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4,2016 11:34

與琴共舞|Marihiko Hara & Polar M

自京都回國後,我一直思念著京都。從前川端康成《古都》所描繪的意象,在親自造訪過後,已悄然從幸福與孤獨的矛盾中褪去,只餘下鮮明、寬敞的街道,和蕭瑟往來的自行車。我開始設想,每座城市皆有屬於自己的音樂意象與型態,那麼京都又會是什麼模樣?起初,鋼琴家原摩利彥(Marihiko Hara)沈靜、溫潤的琴音,曾試圖在我腦海裡構築起堅強的堡壘;如珠光閃耀著的輕盈電子節拍,則像是原摩利彥的護城河,只能從遠處往裡頭望去。

每去到一個城市,我先是觀察當地的建築,其次是飲食文化;若運氣夠好,還能遇上當地不錯的音樂家。此次的戰利品,來自村中真澄兩年前以Polar M為化名推出的《Hope Goes On》。Polar M和我印象中的原摩利彥有些類似,皆是注重音樂氣氛營造、悉心培育溫暖旋律音色的京都音樂家。如果有一天把這兩人湊在一塊,那種聽覺上的幸福與矛盾,大抵就像京都的街道,古樸中隱含著現代化的哲思。

結果原摩利彥與村中真澄真的合作了,那是二零一三年的四月。至今我仍然清楚記得《Beyond》那張由馬來西亞音樂廠牌mu-nest發行的專輯裡,透著一份古都走向現代化的簡練層次;猶如我們十年前聽的《Insen(坂本龍一&Alva Noto)。《Beyond》從那個記憶凌亂的後(Post-)浪潮中建立起新的場景;在類型爆炸、資訊焦躁的數位年代,緩緩地流動著一襲清澈的寫意。

除了《Beyond》之外,原摩利彥與曾來台演出的法國0(zero)樂團,也有過出色的合作。在0的新專輯《0=12》裡,原摩利彥的鋼琴與電子聲響,為0提供了一種侘寂以外的古樸與幽靜。我深信與0的合作,對於Marihiko Hara & Polar M即將發行的全新專輯《Dance》,帶來了一種提升、與簡化的音樂氣度。

果不其然在《Dance》專輯的開場曲〈Duo〉裡,鋼琴、空心吉他等原音樂器完全凌駕於電子節拍之上;無論是旋律、和弦線條,皆更勝以往,有一種Helios新專輯《YUME》的恬適姿態。如果《Beyond》是一部虛構的情境配樂作品,那麼《Dance》或許可被理解成舞者精心編排、以肢體曼妙揮灑的即興演出。

The Season Changes〉不免令人察覺到季節的變換。那些夏夜裡的大聲歌唱與嚎叫,蟬聲貫穿庭園的炎炙,轉瞬被西風拂去了暑氣。〈Ray of Light〉是秋爽的夜空,躍動的琴音如冉冉升起的星爍,腦海裡都是揮不去的嵐山花燈路。〈Monologue〉與〈Ocean of Night〉明顯是為了晚夜而譜寫的詩篇;琴聲輕盈,連情緒的波動都小心翼翼。專輯同名曲〈Dance〉,再次邀請到菲律賓女聲Mia Cabalfin跨刀演出;而〈Asia〉則是意象清晰的東方民謠。〈Gone Gone Gone〉與尾曲〈On The Silent Way〉,一則鋼琴、一則空心吉他引路,將路途上的奔波與疲累,轉化為一份內心的自在與平靜;亦凸顯兩人愈來愈默契的合作成果。

Dance》比起三年前的《Beyond》,多了一份返璞歸真的親切;俯拾皆是兩位京都音樂家取自於日常、用之於空間的獨立美學思考;標題還特別引用了菲律賓作家José Rizal作品《不許犯我》(Noli me Tangere)意遠深長的詩句。


  • 您可能有興趣:

    最深的召喚 – KRENG
    boyethan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新發行快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22 │標籤:mu-nest,Dance,節點文化,Marihiko Hara & Polar M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9153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