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4,2016 11:18

下流老人:即使月薪5萬,我們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七)

時必須先為無法支付醫療費的人設想。所謂的「免費低額診療事業」,就是社會福祉法為了不要再有人無法就醫而建立的制度。
「免費低額診療設施」是基於社會福祉法第二條第三項之九「為生計困難者免費或以較低的費用進行診療的事業」,所打造的單位。即使是沒有錢,或是沒有健康保險卡的人,都能免費或以較低的費用接受診治。
認為上醫院就要花錢的人要先改變觀念。希望他們可以去尋找各都道府縣的免費低額診療設施,和那些醫院的醫療諮詢室社工商量,早期接受治療。這樣不僅對自己有好處,也可以減輕醫療機構和國家的負擔。不只是下流老人,外國人士、街友或生活窮困者,各式各樣的人都可以利用,希望各位盡量運用。
此外,身心健全的時候,可以運用「自願監護制度」,事先選好可以託付老後生活的人,如此也能預防沒錢就醫的狀況發生。自願監護制度指的是,依據當事者的期望,選擇親戚、律師、代書、社會福利工作者等,在公證機關製作公證證書,辦理手續。當被任用的自願監護者認為必須一邊觀察當事者的狀態,一邊進行監護時,就可以行使權限,對當事者的整體生活進行保護、給予支援。除了被診斷為失智症的狀況之外,覺得身體變差時,最好也可以事先準備。
無法加入厚生年金,國民年金的未繳納率也高達四成,沒有加入年金保險的年輕人也不在少數。
全民年金制度,因為雇用愈來愈不安定而逐漸畫上句點。如果不打造可以取代的社會保障,年輕人的老後就會像「限時炸彈」一樣,讓社會付出成本。如果這樣的情況只發生在一個或兩個人身上,或許可以把它當作特例,要求當事人自己負責,但以全國來說,這樣的狀況已經變得非常普遍。因為黑心企業不斷增加,可以正常工作的公司愈來愈少,老後的不安定可說是必然的。
所以,不管在工作時期的收入是多少,都需要有可以保障最低限度老後生活資金的系統。如果現在不開始進行,當現在的年輕人退休後,就必須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雖然最低保障年金的議題現在還在持續討論中,但我希望以稅金來保障老後生活的議題可以引起更廣泛的討論。
之前已經說明,雖然國民年金的保險費要支付四十年,但一個月的給付額,以現在的水準來說還不到六萬六千日圓,顯然比生活保護費的生活補助還要低,或者一樣。而且這個水準今後很可能還會降低,現在的制度設計已經無法應付超高齡社會了。
如此一來,廢止國民年金制度,將生活保護制度的生活補助一元化這樣的觀點應該也可能成為今後的議題。
現在,所領取的國民年金還不到最低生活費的高齡者,是靠著「年金+生活保護費」在生活。這樣的話,就算認真繳納國民年金的保險費,也感受不到相應的好處。
所以,和現在領取低年金的高齡者一樣,如果是靠著生活保護制度來補足生活費,就會希望國民年金保險費不要被薪水很低、生活窮困的年輕人奪走。
照這樣下去,就無法期待從將來可能必須靠著生活保護費來救濟的年輕人身上,拿到「支付的保險費」。特別是非正式雇用或處於窮忙狀態的年輕人,必須早一點告訴他們「已經不用支付年金保險費了」。
當然,有辦法支付的話,還是支付比較好,但是,還是會希望那筆年金保險費可以用在償還自己的助學貸款或使用在現在的生活費、結婚資金和育兒津貼上,可以過著一般的生活吧。
政府還有提供國民年金減免制度。如果無法支付保險費,透過申請減免,在身體有殘疾時,可以得到殘障年金(一級一個月約八萬日圓、二級一個月約六萬日圓)的領取權。此外,減免期間還是可以算入投保年金期間。因此,在現階段不要只是停止支付,而是要活用減免申請。
但是,因為這個訊息尚未廣為人知,所以有很多年輕人都很辛苦地在支付國民年金保險費。縮衣節食地來支付保險費,(帶著一半的盲目相信)這無疑會降低國民對年金

  • books11100778834 發表於樂多回應(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1 │標籤:讀冊社會科學,讀冊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