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5,2016 17:21

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青貧浪潮與家庭崩壞,向下流動的社會來臨!(六)

之際,雙親世代與子女世代之間的經濟能力狀況亦緩慢逆轉。

已經在大企業任職的中高齡男性,因日本職場慣行的「年功序列」制度,薪資漸次累積增加、購買住宅(不動產)等個人資產逐步順利;年金制度亦十分完備,退休之後也能過著寬裕不虞匱乏生活的高齡者增加了。舉例來說,六十歲以上的高齡者所持有的金融資產,佔了整體金融資產的六成。

時代狀況發生變化,不僅勞動僱用環境對中高齡階層有利,讓目前身在職場、或退休的人能夠安心過著豐富寬裕生活的各項制度也已萬事俱備。

與此同時,青年階層的經濟能力則相對惡化。尤其是日本第二次嬰兒潮世代(出生於一九七○年代前半者)即將大學畢業之際,日本泡沫經濟崩盤,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難以在就業市場找到工作。繼之於一九九七年發生亞洲金融風暴,人力僱用的相關法規制度逐漸鬆綁。過程之中,大學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無法以正式員工身分就職,或是雖然曾經就職但離職的青年階層人數不斷增加,他們不得已只能接受兼職或人力派遣員工等「非典型」勞動型態的工作。目前未滿二十四歲的就業青年階層,其非典型僱用率男性達到四二%,女性則為五二%。
其人數則漸次緩步增加。

淪為經濟弱勢的年輕世代何去何從——歐美事例

其結果,即便想要經濟獨立,但因收入極低,光靠自己的收入過不了一般水準適當生活的青年階層,在一九九○年代後期大量出現。

其實類似的狀況,在歐美等先進國家始發生於石油危機後的一九七○年代中期。歐美各國即便沒有如同日本一般的大學應屆畢業生統一聘僱制度,但經濟成長的腳步若是停頓不前,企業自然會削減員工的聘僱人數,因此在技術與能力上處於不利地位的年輕世代,失業率便提高了。陷於貧困狀態的年輕世代人數增加,各國年輕世代的示威行動甚或暴動等抗爭頻傳,造成國內治安惡化。因此,西北歐諸國(英、德、法、北歐與荷蘭等國)大致企圖以下列兩個方向來渡過此一難關。

(一)建立整頓能夠支援協助年輕世代在社會自立的社會福利/保險制度。改變以正式員工此一身分為中心所建構之社會保險制度,新採取增加以年輕世代為對象之社會保險/福利支出的措施。擴充高等教育與職業訓練等能夠提升年輕世代技能的機會,也以讓年輕世代免於擔心費用的方式提供上述教育與技職訓練。藉由育兒津貼等方式,構築讓低收入的年輕世代同時育兒並兼顧生活的社會福利制度。

(二)追求男女平權,意即促進女性就業機會,建立若是男女二人皆工作就能夠維持生活的環境。即使一個人的收入不足以維持生活,合兩人之收入便有可為。透過成立育嬰托兒所、導入彈性工時制度等各種方式推動「雙薪化」,促使夫妻/伴侶(couple)關係成立,藉以抑制少子化的趨勢。

當然,各國所採行的種種措施對策並非全部成功奏效,但政府或是整體社會環境對於淪為社會弱勢的年輕世代,應對其提供支援與協助的態度是十分明確的。

年輕世代淪為經濟弱勢、不得不由雙親看顧的日本

那麼,日本的狀況又是如何呢?在日本,社會整體對於淪為經濟弱勢的年輕世代十分冷淡。不論從制度面、或是意識面來說,日本社會還是拖著與年輕世代仍為經濟強勢時代相同的陳舊腳步。

本文中也不斷重複指出,不論是僱用條件也好、社會保險/福利制度也罷,日本社會都給予中高齡階層優厚的待遇,卻對青年階層十分冷淡。近年亦是如此,雖見法制面將強制退休的年齡放寬延長至六十五歲,卻未見有任何強制企業僱用青年階層的舉措。即使高齡者擁有高收入、高資產,卻仍持續投入稅金做為年金之用,相對地,卻在育兒津貼、高中教育免費等措施上加諸排富的所得限制。換言之,熱中於保障中高年齡層的生活無虞,針對逐年增加、非典型僱用的年輕世代,卻只口惠而實不至地提倡將其「正式職員化」,結果並未提出任何根本性的解決對策。

  • books11100779026 發表於樂多回應(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0 │標籤:讀冊社會科學,讀冊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