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3,2017 11:50

埃及遊戲(二)

發現埃及

不久以前,在加州一所大學城內的果園大道上,有一個怪老頭開了一間又舊又破的骨董店,髒兮兮的玻璃櫥窗上掛著一塊斑駁剝落的招牌,寫著:

包羅萬象
骨董、珍品、二手貨

沒有人能確定包羅萬象是什麼意思,也許是指那家店有販賣各式各樣的奇珍異品——林林總總應有盡有。又或許跟店東的名字有些關連,但也沒人真正清楚他到底姓啥名誰。關於這個神祕莫測的老人種種為人所知的資訊中,這僅是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沒有人能確定任何事情,譬如說他為什麼被稱為「教授」。
教授的店周圍是廉價的公寓、家庭經營的小店,以及狹窄老舊的住家。這一帶的居民都多少與這所大學有些關連,他們的祖先可以追溯至全球各洲,幾乎可說來自世界各…
國。
這一帶社區住了幾十個小孩,這些男孩女孩有大有小,高矮胖瘦形形色色,個性及膚色也各有不同,其中有些還不止會說一種語言呢,但是他們在學校與街道上時大概都說相同的語言,而且還有幾個共通點。他們的共通點之一就是,對那位被稱為「教授」的老頭懷有一種隱約莫名的恐懼。
但是到底教授有什麼危險性,就像他這個人一樣,一切都是個謎,不過這些謠言無疑與他的外表有關係。他個子高又駝背,稀疏的鬍鬚散布在臉頰上,如同灰石頭上乾掉的青苔。他兩眼陰暗無神,深深陷在濃眉下,遠看就像兩個幽黑的空洞,而果園大道上的孩子們也只敢遠遠地打量他。教授就住在他那昏暗店舖的後方某處,當他出現在門廊前的陽光下時,年紀小點的孩子如果不得不經過那裡,都會跨到對街,離他遠一點兒。
偶爾會有膽子較大的大男孩,被老人的怪異吸引而突發奇想,彼此挑釁是否敢去戲弄或激怒他——但都持續不了多久。因為他們完全激不起老人任何回應,這種古怪的反應不僅令人洩氣,對那些最調皮的搗蛋鬼而言,更是無趣之至。
因為這一帶有好幾家骨董店在搶客戶,教授的店似乎做外來蒐藏客的生意比較多,可是本地的客人就很少。有人說他賣的是廉價的二手貨而非骨董,但即使對成年人來說,就算東西再便宜,也不足以消除這怪老頭冷漠目光所引發的不舒服。
九月初的某一天,教授成為埃及遊戲展開的唯一目擊者。那時他正在店後方一間鮮少使用的儲藏室裡找東西,被一陣輕微的聲響吸引至窗前,他掀起一片充當窗簾的麻布袋,在布滿一層厚厚塵埃的玻璃上擦拭出一個窺視孔向外打量。那扇窗戶外是一個被高板牆圍繞著的小儲藏院。教授已經一年多沒使用過這地方,雜草叢生的院子與遮雨棚架,除了幾件被遺忘的廢棄物外一片空蕩。當老人向窗外窺看時,剛好看到兩個女孩正把一個小男孩從圍牆的破洞裡拉進來。
這兩個女孩教授都見過,她們的年齡與身材相仿,大約十一、二歲。正在拉小男孩的腿的那一個,身形瘦瘦的,一頭淡金色的頭髮零亂地盤在頭頂,高高的顴骨與短短的鼻子上,散布著稀稀落落的雀斑,兩眼不知怎的,有些無神。老人想起來她不久前才來過他店裡,而且好像提過她的名字叫艾波。
另外一個女孩拉著小男孩的肩膀,她跟小男孩一樣是黑人,從他倆同樣靈活的五官與又彎又細的眉毛可以看出,他們可能是一對姊弟。教授見過他們經過他的店鋪許多次,得知他倆是附近的居民。
環繞著儲藏院子的圍籬既高且堅固,頂端還繞有刺網,但其中一塊薄木板有些鬆動,因此能夠被輕易地扳到一邊。這兩個女孩都很瘦,顯然能輕鬆鑽過來,但對小男孩卻是個問題。他雖然才四歲左右,卻長得胖嘟嘟的,再加上雙手還抱著一個大填充玩具在胸前,完全不理會兩個女孩叫他:「先放開那東西,可以嗎?」還有,「馬歇爾,我先幫你拿著它,等你一進來就還給你。」的要求。馬歇爾一直不為所動,很有耐性,抱緊玩具的雙手一秒也不放鬆。
小男孩和他的絨布章魚終於擠進院子裡後,兩個女孩立刻東張西望地環顧她們的新發現,她們的眼光由破損的鳥戲水盆,移到歪斜傾倒的女獵神黛安娜雕像,又轉到一堆花俏的木製門廊柱子上,最後停留在遮雨棚下的某個物品上。那是一尊著名的娜芙蒂蒂的半身石膏像複製品,塑像已經裂損。兩個女孩屏息注視它好一會兒,然後轉頭看著對方,她們雖然什麼也沒說,卻睜大雙眼,緊抿著嘴角相視微笑,一股興奮之情油然而生,如電流般在兩人之間流動。
在店前廳內坐著一個客人,這個舊金山來的骨董商等得有些不耐煩,教授聽到他發出的聲響,才想起還有生意要談,於是放下麻布袋窗簾離開儲藏室。直到一個多小時後他才想起那幾個小孩,便再回到那扇滿布塵埃的窗上的窺視孔前。
院子裡已經有了些改變。那幾根花俏的舊門廊柱子被搬到遮雨棚下,撐住下塌的鐵皮屋頂;黛安娜雕像被挪到這臨時搭湊成的神殿旁,而遮雨棚正後方尊榮的中心位置上立著娜芙蒂蒂的半身像,被安放在以破損的鳥戲水盆權充的王座上,重新登基。小男孩安靜地在棚子下的地板上玩他的絨布章魚,女孩們則忙著把長滿整個院子、既長又乾的野草連根拔起,在圍牆邊堆成一堆。
「美蘭妮,你看!」叫艾波的女孩叫著,向她展示一束多刺的薊花。
「真漂亮!」美蘭妮熱切地點頭問:「是蓮花嗎?」
艾波聽了,對那原本不太吸引人的花束另眼看待了,於是答:「沒錯,是蓮花。」
美蘭妮又突發奇想,站起來將滿懷的雜草灑落一地,然後將手伸向花束,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那些刺,舉起花束戲劇性地宣布:「這是埃及的聖花。」接著莊嚴地走向坐落在鳥戲水盆上的娜芙蒂蒂半身像前,屈膝行禮獻上花束。
艾波一直跟隨在後,贊同地看著她,但這時突然提出異議:「不對,要像這樣。」
艾波接過薊花花束,雙膝跪下,俯拜在鳥戲水盆前方,然後倒退著爬出棚外。「太棒了。」美蘭妮說著拿回花束,行禮如儀,但稍做改良,又在地上磕了三個頭。艾波也依樣畫葫蘆,戲劇化地緩緩磕了三下頭,以示對這最終的神來一筆的讚賞。最後兩人把花束留在娜芙蒂蒂的祭壇前,再回頭繼續拔除野草。
沒多久,金髮女孩突然朝後一屁股坐在自己的腳跟上,伸手摀著右眼。當她把手挪開時,教授從監視孔看過去,注意到她兩眼那種奇怪無神的樣子消失了,這時艾波說:「美蘭妮,它們不見了,我的假睫毛不見了!」
就在這當兒,一位客人走進教授的店,迫使他不得不離開這髒污窗戶前的有利觀察據點,所以他錯過了接下來的狂亂搜尋,也沒看見她們發現艾波的假睫毛掉在娜芙蒂蒂的祭壇前,並且被馬歇爾發現,一聲不響地拿去妝扮他的章魚眼睛,結果被兩個女孩臭罵了一頓。
當教授終於有空回到窺視孔前時,孩子們都回家去了,整個院子裡的野草幾乎被拔個精光,只留下一束薊花立在鳥戲水盆前。


以上文章出自於「埃及遊戲
作者:吉爾法.祁特麗.史奈德
出版社:小魯
ISBN:9789862116708       » 哪裡買

  • books11100808471 發表於樂多回應(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2 │標籤:讀冊少兒親子,讀冊少兒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