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日 02:36

[為樂生守夜]我心無法割離的

禮拜天下午,和雨漣(鳥阿姨)及幾個網友一起回樂生。他們去拍照,我則拿著小鏟子加入農場體驗教學,然後我們再一起去寫POP,晚上到各房舍分送紅豆湯給阿北阿嬤。

那晚回家以後,心裡很亂,寫幾個字,不對,就另起一段;再寫一寫,又寫不下去。存了一個檔案裡盡是片片段段不成章的文字,決定關掉電腦去睡覺時,已經半夜一點多。

那麼晚了躺在床上始終睡不著,頭腦還很清醒。主啊明天我還要上班耶。黑暗中睜眼閉眼都是整片樂生山區,還有我們一一探訪的阿北阿嬤。


林卻阿嬤、卯阿北、善國阿北、呂阿北、湯北北、鄭阿北、阿軍阿北、蔡娥阿嬤、楊阿北……。為什麼今天我認識了你們呢?這樣,那要被迫遷離的二十多位院民就不只是個數字,而是你們了。 


我的心好亂啊,一直跳一直跳,只好把頭整個埋進被子裡,學
TT和胡椒整個躲在被子裡會不會比較好?

 

主啊我不要我的阿添北最後的最後竟然要住到新大樓裡。埋在被子裡的我吐出了這句話,我才知道我多麼掛念阿添北,而且什麼時候他已經悄悄變成「我的阿添北」了?是那天晚上那一小段寒暄嗎?他從籃子裡拿出一罐止咳水,要我幫他把蓋子旋開,倒進小杯子裡給他喝。我用很爛的台語介紹雨漣給他認識(後來想想我好像把「室友」講成「市友」,難怪阿添北一頭霧水),說是雨漣告訴我來一次樂生就知道為什麼要保留樂生;阿添北很高興地跟雨漣說,只要講過一次話,彼此之間的關係和意義就更不一樣了。

臨別前,我們給阿添北加油,他伸出手,和我們擊掌。我想起他曾說不敢讓人看到他殘斷的手;也因此在看到關魚這篇
如果在冬夜,我握了你的手〉時,格外有感觸,因為那晚只是在中山堂,阿添北的手就偏冷,何況是在寒涼的衛生署外坐了一下午。


  • 您可能有興趣:

    [轉貼]IDEA兩週年--樂生詩班首役
    catturtle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樂生,樂生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1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7753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