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2017 13:02

神奇大隊長


人類創造社會文明制度,以法律約束道德最低標準守則,以宗教當成人性的美德信念,一則是惡的最低標準,一則為善的最高想像。如果,可以創造一個更美好的烏托邦,甚至可以揚棄原本建構千年的文明典型呢?視法律制度與宗教宇宙為不必要的產品?

《神奇大隊長》(Captain fantastic)開場讓觀眾有點摸不著頭緒,隨著大兒子在河邊獵鹿成功,一家人在荒野露營的同時,慢慢看出來他們過著近乎原始的山林生活。為了進食得打獵、採集,生活情調是讀書與吹奏彈奏樂器。隔早的訓練更是令人咋舌,不是我們習以為常的晨間運動,從登峰野外跑步與近身防衛術到瑜珈甚至是峭壁攀岩。不免開始使人思考,這個片名中的神奇大隊長到底在跟觀眾打什麼啞謎?

直到故事揭露父親主角班(雨果莫天森飾演)接到了妻子自殺噩耗之後,向兒女群們坦承這個不幸消息之後,逐漸令觀眾察覺到這個家庭的『非凡之處』。

他們過著近乎烏托邦的理想生活,關於文明禮教所包裝出來的人情應對,皆不屬於在這個家族之間該遵守的教條。他們追求全然的誠實,除了愛妻自殺身亡,對於世俗孩童而言,大部分的家族對於自殺一事多半會包裝掩飾,不懂事的小孩們根本不需要知道真相。

但班對小孩說的是『媽媽總算自殺了』。而不是『不幸自殺了』。語氣上的差距,好像這個丈夫多麼希望詛咒妻子去死,但當我們用自己的眼光揣測時,就慢慢發現這種世俗偏見的狹隘可怕。

這個神奇家庭中的核心信念,完全把『偽善』兩個字排除在外,除了用什麼樣的角度面對『自殺的母親』之外,對於小孩不懂的提問,都會詳實告知,而不是用成人為小孩創造童話故事般地掩蓋,或是輕鬆帶過,父親對8歲小女孩一五一十地談論性交的過程,那種赤裸程度,你會懷疑,難道小孩需要知道這樣嗎?或是反過來,難道小孩不會自己發現嗎?而,當小孩發現時,不會覺得父母過去都是在騙他們嗎?即便我們說:這是善意的謊言。

《神》片除了談論班與妻子所提暢的新觀念教養制度異於常人之外,最大的勇敢就在於反抗了當代文明教育制度與宗教體系。自學系統甚至超越同儕之間的基本學養,其實也訕笑了當代教育不過是教出一些泛泛之輩,對學理背後的反省與歷史文化毫無所悉。如片中拿權利法案來討論人權一事,而人權也是一個被過於放大而成為民粹主義的藉口罷了。而故事中父親的博學近乎文武雙全,一幕女兒拿了《蘿莉塔》這本書時,父親要她發表覺得自己讀了什麼,要求分析入裡並且說出感受,這些深入情感面的思維,早跳過同齡思考範疇。

更別論大兒子申請了所有名校皆上榜時,父親卻丟下一句:「你會六國語言,去那邊可以學習到什麼?」當體制外的反智主義者,不得不面對孩子渴望循附體制到底長怎樣的好奇心時,內心多少也有幾分失落。大兒子學習到的知識早就已經超越當代大學教育能給予的養份,請問去大學的意義是什麼?去融入人群嗎?偏偏這對父母早就設定自己的孩子們提前熟齡的身心鍛鍊,是為了給他們做為日後創造人權烏托邦的終極目標。

至於宗教,可能更是冒犯多數基督信仰的廣大美國民眾。《神》片反對宗教語言剝奪思考邏輯,並且大膽地表明了宗教制度的濫觴,不得不說這是一門險棋。

《神》設定了一個美好的烏托邦想像,並且培育了一代不可思議的青少年孩子背起日後內聖外王的目標。更拜雨果莫天森精湛演出所賜,成功地詮釋了這位浪人父親的寂寞身影。

  • 您可能有興趣:

    動物方城市
    blue1989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聊電影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3108 │標籤:影評,nownews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1198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