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6,2008 19:37

是誰搞死了螢之祭?

老實說,觀塘ive停辦螢之祭,我有點失望的。畢竟,這年自己要負責秋祭企劃是有點想把螢祭陣地搶回來的。其實,螢之祭停辦的最大原因在於哪裡?對於我們一眾同人誌即賣會活動的籌劃,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借鏡。

 

1.      成本收入失衡
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活動籌劃,雖然不能說賺,但至少也要有足夠金錢應付下次活動需要,這個才能令人說服可以活動長做長有。即是說,門票費用基本上純利有至少有30%,才能留下足夠籌備金給下屆籌辦。

純利極低的事實

答:一個入場人數近三千的活動,竟然比目標純利低接近四十倍。

基本上有去過螢祭的朋友,都會知道螢祭每次除了派發場刊外,都會每人派發相集或明信片,而那些印刷精美的相集,行內人都會知道至少都是用貴價158g紙印的,每本成本最少是多少呢?保守估計,每本七至八元港幣都是走不開的,再加上場刊如果用最平的128g紙每本都要三至四元一本,以及那些搭的日本景台,舞蹈景台,那一樣不是要錢?和一位有份參與螢祭協辦的朋友談過,螢祭到第三年才可以賺了千多元,假設螢祭有二千五百人參與(官方說三千,當然作了適當調整罷。) ,那麼就算賺了一千九百,每人的純利連一元也不夠。

加價,消費者能接受嗎?

答:螢祭沒有加價的空間了。

作為消費者,你肯接受一個比CW入場費還要貴的大專活動嗎?螢祭收費是二十元正,加幅可以多少?一元?兩元?如果粗略估計,若要繼續以每人最少十九元的成本繼續舉辦,目標價格將會是二十七元或以上。作為大部分的消費者,對大專活動最大接受價格二十元其實已是極限,老實說,螢祭沒有加價的空間了。

三年帳目,多少年有收入?

答:三年螢祭,兩年虧蝕。

這是一個頗為令人尷尬但又的確很重要的問題,螢祭三年來收入多少?之前都說過自己曾與一位有份參與螢祭協辦的朋友談過,螢祭到第三年才可以賺了千多元。但是,抱歉之前沒告訴你,三年螢祭,現在才開始有賺。那麼,這張成績表,真的很難看。

2.      缺乏資金
既然螢祭的成績表看來真的不是太好,那麼即是說螢祭現時根本沒有自立的能力,那麼每年的資金都要四出尋找。前兩年當然籌委和學系對活動了解不足,還以為這些活動有賺取潛力,當然還會肯出錢放條「大水喉」。但當發現這根本是一個「沒收入的生意」,誰人還肯繼續投資?

資金誰出?

答:就算你有行政權,但當你連資金也沒有,就不要談搞活動了。

一個活動,資金永遠是最大元素,沒有資金,就不要談搞活動。螢祭財政如何,已不想重覆了。那麼螢祭現時根本沒有自立的能力,每一次資金都要由學系代付。學系的收支都要向學院負責,而學院又要向政府負責。面對著兩年虧蝕一年平手的螢祭,學系可以有向學院解釋繼續注資的理由嗎?顯然,在誰也不願意背黑鑊的情況下,誰會敢向螢祭注資?

3.      架構制度
續上文所言,主辦單位是學系,學系的收支都要向學院負責,而學院又要向政府負責,因此遇上螢祭三年收入不景,學系便不會注資,而令第四屆螢祭胎死腹中。

不同架構不同結局?

答:大膽點說一句,如果螢祭不是學系舉辦,還可以長命一點。

如果換轉是由興趣學會舉行,以這樣方向營運,也許螢祭還可以舉辦多兩三次。興趣學會對會員收取會費,這是他們的基本營運成本,而螢祭只是他們的一個活動,那麼活動只要虧蝕不大,只要加上一些較賺錢的活動,大可以繼續營運,因為興趣學會只需要向學生會行政上負責,而非財政上負責。即是說,只要每年學會最終有盈利,就可以有繼續舉辦的權利。


總結 一個工商管理很典型的失敗案例
螢之祭停辦的最大原因,是完全低估營運成本的一個最佳案例。螢祭以「高成本,低收入」的策略,的確能吸引不少好評和口碑。但相對同時對於嚴格控制成本這個重要關卡把關不力,是其短命結局的致命傷。純利百分比不足導致收入不足,令活動經費不能自給自足,因而受到學系的限制,導致第四屆螢祭胎死腹中。這個前車可鑑的例子,實在需要和同人誌即賣會各籌委一起汲取教訓。

  • 您可能有興趣:

    暫時休站
    blhoudai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その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動漫畫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92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61319

    回應文章
    私密回應
    Posted at November 14,2017 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