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4,2006 03:00

The Party Must Be Over




‘’And now the party must be over
I guess we’ll never understand
The sense of your leaving
Was it the way it was planned?’’

''No One But You''----------by Queen


喝完杯中最後一口雞尾酒,也該是起身離開的時候。步出內湖西堤
的大門,在門口圍成一圈,應該要散會卻又不想這麼早與大家分離
,尤其調店的彭哥還有生病換工作的kelly。彭小妹說:每個人都
跟彭哥說一句心底話吧!一個輪著一個,大家都說著心不由衷的玩
笑話,或許說出會太感傷吧!

今天彭哥休假,下午三點就到店裡溜達,除了跟我們這些老同事閒
聊一下,可憐被張爸抓去做商業區交接。他還到處晃蕩,在我的人
文文學區一櫃櫃看,也跟我交換意見,因為他接的也是這塊。大家
看到他都很開心,都興奮地跟他攀談幾句,他像交際花一樣一個個
去應酬。

下班後,我們一同去西堤門口集合,一下子就到真令人意外。先前
就有訂位的我們被安排到樓上比較少人的位置。我們吃著西堤一道
道頗有創意但不一定好吃的食物,總覺得比台中的西堤難吃,彭小
妹也說:台北的陶板屋比西堤好吃!怎麼和台中相反呢?除了問問
好久不見的Kelly近況,也問問彭哥在另家店的工作情況,Kelly
到中視當助理,彭哥的感想是書上不完。我們靜靜的閒聊,真不像
我們的作風,也許是環境的關係或是離別的氣氛。下次聚會不知是
什麼時候,到可以胡鬧的地方,大家或許能比較放得開吧!

 

 

 

-----

  • 您可能有興趣:

    bluelqe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創作 >> 散文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42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341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