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1日 13:43

[轉貼] 康熙來了:不能不說的秘密

《康熙來了》檔案大公開

剪接前時長:60至70分鐘
剪接後時長:45分鐘

參考成本:10~20萬新台幣(約2.2萬至4.5萬人民幣),這是台灣綜藝節目平均一集成本
嘉賓通告費:8000元新台幣,節目置裝費自己出。發片宣傳期間1350元新台幣。

幕後班底:加上製作人共10人,攝影師、燈光屬電視台人員不包括在內。
錄製時間:每週三。一天錄製五集
播出時間:錄製當日的下周播出,很少有存貨。

主持人酬勞:佔整個成本的90%。
監製:王偉忠
製作人:王偉忠、詹仁雄、陳彥銘(B2)

機位:三架大機,另一台搖臂,一台小機
《康熙來了》 不能不說的秘密  ( 作者:何珊 /  華媒網 2010.05.10)

《康熙來了》可謂是華語電視史上的特例,作為一檔台灣綜藝節目,它開播六年至今未能在大陸的電視台固定播出,但卻憑藉火爆的人氣在互聯網上瘋狂傳播,紅遍海峽兩岸。多少觀眾追著看它,成為每日下班後上床前的指定動作;多少藝人想上它錄影,露個小臉也能引起討論讓工作量翻倍。從幾時開始,看它成了必須?

入門篇 台前幕後只有十個人

要上《康熙》,要講緣分。倒不是電視台戒備森嚴諸多阻撓拒人於千里之外,也不是製作單位神神秘秘自以為有多了不起,而是一週它只選一天錄影的慣例實在不太好遷就,錯過了你就要再等上一週。這就不難解釋為什麼上《康熙》的大陸藝人甚至海外藝人人數很有限,一如那些有心的大陸記者們偶有空手而回的遺憾。記者夠幸運,下飛機當日即是錄影日,在跟電視台的宣傳人員打過招呼後,我便坐上出租車前往攝影棚。路上,司機再三詢問電視台所在位置,隨後還掏出對講機跟同行反覆核對。記者奇怪,電視台難道不是最好找的地標嗎?司機撓撓頭,台北幾十家電視台他不太分得清楚,比酒店還難記認;他不看《康熙》,也不關注主持人。我很意外。

《康熙》錄影固定在每週三,一天錄一週五集的量。蔡康永和小S差不多11點就開始化妝,午飯後一點左右進棚,每集間隔只有半小時,過程相當緊湊。工作人員要隨時處理場上場下的突發狀況,一刻也不閒著。當天稍後時間錄影的某位嘉賓大牌有些難搞,工作人員輕聲交頭接耳兩句,快速找到解決方案直奔化妝間,一會兒功夫搞定又回到場邊。工作人員看上去大多20歲左右,而製作人陳彥銘三十出頭,卻已有9年的幕後製作經驗,「《康熙》台前幕後有大概10個工作人員,連我在內。前期製作6人,後期製作4人,我除了當製作人外還負責配音。」一週最少開兩三次的會議,地點多數是在公司金星娛樂,直接面對面討論,只要6 個前制人員參加。陳彥銘規定,開會時間不超過一小時,因為超過時間就意味著討論不出答案了,「所以一定要想好才會開,不可能來到再想。比如說哪天晚上我已經想好題目了,那也沒有開會的必要了。只是講主題,錄的內容。比方說,想錄聯誼,那聯誼的方法有哪些?」有了主題之後,陳彥銘會決定嘉賓人選,再由負責聯繫的同事逐一打給對方的經紀人。

《康熙》幾乎沒有什麼存貨,多數是本週錄、下周播,有些嘉賓檔期緊或是從外地趕來,好不容易上一趟《康熙》,自然會集中錄製多一兩集。為避免出現該藝人密集上《康熙》的感覺,製作人會稍稍延後對方第二集的播出時間,通過交叉播放達到平衡。「多數都是因為檔期問題,時間不好協調。可能某一個月,大家互相搶人搶很凶,有人選的話一定要搶先找到她啊,比如之前吳佩珊的例子。(周杰倫『初夜門』的女主角在新聞出來後,很快就被邀請上《康熙》。)」康熙道具不多,一般就是些大字報、遊戲的裝置、食物等,提前一天就能全部弄好,「像陳漢典的衣服,前一天去借就好了。因為到哪裡借都知道,基本就是那兩三家店。」

進階篇 最難搞的是兩個主持人

在《康熙》攝影棚內的蔡康永,很在乎節目中的大小事。大到嘉賓出場順序,小到機器的擺位,不合理的他通通都會指出。開錄前他見嘉賓已經準備就緒,就招呼站在場邊聊天的記者圍過來拍照,站的位置拍的角度,都是在他默默的掌控之中。有道具不合適,他當下叫來製作人耳語兩句;達到他想要的效果,點頭示意可以開始錄影了,彷彿他才是那個背後扯線的操盤手。難怪製作人詹仁雄也要嘆一句:《康熙》最難搞的是兩位主持人。不過,在蔡康永眼裡,這都是他的份內事,「製作人已經發揮了他的功力,把人弄到棚裡來了,那他的工作基本上就告一段落。主持人你拿到牛排、雞腿、白菜、豆腐,要怎麼搭配出一桌菜來?這是主持人自己需要再考慮的事,可是當天早上你已經不太可能再跟製作人說,要再找一隻老虎進來,這種事就很不合理,就不用這樣想了。可是你需要想的是,這條黃魚是要紅燜還是油炸?」

因為主持人從不參與製作團隊的討論,所以在錄影前一天晚上,製作人陳彥銘會打電話告知第二天有哪些內容,錄影當日才會給蔡康永和小S看腳本。內容包括:藝人資料、每集流程、所用道具、主持提問及嘉賓回答……節目上的任何東西,這裡都能找到答案。陳彥銘說:「我們需要很熟悉他們倆的想法,把故事寫得很清楚,會寫上流程,會告訴他們我想怎麼做,而且寫清楚原因,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蔡康永是負責拉主Key的人(主導節奏主線的人),所以幾乎樣樣都會親自過問,他說,「我們連出場順序都要核對過,比方一共有五個人,他們依次從門後面走出來,第一個走出來的人一定要夠吸引觀眾,讓大家想看下去;可是,最後一個要最讓人期待。那你這個時候就需要取捨,手上的五張牌,最厲害的一張是要打在最前,還是最後?這些都是我跟製作人會研究的。然後我會告訴小S。」

蔡康永做事有自己的一套,也有絕對的話事權,這套行事準則一直都沒變過。難怪前製作人梁赫群說:「康永哥出來的東西,完全跟我的腳本是兩回事。一開始我們會有點不平衡,辛苦寫了這麼久的腳本,結果都不用。可是後來發現他不是不用,只是用他的邏輯他的流程,炒出不同的另一道菜,我們看到表現方式很好,也就心服口服了。」而蔡康永的想法倒也非常簡單,嚴格把關全為了節目質量,在高壓縮的密集作業下難免出現破綻,他的作用是將小漏洞填補至最小。「台灣的作業都這樣,主持人參與很多,干涉很多事情,我們唯一不干涉的就是他的原創構想,他如果今天想出一個很奇特的東西來,比方說每一個來賓的至交好友都躲在簾子後頭,我會接受,因為我的立場是,儘量鼓勵製作人發揮他的創意跟想像力。可是如果有行不通的時候,那S跟我就是在當下把它發揮得最好。」

《康熙》中最困難的問題是什麼?創辦節目的老闆兼製作人詹仁雄,六年來三不五時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而他的答案卻始終如一,「搞定這兩個主持人是最困難的事情,再沒有比搞定這兩個主持人更困難的事情了。這個節目我花最多時間的地方,就是在說服主持人,因為這兩個都是很有想法的人。那時只錄了第一次,他們倆就一起來跟我請辭說『不要錄了』,理由是『不知道要錄什麼』。他們難搞定的地方在於,小S很愛懷孕;而康永呢,是不喜歡做重複性、或是沒有趣味的事的人。所以等於我們要一直跟他競賽,不停變花樣,用新的東西來說服他。」

其實,一切壓力的來源,說穿了還是收視率,主持人再難搞定,都沒有收視率來得讓人頭痛。在詹仁雄眼裡,蔡康永執意追求新意,並未對收視率帶來多少好處。「要逃離收視率穩定安逸的狀態,是很難的,我們想休息一下,但是對方要改,要突破。就收視率的準則來講,就是你做一個類型的時候,基本上不要太快有變化,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會每天在那個時候會去看的。觀眾瞭解已經是播出幾集之後的事情了。」所以如何既保證收視率又兼顧新意,就成了歷任製作人最頭大的地方。詹仁雄、梁赫群、林智賢、孫樂欣、郭強、毛姐……都先後接過製作人的交椅,如今的製作人陳彥銘繼續延續過往的操作流程,同時還會規定旗下8位組員每週要想3至5道題目,以生活百態為出發點,且每天都要翻閱報紙、看電視及上YouTube尋找靈感。 會不會有瓶頸?他說:「每1年大約會有1次的循環。」

觀眾追求的是打發時間的捧腹一笑,未必細心到留意內容的變動和環節的調整,但製作人員天天挖空心思推陳出新,「比如以前有專訪,後來有段時間會很多人一起上節目,現在有打對台辯論,真心話大冒險,射飛鏢。我們有做一些影像的部分,這是以前《康熙》沒有的,我們去藝人家拍他的廚房、衣櫃。因為以前的《康熙》都侷限在攝影棚內,可以走出去。之前還做過運動會,我們會儘量想辦法做戶外的東西,但是原則上是把外面拍到的東西拿來棚內討論,主持人是不太可能會去外面啦。」

達人篇 希望能比《我猜》長壽

台灣最長壽的綜藝節目——開播14年的《我猜我猜我猜猜猜》,正遭遇生死存亡的關鍵時期,老闆詹仁雄親自坐鎮觀看錄影,無非期盼節目能起死回生絕地反彈。而同樣是他一手一腳拉扯長大的《康熙來了》,也曾面臨收視率的低潮。「小S懷孕的前一陣子,跟找人來代班的時候,這中間有三四個月到半年的時間,收視率會不那麼穩定。但小S回來之後就非常穩定。」詹仁雄每天想的最多的,是如何穩住高收視,讓節目存活得更長一點。「不是因為我們閒來無事想換製作人,而是節目走到那個地方的時候,不得不而且必須要換。從《康熙》第一集到現在,節目內容一直在變化。但每個時期的變化,不是所有製作人都能處理得很好。」

怎樣才能一直保持好的收視率?詹仁雄嘆了口氣說,這個答案他一直在找。「台灣太多頻道了,而且觀眾口味一直在變化。就《康熙》來說,因為這兩個主持人太特別了,所以在分眾市場裡頭,一定有人想看比較有層次一點的娛樂,比較多變化,不是只有一種模式。現在的訪談模式比較單調,一般都是藝人的家裡事,跟老公老婆,好像就只有一種方向,其他方向都不太做得出來。這當中的原因很多,可能是製作單位的能力,也可能是主持人的能力。所以可變化的度就很小。」在他看來,《康熙》與眾不同的地方,就在於它的多變為其保持了長久的魅力,「靈感就是練習,這是每個電視或創意人的基礎,也是唯一的方法。靈感只有好跟不好,但是它不會沒有。我們能訪問李安、馬英九,不是每個主持人都能訪問他們,可是我們能訪問他們的同時還能訪問市井小民,比方說許純美,我們的層次很多,大部分的狀態下觀眾們都能理解我們想傳達的是什麼,這是《康熙》跟其他節目不一樣的地方。」

台灣綜藝節目平均一集的成本是10~20萬新台幣(約2.2 萬~4.5萬人民幣),詹仁雄不願透露《康熙》的成本是多少,但就承認主持人的酬勞佔了大部分比重,「兩位主持人的成本實在太大了,90%的成本都是在主持人身上。雖然這話對工作人員講可能有一點不公平,但畢竟大家看這個節目就是看兩個主持人的。」面對小S多次聲言要生第三個孩子,康永「如果她再生,節目就不做了」的響應,詹仁雄連擔心都顯得很無奈:「擔心也沒有用啊,因為小S就是要去生小孩。再生的話,反正也一回生二回熟了,我們已經有非常完善的小S生子標準作業程序



康熙佈景一年一換

為符合《康熙》求新求變的搞怪風格,每年都會更換一次棚內佈景,現在大家看到的佈景是去年2月更換過的,用了一年多,製作人陳彥銘如今忙著構思「換棚」,最快將在六月至七月期間,帶給大家煥然一新的《康熙》。

「這個棚是前製作人交接的時候弄的,他的主題是捷運站。正面的門,開門就像捷運一樣,從中間往兩邊拉開,然後旁邊的窗就很像捷運的窗,上面的伸下來白色手套就像是捷運的扶手。用相反的邏輯,就把扶手變成是手。前面那些評審的桌子,就是捷運的入閘口,收票的地方。康永和小S平時站的地方後面就是捷運的車頭。門上面的走馬燈就像是捷運上的報站指示燈。那些釘子形成的弧度很有捷運站大堂的感覺。」

換個佈景可是《康熙》的大事,陳彥銘說他需要先約換景的工人,找資料再畫草圖,經過團隊討論後,再跟主持人及詹仁雄討論,方能定案。目前,他有兩個方案,尚未最終決定用哪個。「一個是飛機場,另外一個是叢林,但我們不會搞很多樹。它會是個意向,可能以一些幾何圖形的東西,或是動物的立體裝置,比方參照蔡國強(爆破藝術大師)的裝置藝術。」

絕密檔案1

蔡康永、小S在化妝間都在幹嘛? 解答:愛幹嘛幹嘛

「臥底」陳漢典爆料(身份:助理主持人)

「我除非是有事情才會走進他們的化妝室,平常不會沒事跑進去找他們聊天,因為他們兩個平時也不太會互相聊天,都是默默的各忙各的。以前不知道跟他們要說什麼,也會覺得好像不跟他們講話會有點尷尬,必須要丟一些話題出來,現在就不會了。就算不講話也不會覺得尷尬。因為大家相處久了,有一個默契在。像我在南京有主持節目,他們都不會主動問,除非我主動講。講完之後,他們又會開玩笑說,其實我們也不想知道。」

「臥底」梁赫群爆料(身份:前製作人)

「我們自己去找資料什麼的,都很開心,但是走進兩位主持人的化妝室,感覺就像停屍間一樣,就像進入整個冰窖。康永哥是文化人,就在看一些財經、人文類的雜誌,像我們平時都是看八卦的嘛,都不知道要跟他聊什麼。而旁邊的小S就跟徐媽媽在吃便當,徐媽媽會說『多吃一點哦』,小S就會說,『媽,我想要吃排骨。』我進去想告訴他們當日的流程,沒想到說到一半,康永哥就說:『沒關係,我自己看就可以了。』當頭潑一盆的冷水,然後我就默默地走出去。小S就根本沒有在聽啊,因為她一直在吃便當,或者是在吃泡麵。她最喜歡吃『來一客』的泡麵,最愛的味道是鮮蝦魚板,我永遠都記得。」

絕密檔案2

陳漢典隨時捲鋪蓋走人?解答:大家都喜歡他

「臥底」詹仁雄爆料(身份:製作人兼老闆)

「那時小S生孩子去了,找了Selina回來代班,因為她是偶像,沒有辦法像小S那麼放得開,於是需要一個耍寶的人,當場子冷或者需要示範的時候,可以有個人幫忙。我就問康永,能不能加一個有趣的人進去,替代小S耍寶的部分。那時漢典在另一個節目《全民最大黨》表現很好,模仿很好笑,就把他加進去了,沒想到他跟Selina的互動很好。有一個好笑的事情是,小S回來時,有想過漢典要不要繼續留下來,我們本來還想在節目上講這個事情,讓觀眾去投票表決,沒想到錄了幾次小S他們都很喜歡他。」

「臥底」蔡康永爆料(身份:主持人)

「他好像除了演藝工作之外,別的事情比較沒有那麼熱衷,如果是表演相關的事,他就會很勤勞。他是表演者多過主持人,他們這個路線的主持人在《全民最大黨》裡只要化身為某一個真實世界的人物,就會主持了;可他們以自己的身份來主持的時候,就比較沒有特色,漢典就是很典型的這個代表。但我沒有擔心他,他很會自求多福,像他電影《艋舺》的表演或是內地電視節目的主持,那都是他自己另外開拓的舞台,他沒有問題的。」

絕密檔案3

小S不耐煩,真性情還是做效果? 解答:真實情緒的放大

「臥底」蔡康永爆料(身份:主持人)

「小 S怕的人比我多,她比較容易在看到名單的時候會有一點緊張或是惶恐,覺得這個人可能不好訪或是難駕馭之類的,那我一般都比較少。因為我覺得主持人的樂趣之一,就是去克服那些沒克服過的障礙,我不喜歡一直訪問很熟或是我都不太擔心的人,那樣我就覺得沒有動力。小S在畫面上呈現的真實個性要比我多一點,所以當她覺得沉悶或是不耐煩的時候,她是願意用很好笑的方式把這個情緒透露出來,這是她很珍貴的一個藝人特質,大家愛她就是愛這一點,我是遮掩得非常多。老實說,在主持人裡面,大家都隱藏自己的情緒,可是S那個路線的非常少,我覺得她是少見的娛樂圈的天才,她的個性不發揮在娛樂上就太埋沒了。」

記者手記 一切都是小小的

小小的電視台,小小的錄影棚,小小的10人製作團隊,小小的成本預算……這裡的小小跟節目質量無關,更與規模、實力、家底無關,我只是跟大陸的某些綜藝節目相比。當製作人近20年的梁赫群透露,台灣當下一集節目的成本是10~20萬新台幣,我所知道的大陸綜藝節目成本也就這個數,差不多的價錢卻是相距甚遠的收效。《康熙》是一天五集的帶狀日播節目,而我知道的本地一週一集的節目,錄一集得要大半天,而且往往前呼後擁幾車的人,錄個十來分鐘休息一下,攝影師們還都是大爺,邊拍邊抱怨週末開工有多累。團隊是人家的幾倍,耗時是人家的幾倍,電視台規模是人家的幾倍,人家紅遍整個華人地區,而我們還在盡力開拓南方市場,到底缺了些什麼?

隨時可能被幹掉的危機感?被高度開發的創意人才?敬業忘我的工作態度?嚴格有效的管理機制?我們,還有大大的空間可以努力。

  • 您可能有興趣:

    康熙來了 - 2012.08.07 - 明星剛出道好犧牲?!
    blue6232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康熙來了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000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2346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