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2008

最近

最近都會使用無名網誌發文,請大家來這裡繼續關心我吧!
http://www.wretch.cc/blog/c1204

ch1204發表於 樂多14:27回應(0)引用(0)放風箏。

December 4,2008

十九自述。

  到了這一個特別的日子,我要不免俗地追懷一下過去,以及期待一下未來。這樣的日子提醒了我:離生命的完成又更進了一步,以及離理想的實踐,又更遠了一步。
  到了這一個特別的日子,總是要率性地寫下任性的文字,怎麼想就怎麼寫,不修改的,畢竟青春的文字一經修改就會失去顏色。
  記得十五歲的這個時候,是國三吧。
  那時候的我,雖然成績不錯,學習態度卻一直都很糟糕。上課一直睡覺(有時候是不小心的),也常常無心聽課,根本沒有把學習當成很重要的一件事來看待。十五歲的時候,離基測已經不遠,要拯救成績也只剩下幾個月的時間了,那時的我一直跟自己說,孔子十有五而志於學,我也不過是到了孔子志於學的年齡而已,想起自己與孔子站在同一起跑線上這件事實,給了我不少信心,讓我相信我還沒有到砍掉重練的地步,從十五歲再開始努力,也絕對是來得及的。
  但是,只有孔子的勉勵還是沒辦法使我專心。最終讓我專心的還是那一個很重要的約定。那時候的我很喜歡妳,一心想要和妳處在一起,本來第一志願是附中的(沒什麼值得一說的理由),但知道妳要考北一,讓我也把建中當成第一志願。然後到了基測前一個月,我跟妳說好,一定要一起上第一志願(但不是同一間),妳寫了張紙條給我,記得我們的約定,我把那張紙條放在我的小相框裡面,把小相框放在書桌上面,勉勵我一定要努力。最後的一個月,幾乎是過著除了吃飯睡覺洗澡上廁所之外都在唸書的生活。
  然後我們成功了,第一階段申請都上了。
  那時候的我,支持那時候的我撐下去的是妳。
  十八歲的時候,是高三。
  一樣是面臨了大考的壓力,但這一次的挑戰卻更大了。高一高二不認真的結果,通通在高三顯現了。
  從來沒有及格過的英文段考、很少及格過的數學,以及常常三五十分的地理。
  面對這樣的窘境,我一直告訴我自己,只要我願意努力,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情、只要一步一步來,即使過程艱辛,結果也一定會是甜美的。
  家裡的堂哥們全部都是「建中→台大」,確實給了我不小的壓力,當時總覺得不能夠讓這樣的傳統在我手上葬送,一定要努力才可以。建中的晚自習可以讀到十點,在九點的時候我常常去操場慢跑,望著遼闊的夜空跑著,每跑一步就告訴自己,我要堅持下去,我要讀台大,只要我堅持下去,一定可以的。我跑得不是很快,但我告訴自己,絕對不可以停下來,我把終點當成台大的門檻,只要我繼續堅持下去,即使再累再痛苦,只要我堅持,我一定可以跑到終點。當時就是憑藉這樣的信念在跑步著,即使腳已經十分酸痛,也堅持要跑到三公里。
  在荒唐的過去的影響下,高三的我對影響上課秩序或是晚自習秩序有著強烈的反感,也是在那個時期,造就了對於上課態度的堅持的。可能是抱持著一種彌補的心態吧,在高三乃至於現在,一直抱持著對上課態度的堅持自我要求著(高三英文課為例外)。
  高三上的時候,想讀的是中文,一度也曾經考慮過哲學,但還是以中文為第一志願,這樣的想法持續到了考指考的前幾天才改變。
  在高中畢業到指考前的這段期間,是在k書中心渡過的,我選的k中在台北車站附近,每天進進出出時總會看到發傳單的身障人士(我覺得是啦)甚至是乞丐,那時候的我,每次看到總是很難過,一直思考著,我可以怎麼做才可以改變這樣的社會?是去讀社工,未來當一個基層的社工嗎?基層只能服務少數,只能治標無法治本啊。是去讀中文嗎?中文又可以改變什麼呢?那時候的我心裡很慌,讀那麼多書,國英數史地,我要如何做,要如何改變這個世界,書上都沒有教,我去讀了佛經(《六祖壇經》和《金剛經》),想要尋求一個答案和慰藉,但我只讀到佛說,以佛法渡人,勝過以無數的寶藏捐助給人,但是,如果連基本的生理需求都無法滿足的話,心靈的昇華又有什麼意義呢?難道要告訴他們,今生的不幸是為了來生的幸福鋪路嗎?太不切實際了。佛說要布施,但要如何布施?要如何做?我不知道。佛只說要布施。
  在指考的前幾天,睡覺前順手抄起放在書桌上的《建中青年》(校刊)來讀,一讀即改變了未來決定的道路。校長說,一位老師能改變的,是他的學生;一位校長能改變的,是他所帶領的學校;但是做為一個教育政策的決定者,影響的卻是全部的學生。我被校長的話感動,思考著,從教育的問題著手,給予學生正確的觀念和想法,給予經濟狀況較差的學生良好的教育,說不定就是治本地改變社會的方式啊。於是我選擇了這條路。
  做這樣的決定其實是需要勇氣的,成績出來的時候,填志願的時候,一直受到內外的煎熬,母親認為政大還是比較好的,無論科系喜歡與否。我曾經動搖過,一方面是葬送了家裡的傳統(其實分數也沒有到台大的最低錄取科系),一方面是對未來的不確定性,但最後仍然走上了這條路,至今也沒有後悔,也很高興我做了這樣的決定。
  進了大學之後,我開始意識到世界不是我想像的那樣單純。
  高三的時候一直以論語為我做人的準則,現在接觸到了更廣泛更多方的想法。論語的準則是不是扼殺了個人的存在?論語的準則是不是限制了思辯的能力?剛毅木訥近於仁,那口若懸河的人呢?算不算是個仁人呢?影響教育的因素太多了,單憑教育的力量也無法改變任何事情,經濟、社會、文化等等等等,我的夢想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實現。以前一直在思考,台灣也有那麼多的教育學者專家,為什麼台灣的教育還是會搞得一團亂呢?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是台灣的教育學者真的沒有能力嗎?真正瞭解到了教育背後牽扯到的複雜層面之後,才能真正了解政策決策者的處境。
  十九歲意謂改變人生的可能性之降低、意謂生命完成之進度,但即使如此,還是要大口大口地呼吸、大步大步地前進,即使跌倒了,也要爬起來,繼續努力下去。
  十九歲了,祝福我自己期許我自己,能夠繼續堅持我的理念,不被外物輕易動搖,繼續追尋我的夢想,不被現實壓迫。十九歲了,祝福我自己往後的歲月中,能夠繼續擁有做夢並且實踐的能力。
  十九歲了,祝福我自己,生日快樂。

ch1204發表於 樂多13:54回應(7)引用(0)fu.62l4。

November 30,2008

鋼索。

  最近一直在存在主義之中繞圈,雖然現在仍然無法讀出個太偉大的心得來,但好歹也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中國的諸子們,請再在書櫃裡住一會吧。
  尼采說,走鋼索的人是勇敢的、是孤獨的。鋼索的彼端是通向理想的道路,另一端則繫著惴惴不安的心,走過鋼索需要堅強的意志、需要承受巨大的孤獨,一旦成功則為超人、一旦失敗則得付出代價。
  我說,走上鋼索的人是孤獨的,不走上鋼索的人是孤寂的。
  不走上鋼索之所以孤寂,在於急著逃避孤獨,反而落得了更大的孤獨,永遠無法正視孤獨的結果就是落入永遠的孤寂之中。
  走上鋼索的人得以面對孤獨,孤獨之時我們才得以完成自我的本質。存在哲學認為:存在必先於本質。先有存在才有本質,意即我這個人先存在,然後才有我的本質出現,我在存在之初是沒有任何生物本能以外的特性的,人的本質必須是在孤獨之時才有探索的能力的。為什麼呢?因為人在面對孤獨之時才得以和自我對話,才得以瞭解自我,進而去選擇自己所需的本質。
  寫到這裡,我忍不住懷疑我寫的東西了,因為面對孤獨才得以瞭解自我,進而選擇自己的本質,這樣說來,自己的本質本身就已經含有本質或能激發出本質的能力了,若是如此,難道是說人在存在時是含有潛在本質的存在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本質還是我們自己得以選擇的嗎?如果我們無法選擇自我存在的本質,那必有一樣東西影響自我的選擇,若成立,則我們就無需為自我的人生負完全的責任了。
  但存在主義的說法不是這樣的,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呢?
  或者應該說,人在存在之初確實是不含有任何生物本能以外的本質的,但人在經歷過一段人生體會後,產生了本質?
  我都搞糊塗了。再思考看看吧!


ch1204發表於 樂多21:48回應(0)引用(0)fu.62l4。

November 28,2008

孤獨、唯心與存在主義

  存在主義認為人的孤獨來自科技的快速發展,人類的存在已然成為工具存在,與團體結合而失去自我,是一種失去自我的孤獨。唯心觀點認為,除了對自我的瞭解之外,我們無法確實知道外在的任何事物;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證明了自我的存在,但卻無法有力指出他人確實存在(宗教的說法實在無法說服我),只能確知自我而無法瞭解他人,即使近在咫尺、即使同船而渡共枕而眠,我仍然無法瞭解外在的真實,無法瞭解對方的想法。
  人活在一無所知的世界,是一種巨大的孤獨。
  人活在喧嚷繽紛的世界,是一種華麗的孤獨。

ch1204發表於 樂多23:40回應(5)引用(0)fu.62l4。

November 8,2008

智慧。

我真是一個沒有智慧的人。

ch1204發表於 樂多23:44回應(6)引用(0)fu.62l4。

不是流浪

不是風的吹、不是雨的催
不是妳的喚、不是她的喊
不是悉達多、不是米爾曼
不是流浪者、不是求道人

是吹風是喚雨
是喚妳是喊她
是悉達多是米爾曼
是流浪者是求道人

是是也不是是
不是是也是是

ch1204發表於 樂多00:10回應(0)引用(0)fu.62l4。

November 6,2008

複製、基因與不朽

複製、基因與不朽 第三章讀書心得
我要討論的命題是:於不適任之情況下將孩子帶到世間,是一種道德上的罪行。
  我是反對這樣的命題的,接下來我將透過兩個論證來支持我的想法。
  第一,我們要如何定義不適任的情況?對此,通常我們有兩種說法:一是父母的社經條件不足以照顧孩子、二是孩子本身帶有缺陷。關於第一種說法,我認為父母的社經條件不足並不足以證明產下孩子即是一種罪行,因為若父母本身的社經條件無法支持其養育後代,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第十五條:「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國家應給予其以妥善照顧。我以為,金錢應該花在刀口上,健全的福利制度有助於提升全體國民的生活品質,再說,我們誰也不能肯定不幸的事是否會發生在我們身上,這樣的社會福利制度也算是保險的一種方式。第二是孩子身體缺陷的探討,我們並無從得知孩子本身的意願,如何能代替這個小生命做決定呢?這個問題我將在第二個論證做詳細的探討。
  第二,我們是否能以自身的經驗判斷孩子的痛苦與否?這個問題關係到將孩子生下來是否造成孩子本身的不幸?我們如何得知孩子的痛苦?比較可靠的方式是依照我們對身體殘缺的意識型態做判斷,即在當今社會價值觀裡,身體殘缺的人並沒有辦法得到公平、完善的對待,致使其在心靈上產生莫大的痛苦,在生理上,我們一般則認為四肢殘缺造成其行動的不便等等。而我反駁的原因為:「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我們畢竟不是那些未誕生在這世界上的孩子,我們怎麼能由自己主觀的判斷來加諸於他人身上呢?就算產生痛苦是一個大多正確的判斷,但我們又怎麼能夠證明未誕生的這孩子不是少數的特例呢?事實上我們無從得知未誕生的生命是否喜歡殘缺。
  至少,生命有其存活的權利,即使是有缺陷的生命,只有他有意願存活下去,我們都不應該剝奪其性命,但遺憾的是我們無法和未出世的小生命進行溝通,在此我要提出一個比較激進的想法,即:先使生命誕生,待其有判斷能力之後,再由他自己決定自己的生命,也就是說他擁有決定自己生命的權利。關於這個說法,判斷能力的有無該如何判別呢?因其不在本章討論範圍之內,故不多加敘述。
最後,我要在此結論。根據論證一,父母的社經條件不能做為適任與否的依據;根據論證二,生命身體上的殘缺是否造成其不幸,以致於將其帶到世間是一種道德罪行,應該由生命本身來判斷,而非由他人判斷。
所以我認為,「不適任的孩子」於理想的社會中不會存在,所有的孩子都會是適任的。因為不存在不適任的孩子,所以不會發生「於不適任之情況下將孩子帶到世間」的情況,而現今社會體制之所以產生這些不幸,乃是社會體制及社會價值觀的不完善,我們不應該本末倒置,將這些不幸歸類為「因為孩子出生而產生不幸」。而是應該檢討為何我們的社會使這些孩子不幸才是。 ...繼續閱讀

ch1204發表於 樂多13:24回應(1)引用(0)fu.62l4。

November 1,2008

難題?

  最近一直在思考以下的問題:
  面對自心的強烈渴望,該不該勇敢追求呢?
  當內心的渴望與道德感衝突時,該怎麼選擇呢?
  如果欲望本身妨礙他人的自由,是否就應該放棄呢?
  如果欲望本身不妨害他人的自由,是否要考慮其道德性呢?
  道德重要嗎?道德影響我們的行為嗎?

ch1204發表於 樂多20:27回應(12)引用(0)fu.62l4。

October 31,2008

給妳的。

  不可以每次都這樣。
  會對妳說那些,絕對不是討厭和妳一起吃飯、討厭和妳在一起,妳不要這樣想。只是我希望,妳能不要以我為中心旋轉,不要把我擺在第一位,而應該把眼前的學業或是事業擺在第一位;只是我希望,妳要長大,要更獨立,不能老是依賴我。
  相較於每天的見面吃飯,我更希望能待在圖書館,讀更多的書,再努力一些,再向夢想邁進一些,我也希望妳可以這樣。
  我仍希望,妳能夠做好自己的情緒管理,不要三不五時就哀聲嘆氣,煩來煩去,不要被小事給困擾住,要放開一點,一件事一件事把它解決,要樂觀一點,要更主動積極一點。
  最後妳要知道,哭和沉默不能解決任何事情,我很希望妳能夠聽進去我的意見,然後跟我討論接下來該怎麼走下去,而不是一聲不響調頭走人,這一次我不想追上去,我要妳知道,如果妳自己選擇放棄溝通,就沒有人有責任義務要與妳溝通了。這一次我不叫住妳,我希望妳可以自己回頭,我希望妳可以正視眼前的問題而非逃避,我希望妳可以更好而不是永遠在我的羽翼之下。
  最後我認為,妳應該要學會孤獨,不要一個人就做不了事情,事實上一個人的時候才是最能思考的時候,學會跟孤獨作伴,妳才可以長大。
  希望妳不要逃避,打給我。

ch1204發表於 樂多21:35回應(0)引用(0)au4m,4。

October 28,2008

永遠都不夠努力

  永遠都不夠努力。
  加油吧,再努力一點、再積極一點,一定還可以做得更好的。
  感覺身體不太好,不能再向之前一樣天天熬夜了,但是還是忍不住要說,半夜才是最適合專心的時候。時間的掌握還是不夠好,要再加油才可以呢。
  宿營回來,和系上的感情更好了,上課也很愉快,生活充滿挑戰,基本上我是很熱愛我的大學生活的,走在師大校園裡,高中的過去種種,好像不曾離我而去,好像所有的回憶交織在同一個記憶的平面,沒有那些先來後到的順序。
  以前一直以為,我是沒有台大就不能接受的那種人,但事過境牽,台大再也不是困擾我的執著了,大學生活只要夠努力,不都可以學到滿滿的知識嗎?所謂的老師不會交,那我們不是可以思考更好的教學模式嗎?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不管走到哪裡,都有我們學習的地方,我從來不覺得有任何一堂課是沒有意義的廢課。
  走在師大的校園裡,其實我很滿足現在的生活,我想這就是我要的。

ch1204發表於 樂多21:24回應(0)引用(0)fu.62l4。

October 19,2008

生氣。

  云何應住?云何降服其心?放不下,提不起,在心頭狂奔,無意義的憔悴。

ch1204發表於 樂多23:28回應(3)引用(0)fu.62l4。

September 29,2008

國中遺稿。

昨天整理房間時,發現國中寫的一些小東西,看看吧。

<過去,未來>

泛黃的月台

焦燻甜苦的等待

按耐 barcelona的情懷

你打過去來 理當不知未來早已超載

挪抬 聽說是表達對你的敬愛

你說這一切,可以再安排

無奈 票根的訖站指向 未來

如果 思念會從筆尖遺落

框住的曾經 破碎的期待

倒入紙箱封裝 未來的地址仍舊不詳

你一定會知道

如果,又是如果......



<樓蘭>


你說 你是誰

我也 愕然

是不是 樓蘭的星夜

迷惑了你

亦或 我早已被埋沒

在你心裡那片 沙漠

是了 定是你被蠱惑了

我笑了笑 任你擦身而過

繼續我的 千年等待



<殘篇之一>

踏上這篇故土

  就知這又是個

   無止境的 羈絆

風挾雜著 千年的時間沙

幅過你錯愕的面龐

不知道是否

 野佛過你那只

  裝載記憶的塵封小盒



<殘篇之二>

我決定背著你

向命運的彼端 潛逃

星光點起滿山的孤寂小徑

我卻兀自 徘徊在

你開闢的小天地

循著上次 躑躅的足跡



<殘篇之三>

離離原上草 一歲一枯榮

漫天草飛掩住我逃亡的阡陌

蕪興萋萋 怎奈何

吾心

野火燒不盡 春風吹又生

內心的戰火似乎燒不盡

蔓生的相思藤

孤寂在空氣中凝結

為我的視線點上了柔邊



<殘篇之四>

我決定瞞著你 偷偷地
          逃
又來到似曾相識的

海一般的草原

這裡也曾經荒蕪...

是誰  是誰

是誰恣意灑下思念的種子



<殘篇之五>

上次我背著你

已留過  一千四百多個

春天了

記憶的餘溫早已褪去

但是個什麼樣的際遇

讓我又再一次翻到妳

泛黃的 往昔扉頁

蘸一點點 妄想改寫

但是怎地一碰... 啊

   似乎比從前更熱了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寫什麼,重讀過去的東西連自己都覺得有點害羞呢......。然後五個殘篇之中好像有某種關聯性,但他們當初被我從筆記本撕下來,我都忘記了,囧興 ...。另外有某些篇章有時代的背景意義喔。

ch1204發表於 樂多16:37回應(4)引用(0)fu.62l4。

September 28,2008

今天是您的生日。

今天是您的生日,我決定為您寫一篇賀詞。

ch1204發表於 樂多23:40回應(2)引用(0)fu.62l4。

September 1,2008

師大自傳。

一、家世個人及家屬生活狀況

  父親是屏東人,母親是台北人,於台北相遇、相戀、結婚,然後產下了我。
  父親學商,在企業任職;母親學設計,曾當過老師,現亦於企業上班。家中另有一個弟弟,就讀國中,平時住校,僅假日回家。

二、學歷

  國中就讀於金瓜石的時雨國中,應屆考上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並於高中二年級時轉入人文暨社會科學資優班就讀,指定科目考試順利分發進入第一志願──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
  幼稚園時喜歡恐龍,勵志成為恐龍學術研究權威,國三時盼望能懸壺濟世,高一想讀社會學,高二願念中文系,只因為想改變社會,只因為了滿足自己的興趣。高三仍以中文系為目標,直到指考前一天,偶然讀到吳武雄校長的期勉之語,遂決定研讀教育,期盼能改造社會,盡一份心一份力。

三、社會關係及最欽佩的師友

  建中人文社會資優班召集人──黃春木老師,是我最敬愛的師長。黃老師推動人社班的運作不遺餘力,黃老師告訴我們,從建中走出去,盼我們能有更寬闊的視野,看得更高更遠更清楚更明白。他提醒我們:「從建中走出去,我們可以帶走什麼?可以帶走多久?」
  大多數的人背著大量的課本知識「滿載而歸」,但課業是手上捧著的水,邊走邊滴,沒走幾步路就滴水不剩了。而視野是喝下肚子的水份,走多遠都不會漏的,但卻很少人帶走視野。
  我將老師視為巨人,老師的勉勵激勵我爬上巨人的肩膀,並期待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為他人眼中的巨人。
  黃老師是我最欽佩的師長,也是我努力追逐的目標。

四、自我批評

  過去的我並不是很認真,曾經過著玩歲愒時的日子。高中一年級和二年級的成績始終不是很好,直到高三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開始用功讀書。
  其實成績好不好也不是那麼重要,比起成績好壞,更重要的是負責任的態度,高三一整年努力彌補過去的黑洞,常常遇到挫折,但卻很充實,畢竟我是勇敢面對自己了,而不是一味的逃避。進了大學,不想再重蹈過去的錯誤了,希望自己能夠繼續對自己負責。
  我最大的缺點就是懶散,只有偶爾會特別勤奮。這是我一直在努力改進的,希望自己能更積極面對未來。

五、對國家前途之展望

  親自體會過台灣的教育制度,很清處地可以知道台灣過度地強調讀書,而偏廢了升學以外的各種體系,比方說職業學校體系常被社會大眾貼上不良的標籤,職校學生往往也被視為不良學生。在社會的既定價值觀裡,仍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想法,上一代影響著下一代,連部份學生也認為成績差不會讀書才會選擇高職就讀了。
  我希望台灣的教育體制能夠有徹底的改變,學生們可以不被升學壓力和父母期望壓得駝了背上學,我希望台灣能有一個自由開放的教學環境,可以不只是填壓式的教學,可以更多元更有趣,我希望台灣能不要只以升學當做通往羅馬的唯一道路。

六、今後志願與期許

  我希望能努力學習跟教育學有關的一切,就讀教研所,甚至是博士班。未來希望能進入政府部門,為台灣的教育盡一份心力。另外因為個人的興趣,希望可以雙主修心輔系。
  目前的我仍然十分稚嫩,但大學四年如果可以努力學習努力充實,相信一定可以實現我的理想。

ch1204發表於 樂多12:18回應(14)引用(0)fu.62l4。

August 28,2008

誠惶誠恐。

  接了一個要角,著實誠惶誠恐。很害怕自己做得不夠好,很想告訴自己說這是第一次(是吧?),但常常都不會有下一次機會啊。
  總之請大家不吝指教,小的我會受教的。

ch1204發表於 樂多23:37回應(7)引用(0)建中山。

August 20,2008

曬太陽。

  今天晚上才要練習,所以中午時便把囧興們帶到陽台曬曬太陽囉。最近開始用手抓乾燥蝦餵食,效果不錯,今天拿了隻小蝦引誘他們,他們就跟著我的手爬來爬去了!照這樣下去,以後大概看到我的手指就會衝過來了呢。
  
  ◎今天把綠豆湯放在瓦斯爐上開小火就跑去看陸劇,看到一半才想起來,水已經燒掉一大半了,囧。

ch1204發表於 樂多15:57回應(12)引用(0)囧興日記。

August 19,2008

小巴的眼皮。

  昨天晚上發現小巴睜不開眼,有點緊張,上網查了資料,有兩種可能。一是水質過髒,細菌感染所致、二是缺乏維生素A。本來想說今天買藥膏回來為牠上藥的,但今天曬曬太陽又生龍活虎了!不過牠食量還是頗小的,希望牠可以健康地長大到十五公分。

ch1204發表於 樂多22:57回應(7)引用(0)囧興日記。

August 18,2008

原人生。

  按照造詞原理來推論,人生該是一種器物吧。
  例如紙鎮是拿來壓紙的、筆洗是用來洗筆的。人生,應該是用來生人的東西吧?生人的東西是什麼?抱歉,還是中。
  嗯,所以人生就是人。換言之,人生指的就是人的全部。
  常聽到很多的比喻,酸甜苦辣辛香臭形容人生的喜怒哀愁悲歡怨、小魚逆流向上勉勵人生應該勇於進取、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人生的比喻數不勝數,取譬精妙的不在少數,但總是難以形容人生的全貌。我想人生的形貌就像空氣吧,抓不到的。
  那,什麼是人生?
  人生是無法形容的吧。人生大概只有在半夜三更吃宵夜時,亦或忙裡偷閒啜一口香茗時,箇中滋味湧上心頭,才會若有體會的讚嘆一聲:「啊~,這就是人蔘啊~!」

ch1204發表於 樂多21:19回應(10)引用(0)fu.62l4。

August 17,2008

想做卻不知道會不會做的事。

第一、唸英文

第二、練中阮

第三、學烹飪

  已學會項目:綠豆湯、炸醬麵、蔥油餅(這樣就餓不死了吧)

第四、養水族

  已經順利得到甜甜圈龜和紅耳龜了,希望牠們可以順利長大。考慮再養某品種的鬥魚。

ch1204發表於 樂多22:23回應(5)引用(0)fu.62l4。

August 16,2008

你好,師大。

  最後,我選了師大教育系。
  大家都會問,本來不是要讀中文系嗎?本來不是要讀台大嗎?
  其實不管是讀什麼系,中文也好,社會社工也罷,其目的只是盼能改造社會罷了。想讀中文,只是希望能參透古人的智慧言語,希望從論孟學庸,甚至是文學的浩海裡面,取一瓢滋潤人心的水罷了。想讀社會社工,其理無非想直接救助社會而已。或許有人會說好傻好天真,中文社會社工本意不在此處,但又有什麼關係呢?這就是我的動機啊。
  指考前一個月,在台北車站周圍的K書中心唸書。每天出入附近,見了不少賣玉蘭花、賣口香糖的伯伯阿姨叔叔阿婆,看過不少浪擲青春的少男少女(包括攬鏡自照時),心中滿是感慨,想著自己能做些什麼?一個一個輔導走上岐路的迷途人嗎?治標不治本,有用嗎?
  在指考前一天,隨手翻了建青,碰巧看到校長的話,領悟了一番道理,即是「老師影響一個班級、校長帶領一個學校、教育政策則引導各級學校」。我想,從教育政策方向著手,或許是個治本的方法吧。
  或許我的想法很傻很天真,你們大可以笑彎了腰,但這是我選擇的夢想我選擇的道路啊,或許我會跌倒或許我會抵達終點,不試試看的話永遠不會知道。

ch1204發表於 樂多00:51回應(8)引用(0)fu.62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