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4,2018

昆蟲誌:人類學家觀看蟲蟲的26種方式(一)

內容簡介:
從「以人為中心」,到「一昆蟲一世界」

懷丁作家(非小說項目)獎、《紐約時報》年度好書、
「The Society for Humanistic Anthropology」 特別獎、
「獵戶星座圖書獎」(Orion Book Award)

「高空中,無數的昆蟲正看著我們!」

一開始,作者切入美國農業部僱用的飛機。飛機帶領我們升空,一探一千~四千公尺高空中所捕捉到的數以萬計的昆蟲。無垠天空裡的昆蟲在氣流中漂浮,等到時機成熟,擺個頭,扭個身,順氣流而下,降落。

昆蟲的外貌與人類大相逕庭,當人們對昆蟲報以噁心表情時,有沒有想過昆蟲比人類早了幾億年生存於這地球上?昆蟲不像貓、狗惹人憐… ...繼續閱讀

books11100834511發表於 樂多11:53回應(0) │標籤:讀冊科學,讀冊自然科學

昆蟲誌:人類學家觀看蟲蟲的26種方式(二)

【G 慷慨招待(歡樂時光) (節錄)】
在我離開上海前,我們有機會看到蟋蟀賭局嗎?我們曾經在方大師的博物館裡看到蟋蟀打鬥,也在萬商市場與其他市場裡看到賣家讓蟋蟀「試鬥」。但我開始有一種在看戲,但主角遲遲未上場的感覺了。難道賭博與蟋蟀不是從最早的文字紀錄裡就息息相關了嗎?賈似道不是為了他的賭友們才寫下《促織經》的嗎?難道上海話稱蟋蟀為「材唧」,不是「財集」的諧音嗎?難道過去曾有那麼多「傳統文化」都已消逝,但蟋蟀市場仍能維持下去,人們還在鬥蟋蟀,不是因為賭博嗎?蟋蟀的交易之所以生氣蓬勃,我們的對話也如此興味盎然,難道不是因為賭博嗎?

方大師絕非衛道之士,但他認為答案是否定的。他說,賭博貶低… ...繼續閱讀

books11100834511發表於 樂多11:53回應(0) │標籤:讀冊科學,讀冊自然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