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8,2017 11:08

尋找結衣同學【全套I、II兩冊不分售】(二)

天外飛來的裸女(上)
1
一覺醒來,我的床上卻莫名其妙多躺了個女人……
2
這應該是在小說、漫畫、電影或電玩的虛構世界裏才會上演的劇情吧。
要不然,就是像我這種欲求不滿者夜夜思春時的橋段,而沒可能被搬到現實世界中。
一覺醒來,頭痛欲裂,而我的床上多躺了個女人。
現實世界中豈有這種好事?哪個女人頭殼壞去,會對向來沒什麼桃花運的我投懷送抱?
怎麼想都不可能。
除非,是哪個詐騙集團的仙人跳技倆。就像社會新聞報導的那樣,他們會趁當事人還在狀況外時不請自來,殺得當事人措手不及,以便獅子大開口地勒索要脅……
想到這裏,我一個箭步跳下床,衝去房外的客廳鎖上屋門,再回到我的套房裏鎖上房門。
然後坐在書桌前的竹…
凳上,誠惶誠恐地等著。
半個鐘頭過去,房門與屋門外都沒有動靜。此時,我低頭一看……
要死了!我的身上,還只穿著內衣和內褲呢!
內衣和內褲……

被我們逮到了吧?你這傢伙,分明就是要對她不軌!
我沒有、我沒有!
還說沒有?那你為何沒穿外衣、外褲?
我……
沒話講了吧?走,去警局!
警局?不、不要啊!
不要去警局?那就把遮羞費付一付吧!金額是……
嗚……

因此,就算人沒在床上,我面對詐騙集團時一樣百口莫辯。
我匆匆換上較正式的服裝以備不時之需,坐回竹凳上繼續等。只聽見窗外摩托車的呼嘯聲此起彼落、不絕於耳。
等著等著,我的眼皮漸漸變重。詐騙集團怎麼還不來啊?動作那麼慢!
八成是昨晚的宿醉未消使然,我的意識愈來愈模糊,眼皮也愈來愈不聽使喚了。於是坐到床上,背靠著床頭小瞇一下。
小瞇一下、小瞇一下就好……
小瞇一下……

當我被自己的口水嗆醒時,已經是又兩個鐘頭後的事了。
我用手背擦去口水,看了看手機螢幕上的時刻,上午十點十七分二十一秒、二十二秒、二十三秒……
房門外頭,還是一片寂靜。
如果是詐騙集團的話,這夥人也太不專業了吧?耽誤了我兩個多鐘頭,還不見個鬼影?
莫非,他們是選擇用親自現身以外的方法恐嚇我,以策安全?
我又乾等了半個多鐘頭。期間,我的手機來電沒響、臉書專頁上不曾新增奇怪的留言,也沒半個人Line我。
手機簡訊與e-mail信箱內,亦乏善可陳。
如果有詐騙集團的官方網站與聯絡電話就好了。這樣我就可以主動出擊,敦促他們:
「喂!快一點、快一點行嗎?別再摸魚啦!現在都已經、現在都已經……」
都已經要上午十一點啦!

既然遲遲等不到詐騙集團與他們的訊息,那我一定就是在做夢了。
我從床上起身,先進廁所撒了泡尿,接著把洗手檯的水龍頭往低溫方向開到最大,在這種寒天裏狠狠洗了把臉。
剎那間,臉上每一處的毛細孔似乎都縮了起來。
用手一捏,臉份外結實有勁。不,光捏還不夠。我又對著洗手檯上的鏡子用力掌摑了自己好幾下,再轉頭向床看去。
床上的女人還在。
我不得不繼續掌摑,直到臉都紅了,再轉頭向床看去,床上的女人還在。
臉好痛。不行了,換成拍打大腿吧!劈哩啪啦、劈哩啪啦、劈哩啪啦……
痛痛痛!見鬼啦,床上的女人還在。媽呀,她再不消失,我都要痛得暈過去了。

神啊、神啊,請讓我醒過來,重回現實世界中吧……
我從不為非作歹,一向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算我求求禰了!
請讓我醒過來吧、請讓我醒過來吧……

閉目合什後,我睜開眼睛,轉頭向床看去。
床上的女人還是在。
我已無技可施,澈底認輸了!
雖然不甘心,但不能不承認這是實實在在的事:我一覺醒來,床上卻莫名其妙多躺了個女人。
3
在棉被的覆蓋下,女人朝她的左側躺在床的右半邊。從我所在的廁所方位,只能與她留著長髮的後腦杓遙遙相望。
說來好笑。蹉跎了一上午,我都還不知道她是生是死呢。
如果,躺在那兒的是具屍體呢?
不由得想起我大學時代曾讀過的日本短篇小說「無關的死」,作者是有「髮量」厚、戴的「眼鏡框」厚、作品「含意」深厚等「三厚」特徵的偉大作家安部公房,講述了一個M公寓第七號房的住戶A返家後,費盡九牛二虎之力與屋內一具天外飛來的無名屍「搏鬥」的慘烈故事。
到頭來,做事拖泥帶水、瞻前顧後的A進退維谷,陷入將那具無名屍丟棄也不是、窩藏也不是、置之不理也不是的無望絕境……
這會不會就是我的寫照呢?我悚然而驚。
急於印證的我步出廁所,踏著拼花地板接縫的紋路躡手躡腳,繞到床右與牆壁的空隙蹲下。
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張睡臉,讓我如釋重負。
什麼「無關的死」嘛!都怪我太愛胡思亂想了。不過話講回來,她應該是個二十齣頭的大學女生吧?
即使五官因側躺而被臉龐擠壓得略失原貌,但仍掩飾不去在她緊閉下,那對長長的眼皮。
也就是說,她有雙大眼睛;這正合我的胃口。
乍看她上眼皮的睫毛,像洋娃娃似地又濃又翹。都說現在的年輕女生花樣很多,也不曉得她濃翹的睫毛是真的,還是假的?
如果是假睫毛,是被貼上去的,還是被種上去的?算了,這一點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被棉被覆蓋下的身體。

我向兩個多鐘頭前就被我鎖實的房門回頭,多此一舉地確認安危無虞。房門內沒有多出第三個人來,房門外也靜悄悄地。
接著,我便伸出左手,從上往下緩緩掀開棉被。
我的心臟都快跳出來啦。然而,才掀了兩、三秒鐘,什麼東西都還沒看到,我就打退堂鼓了。
因為,我的手抖得太過厲害。而且從上往下掀開棉被,很容易被她醒過來時,逮個人贓俱獲。
我對著她的睡臉,嚥了好幾次口水。
不如,遠離她的視野,從下往上掀開棉被……
我對著她的睡臉又嚥了好幾次口水,再朝棉被尾端伸出我的左手。不料一個施力過猛,左手掌滑進棉被裏了。
Shit……
正要將左手掌抽回時,指尖碰到了某樣東西。
觸感滑嫩而軟綿綿地,教人依依不捨。摸起來不像是這舊棉被、也不像是這二手床單的質感。
那是她身上的什麼部位呢?
我抽回左手掌,改用抖得沒那麼厲害的右手,從下往上緩緩掀開棉被。
一公分、兩公分、三公分……
狂嚥不止的口水快淹到喉嚨了。可是,謎底還沒揭曉呢,她的下半身就在棉被裏動了起來。
「啊……嗯……」
不得了了。口中唸唸有詞的她,睡臉向右轉了轉後,面朝天花板……
要醒了不成?
我嚇得半死。想也不想,就委身往床底下縮了進去。
從沒被我打掃過的床底下灰塵、毛球、蜘蛛網樣樣不缺,還有一股刺鼻的酸臭味,聞久了必吐,但我已管不了那麼多。
因為,要是被她發現,我就完蛋了……

且慢。
為什麼?為什麼被她發現,「我」就完蛋了?
這裏可是我的地盤啊!是我先墊了兩個月押金後、月付一萬八千元租的套房啊!
憑什麼是「我」完蛋?完蛋的應該是「她」吧!隨隨便便闖進別人的窩裏倒頭就睡,成何體統?
我有什麼好怕的?對不對?
對不對?
不對、不對……
就算這裏是我租的套房,事情還是沒那麼單純。
萬一她醒來後反咬我一口,說是我把她帶回來性侵的呢?

我一直哭著求他,他還是不肯放過我,簡直就是惡魔……

更何況,我的年紀又大她那麼多。旁人聽了她一面之詞,都會站在她那邊,而不會站在我這邊的。
這不是在誰的地盤的問題,在誰的地盤都一樣。因此,我屏氣凝神縮在床底下,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4
說是大氣也不敢喘一下,但當床底下刺鼻的酸臭味聞到我反胃時,我還是禁不住「嘔」了一聲。
逆流到食道的胃液,讓我難受得弓起身子。
不行了。再不出去透口氣的話,我會死在這床底下的。
被發現就被發現吧,總比死掉強。我輕咳了咳,從床底下探出頭來。
房內的空氣氣流如常,似乎沒什麼異狀。我慢慢地、慢慢地蹲回到床右與牆壁的空隙間,伸長脖子。
只見床上的女生面朝天花板仰躺著,又睡死過去了。
原來,她剛才只是在調整睡姿而已,害我自己嚇自己。幸好,暫且我是過關了。
然而睡姿改變後,她的五官也隨之清晰了起來。我一看,有些眼熟。
她是我所認識的人。
但是,是誰呢?除了一雙大眼睛外,她有張圓圓的臉與尖下巴、白裏透紅的皮膚、小巧而精緻的鼻子與嘴唇,還有略高的髮線與圓潤的額頭……
長得很像、長得很像……
長得很像學生跟我提過的一個日本明星,名字是四個字的。
嘿,這不是廢話嗎?少數三個字與五個字的不算,日本人的名字不是十之八九都是四個字嗎?
是哪四個字呢?
印象裏,好像有一個希望的「希」字,還有一個木頭的「木」字。是叫希什麼什麼木,還是叫木什麼什麼希?
還是叫什麼希什麼木,還是叫什麼木什麼希?
可惜,我早過了追逐偶像的年紀。如果被問及新一代的日本明星,我一個也答不出來。
傷腦筋。這種時候,與其仰賴我愈來愈不靈光的大腦,不如拿起手機,在搜尋引擎網頁上的「關鍵字」欄位中輸入一個「希」字,空一格,再輸入一個「木」字。
再空一格,輸入「日本明星」四個字後,按下網頁上的搜尋鈕。
搜尋結果出來了、出來了,我來看看……對,學生提過的就是這個人,「佐佐木希」!

佐佐木希是一九八八年二月八日出生在日本秋田縣的當紅模特兒與藝人,以面孔精緻、甜美而酷似洋娃娃著稱,並名列二零一一年《日經雜誌》評選的二十名日本最美女優的首位。
唱片、廣告、電視劇、電影作品洋洋灑灑。她被放在網路上的寫真圖片,無論是衣服穿得很多的宣傳照,或是穿得很少的清涼照,可說是張張吸睛、張張引人遐思。
不過,在人氣爆紅的同時,她的負面新聞好像也沒有斷過。
在洋娃娃的面孔下,赫然有著不足為外人道的過去嗎?據說,在被經紀公司訓練、包裝而出道前,她可能是家鄉中學裏素行不良的小太妹。
小太妹?這是真的嗎?
媽呀。不是在哪個PTT上曾看過這句話:「太妹,其實是不少正妹的養成班」嗎?
網路上頭,疑似佐佐木希染金髮而吊兒郎當的中學舊照,看得我傻眼不已。
這張令人綺想幻滅的照片,與現在仰躺在我床上的這位面孔精緻、甜美而酷似洋娃娃的女生之間,產生了強烈的反差。
強烈到不行的反差。照片,會不會是偽造的呢?

當然,現在仰躺在我床上的女生並不是佐佐木希本人,而是來自於日本姊妹校的交換學生。
她的名字呢,中文唸起來是「由一」,羅馬拼音是Yui,日文漢字是「結衣」。
姓氏是……
「森永」與知名的牛奶糖品牌相同。所以,她的全名叫做「森永結衣」,二十歲。
臺生同學則給她取了個「小佐佐木希」的綽號。因為她不但與佐佐木希有張明星臉,而且一百六十五公分的身高略低於佐佐木希一百六十八公分的官方身高,活脫就是小一號的佐佐木希。
此外,她也是秋田縣出身,星座與血型也與佐佐木希一樣是水瓶座、AB型。種種的巧合,讓她「小佐佐木希」的綽號當之無愧。
喔?為什麼我會對森永結衣這名日籍交換生的基本資料,知之甚詳呢?
別誤會我是因別有所圖而對她人肉搜尋過,我沒有。因為她的外型儘管出色,但個頭跟我一樣。就我而言,她太高了。
矮我一截的女生,就像繫上二年級的班代表,被我私下喊作「吉娃娃」的吉靜如同學,才是我的天菜。
我是因為被繫上的專任教師扔了個燙手山芋,不,「託付」了繫上交換生的指導老師工作,才有權限調閱交換生的基本資料的。
而且,森永結衣還選修了這學期我所任教的課程。
在第一堂課裏,被我點到名時,一襲盛裝的森永結衣當即從座位上起立,就像日劇中演的那樣,先向我鞠了個躬。
「柯老師您好。這學期初次造訪臺灣。我是森永結衣,請多多指教。」
音色稚嫩的她,用帶一點點日本口音的國語說。
生平第一次有人向我鞠躬,有種不真實感,使得我回了她句蠢話:
「啊,妳也多多指教。」
課餘時,我們也在迎新晚會中一道聚餐過。所以於公於私,她對我來說都不是個陌生人。

忽然,床上的她打起鼾來。
似乎睡得更熟啦,天佑我也。
即使她不算是我的天菜,但憑她這副毫無戒備的洋娃娃睡相,也絕對是道可口的上等佳餚。
任誰都不免垂涎欲滴。我再伸長脖子,一點一點地湊近她的臉。
本想來個嘴對嘴的,不意被她唇間呼出的淡淡酒氣掃了興致。
所以,此刻她是醉得不省人事囉?既然如此……
我伸出右手,接續剛剛縮到床底下前未完的動作,從下往上緩緩掀開棉被。一公分、兩公分、三公分……
掀到十來公分的時候,棉被裏的暗光下,出現了白嫩的肌膚。
定睛一看,是她的腳底。
再往上掀,才從腳趾的排列順序辨認出是左腳。大概是常穿窄頭鞋的關係,大姆趾與其餘四根腳趾都向中間聚攏,而形成御飯糰式的尖三角狀。
隨後,顯露在棉被下的是她的右腳,以及左腿、右腿……
在課堂上,她那雙比尋常的日本女性纖細而修長的腿讓男同學們哈得要死,女同學們則是羨慕得要死。對此,她的答覆是:
「我很少跪坐呢,倒是常運動與抬腿。」
運動與抬腿。我咧,是既沒時間運動,又懶得抬腿,所以下半身腫得像什什麼似地。
於是,當目睹到棉被下她那蜷曲而交疊的雙腿時,我終於因滿溢的口水而嗆咳不止。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套句日本人慣用的語法:一次,哪怕只有一次也好,請讓我大快朵頤,盡情品嚐這雙腿吧!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就在我微吐舌尖,朝她的雙腿下腰之際,我的餘光在棉被裏瞥見了某樣東西。
那是位於她兩條腿中間的下體處,身為一個女性的至高「秘境」。
我的媽呀!
她怎麼連條內褲都沒有穿啊?羞羞臉……
明明走光的是她,但我替她蓋回棉被的速度之快,彷彿走光的是我自己一樣。
她沒穿內褲、她沒穿內褲。難不成,會連上半身也……
看著她的睡臉,我心中O. S.:
「森永結衣同學。難不成,妳會連上半身的治裝費也省了嗎?」
一邊O. S.,一邊斗膽從上而下掀開棉被……
果然被我言中。視線越過鎖骨沒多久,就和她那一對淺色的小乳暈打了個照面。
慌到我還來不及留意她的罩杯尺寸,就又替她蓋回棉被。

今天是……
我檢查手機: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十一點二十八分。室外氣溫十五度,濕度四十四點四。降雨率,百分之四十。
就在這樣的日子裏,這學期才來註冊的,從日本遠道而來的女交換生森永結衣,綽號「小佐佐木希」的她,正一絲不掛地躺在我套房的床上,被覆蓋在我的舊棉被之下。
有事嗎?這是什麼情形呀?
滿腔的恐懼,取代了我鬼迷心竅的色慾。因為,這是一個對我極為不利的情形。
我是交換生實質上的指導老師,而她是交換生。
化約之後,我是老師,而她是學生無誤;我們的師生關係是確立的。既然是師生,就不能自外於相關教育法規的約束。
我在搜尋引擎網頁上忙了一陣,才抓到所謂《校園性侵害或性騷擾事件防治準則》的全文。
該準則第三章「校內外教學及人際互動注意事項」的第七條規定:

教師於執行教學、指導、訓練、評鑑、管理、輔導或提供學生工作機會時,在與性或性別有關之人際互動上,不得發展有違專業倫理之關係。
教師發現其與學生之關係有違反前項專業倫理之虞,應主動迴避或陳報學
校處理。

像我現在這樣,蹲在光溜溜的她身旁,算不算是「在與性或性別有關之人際互動上,發展有違專業倫理之關係」呢?
如果我說「不算」,這世上大概連我的父母在內,都沒有人會採信吧?

柯老師,你蹲在她身旁幹什麼?
幹什麼?我……我是……
為什麼她沒穿衣服?你是要對她毛手毛腳嗎?
不是,我不是要對她毛手毛腳……
那你在幹什麼?說!
這……就是因為她沒穿衣服,天冷我怕她感冒,所以在幫她添蓋棉被……
添蓋棉被?

爛死了。這種鬼話,再恐龍的法官都聽不下去吧。

教師發現其與學生之關係有違反前項專業倫理之虞,應主動迴避或陳報學
校處理。

我要怎麼主動迴避呢?一覺醒來,她就躺在我床上啦!

……或陳報學校處理。

別鬧了。要是陳報學校處理,我不就玩完了嗎?還有什麼戲唱呢?
尤其,這段時日是我應徵專任教職的關鍵期。如果跟女交換生有染的謠言一起,別說是本校啦,全臺灣所有的大專院校,都會將我列為拒絕往來戶的。
那我就死定了。難怪,難怪遲遲沒有什麼詐騙集團衝進房來。
用不著詐騙集團。只要她一醒來,尖叫引人來敲門也好、披或不披棉被跑出屋外求救也好、或著打電話報警也好……
任何一個選項,都能把我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5
我翻遍了房內各處,都找不到森永結衣的衣物。
連半件內衣和內褲也沒有。房門外的客廳、廚房與洗手間裡亦一無所獲;屋門口的鞋墊上有四雙東倒西歪的鞋子,全是我一個人的。
她的包包、手機、皮夾、化妝品之類的貼身物品也俱不在我的視線範圍內。真可說是要什麼,沒什麼。
不禁讓人懷疑,她是不是從哪個天體營裡直奔到我的套房裡來的?
不,先不要管她的衣物了。當下,有比她的鬼衣物要緊百倍、千倍的事。
那就是我絕對、絕對、絕對不能曝光,給她醒來後把我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的機會。
我該怎麼做呢?
宰了她嗎?別鬧了。
戳瞎她的大眼睛,讓她看不到我?別鬧了。


以上文章出自於「尋找結衣同學【全套I、II兩冊不分售】
作者:胡傑
出版社:要有光
ISBN:9789869429832       » 哪裡買

  • books11100806226 發表於樂多回應(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6 │標籤:讀冊類型文學,讀冊推理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