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7,2016 20:29

神鬼獵人


當代好萊塢電影工業已經趨緩於低風險拍攝環境之中,以利工期與團隊的保險系數。但《神鬼獵人》(the Revenant)非得展開一場極端前衛實踐,把演員、攝製團隊逼到無法躲在舒適圈的狀況之中,才能淬練出生存本質的險惡。也讓李奧納多在銀幕上找到一道求生求死之間的那道邊緣究竟在哪?

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過去作品中熱愛以剪接時序重組成人生詰問:《愛情像母狗》(Amores perros)、《靈魂的重量》(21 Grams)、《火線交錯》(Babel)都是這類的風格。《最後的美麗》(Biutiful)或是《鳥人》(Birdman or (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Ignorance))則都是進退維谷的主角展開一場困獸之鬥,《神鬼獵人》維持了前兩作的主題論述,更延續《鳥人》的攝影炫技調度,與攝影師艾曼紐爾·盧貝茲基(Emmanuel Lubezki)在絕境之中僅以自然光色當主調更是大膽,畢竟在荒原冰野叢林之中,只有藉由原始粗獷色質才能勾勒出故事中角色遭遇的天險地峻。

就這道驚險實驗來看,《神鬼獵人》有著如此不可思議的完成度,已經幫製片方買好了奧斯卡入場券。李奧納多飾演的一位靠著對地形路線熟悉被白人聘請的嚮導兼獵人,由於他又與當地某印第安部落女子通婚,令他熟悉原住民文化,但美國當時正處於各路人馬強奪豪取天然資源與獸物皮革,部落與部落之間也上演血洗戰爭,更別說不同國家入侵後的勢力交雜。開場沒多久就上演一場驚心動魄的短兵相接橋段,以一鏡到底方式突顯瞬息萬變的交戰片刻,令觀眾處於高壓之中,這樣的場面調度就是盧貝茲基的招牌風格。

《神》片因為盧貝茲基的出色鏡位,創造一幕又一幕的攝魂驚嘆。就戲的攝影調度,其實好萊塢已經玩到極致的同時,《神》又往上推了一大步挑戰難度。因為實景拍攝加上自然天色的時間考驗,提升拍攝限制條件,難度異常困難。對演員更是受天寒氣候考驗演技,那是一種生理上與生俱來的自然遲鈍反應,還得配合鏡頭應表現的神清智力。

所以,這部片根本是對當代電影工業從業人員的一場惡毒試煉。李奧納多猶如從地獄爬回來的硬漢,只為了替兒子報仇,誓言千里追兇。每一場戲都是肉身磨難,也因為泡寒冰、爬凍地、受餓挨風又食生牛肝、與熊搏鬥、切馬剖腹等各種銀幕奇景,李奧納多詮釋演員的生理條件上的極限表演,心靈上的殘痛眼神與追憶亡妻所產生的幾場超現實風格畫面,都可令觀眾體會到他牽掛親情時的一絲溫厚人性。

在掠奪獵殺/生存躲匿之間,《神鬼獵人》提出一個問題:人的自我意志透過言誦,敬畏天地,成就生存法則。當眾神低語,你是否能主宰命運?湯姆哈迪飾演的角色象徵著利己主義的至高代表,人在自然環境考驗下,道德守則早已蕩然無存,求生存就是唯一的信仰,但當你的生存受到他人波及會放大死亡風險,道德該站在哪邊呢?李奧納多背負了對愛妻亡兒的意志思念,追求成道者般的生存意志,如鬼魂般地歷劫歸來,李奧納多的從影之路向來不打安全牌,奧斯卡加持與否總是業界熱愛開他玩笑的老梗,但只有他清楚知道每部作品對他表演的艱困高壓在哪,《神鬼獵人》堪稱是近年表演高峰,最後一幕戲的眼神足以證明他絕對是當代優秀演員。

評價:88

拜訪膝關節粉絲團

  • 您可能有興趣:

    動物方城市
    blue1989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聊電影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729 │標籤:中國時報影評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5426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