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2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February 14,2007

台南行 2007 春

黑輪社黑輪社, 一直都沒有黑, 只有輪.

現在終於要開始有黑了.

三月份台南行, 在此討論. 目前暫訂三月9,10 兩天.


Posted by musicbiker at 17:24回應(124)粉墨‧登場

February 5,2007

傳密

日將西沈, 海浪拍打著岸邊, 激起陣陣浪花, 微風吹送, 空中聞得到海水鹹鹹的濕氣.

三人站在岸邊岩石上.

運動員  :「大羅, 可知今日為何召你至此 ? 」

大羅搖搖頭.

運動員 :「看你騎車也快半年了, 可有何困惑待解 ? 」

大羅想了想, 還是搖搖頭.

運動員 :「你抽車也練了, 車衣也買了, 練習台也騎了一陣, 幾個月下來, 可知為何每次臨陣, 仍然總是騎輸花蓮 phli, 蟹哥等前輩 ? 」

大羅想了想, 還是搖搖頭.

運動員 :「騎車是有密技的. 在黑輪社不適合當眾宣說, 自古佛佛惟傳本體, 師師密付本心. 今日是時候了. 該教你了. 」

大羅滿臉疑惑的望著兩人.

Ray : 「你仔細想想, 平時騎車, 有什麼動作會讓你減緩速度以致落後 ?」

大羅 :「嗯, 喝水會慢下來, 想脫風衣也會慢下來.」

Ray : 「你學會放手騎車後, 脫風衣自不是問題. 喝水問題也不大. 你再想想. 」

大羅想了想, 搖搖頭.

Ray : 「你想想, 天氣冷時, 鼻子不舒服, 你會怎樣 ?」

大羅恍然大悟 : 「流鼻涕 !」

Ray 笑著點點頭.「今天來就是教你這個.」

大羅 : 「擤鼻涕就擤鼻涕, 有什麼好教 ?」

Ray 續道 : 「擤鼻涕的學問大矣. 不可輕忽. phli 連兩公克的插梢重量也輜銖必較, 你若輕忽這一個動作的效率性, 擤一次落後兩秒, 擤十次落後二十秒, 換算成距離, 大約是 150 公尺, 你怎麼追得上 ?」

大羅於是正色聆聽.

運動員道 : 「擤鼻涕的功力境地, 大約分為五品. 下品者需減速以穩定身體,每擤必落後,初學者大抵如此」

「中下品者, 能不減速而完成動作.」

「中品者, 能左右自如, 隨時不擇地而出.」

「中上品者, 能化守為攻, 觀敵之所在位置, 而予以威脅」

「上品者, 能從心所欲, 兩手變化於無形, 看似回頭觀察敵情, 實則在動靜之間, 已完成無影之攻擊動作. 受攻擊者, 運動眼鏡一片模糊, 輕則令敵減緩車速, 重則令敵摔車而不知所以」

大羅聞之如醍醐灌頂, 心嚮往之.

Ray : 「運動員, 就請你示範一二.」

運動員 : 「我其實只練到中品而已, 你仔細看了.」

說罷即騎上單車, 行進間只見運動員突然左擺尾右擺尾左擺尾右擺尾, 一道道寒光如利箭射出, 數秒內便在地上整整齊齊印上八坨鼻涕.且出手之快, 絲毫看不出雙手曾經離開手把.

大羅驚訝得合不攏嘴.

Ray 道 : 「大羅, 運動員已經練到了不用手, 就可以控制鼻內肌肉,隨時激射而出. 而且, 即使本來並無鼻涕, 也能心隨意轉, 隨時分泌. 他自謙只練到中品, 實則過謙了. 運動員已另闢奚徑, 開古人之所未有之境界.」

運動員道 : 「Ray, 你過譽了. 大羅, 你要注意,鼻內肌肉的運用, 一定要快又有力, 必需在零點一秒內完成收發之動作, 鼻涕才能結實以粒狀彈出, 而不致半路散開. 如果時間拉得過長, 力道該出未出, 則會讓鼻涕留在自己臉頰上, 行進間自然風乾, 形成一道類似蝸牛爬過之痕跡. 切記 ! 競技失敗是一次的事情, 可以重來, 丟臉是一輩子的事情. 這種醜狀一定要避免.」

 Ray : 「運動員, 你別嚇壞了大羅, 這些細節, 他以後一定會慢慢領悟. 」

運動員 : 「Ray, 換你了, 來, 示範一下」

Ray : 「嗯, 大羅, 我身體肌力不若運動員壯碩, 只好取巧, 我就示範一二, 見笑了. 」

只見 Ray 蹬上單車, 行進間輕輕的擤出一坨不大不小的鼻涕在地上, 走近觀察, 看似並不出奇.

運動員 : 「你別小看了這泡, 仔細瞧了.」

只見十秒過後, 這泡鼻涕似乎有了層次上的變化. 內部漸漸浮出細緻的白色泡泡, 在表面張力的鼻涕表面週圍, 出現了咖啡色狀的暈染. 在大羅驚訝聲中, 浮在正中間這層白色細緻泡泡又開始變化, 似乎從純白色中, 形成了楓葉狀的花紋.

運動員道 : 「大羅, 這可是 Ray 從咖啡一道領悟出來的道理. 昔日楊過於大海浪濤中領悟到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境界, ray 則是完美的把咖啡和單車結合在一起, 這可是古人未有之境界啊. 你瞧, 這可不是 capucino.」

只見 Ray 微微一笑, 道 : 「見笑了, expresso 比較難, 我還沒練會.」

運動員說著, 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便問 : 「Ray, 你可知道, 傳聞中阿姆斯壯已自上品更上層樓, 幻化出所謂的絕品, 你可知是怎麼回事 ?」

Ray 想了想, 道 : 「我在網路上搜尋, 查到的是, 聽說只要在出手時, 將臉頰向後仰起的角度, 配合當時之地形及風速, 在精密的計算下, 鼻涕即能從心所欲的在大集團中, 凌空越過隊友, 呈完美抛物線狀, 隔著數人命中目標. 此神功已經不是我所能想像的境界了.」

運動員兩眼無神, 口中喃喃自語 : 「絕品......風速........角度...........這可怎麼計算 ?」

Ray 見運動員彷彿失了神, 拍了一下他肩膀.

運動員一時醒了過來. 道 : 「花蓮 phli 於植物一道鑽研甚深, 如同你於咖啡. 聽說他已從大葉欖仁和芭蕉樹接枝淬取出類似睪胴素類固醇的抽取物. 這可是合法的強體素啊, 我們可如何是好 ?」

Ray 想了想, 道 : 「我們且別想那麼多, 大羅只要練到中品, 比賽中回頭觀望, 微微一笑就能讓對手膽怯閃躲. 到此境界, 能與之匹敵之對手, 大概也不多了. 我們一步步來.」

運動員彷彿什麼也沒聽到. 口中喃喃自語 : 「大葉欖仁, 芭蕉樹........大葉欖仁, 芭蕉樹, 好個 phli, 真是不世出的天才.」

說著, 便緩緩跨上單車, 迎著夕陽, 往山裡深處騎去, 繼續無止境的修鍊.

望著運動員遠去的身影, 留下兩人在夕陽餘暉中, 影子拉得好長好長.


Posted by musicbiker at 15:09回應(18)粉墨‧登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