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3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23,2008

傳密 part II

一日, 斜陽西照, 兩人站在岩石上 , 波濤拍岸, 好一幅壯麗的黃昏景象.

Ray :大羅, 你我三人上回見面, 已是半年前事. 日昨運動員飛鴿急書, 令我倆前來一晤, 你可知有何急事 ?

大羅搖搖頭.

Ray 嘆了口氣 : 半年來, 我分心於咖啡及茶道, 於單事一事, 總是不夠用心. 等一會兒見了運動員, 總有他說嘴的. 對了, 關於上回傳密, 擤鼻涕一道, 你進境如何 ?

大羅半年來一事無成, 正不知如何回應. 隨口轉了話題, 道 :嗯, 我們何時再去花蓮騎車呢 ?

大羅, 騎車豈是兒戲 ! 半年來天下大勢, 已有鼎足而三之勢. 南邊阿聞每日苦練, 並集結陸大哥等人, 勢力漸長, 與花蓮成犄角之勢, 我們台北幫的地位危矣.
Ray 說完便歎了口氣.

是的, 而且, 花蓮人稱洄瀾小董者, 實力更不容小看 !說這話的是運動員, 不知何時, 運動員從礁岩下冒出頭來, 載著潛水蛙鏡, 耳旁還掛著一絲海草.

咦, 運動員, 你在海底作啥 ?

你不知道嗎 ? 300 公里挑戰賽, 連續 20 小時, 從下午兩點騎到隔天早上十點, 晚上不得休息. 此等耐力挑戰著實驚人. 花蓮諸兄躍躍欲試, 吾等不思精進, 難道等著新亭對泣嗎 ?

ray 與大羅慚愧萬分, 仍不解運動員在海底作啥.

我在海裡觀察魚兒如何不閉眼, 不躺平, 而能在悠游中休息, 在休息中悠游.

大羅驚訝地張大了口, 面露欽佩仰慕之色.

運動員望著天邊絢麗的晚霞, 長長地舒了口氣 : 如能有所領悟, 於行進中不休息, 明年 300 公里挑戰賽, 我們台北幫必能一舉得勝 !

ray 道 : 運動員如此精進於修鍊, 實在令人佩服. 我近日騎車, 發現小鳥棲於枝頭, 站著就能睡, 心中若有所感. 如能修到此不倒禪的境界, 邊騎邊睡, 天下更有何耐力賽能難倒我們 ? 來年花蓮賽事尚有一年光景, 我們且就分頭去練吧, 半年後再聚, 看看大家進展如何.

運動員斜著眼, 道 :大羅, 那, 你呢 ?

大羅流著冷汗, 不知如何蒙混過去.
運動員續道 :你終日說工作忙, 膝蓋傷, 整個冬天除了買菜, 也沒見你車子出過門. 不見外的話, 愚兄給你立個功課如何 ?

大羅望著運動員, 表情十分複雜.

古人為求精進, 懸樑刺股, 良有以也. 大羅, 你抽車技術不佳, 無法持久, 蓋因無刺激動力也. 這樣吧, 你把坐墊拔掉, 就這樣騎車吧. 半年下來, 功力鐵定大進.

大羅張大了口直合不攏 :那, 豈不是只能一直抽車, 不能坐下來.
是啊, 此功若成, 你一路抽車, 誰比得嬴你 ?! 來, 愚兄給你備好了. 修鍊過程難免受點小傷, 這是給你擦傷口的軟膏, 健保有給付, 你就備著.不過, 潤滑液你得另外買. 喔, 對了, 座管換 carbon 的, 會比較Q

大羅冷汗直流. 正待開口, 運動員隨手拔掉了大羅的坐墊, 丟進海裡. 道 : 就這樣吧, 日子所剩不多, 我們兄弟各自努力, 半年後再見.
說完便又潛入海底, 再也不見蹤影.

ray 雖無言, 眼神中有著深深的期許. 拍了拍大羅肩膀, 便跨上座騎, 迎著夕陽而去. 

浪濤拍岸, 海邊只剩大羅一人. 兩眼無神望著海面搜尋那不知沈到哪裡的坐墊. 最後一絲餘暉中, 大羅狠下心, 咬了咬牙, 跨上座騎往山裡一路抽車而去, 口中兀自喃喃, 不知念些什麼.

天色將暗, 海風襲人, 天際山影變得迷迷濛濛. 山裡錯落兩三戶人家, 炊煙裊裊, 一片詳和. 今年春訊來得早, 三月天, 櫻花便已處處盛開. 落瓣紛紛, 無聲息布滿整條山徑. 若非山裡人家偶有狗吠, 此景彷彿是幅靜極了的畫.

不久, 山谷傳來一陣哀嚎.

Posted by darylfet at 15:27回應(7)粉墨‧登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