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4,2008 00:57

人民退場的選舉,社會運動的反省

立委選舉的那一夜,與關心環保運動的朋友們一起看開票,關心「第三勢力」各政黨的得票數,結果民進黨席次大減、國民黨掌握國會3/4的席次;眾多「第三勢力」小黨都沒跨越5%門檻,以環保為主訴求的綠黨雖然有5萬多票,但懸殊的差距仍讓人頗為失望。

                   
席間大家對民進黨的慘敗感到驚訝,雖然在得票率上可謂維持平盤,但因為新選制造成席次上的重大落差,開始有人嘲諷民進黨「終於自嘗苦頭,訂定日本式的單一選區兩票制,而非德國式的,就是會造成這種結果……」;也有人開始擔心,原本關心環境議題會伸出援手的立委已經不多了,這次幾個指標性人物一一中箭落馬,而新選出的很多又是以地方派系出身的人為主,讓人覺得這彷彿不像是中央民意代表,是一場鄉鎮市長選舉,以後還有誰能在國會幫忙進步法案的推動呢?
民進黨選輸是該黨的事,我們要檢視的是,民進黨隨著那些進步的理念/運動,一起在社會上逐步壯大,而這些進步的議題有的跟著民進黨進入體制內,有的始終被排斥在外,令人憂心在這8年的消耗下,似乎連那些進步議題也一起被陪葬,那麼新的戰線要如何開展呢?如今面對改革倒退的種種,我們必須沉痛地反省20年來社會運動到底累積了什麼?
                   

不管是民進黨背叛了理想或是從頭到尾都在騙,這再再顯示,運動並沒有翻轉箝制社會進步的既有價值,所謂民主運動、社會運動搞了這麼多年,為何國民黨還能這麼有效地控制大多數人的「精神軟體」?還能那麼細緻地運用地方派系的力量?黨國體制真的因換人執政而瓦解了嗎?以前民代的選舉是複數選區多席次時,掌握一定票數即可當選,所以民進黨歡迎各類運動人士帶槍投靠,讓自己沾染清新形象,然而碰到單一選區的縣市長、省長、總統選舉時,為了想選贏而不敢挑戰舊社會價值,怕因為進步議題拉垮自己,於是就逐步地往中間靠攏,具理想性的台獨、環保議題、社會改革議題就在民進黨內被消費;被邊緣化、樣板化。
                   

選後,兩大黨開始散布西瓜效應或鐘擺效益,而這些說法都窄化了人民參與公共事務的可能性和形式。如果誠如阿扁所說「國會讓國民黨拿去,以後民進黨的總統隨時有被罷免的危機;而馬英九當選,台灣會被賣掉」就算真是如此,遇到政黨、政治人物侵害人民權益的作為時,人民只能接受而不能起身作為嗎?難道公民意見的表達是靜止在投票完的那一刻?
                   

選舉只是民間力量展現的一種管道而已,而不是全部,環保運動應該檢討的是,20年來並沒有成功翻轉社會對於「環保/經濟發展」二元對立的看法,加上社運與民進黨的群眾在過往的歷史發展中有高度的重疊,在群眾把注意力從各個社運議題集結到民進黨身上後,這幾年來社運部門已經很難再號召大批支持者走上街頭,使政黨感到壓力而支持對環境友善的政策,在民進黨執政的這八年,環保界只能穿針引線運用「體制內的人脈關係」來促進對環境友善的政策,裡面有人當然好辦事,但議場外的戰場豈能輕易放棄?
                   

民進黨在環保議題上屢屢棄守,甚至仍以拼經濟這類「建設一定帶來發展」的舊思維治國,卻仍有少數環保與社會團體始終無法與其切割,「假進步」的形象也未被完全揭穿,而使得他們還可以用「國會是少數,所以未能推動廢核四…等等社會議題」來當藉口,繼續訴求「一切攏是國民黨害的!!!」結果造成了環保運動逐漸虛弱,在議場內,沒有辦法逼迫各政黨重視環保議題,或是提名關心環保生態的候選人;在議場外,長期支持環保議題的群眾,連選票都沒有倒過來支持綠黨這個環保政黨,更糟的是,若民進黨若在總統大敗後,又回頭來「擁抱」社會運動,社運界能有辦法記取教訓,堅持運動的自主性嗎?
                   

這場選舉的確是人民用選票教訓了民進黨,但這就是所謂人民的勝利嗎?國民黨並沒有呼應人民的期待,不是因為改革或者提出更前瞻的施政藍圖而贏得勝選;人民是因為唾棄民進黨的失職,而不出來投票或轉投國民黨,人民到現在還不能擺脫民進黨的「假進步」或國民黨的「沒進步」,這只是在兩個爛蘋果中間擺盪,當這個社會仍在說「投給小黨浪費了」、「小黨很有理想性,但又不會上,無效啦!!」的時候,不就顯示我們的公民教育還十分低落?如果社會運動還不能讓人民醒覺,兩黨之外還有選擇,投票之外還有其他參與公共事務的道路,我們就不得不反省這場選舉是不是代表了人民的退場、進步力量的失敗。
                   

就一個在NGO工作的人而言,這是一場令人高興不來的選舉結果,因為國民黨的勝選不是代表他多有理想性和改革性,反而是民進黨的亂作為,使得他們出線,在環保議題一向表現保守的國民黨,更讓人擔心未來蘇花高是不是一定會做了?核五廠是不是可能興建?選舉結束了,各個社會運動組織是否能體認到新的社會氣氛已在形成:以現今的選制及社會氣氛來看,要阻擋眼前的巨大怪獸,進入國會未必是主要的戰場;於此時,體制外的基層扎根和組織才能凝聚下一波的進步力量。
                   
2008.1.14

  • goa_bomia 發表於樂多回應(6)引用(0)政治社會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0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012143

    回應文章

    因為 Cobain yeh 把這篇扔到twitter上,才有機會讀到。

    你的分析我很認同。進步力量為何失敗?高舉理想的小黨為何未能開發出更多支持者?這是選後我所想的問題。也深深感到「體制外的基層扎根和組織」的重要性。

    很高興發現這個部落格。

    又,很喜歡你的台文書寫,用的語言真爽脆。
    | 檢舉 | Posted by judie35 at January 21,2008 11:02

    judie35:
    si li bo khi-hiam
    li e blog ,goa ma u teh khoaN ou~

    立委選輸了就輸了,總統選舉有民進黨講得那麼嚴重嗎?人民的力量只能表現在選舉?

    我覺得比較可惜的是音樂人、文化人公開站出來挺謝長廷,可惜freedy用民間身分推動"轉型正義"理念那麼久,我身邊就有一些所謂的淺藍朋友,其實是可以認同的,但,如今的選邊站,恐怕讓之前累積的,會泡湯,當然,也許佛萊迪也從來就不是以運動的角度再想這些,他只是一個一般的音樂人、年輕人罷了?

    台灣社會還不懂,解嚴、廢除黨禁報禁、台獨思想言論大開,是我們人民的力量促進的嗎?民進黨只是這一波社會進步風潮中的政治代理人而已,沒什麼了不得的。

    沒有民進黨,台灣並不會沉;只有冷漠的人民以及僅僅只能再計有選項中選擇的這種心態才會阻礙談灣社會的進步。

    台灣社會會走回頭路,面對國民黨可能的全面執政,這當然是很嚴峻,但人們難道不能跳脫被民進黨綁架的情結,而重塑新的社會力嗎?

    judie35,對不住,知音難遇,不好意思講太多了~

    加油窩!
    | 檢舉 | Posted by Bomia at January 21,2008 18:33

    少打幾個字,意思差很多,趕快補上~~~

    台灣社會不會走回頭路?面對國民黨可能的全面執政,這考驗當然是很嚴峻,但人們難道不能跳脫被民進黨綁架的情結,而重塑新的社會力嗎?
    | 檢舉 | Posted by Bomia at January 21,2008 18:34

    我來插花:

    這種選制要的很簡單:讓有「基層組織實力」以及「有資源」的大黨能拿到比得票率超出許多的席次。以及,讓「中道力量」抬頭,贏者全拿。

    如果採德國制,因為差距沒那麼明顯,很可能還是回到「兩黨假惡鬥,真共治」的老場景。但是,民進黨為了拿下「半壁江山」,為了消滅TSU,「敢於」用日本制,這證明,對DPP黨領導核心而言,寧可有可能大輸老K,也絕不能小讓「第三勢力」。

    這種選制讓老K整碗捧去,拆掉了兩黨互喬的空間,算是這種選制可以提供的「消極進步性」。當然,另外要付出的代價是,其他小黨進入遊戲場的可能。

    先補充這個背景說明。
    | 檢舉 | Posted by 翁正良 at January 24,2008 04:36

    引用"翁正良"的話:

    民進黨為了拿下「半壁江山」,為了消滅TSU,「敢於」用日本制,這證明,對DPP黨領導核心而言,寧可有可能大輸老K,也絕不能小讓「第三勢力」。

    這倒讓我想起多年前,許信良主導的「大聯合政府」、「共組台灣國民黨」等,似乎多年前,民進黨就已給人這樣的感覺:中央執政權贏不贏不重要,只要確立自己一方之霸的角色就好,這樣就有的hoah pah-la-拳,有的分...

    倉促的小感慨~
    | 檢舉 | Posted by bomia at January 27,2008 21:09
    張景森民事訴訟案及其他
    2017-08-01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彭明輝(國立清華大學退休教授)

    張景森撤銷刑事訴訟案時,我曾PO一文告知讀者。後來為了息事寧人,以及因為對政治的徹底失望而不想再跟政治有任何關涉,因此撤去該文。
    後來張景森又提民事訴訟。我在調解會上也以「捍衛憲法保障的言論權」為前提而盡可能地讓步,可惜張景森執意要告到底。但是我一秉「厭惡政治,不涉入政治」的原則,並沒有在網路上告知關心的讀者。
    週一(昨天)台北地院宣布張景森敗訴,我也沒打算「公告周知」。但是今天自由時報的報導讓我很不滿意,所以只好在此公布法院宣判的全文及重點,順便補充一些個人說明。

    一、台北地院新聞稿
    台北地院的新聞稿PO在司法院的《司法最新動態》這個網站裡。只要在該網站的「查詢條件」欄位內輸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有關被告彭明輝106年度訴字第866號損害賠償事件新聞稿」,就會找到判決全文。
    不要緊的細節我且略過,整篇判決基本上都是在探討兩個關鍵問題:(1)被告(彭明輝)是否有在其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善盡查證事實的義務,(2)被告(彭明輝)是否有表現出想要傷害原告(張景森)的「真實惡意」。
    由於我在〈在柯P身上看見陳水扁的影子〉一文中所舉證有關張景森的事實都是以可靠的新聞報導為基礎,所以法官認定我有在能力範圍內善盡查證事實的義務;此外,我基於事實所作的推測都有其合理之基礎,看不出有惡意的成分,因此法官認定我沒有「真實惡意」。基於以上兩大認定,法官判決張景森敗訴。
    法官的判決書條理分明且面面俱到,我覺得是值得欣賞的佳作。而沒有碰到恐龍法官,則是我的幸運(雖然我不知道在台灣碰到恐龍法官的機率到底有多高)。

    二、我對張景森的了解
    我對張景森的了解遠遠超過他所能想像的——他的老師和學弟中,有好幾位是我長期從事台灣社會改革運動過程中認識的朋友。
    戒嚴時期我厭惡政治,李登輝統治期間我厭惡(看不起)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我一向是只關心弱勢人權和台灣土地,而極端厭惡政治人物的人。
    1995年起,我陰錯陽差地捲入新竹所有的社會改革運動——如同一位記者後來滿臉訝異地問我:「老師,為什麼1990年代新竹有關文化、社會總體營造與環保的議題都跟你有關,而且你都好像是主導者?」
    1999年擔任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之前,我早就已經跟台北無殼蝸牛運動「生下來」的NGO團體(社區營造學會、Ours、溫州家園、崔媽媽無住屋協會等)的許多成員稔熟(裡面許多人是張景森的老師和學弟),也早就持續地在關注台北市14、15號公園預定地遷移案,並且對張景森的背景與為人聽聞甚久,也跟張景森的博論指導教授(夏鑄九)開過好幾次會。
    很不幸的是,一捲入台灣的社會改革運動,就會捲入民進黨的各種外圍組織。

    三、從關心台灣到(再度)厭惡政治
    我對民進黨的認識,遠遠超過許多把我扣上「統派」的深綠、淺綠人士所能想像的——長期從事社會改革運動的人,身邊總會有些直通民進黨權力核心的朋友。
    1997年劉守成跟廖風德競選宜蘭縣長時,我被朋友抓去站台助選。「沒空氣吸會死人」這句當時許多宜蘭人耳熟能詳的口號,就是我當時用來反駁廖風德「運動公園只能踢石頭、吸空氣」的。那一次的舞台操控是陳文茜負責,我第一次親自看清楚這是一個怎樣的女人。
    2001年蔡明憲參選台中市長時,我被邀請加入他的智囊團,不過婉拒擔任學術顧問團團長。那是我涉入政治最深的一次,經常參與他們的決策會議,也常睡在蔡明憲的辦公室裡。不過,也是那一次的經驗,讓我看清楚民進黨許多人的噁心嘴臉、以及卑劣的競選手段。
    經過這兩次的接觸之後,我知道:民進黨變質得非常厲害,早已不是黃信介他們那種懷抱真誠情感與理想,而是到處都有「為個人利害,不習犧牲同志與台灣社會」的政治新星。
    最粗略的描繪大概是這樣:民進黨內年紀越輕的政治明星越噁心、卑劣,沒有熱情與理想而不擇手段,而且他們地位越高越噁心、卑劣而不擇手段(例外的是有,但是不多)。其實,這也大致上就是台灣運動圈內的變化趨勢。
    於是,我再也不願意碰政黨和政治,而專注地於NGO團體。很不幸地,只要你關心台灣,願意真心地付出時間與心力,就總會捲入「披著羊皮的狼群裡」。
    我以為社區大學是一個超黨派、跨黨派的改革組織,卻很不以為然地發現:全國促進會一再利用民進黨的政治力量來加速組織的發展。很久後,我才知道:黃武雄是蘇治芬的先生,而全國促進會裡更有很多人根本就是民進黨的樁腳、甚至外圍組織負責人——雖然也很慶幸地有像老林(林孝信)這樣無私的老左派。
    NGO團體如果跟政黨過從過密,就會有裁判(NGO本應該是監督團體與倡議團體)兼球員(而且還是被政黨指使的低階球員,跑龍套的那種)的疑慮,以及欺騙支持者的疑慮(表面上宣稱是超黨派、跨黨派,實質上偏袒特定政黨)。但是,從2000年民進黨執政之後,這種問題層出不窮。
    921之後,我更發現:有些著名的NGO團體一方面拿行政院的災區活動補助,另一方面則出面打擊那些敢於批評民進黨執政的NGO,儼然已經變成民進黨的外圍組織。
    農陣是把我擊垮的最後一根稻草:裡面有人是超黨派的,有些人根本就是拿著「土地正義」當幌子在盼望民進黨「恩賜」的權力。但是絕大多數核心成員都搞不清楚NGO是監督團體,也不擔心它淪為特定政黨的外圍組織。
    我再也不想跟台灣的政治、NGO團體有關連。

    四、蠻橫的、霸道的、無限上綱的台獨基本教義派
    台獨有很多種,光譜最寬廣的「天然獨」裡幾乎什麼樣的立場都有,不過我覺得最重要的分類是「理性台獨」與「非理性台獨」。
    理性台獨是站穩「台灣人自主地決定內部事務」的前提下,有彈性、有策略、有階段性目標地思索經濟、社會、文化、國際、頂尖人才出路等課題,以「對台灣土地、人民與社會發展最有利」為前提下,務實地思索兩岸的關係與短、中、長程變化。
    非理性台獨是不在乎兩岸會不會有戰爭,即便犧牲台灣人民與土地的利益,斷絕台灣技術升級與經濟發展的各種契機,減損年輕人的出路與就業機會,窄化台灣人的文化與國際視野,也要蓄意激怒對岸的非理性力量,以便繼而操作成「強國欺壓台灣人」的印象,藉此激化兩岸立場來鞏固自己在島內(或特定政治團體內)的利益。
    可惜的是,理性台獨在台灣的網路世界裡沒有市場,而欠缺獨立思考能力的人都看不見:綠營媒體如何通過各種操作,在激化、加速兩岸的對立,並製造台灣在經濟、社會、文化發展上的各種困境。
    網路上很多人罵過我。其中有一部分人,單純只是要藉此搏點閱率,換取知名度和網路上的經濟利益;
    另一部分人,語焉不詳地批評我「文章品質低落」、「以前像洪蘭,現在更像洪蘭」。其實,他們真正的不滿是我違背「台獨基本教義派」的信念與綱領,甚至會損及「非理性台獨」的發展目標與利益——因為我一再提醒台灣人:目前兩岸關係中,統獨不是最急切的問題;搞好台灣的產業、經濟與財富分配等實質民主問題,以及有國際宏觀視野的開放性文化等實質社會發展問題,才是更要緊的事。

    五、網路世界:太多的激情,太少的理性
    既然網路世界的屬性如此,堅持理性的人只好退隱到網路上非理性力量到不了的角落,不浪費時間去跟非理性力量糾纏。
    我仍然厭惡政治與政治人物,不願意沾染到這些東西的穢氣,所以本文會在一週內撤除。
    | 檢舉 | Posted by 呆丸哈哈哈 at August 11,2017 20:07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