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7,2017 11:17

除魔師的戀愛日常(二)

序章 穿過狹長令人窒息的通道,拿著聖經和黑色小公事包的手握得更緊了。 當他每走一步路,身體劃過空氣的那一刻,總是有人露出驚為天人的表情停下來回頭看他。然後望著他那教學示範般挺直的背影漸漸離去。輕快擺動的漆黑長袍在後面捲起陣陣黑色浪花,彷彿劇中經過計算的完美畫面。 他絲毫不在意人群的視線,自顧穿越巨大的樓層空間。 騷動一時停止,只剩下提醒旅客搭機的廣播聲——看到他俊美的容貌,彷彿連空氣都忘了時間。 他停下腳步,有深度的沉穩金髮跟著搖晃了一下。這個人有一雙璧璽般隨光線角度改變顏色的眼眸,低垂的睫毛十分修長,鼻樑高挺,端正乾淨的輪廓沒有任何多餘的部分。個別來看這些五官雖然過於挺拔不自然,但組合起來…
卻是柔美的長相。身上則是長袖黑衣、完美襯托修長雙腳的長褲和使用好一段時間卻仍擦得亮晶晶的鞋子,最引人注目的是掛在脖子上的銀製十字架。 這名全身充滿異國風情的男子找到服務人員,於是踱步走過去。 「小姐,不好意思,我想搭計程車。」 薄厚適中的唇瓣露出笑意,說出了一口漂亮的日語。從這長相來看,不是流利的英語就是義大利文吧,在心中如此想像的服務人員左右張望了一會,才發現對方叫的是自己,突然窘得連話都說不好。 「呃!那……那個……請坐那台手扶梯下樓然後直走,出去外面後計程車站就在右手邊!」 「謝謝妳。」 說完謝謝,他又繼續向前走。完全沒感覺到在背後目送的服務人員早已滿臉通紅,差點就要暈過去。 「——這裡就是日本……」 一陣嘈雜聲突然迎面而來。 眼前的景色和數小時前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不但沒有統一感而且十分凌亂。語言、皮膚接觸到的空氣、周圍的味道和喧囂聲,都是那麼地不一樣。 一切就如連作夢都會夢到的那樣。 他揚起嘴角,露出笑容。 走出巨大的建築物後,如服務人員所說的,計程車站就在那兒。在這裡,他依然受到許多注目禮,只見他在眾人視線下悠然闊步向前走著,經過數台顯示空車的並排計程車旁,然後在最前面那台停下。突然,計程車門毫無預警地打開,他嚇得睜大了眼睛。 「客人請進。」 聽到聲音,他才想起日本的計程車後座的門是自動打開的。 「請問要去哪裡?」 一鑽進計程車,司機便隔著防止事故隔板禮貌地問道。一直東張西望、對車子內部充滿好奇心的男子,這才從老舊的公事包取出一張折起來的紙條,將它拿給司機。 「麻煩到這裡。」 紙上寫著目的地的住址和地圖。此時接過紙條的司機注意的不是紙條,而是眼前的青年,而且愣愣地直盯著他,直到青年疑惑地歪著頭才回過神來。 「啊……是……好的……到東洋電視台對吧。」 司機抓了抓頭,將紙條還給青年,然後又回去握住他的方向盤。 車子開始啟動,滑了出去。 他仔細摺好紙條,收回公事包裡,然後眺望流動的景色。 並排的大樓,整齊的街道上種植著各式不同的行道樹,來來去去行色匆忙的人群——因追求便利而充斥不協調的景色讓他感到十分懷念,不禁瞇起了眼睛。 「請問客人是牧師嗎?」 正望著窗外景色,司機透過後視鏡有所顧慮地提出了疑問。 「不,我是神父。」 「……神父?」 「基督教才是牧師,天主教叫做神父。」 穿梭於街頭的車子遇到紅燈停了下來。也許是因為無法理解他的說明,司機疑惑地歪起頭來。 「那主持婚禮的是……」 「那是牧師。聽說日本大多採用基督教儀式。」 「喔……還真複雜。」 吸收完全相反的事物,然後改變成自己想要的形式——看似頑劣固執,但就各方面而言,身段柔軟的日本人可以說連信仰都能十分有彈性。真不愧是八百萬神的國度。想到這點,他不禁忍住嘴角的笑意。 從教會逃出來,真是太好了。 他將眼前的景色深深印在腦海中,同時默默對著留在義大利的朋友致歉,並向神表達謝意。 全新的世界,就此拉開序幕。 第一章 邂逅 古賀刻子十分緊張,臉色發青。 「我為什麼在這裡?為什麼要一直坐在椅子上?文明開化堂的特製抹茶百匯真的這麼吸引人嗎?」 她滿腦子懊惱,悔不當初。 「唉呀,今天的運勢差到極點。星星排列的方式非常不妙。」 「不覺得這裡很冷嗎~人家最討厭這種地方了~」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第一個低聲碎唸的人是一名化濃妝的微胖中年女性。鑲滿五顏六色的石頭、看起來非常沉重的戒指,叮叮噹噹不斷搖晃的誇張耳環,紅紫混搭的服裝。這位充滿江湖術士味道的占卜師花江女士正對著直徑七公分的水晶球,表情十分凝重。 繼花江女士開口的是另一個頂著大濃妝的水手服高中女生。這個假睫毛多到總有一天會颳起龍捲風、令人替她擔心的小姐叫做小早川和迦。正在塗指甲油的她發出陣陣揮發性的惡臭,似乎完全不顧他人的感受。塗完指甲油後見無事可做,便拿起扔在桌上的劇本隨便翻了幾下。面對這些人瞧也不瞧一眼,專心唸誦般若心經的則是上班族音無鈴音。紅框眼鏡,過於樸素的妝容,加上純白套裝和一頭毫無光澤、留到背部中間的邋遢黑髮,讓她醒目得可怕。毫無生氣的臉龐持續複誦經文的模樣看起來只像個唸經的女鬼,令人毛骨悚然。 都是些個人風格十分強烈的人,而自己就在這群人裡面。刻子忍不住嘆了口氣。 她抬起頭來盯著鏡子,試圖打起精神。 這裡是東洋電視台總公司三樓的第三休息室。門旁貼了一張紙,寫著『緊急特別節目!夏季靈異特別企畫!——給您最恐怖的夜晚——來賓休息室』。室內空間出乎意料十分寬敞,中間有四張長桌併成兩排。桌上有四罐茶類飲料,點心也是四份,也許是工作人員要來的。鐵椅有十二張,牆壁邊則是七張並排的梳妝台。刻子就坐在最裡面的梳妝台前的圓椅上。這棟建築物曾於五年前改建,因此還很新,沒什麼醒目的污垢。只能在電視上看到、光鮮亮麗的世界,如今自己就在舞台後方了,刻子想到這點就十分雀躍——然而,這樣的想法也僅止於踏入電視台之前而已。 望著梳妝台上的劇本,刻子嘆了口氣。 將特別節目的事告訴朋友,真是天大的失算。 更要命的是,一拿到零用錢就跑去買『野草莓屋』的新蛋糕,而且還買了五個,這也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不對。要怪就怪特製抹茶百匯,都是它的錯。」 刻子將毫無自製力這件事擱在一旁,低聲咒罵了幾句。櫥窗裡並排的蛋糕看起來如此可口,任誰看了都想吃。明明是食物樣品卻能擄獲人心,讓刻子在朋友的慫恿下來到了這種鬼地方。 刻子倒趴在梳妝台上,瞄了一下劇本。詳細記載節目流程的手冊封面上寫著姊姊的名字——「古賀玲奈小姐」。原來的角色設定是「從小就嶄露頭角的超級靈能者」,但後來卻忽然改寫成「古賀刻子小姐——擁有靈異能力的高中女生」。 「這設定跟小早川和迦重複了吧。」 高中女生的核心價值在於制服,這是電視台的主張,所以小早川和刻子在電視台的指示下穿了水手服。因此鏡子裡的刻子才會穿著再眼熟不過的水手服,表情看起來十分疲憊。 好想回家。 想回家的心情,漸漸湧了上來。 電視台一開始找的本來就是姊姊玲奈。但玲奈卻一口拒絕掉,後來刻子在無意間將這件事告訴朋友,想不到這位朋友卻大感興趣,使盡全力數度試圖說服不想上節目的刻子。在刻子拒絕演出後竟然擅自聯絡電視台答應參加節目,還用甜點引誘強烈抗議的刻子。 也就是說,刻子被一份百匯收買了。 反正只是為了炒熱氣氛,勉強來湊人數的而已。 刻子皺了一下眉頭。思考片刻後將包包拿過來取出手機,用猶豫的心情按下幾個號碼。 她閉上眼睛,將手機貼在耳朵上,細數接通的電話鈴聲。 ——也許,她已經在這附近了。 刻子不禁抱著淡淡的期待。 鈴聲響了九次後,停了下來。 「姊姊,妳在哪裡?」 開口的那一瞬間突然嘟的一聲,電話被切斷了。 感到十分傻眼的刻子看了一下螢幕,通話時間只有三秒。看樣子,玲奈認為兩人之間無話可說。其實玲奈肯接電話已經算是不錯的結果,但這樣的反應未免太過分了。刻子本來想重打,但想到玲奈絕對不可能接電話,只好垂著肩膀將手機用力塞回包包裡。 刻子還小的時候,玲奈是個非常溫柔的姊姊。大了五歲的玲奈十分可靠,很會照顧妹妹,小學時就會在放學後第一個衝去找她。和母親比起來,刻子跟玲奈在一起的時間似乎多更多。不論洗澡吃飯,即使有雙親照料,玲奈依然會照顧妹妹。 刻子原本是個超黏姊姊的小孩,不管做什麼都要跟在玲奈後面。還曾經為了尋找去小學上課的姊姊而迷路,引起一陣騷動。後來被玲奈罵了一頓便不再當跟屁蟲,不過一到放學時間,刻子就會在玄關等待姊姊回家。 從旁人看來,這兩人是一對感情融洽的姊妹。 但現在,玲奈卻連妹妹的聲音都懶得聽了。 刻子再度倒向梳妝台。 「回家吧。」 透過鏡子望著被翻動的劇本,刻子下了這樣的結論,於是她抬起身體,輕輕拍了劇本兩下。 「不要惡作劇。」 從鏡子上移開視線,轉向劇本,那裡有一群貌似人形的小小生物。薄薄的紙張似乎令它們非常興奮,只見它們一會翻書一會鑽到紙下,一會又露臉跑來跑去。人類存在的地方往往會聚集這一類的東西。它們容易受他人心境影響,是沒有生命力的物體——其名稱視發現的人或狀況而定,通常稱之為鬼魂、亡者、亡靈或生靈,有時也叫它們精靈或妖精。 刻子瞄了一眼其他的節目來賓。休息室內有許多東西正在四處走動或來回飛舞,幸好都沒人察覺。 「噯,妳的制服好可愛。是哪一所高中的?」 刻子嘆口氣後,閒得發慌的小早川和迦便湊過來攀談。褪色乾澀的頭髮每走一步便搖晃一下,光是靠過來便能聞到她刺鼻的濃妝和香水味。 「總之不是東京的學校。」 「什麼!?是這樣嗎!?啊,我想起來了!聽說有個女生因為住得太遠不能來彩排,就是她的制服嗎?我好緊張喔,而且又是現場轉播,根本不能出包,所以昨晚都睡不著,一直跟朋友講電話,害我今天超級睡眠不足說。特別節目是兩小時半對吧?」 明明緊張到睡不著,卻連這點小事都沒問清楚。看到小早川一臉悠哉的模樣,刻子只好嘆著氣回答。雖然心裡一直在盤算該什麼時候溜走,但刻子還是配合對方回了話。 「小早川同學,妳……」 「叫我和迦就好了啦。想問我什麼?」 「妳很習慣這種場面嗎?」 「喔,看得出來啊?其實我是讀者模特兒,但沒什麼靈異體質。這次只是因為剛好在錄影現場聽到這個節目,跟他們提到我對這一類的有點敏感,結果通告就來了,想拒絕也拒絕不了。要是以後工作越來越多該怎麼辦~」 喜不自勝的小早川——也就是和迦,不由得高聲叫了起來。看看其他男性來賓,幾乎都是靈媒、超能力者和預言家之類的人物。 不習慣在媒體面前曝光的,似乎只有過著普通高中生活的刻子和上班族音無鈴音而已。 很明顯的,自己根本不屬於這裡。無論如何,一定要想辦法逃離這裡。 然而,在刻子採取行動之前,門口卻無情地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攝影棚錄影!」 工作人員從開啟的房門探頭出來說道。花江女士於是抬起沉重的身體,音無鈴音也慌忙地站起身來。整個人靠在梳妝台上的和迦也一躍而起跟上前去,刻子也只好無奈地站了起來。 看到刻子的反應,賴在腳本上的小傢伙不禁歪起脖子。 那樣子,似乎非常擔心刻子。 「不是跟你說不要惡作劇嗎?」 刻子邊說邊壓住腳本,但小傢伙反而跑過來抱住刻子的手指頭,令刻子笑彎了眼。這些名稱因個人意志或說法而有所不同的「東西」絕非善類,有時甚至會視情況危害人類。但由於刻子從小看著這些「東西」長大,所以並不覺得恐懼。況且實際上帶來危害的只有極少數,大部分都是自由自在地四處遊蕩,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多采多姿。 「不好意思,請到攝影棚。」 看到刻子望著化妝台一動也不動,工作人員滿臉疑惑,朝她禮貌地喚了一聲。 刻子嘆了口氣,望向門口。 「我還是想拒絕出席。」 「為……為什麼!?」 「該來的人本來就不是我,是我朋友擅自答應你們……」 「什麼?怎麼會這樣……可是妳突然說不參加節目,會造成我們很大的困擾,位子都準備好了……總之只是坐著也行,請妳幫個忙好嗎?節目內容都是檢視照片和重建現場影片,只要妳不舉手就不會叫到妳,而且還有其他藝人,應該不太需要開口說話,所以拜託妳了……」 工作人員一對眼珠子飄來飄去,拚命找理由說服刻子。她緊張得全身不停晃動,頻頻摸了好幾下外套口袋,然後取出手機做出思考狀,接著又把手機放回口袋裡。 「這是現場轉播,求求妳了!」 看到對方突然深深一鞠躬,刻子嚇壞了。 即使從頭到尾都不說話,也總比位子空著來得好。不過,枯坐兩個半小時什麼事都不做也很痛苦。節目七點開始,九點半結束,若要離開攝影棚,再怎麼努力也會超過十點,之後其他大人有慶功宴什麼的雖然不關刻子的事,但回到家一定已經是隔天的事了。 放學後轉搭好幾次電車終於來到這裡,還得浪費兩個半小時把椅子坐到發燙才能離開,回到家又已經三更半夜,真是越想越煩。 但看到工作人員拚命留住自己,還有那些小傢伙開始聚集在她身邊,刻子不禁開始猶豫是否真的要離開。 「……都已經被抹茶百匯收買了,沒辦法。」 「妳說什麼?」 「沒有,我沒說什麼。請問攝影棚在哪裡?」 刻子搖頭說道,工作人員卻只是愣愣地盯著她。 「……不趕快過去沒關係嗎?」 看樣子還是留下來比較好,刻子於是又問了一次。只見對方連忙搖頭否認。 「攝影棚從這邊走。麻煩妳了!」 刻子於是將包包放進置物櫃裡,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來到走廊上。就在下一瞬間,刻子猛然轉頭望向走廊另一端。 視線前端突然一陣扭曲。 接著,明亮的通道暗了下來,一股黑暗氣息正逐漸湧向刻子。每眨一次眼睛,異樣的空氣就更逼近過來,刻子不禁往後退了兩步。 呼吸變得好困難,全身開始發冷。刻子連放聲大叫的力氣都沒有,只是不停地顫抖。 背脊一陣發涼,彷彿冰雪刺在身上。 身體突然變得好沉重。雖然想逃跑,雙腳卻釘在地上無法動彈,只能握緊被汗水沾濕的雙手。 接著,逐漸逼近的不祥氣息——那些糾結成塊的物體突然在此時滑進休息室,房門砰的一聲關了起來。 刻子的肩膀顫動了一下。 「咦?剛才門好像……?」 工作人員疑惑地望向休息室門口。 這世界上,的確存在著恐怖的「不祥物體」。它們會傷害人類,甚至會帶來死亡。邪惡意志與仇恨當然不用說,有時甚至連善意或好奇心之類的正面情緒都會對人類造成危害。 咕嚕,刻子嚥了口口水。 有什麼東西在這裡。 未知的物體正屏息以待,在等待獵物。 「攝影棚在這邊。」 工作人員並沒有發現門口的異狀,朝歪頭望著地板的刻子喚了一聲,然後拍了拍刻子的肩膀,刻子這才回過神來眨了眨眼睛。就這麼一眨眼的工夫,黑暗物質便完全消失不見,走廊突然亮了起來。


以上文章出自於「除魔師的戀愛日常
作者:梨沙
出版社:天使
ISBN:9789869467476       » 哪裡買

  • books11100815471 發表於樂多回應(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4 │標籤:讀冊輕小說,讀冊漫畫/輕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