一如編寫好的劇本,一切都是如此的戲劇性。栽種下它的時候,生活像青衣覆蓋下的天空,朦朧而幻化,充滿規畫,視野遼闊。我想我連開車都會比以往小心,因為肩頭上承載的已經不僅僅是屬於自己的生命。然後進入呵護的階段,澆水,施肥,每天在心靈的呼喚下開始一天的時間。

那時候想像種植就是這樣的事情,我們細心打理,小心應對,哪怕心下也黯然看到,光滑中蘊含了許多皺褶,但還是相信軌跡會在顛簸中呈現出一條直線,從此一直向前。我沒有試圖看清遠方的輪廓,自忖著當下就是一種理想,成長的過程就是這樣:很多的光明,模糊的前途。然後就開始看到樹葉的脫落。

那本來不是落葉的季節,因此我手忙腳亂,無所適從。不知道事發的根源,是要怎樣才能度過眼前的慌張?看著百孔千瘡的葉子逐漸凋零,我才體會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原來,我們也是可以跟植物一起衰老的。只是植物衰老的是枝幹,我們衰老的是心。

所以就離開。但是知道這只是暫時的逃避,因為畢竟,還是要回來。所以我回來了,在同樣的一個雨季。所有塵封已久的東西,如同泡沫啤酒開瓶的瞬間,汪洋恣肆地噴發出來。手忙腳亂地收拾心情的同時,窗外的桃花已經盛開。

我試圖想像崔護寫下那首詩的心情,試圖砌起一道自圓其說的圍牆。

加州的陽光掩蓋了很多的痕跡,我們瞇起眼來,彷彿身處安全的壕溝。然而雨季來了,陽光遠去,那一樹的桃花格外顯眼,想迴避都不可能。我們能怎麼辦呢?我們只有面對,看桃花將如何笑對春風。


ceibaca發表於 樂多16:22回應(0)引用(0)分享

2011年2月11日

誰是冤案的共犯?_張娟芬

 【摘要1.31.2011 蘋果】
埋冤十數年之後,江國慶案終於得到平反。從江國慶案適足以檢討冤案發生的原因,與深層的共犯結構。

江國慶案、蘇建和案、徐自強案、邱和順案、陸正案……這些冤案長得都很像,因為這些冤案是有標準處理程序(SOP)的。第一,發生了慘絕人寰的大案子,社會大眾群情激憤。


第二,警方或軍方宣布破案,檢方偵查「大」公開。雖然法律說偵查不公開,但是實際上打開電視翻開報紙,哪個案子不是偵查「大」公開?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15:25回應(4)引用(0)分享

2011年2月10日

快樂遊 _李黎

  • 2011-02-04
  • 中國時報
  • 【】

     我寫的專欄文章「快樂的十大法則」,被一位朋友作為賀年電郵的附檔,隨著「新年快樂」的祝福傳出去。現在農曆新年到了,正好讀到一位美國心理諮詢師寫的文章,探討成年人為甚麼不像孩子那般快樂?作者認為關鍵在「遊戲」。

     孩子玩遊戲是天經地義的事,沒有功利目的,純粹就是樂趣,隨時隨地可以進入情況,玩得不亦樂乎。而成年人即使有時間、有心情,還有那顆「童心」玩遊戲,大概還是免不了感到自己在不務正業,浪費寶貴時間──「業精於勤,荒於嬉」,嬉戲似乎是古今中外皆不以為然之事。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12:40回應(0)引用(0)

2011年1月4日

生蛋快樂_馬念慈

     一晚折騰,盡散狂歡,聖誕路樹沒有一棵還能筆直挺住,今晚大家都在生蛋,有誰還真正記得,神之所在的祝福?


     雙眼一閉,伸手一招,她說那刻福至心靈,只在心中默唸著:神啊,請給我一輛出租車吧!然後一輛黑車停在面前,居然就在恐怖的平安夜尖鋒時刻,順利搭車回家。


     我沒有瑜伽老師那般幸運,或是我還學不會自在就能心中有神的境界,又沒學好平靜的呼吸吐納,所以越擔心越有狀況?下午四點四十八分,趕到地鐵站前剛好開始限行管制,此刻的滾滾紅塵,只能出不讓進,一切行進被卡在變形的隊伍中。有人開始說要把這破地鐵炸了,有人附和說好,但人與人之間的推擠競賽只能越來越激烈。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07:57回應(2)引用(0)分享

2010年11月17日

理想的筆記本╱張讓

這藍皮筆記本終於用完了。鐵絲螺旋裝訂的學生用筆記本,搞不清用了多久。我有許多這樣的筆記本,多是讀書筆記和寫作札記,不回去看也就忘了寫什麼。有時回頭翻翻居然看不懂(甚至連字都認不出來),不然就是大驚失色:這也值得記?是哪個白癡寫的?通常是很快就覺似曾相識——也許是因沒什麼長進,或是因還未完全走樣。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11:38回應(7)引用(0)分享

跋涉,千里_心岱

車子過橋時,我似乎聽到橋下水波的推擠聲;是漲潮的時刻了,我探向車窗,河流離我很遙遠,可是我與它一直很親密,這源自我的居處就緊鄰在它的岸邊,我的視線所及,無時無刻都在河流寬窄的消長之中。

風大時,水波粼粼,河面起皺,可以看到小小的浪花翻飛著、追趕著,像嬉鬧的貓狗,發出低頻的聲音,我必須靜下心來,才能聽到。

平常時日,這一條河流是很安靜的,雖偶有船行划過,河面依舊如鏡。可是只要稍稍不留意,它在每個時辰卻有不同樣貌的呈現;比如,大雨後,飽滿的流水,著意的要往兩邊溢出,帶著吞沒大地的企圖。這時我會感覺河面下那急流,滔滔趕著下游而發。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09:08回應(0)引用(0)分享

2010年11月8日

想去遠方_鄭麗卿

星期天的早晨,她總是耳朵先醒來。起初是外籍看護阿麗在浴室將水龍頭大開,以最強的水力沖刷地板,濺起瀑布般的水聲。刺耳的電話鈴鈴鈴鬧起來,聽說是朋友王君一家人要來訪。腦袋已經被吵醒了,身體卻百般不願意挪動一下。

忽然,抽痰機響起的轟隆隆中伴著老人淒厲的咳痰聲,接著是啪啦啪啦有節奏的拍背聲,床再賴下去,連她自己都要臉紅了。

桌上堆壓著從辦公室帶回未看完的稿子,她一邊胡亂地加衣服,一邊把電腦插座接上,就開機吧,或許用得上。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15:57回應(3)引用(0)分享

2010年11月3日

普通的生活_李維菁

     1

     我常常溫柔可人地叫別人回去吃自己的排泄物,另一方面又杵在自己製造出來的排泄物中動彈不得。這個時候我會想到J。如果是他的話,他會怎麼做呢?

     陷在動彈不得處境的時候,會想到,優雅冷靜又幽默深刻的他,會怎樣巧妙地閃躲這些問題,他會怎樣做決定。他一定會好好保護自己不至於失態,他總是能夠漂亮的退場,當然,其實他很少進場。

     有一次他說一個鬼故事給我聽。

     他在異地的家中,工作累了,在書房坐著打盹,窗戶是開著的。

     突然他看到兩縷青白色的煙霧飄過,然後他聞到了什麼好聞的氣味,似醒非醒地,那煙在室內經過,然後從窗戶出去,消失在外頭的高樓街道之中。

     這是鬼故事,他說。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08:50回應(5)引用(0)分享

2010年10月27日

手指_李維菁

手指漂亮的男人會咬靈魂。要特別小心手指頭漂亮的男人。

自稱有通靈能力的女孩在酒店跟我這樣說,我的眼睛必定因為被菸薰到過敏而痛癢了起來。

手指好漂亮,修長的手在胸前滑翔,我想起他的手指彷彿脫離他而獨立存在的模樣,像白鳥一樣在飛舞。很多人的樣貌才識其實普通,本質上庸碌,但因為閱歷產生出一點特殊。如果手指先天條件不錯,加上了這份見識,手指便會生出了貴族氣。古典、白皙而有力量。

他的手指,我記得的,關於歡愉的一切,他的眼睛,我早忘了。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08:25回應(6)引用(0)分享

2010年10月14日

重新活過的時光_楊照

重新活過的時光
——讀楊牧的《奇萊前書》、《奇萊後書》

德國小說家湯瑪斯曼在他的傑作《魔山》書後,有一段作者自述,其中提到了一項對讀者的「不情之請」:希望讀者不止讀一次《魔山》,能夠讀第二次。湯瑪斯曼不得不帶點歉意地解釋:當然如果這樣一本書根本不能吸引讀者讀完第一次,那就遑論什麼第二次了。他的提議是針對那些受到吸引,覺得《魔山》夠深刻、夠有趣的讀者,正因為他們慷慨地付出了時間,讀完一遍《魔山》,湯瑪斯曼特別要求他們再讀一次。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17:02回應(5)引用(0)分享

2010年10月8日

等待,為了凝視美好_蔡詩萍

清晨,醒來,簾外泛著黎明前的浮光。風扇一圈一圈回轉,不想再睡了。順手於床頭櫃上抓本書,董橋的散文,溫文敦厚,戀棧懷舊,適合暗夜已去,晨光將至的交遞時刻。

沒多久,女兒房間起了騷動,媽咪上廁所,見這邊燈亮著,探頭說女兒醒了叫爸拔喔。

我摸黑進了房間,剛碰到女兒身上的被單,便被一隻小手緊緊握住,女兒半睡半醒。我說尿尿吧。「嗯,不要。」她手握更緊。不行喔,醒了就得去尿尿。我抱她起床,她勾住我脖子,不情願地坐上馬桶。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11:14回應(0)引用(0)分享

關於呼吸的意義_江欣樺

      人物簡介 火原和樹,《金色琴弦》人物,就讀音樂科三年級,中學時退出田徑隊走入音樂圈,主修小號,樂器如其人。
        和樹君:
       不知道你是否也有這種感覺,只有在吹小號的時候,我才會覺得自己確確實實地在呼吸。吸氣的時候,感覺空氣經由鼻腔、氣管、肺的通道一路往下,讓腹部因為攝取了風而鼓脹,然後均勻吐氣、點舌;活塞的起伏留給指尖去記憶,只要將氣往前送就好了。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09:03回應(4)引用(0)分享

2010年9月29日

在龍眼樹上哭泣的小孩_黃春明

過去四季的各類蔬果,以及海產的魚蝦貝類,分別在菜市場出現的時候,人們就知道當下的季節和月分。比如說,當人們看到鳳梨和龍眼的盛產時,他們都知道,時值農曆的七月鬼節。七月普渡的供桌上,除了三牲酒禮,還有糕餅鮮花青果;其中一定有鳳梨(旺萊)和龍眼,並且數量很多,因為供品裡面鳳梨和龍眼算是最便宜的了。在閩南的諺語裡面,有這樣的一句:「旺萊龍眼,排排一桌頂。」將鳳梨和龍眼堆排在桌上,那一定是在拜七月好兄弟才如此,平時不可能買很多水果排放在桌上。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13:31回應(0)引用(0)分享

偷_周芬伶

     「我要你們都坐好,我有讀心術,只要看你們的臉,就可抓出小偷。」國小老師開始以他的鷹眼輪流看我們,不知是誰的東西不見了,老師竟用他的眼睛辦案。

     我開始冒冷汗,全身都在發抖,覺得老師一直在看我,明明跟我無關的事,這種逼供的方式讓最黑暗的罪惡感現形,過去偷拿過爸媽的東西或錢的人,這時都顫抖不已。但我已無餘力注意他人,覺得自己隨時都會昏倒,老師已看出來了吧,看我抖成這樣,他一定以為我就是那個小偷,可是明明不是我啊。

     「如果你們不招供,就這樣坐著,直到小偷自首為止。」天哪,我們不知坐了多久,老師的鷹眼好像一直看著我,我的樣子就像小偷,哦,乾脆我自己舉手說是我偷的,早一點結束這酷刑,他讓人產生就是我的錯覺,我低著頭不敢看他的眼睛。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08:43回應(1)引用(0)分享

媽媽您好 _林育靖

 

懷孕不久,該知道的人似乎都知道了。

不過是買件孕婦裝、參加兩次媽媽教室、回函一封《媽媽寶寶》雜誌的贈品索取單,留了個人資料,說是會寄送新裝DM、滿額折價券或媽媽教室的訊息給我,沒想到湧來的關心出奇地多。

首先是月子餐的「營養諮詢專員」表示可以提供試吃,端來麻油雞與紅豆湯,附上四週食譜,所用素材皆號稱頂級,「料理水」則又分「米酒水」與「坐月子水」,「米酒水」我還可從字面理解意思,「坐月子水」則只能從其天價忖度此水妙不可言。專員叮囑產後第一個禮拜不能吃蔬菜,月子期間不能洗頭、不能喝一般的開水、要綁腹帶,如此產後才能恢復健康與窈窕。這樣專業的要價,足夠每天在五星級飯店大啖兩餐「吃到飽」,還有找零可喝杯咖啡或現打果汁。我輕描淡寫道,有別家菜單大同小異,價格卻便宜一截呢。沒想到激起她的怒氣,「嚇,都是二姊啦,本來一起做的,後來姊妹間鬧不合,二姊就跑出去自己開了……妳看內容雖然相似,但品質絕對不一樣,我是不好意思說太白,前些日子新聞不是有報月子餐用過期的食物嗎?……」怕她一發不可收拾,我趕忙拾起她帶來的簡介單埋首研讀,卻見到斗大幾行字:沒坐好月子將來會身體浮腫、腰痠背痛、內臟移位、頭暈目眩、齒危髮禿……初次懷孕的我,當然害怕生產完會老個十幾、二十歲,變成水桶腰的黃臉婆,日日哼哼唉唉這兒疼那兒麻。送走月子專員,我繼續翻閱她留下的恐嚇信,反覆思索,生怕誤了女人寶貴的「改變體質」機會。外祖父笑著對我說,他近年腰痠背痛大約是月子沒坐好之故。母親也附和,電視上坐月子專家強調生產完要吃糯米,其黏性可使生產移位的臟腑重新黏合,那咱們來吃麥芽糖吧,看能不能黏得更緊些。

...繼續閱讀

ceibaca發表於 樂多08:07回應(0)引用(0)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