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7,2016

Struggle & Emerge|荷蘭環境聲響之旅

愛爾蘭實驗電子二人組Lakker繼去年廣受好評的專輯《Tundra(倫敦Boiler RoomLive Set非常精彩)之後,上星期於R&S旗下推出新專輯《Struggle & Emerge》;專輯封面採用了荷蘭澤蘭省1953年洪災的新聞照片合成。

Struggle & Emerge》專輯的製作概念,也是Dara Smith/Ian McDonnall親自走訪荷蘭的音樂採集成果。1953年荷蘭鄰近北海的澤蘭省(Zeeland)因強降雨與惡劣天候的影響,發生有史以來最大的洪災,至少造成1800人死亡;1958年荷蘭政府便通過「Delta決議」(The Delta Act),興建十座水壩以徹底解決洪水之患。Lakker此次的探訪之行,其中一個目的地正是參觀水壩。

...繼續閱讀

May 11,2016

天之驕子|Oliver Coates

以英國、乃至歐洲獨立/實驗電子為主線的boomkat,將「當週最佳」(Album of the Week)選給了Oliver Coates,不免讓人好奇Oliver Coates是何許人?又當boomkat給予Oliver Coates一個新Arthur Russell的封號(其實是《衛報》給的),讓我們來搞清楚Oliver Coates究竟什麼來歷?

黑寡婦史嘉蕾喬韓森主演的電影《肌膚之侵》,相信很多人都看過了;該電影幕後的配樂功臣是英國獨立音樂才子Mica Levi(Micachu/米卡丘);比較少人知道的是電影配樂其中的一章〈Love〉,憂悒浮華的弦樂演奏,便是來自Oliver Coates之手。說到這裡,你是否開始對Oliver Coates感興趣了呢?

...繼續閱讀

April 28,2016

OR Premiere|ANTONYMES

我可以抗拒一切,誘惑除外。

I can resist everything except temptation. (Wilde)

通常我對帶有歌唱性作品的摩登古典(Modern Classical)興緻不大,但和諧與唯美、甚至脫俗的高音和聲,則是例外。出生威爾斯的作曲家Ian M Hazeldine(Antonymes),新專輯《(For Now We See) Through A Glass Dimly》裡,有一部〈Elegy II〉悲歌的篇幅,似乎是從他錄製過不知多少遍、多少版本,最後濃縮而來的簡潔與壯麗;一開始便令我停下了手邊的工作。

我不敢直視《(For Now We See) Through A Glass Dimly》那腐朽的生命力(封面);視覺上的一擊即中,愈是擔心低看了Antonymes用音樂說故事的能力。唱片從一開始,〈The Lure Of The Land〉,像一頁頁白紙,在等待悠揚、哀戚的弦樂。〈Towards Tragedy And Dissolution〉那中世紀的頹靡,殘破的空間裡飄揚著一絲絲摩登與新穎的信息。〈Delicate Power〉一如標題,精巧的弦外之音,與鋼琴的綿延交會,如白與黑的鮮明對比。

...繼續閱讀

April 27,2016

從冰島看世界,你看見了什麼?|羊男的冰島冒險 Rams

如果這是一個顏值即正義的時代,冰島應該可以算上歐洲輪廓最俊美的處子;直至今日,我們仍大量地消費著它,以它的美、以它的俊為號召,明明知道一旦踏上旅程即將悔恨被深埋在冰封的不見天日裡。今年代表冰島參加奧斯卡外語片角逐的《羊男的冰島冒險/公羊》,和《處子之山/冰島暖男的春天》的類似之處,在於集結了這世上最孤獨與醜陋的一切,美好的靈魂被圍困在一個人煙罕至的極境;而觀者往往只依循自己的喜好去找出屬於自己的美好。

如我在《處子之山/冰島暖男的春天》裡頭寫的,冰島並非旅人的應許之地;高齡化的社會型態,與身陷歐債的重生,在導演達格.卡利的小市民心聲《冰島暖男的春天》裡,簡直是如履薄冰。《羊男的冰島冒險/公羊》根本無須挑戰人性,因為在這個冰與火相伴的孤僻之地,人的價值遠不如他們經濟與精神生活的食糧  -「羊」,特別是一隻頻臨滅種的公羊。

...繼續閱讀

boyethan發表於 樂多22:55電影 │標籤:電影,冰島,羊男的冰島冒險,Rams,公羊

April 24,2016

旅行的意志|Julianna Barwick

喜歡旅行的Julianna Barwick,認為新的城市、新的生活型態,總可以讓自己吸取飽足的養分;亦經常改變她對生活的看法。出生於路易斯安那州,現移居紐約布魯克林,Julianna Barwick十年前剛出道時,便成功地向世人展示她那繚繞、空靈的獨特嗓音,此後便被冠上環境大氣女王的稱號。意思是說,Julianna Barwick非常擅長營造歌曲裡的空間感,與大量的reverb堆疊,造就了一種置身龐然與開闊空間的假象;殊不知《The Magic Place》只是她的這門把戲。近年崛起的Julia Holter亦有類似境遇,只是二人的音樂傾向大不相同。

Julianna Barwick最為人熟知的作品,是三年前赴冰島創作、錄製的《Nepenthe》。在Jónsi(Sigur Rós)親密愛人Alex Somers穿針引線之下,Julianna Barwick隻身飛往冰島,在Sigur Rós那座落於河上的Sundlaugin錄音室,捕捉住極地的冷凝與嚴峻氣氛;並透過Amiina的弦樂伴奏,與女性和聲唱詩班的巧妙搭配,成功走出《The Magic Place》可能較受限於空間而趨於恬淡的小品風格。從KEXPNPR前後的演出分野,可觀察到Julianna Barwick創作、心態上的轉變。

...繼續閱讀

April 23,2016

過於喧囂|Andy Stott

Too Many Voices》意義上是曼城製作人Andy Stott出道出年,個人第五張錄音室專輯;十年五張,Andy Stott顯得克制、謙遜,且過分低調。這或許跟他早年接觸、喜歡的音樂類型dub-techno不無關聯。回溯到Andy Stott發跡的時期,Modern Love廠牌旗下還包括Bitstream/Move-D/Deepchord等受到早期芝加哥/底特律techno影響的音樂名字,居中的Andy Stott並未特別顯眼;而他那所謂rooms production的風格類型,彰顯出一種粗糙的生命力,特別像是〈Hertzog(Merciless, 2006)

Andy Stott並非一層不變,近兩張作品《Luxury Problems》、《Faith In Strangers》試圖打破techno制式的藩籬,開始出現一些ambient與抽象節拍的結合;抽象節拍明顯是一種刻意美化,聽過專輯《Luxury Problems》的人,應該不會忘記Andy Stott是怎麼用「節拍」來修理聽眾,特別是那些經常跑趴,錯把《Luxury Problems》羅致家中deco的那群人(封面控)。除此之外,自《Faith In Strangers》開始,Andy Stott也把他的鋼琴教師Alison Skidmore羅致麾下充當歌手,似乎在替日後的《Too Many Voices》埋梗。

...繼續閱讀

April 22,2016

OR Premiere|Chris Abrahams

最近常常把十多年前買的唱片挖出來聽,其中有一張印象特別深刻的專輯叫《Aether》,來自一支雪梨即興樂團The Necks的演出。特別之處在於《Aether》只收錄一首同名曲目;調性上你也一時抓不準,很可能直接貼上實驗(Experimental)的標籤,然後重新遞回被塵埃佔滿的唱片架上。之所以提起這件事,是因為最近The Necks的主人公,澳洲鋼琴手Chris Abrahams以個人名義發行了全新錄音《Fluid to the Influence》;無論是一首還是八首,無論是三人編制的The Necks還是Chris Abrahams個人,作風都不是很好親近,但距離嚴峻的偏鋒音樂,還多了那麼幾分人()味。

...繼續閱讀

April 21,2016

憂鬱的剖析 Carl Oesterhelt/ Johannes Enders


英國指標性音樂合輯Late Night Tales,去年找上Nils Frahm;而Nils Frahm就在他的《Late Night Tales》裡選了一首Carl Oesterhelt/ Johannes Enders兩人合作的〈Divertimento Part 4(LP A3)。就這樣認識了Carl Oesterhelt,一經查證,才知道原來他是Tied & Tickled TrioCarlofashion以及80年代慕尼黑新浪潮樂隊FSK的鼓手。而薩克斯風手Johannes Enders同樣來自Tied & Tickled Trio;兩人首度合作是2010年的專輯《Divertimento Für Tenorsaxophon Und Kleines Ensemble》,由慕尼黑老牌電子音樂名廠Disko B發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