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友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December 14,2007

冬囧題1210號【16HITS‧懷想那個舊時光】:社團社團還是社團

遙想美好的舊時光,第一個浮現腦海的,總是大學時在社團耗費的日子。大一進了文藝社,就找到落腳的地方,沒課時會到園廳的社辦發呆,中午也會趴在社辦桌子上打盹。那時學長姐似乎覺得社辦有人是件好事,搞不好剛好有人來到社辦門口想加入社團,就可熱心介紹。事實上,因為這樣進來的社員似乎想不起半個,多半還是彼此碰面聊天打屁的地方,可能話匣子一開,也可能各自無聊地趴在桌上睡覺。

 

大約每週一次的活動,多半是讀書會、電影欣賞這類靜態活動,偶爾會穿插一些演講、社遊。我們多半有準備,但有時也感覺虛應故事、完全照表操課。也許更多是種「在一起,就好」的感覺,活動的內容討論些什麼,印象都已模糊,但依稀記得每個人活潑的姿態神情;社團老是會流行些無聊事,比如說嗜睡症。可能第二節下課後,小玉進到社辦睡覺,第三節下課,我也進到社辦,小玉睡眼惺忪抬起頭來,以失焦的眼神示意「你來囉!」接著再度倒下。過不久,我突然被一股莫名的疲倦感襲擊,在桌上睡去。等醒來時,小玉已不知去向,此時小p也進到社辦,微微的搖晃前進,桌面也開始對她臉龐施展吸引力。

 

五子棋在W學長的帶動下,每碰到人就要廝殺一盤,每次總是輸給學長,也激起大家的鬥志,有段時間變成社團裡最熱門的活動。不管是隨便找人抓對廝殺,或是與電腦練功、網路上對戰。全社團一心要打敗學長,漸漸的學長也開始輸棋,社員們也開始產生甲剋乙、乙剋丙、丙剋丁、丁剋甲的相生相剋輪迴。

 

自從Mr.朱教會大家打橋牌後,每湊成四個人,就戰得沒天沒夜,甚至還會買零食點心,相邀通宵打牌。夜半時分,我們的情緒正High。有陣子學校頒佈禁令,不准在社團過夜,不知有沒有相關。

 

喝酒這件事真的莫名奇妙,不知是誰帶起的,總會有幾個人的秘密聚會,有時喝些啤酒、酒精濃度低的,但有時也喝幾十%的烈酒。不過我都淺酌,有門禁得騎車回家不得盡興,沒有緣份見到其他人喝得亂七八糟的大場面。

 

除了社辦,學校附近的黑洞小餐館也是我們另一個耽戀的地方,老闆娘總放著獨具眼光的搖滾樂,煮著自創的好吃料理,在昏暗的燈光下,我們享受著令生客詬病的緩慢上菜,肆意的浪費時光,有目的無目的一搭一唱。

 

「Good Old Days」真適切地形容了那段時光。

++++++++++++++++
他山之石:

冬囧題1210號【16HITS‧懷想那個舊時光】

冬囧十六擊‧舊日足跡

++++++++++++++++
格內相關閱讀:

冬囧題1206號【15HITS‧一百個條列式的自己】:寫得好辛苦

冬囧題1203號【14HITS‧你最想和哪位古人做朋友?】 :李白、蘇軾


bluelqe 發表於 樂多3:36回應(6)引用(0)

November 1,2007

冬囧題1029號【4HITS‧尋人啟事】:尋人禁止

隨著時間流的稀釋,大多數的友情、恩情都逐漸淡薄。以往整天膩在一起的好同學好朋友,隨著成長所必然不斷遞換的時間和空間,有人退場、有人登場。在乎的不再在乎,珍視的變成可有可無,惟有極其少數再少數的人始終佔據心靈的一角。該找的人要親自去找,總有些埋藏在記憶裡線頭可以抽出檢視,在尋找的途中不去與自己、過去詰問。「尋人啟事」應該是最後的手段,而不是一開始就因不在乎而偷懶省事的手段。


當然也有種人常聯絡的朋友不多,隨著交情久遠而等比級數遞減,雖然還是惦記著某些人,生疏後也找不到理由鼓不起「勇氣」,「尋人啟事」更是不需要也從未想到的東西。我就屬於這種人。

+++++++++++++++

他山之石:

秋天裡的一張尋人啟事...  芭樂米

來吧,尋人遊戲  21世紀躁鬱少年

+++++++++++++++

格內相關閱讀:

冬囧題1025號【3HITS‧上輩子一定是?】:二三事與蠹魚

冬囧題1022號【2HITS‧電腦開機後....!?】:巡田水、看足球


bluelqe 發表於 樂多2:07回應(7)引用(0)

May 17,2007

友情值錢嗎?

Li是我的國中同班同學,也上同一所高中,算是國中同學中比較熟的。他身材高挑結實,運動是他的強項,不管是田徑或是籃球場上,帥氣流暢的動作不時可見,非常出鋒頭,當然也交了一位大家公認的美女相伴。高中學電吉他,時常帥氣地背著吉他上下車,有時聊起音樂、長繭的手,眼中更是無比神采。

 

大學後就比較少見到他,見面時往往是同學會的場合,大多也是寒暄閒聊些近況。前陣子打電話找我,約出來碰面,想來也好久不見,就開心地答應,以為是三五個在台北的國中同學聚會。昨晚他打電話來敲時間,約在火車站附近的咖啡館,地點時間都敲定後,快結束前的幾個字眼卻讓我起了疑心:「要告訴你一件很讚的事!」「只有我們兩個人」...

 

晚上七點來到咖啡廳附近,門口,有著一堆特別打理過,穿得整整齊齊的西裝或套裝的男女,大約有數十人。大家的表情浮現異樣的快樂、看起來都在等人,我心想:「糟了!果然又是傳直銷。」不過來了就來了,打了通電話,Li就從巷子裡轉了出來,一副西裝筆挺,向我招手說:「嗨!帥哥!」(我從沒聽他這樣喊我或是打招呼><)。打完招呼後,一邊哈拉一邊將我帶向巷子裡的入口上大樓,不時手托著我的背(這種過度親密的舉動也不正常。)同時,我們周圍也有很多西裝套裝人帶著便裝人上樓,電梯每次一次載完,要分批分批載。

 

一出電梯門,公司招牌迎面而來,Li對我說:「我們公司可是全台最大的健康生技食品公司」,進了公司「會場」,在「貴賓簽到簿」上一邊填上我的名字,一邊填上介紹人Li,裡面幾十坪的等待區裡,擠滿了密密麻麻的人等待進入說明會場。Li說要幫我放背包,我堅持不放,他再堅持等一下人多位置小不方便,我持續堅持我習慣背包在身邊,他最後也拿我沒輒(要是放了,閃人可沒這麼容易!)。他們也規定手機要關機(這也杜絕了來電有急事,便服人要先走的招數。原本女友也想用這招救我...)。我們必須排成S形隊伍慢慢前進,讓我想起每次在公館等青蛙撞奶的情形,只是這裡嘰嘰喳喳吵得不得了,好像同時有幾百萬種聲音一齊爆發,一陣又一陣。Li跟我說著「我們來自各行各業,有社會人士、新鮮人、學生、研究生,還有留美博士...」「誰誰誰是永慶房屋的前店長,月薪十五萬,來我們這裡三天,就把工作辭了」「誰誰誰是麗緻飯店的幹部,他們老闆很器重他,也把工作辭了」「誰誰誰是我大學學長、誰誰誰是我當兵認識的,很多人都在做,大家都賺了很多錢」(好像是高中經驗的昨日重現)......顯然每位西裝套裝人都鼓起三吋不爛之舌死命要說服便服人。Li一直講個不停,我也沒太搭理,他的表情姿態還是嫩了些,少了些說服力,畢竟才做了幾個月。我問說要待到幾點,他說「又不會到天亮才放人,你擔心什麼?就12點、11點吧!」那還得了!我真不想耗這麼多時間在不感興趣的事情上。對我而言,躺在沙發上吃洋芋片看著電視上重播八百遍的電影,如此浪費生命也比在這公司待到十二點要愉悅太多。

 

隊伍的行進這時已經加快,快要進入說明會場,眼看公司大門也在咫尺之間,再不走就沒機會了,我跟他比了大X手勢,跟他說,我真的不感興趣,閃出大門按下電梯,他繼續跟我爭辯「你是不是不當我是個朋友」「我是有好事才介紹給你」「我這個人會害你嗎?」費神聽他講這些的時候,我眉頭緊皺,電梯開了又關差點直接下去,我趕快再按一次往下的按鈕,鑽進電梯。Li鍥而不舍地追了進來繼續說著,到了一樓出了電梯,又再度停了下來,Li說「你走我們就不是朋友了」,我說「這是兩碼子事,是不是朋友在你」其實,我沒有講得這麼順,大多是他串珠似地說著,我偶爾遲疑且斷續地回他一句;沒有揮手,也沒有再見,我就這樣走出了大樓,只在上面待了20分鐘。

 

這種類似的事這是第三次了,高中一次、大學一次,再加上這一次。當然傳直銷這種事業也要看每個人的價值觀,我不喜歡,但也有人做得很熱血。但如果要走到以友情為籌碼,逼人要還是不要,不是既可悲又可笑嗎!曾在網路上看過別人例子最後也是以友情要脅,沒想到今天也降臨在我身上;這是個無間道,說法、程序、情景都和10年前這麼似曾相似;錢!錢!錢!總是不停在強調可以賺很多錢,我倒想問:

 

這樣的友情值錢嗎?


bluelqe 發表於 樂多2:12回應(25)引用(1)

February 6,2007

孟華, 一路好走...


上書上累在辦公室喘口氣,同事表情嚴肅正在講電話。空中飛來一詞「過世」!讓我心頭一愀。講完電話後一問,「孟華過世了...」


孟華長得嬌小卻老成,體重非常之輕,大約只有30公斤上下,是曾經相處好幾個月的前輩兼同事,在剛進公司時蠻照顧我,時常問我適不適應,主動幫我忙。相處幾個月後,突然有天她沒來店裡,消息說住院了,之後就一直留職停薪。斷斷續續也有她的消息,時好時壞,經常進出醫院,通過幾次電話還有msn,她也說:「還好,老毛病。」


幾個月沒聯絡了,一接到消息,居然是這種噩耗,無法置信,也讓人極度沮喪沈重...

ps.輾轉聽說本來要換肺,也找到可以換的,卻因為她身體太差不能換,最後她決定如果惡化就讓她過去。


+++++++++++++++++
格內相關閱讀:

再見了,美麗華之寶---阿笨
好久不見的朋友:詩懿
道別離:武林高手阿威

...繼續閱讀

bluelqe 發表於 樂多1:48回應(4)引用(0)

January 17,2007

再見了!美麗華之寶---阿笨


店裡調走了兩個同事,其中一個是美麗華之寶----阿笨。這個「寶」不是「寶貝」的寶,是「耍寶」的「寶」。報告寫得讓人看不懂,需要通譯來解讀,明明是中文系畢業,寫得卻像是天外飛來的星球文;她也是櫃臺工讀生的惡魔,使喚來使喚去,包書、加防盜措施、製作POP...整個櫃臺常佔滿阿笨的東西,工讀生一刻不得閒。上班打卡她也最驚險萬分,總在最後一分打卡,準時壓哨,一個月30天有10天在準點打、10天在59分打。上班時如果看到阿笨的機車停在外面,就得開始緊張,因為代表再1分鐘就要遲到。



阿笨還喜歡穿睡衣上班。她有次穿著一件新褲子來上班,頭抬成15度仰角,一副就是要來炫耀樣,大家看到果然很驚訝,問說:「妳怎麼穿睡褲來上班!」她馬上又氣又急的解釋:「這不是睡褲!這不是睡褲啦!」連要調到別店,她還記得給新同事暗示:「我是阿笨喔!」因為新調店阿笨需要先跟新主管面談,還沒正式報到,就記錯面談的時間記成前一天,傻楞楞打去問說什麼時候過去好,想必已經給新同事留下「深刻」的印象。




其實阿笨還是蠻好的,心地善良、天真,人很貼心有時甚至蠻細膩的,雖然有點小任性,卻是大家的開心果,她走後明顯感覺到店裡的笑聲變少...同期進來的同事,離職的離職,調店的調店,阿笨走後,只剩下我孤伶伶的一人,曾經有過四人聚首,打橋牌、麻將的美好回憶已遠,一個個四散後也就越難再聚。阿笨的調店,結束一年半同在一家店的緣分,也象徵最好的那批早期同事都走光了。於今在這家店裡只剩下空間上的歸屬感,不再有群體的歸屬感。



...繼續閱讀

bluelqe 發表於 樂多0:20回應(11)引用(0)

September 28,2006

好久不見的朋友:詩懿




前店長Mei曾說過:「我們店的工讀生妹妹,長得都這麼可愛,可是說起話來嚇死人。」詩懿是代表人物,說起話來率性而為,「塞拉!」「哭爸!」常是她的感嘆詞。喜歡看電影尤其看藝術電影,常常有事沒事往絕色、長春戲院跑,部落格上最多也是電影文章。每次跟她聊起電影總是特別過癮,畢竟看藝術片的人少能聊的不多,而且也常有共鳴。像是喜歡阿莫多瓦導的片,西恩潘演的戲。




 

她是個愛貓愛到痴迷的人,整天掛嘴邊猛誇他家的摺耳貓「齊懿果」,說是貓界裡的「貝克漢」。兩次帶來店裡獻寶,兩次都出醜。第一次因為怕生,嚇得滿身大汗,全身濕淋淋,還非常緊張以為他生病,連忙帶去醫院,花了一筆無妄的費用。第二次光臨鄙店,還沒打開袋子就臭氣燻天,原來齊懿果先生已經在裡面屎尿橫流,詩懿一邊清理一邊喃喃說「...平常不是這樣的...」每次來都是一副狼狽樣,有這樣的「貝克漢」嗎?


 



二十號出國的她,近來都沒有消息,聽說過一陣子才會有網路。詩懿小姐,如果聽到我們的呼喚,就趕快跟我們這些朋友聯絡吧︿︿

 

...繼續閱讀

bluelqe 發表於 樂多4:26回應(11)引用(0)

July 12,2006

久違的鳥達、建隆和逸

 

回台中跟高中好友文達、建隆聚會,原本還有一個皓剛,不過他要工作沒辦法回台中。雖然只有三人,不過也一年多沒跟大家見面。我在台北謀生,文達和建隆在台中,之前皓剛還在台南,四個人要一起橋出時間真是難上加難,所以約了好幾次都流會。


聚會地點依舊是逢甲麥當勞,我已經早到五分鐘,向來遲到的文達居然已經在街角吃起冰淇淋。他一邊吃著一邊跟我說:就我們兩個,建隆直接過去。每次都要三等四等,等半小時到一小時,這次居然提早出發。到了中港路漢口路交叉口的燒烤,建隆也已經在帶位區「納涼」,怎麼遲到大王們都反常!


 

燒烤299吃到飽,有魚有肉有蔬菜還有湯,全出個一遍大概就飽了,還可加點。這麼美味又划算價格,台北騎機車打超白光都找不到,讓人想滴下兩滴眼淚,在台北吃掉我薄薄荷包不少錢啊!文達還是這麼積極活絡,沒有休息的一天,當完兵等入學這段期間,忙著補日文、英文,假日還到天香回味鍋打工。建隆年初就退伍,現在整天在家裡打魔獸,錯過了一次長榮的報考。文達用一種鼓勵語氣對建隆說:振作點,別這麼頹廢下去!怎麼這麼耳熟,以前他也「賜教」過我。
 

吃飽喝足,原本想去唱歌,到了闔家歡進了包廂,問起消費模式,居然一小時要三百多,我們連忙說聲再見。改到百事達租片到文達家看。三個常看片的人聚在一起的問題是,起碼有一個人看過,真是租無好租。最後租的標準是只要都沒看過就好。結果租了布魯斯威利一部講談判專家的妻女被綁架的故事。片名都忘了,節奏拖曳看來又情節又有點莫名其妙。不過文達的媽媽依然非常好客,準備了荔枝和葡萄請我們,還有他們家的夫妻鳥、九官、斑文鳥陪伴我們。


依然是浪擲時間消耗我們相聚時光,這麼多年的「好友生涯」我們一直都是這樣走過,「伊是我兄弟」的感覺也是在每次每次的聊天打屁休閒娛樂中,建立維繫起來。

 

 

 

 

 


bluelqe 發表於 樂多17:28回應(4)引用(0)

October 18,2005

道別離:武林高手阿威


阿威,香港人也,歷史系畢業,做的是廚師工作,兼職教小提琴,還會幾手跆拳道。原本想在台灣生根落戶,卻因為家中有事,不得不離開台灣。


今天是悠閒的休假天,一早就被阿威的來電吵醒(其實已經十點了),說他今天回香港,現在在台北,要不要一聚?自然我滿口答應,想了想要送他兩本書,提早出門飆到美麗華買書,再轉乘捷運到公館會合。一出列車門,就看到阿威在前方的人群,加快腳步上前一拍。


時間已經來到中午十二點,在新生南路邊走邊想,還是去女巫店好了。女巫店除了店員空無一人,我們居然是「惟二」的客人。阿威看了菜單,眼中散發驚奇的光芒,不消說,是被上面的「淫料」、「脫胸罩者可…….」、「女人可做十下伏地挺身者打…折」、「壓手霸贏者可…..」文字所吸引。他點了義大利肉醬麵,大有學問。他說他每到一家簡餐店,最先一定點他肉醬麵,吃ㄧ家的肉醬麵就能看出他的程度。評價是:好的相反!至於我點的泰式酸辣雞腿飯,也分了點給他嚐嚐。評語是:肉煮得剛剛好,可是有點腥。喫飯空檔,也將書遞上,一本是《愛麗絲夢遊仙境》,另一本是《銀河鐵道指南》,兩本都很喜歡,頗合他奇幻小說迷的口味。


後來又跟中敦在公館會合,到家冰果室又聊了一會,便道別手提著小提琴的阿威。




不知何時能再見。













...繼續閱讀


bluelqe 發表於 樂多14:53回應(3)引用(0)

September 26,2004

小芳


小芳,是我的大學同學,雖然名字女性化,但他是個男的。身體上

最大的特徵是整個身體比例中頭大得不大協調,加上他那張厲害且

常碎碎念的嘴,所以他又名:大頭碎碎芳。他的觀察力極為敏銳,

很多事情將發未發之際,他都能洞燭先機,包括…當初我喜歡女友

但還未告白之際,他就四處散播謠言:逸喜歡lakebright!


他是個廣義上的哈日族,愛看日劇,非常迷近畿小子,不過,他也

對日本歷史、日本風俗民情嘹若指掌,甚至可以假裝成日本人!有

次,他為了讓我們同學了解當今台灣女生多哈日本,他就上聊天室

說他是日僑,果然,開始有很多女生黏了上來,熱情的詢問小芳,

他也開始瞎掰,唬得那些女孩一愣一愣,甚至想跟他見面,他推說

最近要回日本可能沒辦法,結果,她們說:我們可以到機場送行!


此外,他也是遠近馳名的「黃帝」,在大一大多數人集體住宿的日

子裡,他和同房胖智天天在房間開「黃色笑話暨鹹濕話題討論會」

,吸引大一的眾男同學,每天聊到通宵達旦。甚至,他也觸角也關

懷到「同志」身上,再一次他化身為同志,在網路聊天室上遊樂玩

耍,結果,又有人想跟他「見面」,他們相約在台中的第一廣場,

然後他留下另一位同學的電話。


然而,他也有他認真的一面,出身在經濟狀況不好的家庭中,他總

是認真上進,今年考到國立研究所,對於國際形勢、社會時事,他

常有他的意見和批評,關心也關懷社會,不是一般混吃等死的大學

生。這是他獨特的一面也是我欣賞他的地方。


大學畢業,小芳繼續攻讀研究所,祝他早日有大鵬展翅的一天。


















-----
...繼續閱讀

bluelqe 發表於 樂多17:53回應(0)引用(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