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貼〉當法庭只剩下空殼 | 回blog首頁 | 奴隸四號 >>

June 22,2009 23:54

依法行政?依令行政? - 三個小女生案第三次準備庭法庭觀察

由於本案起訴的時候不知被告的身分,只有照片或臂章號碼,所以延宕許多時日在確定被告及傳喚。今天下午的第三次準備庭,終於傳到最後兩位被告出庭。

被告方面,除了之前有出庭的楊崇德先生外,其餘三位被告都是第一次出庭。自訴人三人及義務自訴代理人,尤伯祥律師、陳玫杏律師、曾昭牟律師,均到庭。旁聽民眾約十餘人,開庭開到一半,外面突然來了一群貌似警察的人,看沒位子坐,又走了。

程序上必要進行的事項,與前兩次相同,就不贅述。除被告等答辯之外,準備庭的大部分時間花在雙方提出證據,並對各個證據的證據能力表示意見(亦即某證據能不能作為本案審判中的證據,套一句台灣人比較熟悉但是台灣法律上沒有的話:能不能當「呈堂證供」),以及排定審判期日的調查證據順序。本次準備庭已經是最後一次,八月三十一日上午即將進入正式的審判庭;照雙方提出的證據,可能要開三至四次庭期才能開完。


在被告的答辯方面,四位被告均辯稱係依法令或依上級命令之行為。依據的法條,與類似的案例相同,不外乎警察職權行使法第六條、第七條、第十九條、第二十七條(請參考法條)。這些在三位自訴代理人前一次提出的準備狀裡面,已經有過相應的說明了。

答辯比較多的是唯一有請律師辯護的楊崇德先生。辯護律師主張,楊崇德先生之所以下令將自訴人帶上車送往保大”管束”,以及之所以搶走Nakao手上的雪山獅子旗,是因為自訴人的行為有可能引來群眾聚集,危及陳雲林的安全及公安



辯護人所言,牽涉到何謂「有可能危及公安」,行政機關,包括警察在內,在判斷「有可能」、「之虞」、「必要」等不確定法律概念時,必須依照當時的客觀環境來加以判斷,而不是由執法人員任意下定義。

以我看雙方的蒐證錄影帶的感覺,周圍的各個抗議團體或零散民眾,總數可能在三十人左右;而警方人員,光台泥大樓正面就有將近百人。如果這樣警方還要擔心群眾聚集而無法排除,是不是有點太遜?不過還是要看三位自訴代理人後續如何以證據加以回應。


被告方面,第一次出庭的三位被告中,除開吳坤安所長比較少講話之外,其餘兩位被告很明顯的對於法庭的運作和相關法律非常生疏。其實楊崇德先生第一次準備庭的時候也是很生疏。法庭活動畢竟是專門的事情,即使是執法的警察,也未必會熟悉。

審判長林春鈴法官在三次準備庭中,都針對程序上的問題多次提醒被告,以保障被告的權益;用訴訟法學理上的用語來說,是「善盡法院的照顧義務」。今天審判長還為此向自訴人方面解釋並非偏袒被告,但我想自訴人方面應該都可以贊同「公正法院」的理想。(只是有時候解釋得有些簡要,被告未必聽得懂就是了…..)


看完了大致的程序問題和牽涉的法律問題後,底下我想用更基本一點的角度,講一些我對這個案子的想法。
其中一位被告,似乎對於被告而出庭這件事有些忿忿不平。或許是身為基層員警,真心的相信他們只是執行上級命令,並無違法。

這其實就是本案的焦點所在。三個小女生案的本質,可用一句簡單的話來描述:
警察的行為合於命令,但違背法律

法律和命令的效力,孰高孰低,有基本憲法概念的人都會知道:命令抵觸法律者,無效。當基層員警遇到上級的命令違法時,該怎麼辦?

不論刑法概要、行政法概要、公務員法,都是一樣的答案:公務人員依法令之行為,阻卻違法;但所謂的法令,並不包含違法的命令。如果明知上級之命令違法,實際執行的人和下命的人,形成共同正犯,而不是執行的人因奉命而可免於法律的處罰。如果對上級之命令有疑慮,公務人員有報告上級長官,請上級再確認命令是否合法的義務。也就是說,公務人員對於上級命令,有審查是否合法的義務

這些都是警察考試、職前訓練、晉升考試所必讀的的科目,我想即使是基層員警,也不能說不知道。

是的,就像很多職業一樣,警察也有同儕壓力、也會有自己社群內的規則;但若警察僅僅如此,那和黑幫有何兩樣

警察之所以為警察,國家之所以為國家,靠的正是「依法行政」,而不是靠上級命令或情義相挺。同樣的例子,正如集會遊行法,為何在民進黨執政時代少有人說集 會遊行法是惡法,而國民黨執政半年,就出現針對集會遊行法的大規模學運?無他,「依法行政」而已。法治國原則能把持住,不論政黨如何輪替,民主制度都可以 正常運作。這就是三個小女生案所依憑的基本憲法原則。只要能讓警察人員重新的思索,如何依循依法行政原則值勤而不要被告,這個案子就是非常有價值的案子。

反之,而如果被告們完全沒有意識到他們執行的命令是違法的呢?
很抱歉,不得因不知法律而解免刑事責任。一般人不可以,執法的警員不知法律更不值得同情。


不過,若從法官的角度來說;法官說不定心腸軟,不希望因為一時的上級壓力而將這些辛勞的基層警員抓去關,又不希望輕易的放過違法行為,那麼,法官會怎麼辦?

我猜想,極端一點說,不考慮變更起訴罪名的情況下,有兩種極端的方式可以選擇,一是跳過重罪,判輕罪;也就是楊崇德被訴強盜罪部分判無罪,七位被告被訴妨害自由部分判有罪。二是判重罪,放過輕罪;也就是妨害自由部分均宣告無罪,僅就楊崇德一人強盜罪部分判有罪。

這是法律人從唸書開始就要不斷面臨的挑戰,維持法秩序的整體?或顧念具體個案中的法律情感?

從前從前,最高法院有個有名的判例,說,在當時的民法夫妻財產制之下,妻的財產若不能證明真的為妻所有,就當作是夫的財產。這個判例被學者和女權運動者罵 到臭頭,後來終於被廢除了。據林秀雄老師上課的時候說,作成這個判決的法官曾經私下表示,當初判的時候只是為了讓夫的債權人有財產可以強制執行(也就是說,妻名下的財產可能是因為夫脫產而轉移過來的),沒想到後來影響這麼大。

放在本案中來看,如果警員可以任意的類推、擴張警察法規內的強制力規定,以遂行言論審查的目的,而被宣告無罪,後續的影響會有多大?

今天開庭時,楊崇德的辯護人主張:警察的合法勤務行為本來就有強制力的成分在內,如果楊崇德先生因此而被判罪,以後警察是不是甚麼都不能管?

但我要反過來問,如果警察可以任意的奪走不順眼的旗幟、任意的將不順眼的人驅離、拘束行動自由,並且得到法院的背書,那警察以後是不是甚麼都可以管?

是的,台灣還有很多人相信戒嚴時代比較好;不過我相信當警察無法律的依據卻管到他們身上時,他們也不會太高興。

我也相信這樣的結果不會是法官的本意。在我看來,對於具有指標性的首例來說,建立原則,應該是比較重要的事情。

啊,當然啦,我不是在說法官真的這麼想,我只是在公堂之外假設一下……。

  •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9291027

    回應文章
    | 檢舉 | Posted by bigburger at June 23,2009 00:07
    法官OS:誰丟這顆燙手山芋來的?
    | 檢舉 | Posted by ectw at June 23,2009 00:26
    漢堡辛苦了,先鞠躬一下~

    漢堡講中了我的心聲,我也認為這個案子真正的意義在於確立原則。其實就我個人而言,我不希望為難基層員警,甚至對高階警官也頗感同情。真心希望的是每個人都付出最少的代價,而我們共同維護住我們的法秩序.....
    | 檢舉 | Posted by Nakao at June 23,2009 00:35
    ectw :
    是竭誠歡迎共匪來的人....

    Nakao:
    那要看對方了,如果被告覺得自己十足十的有理,願意接受法院審判,那也只能這樣。
    如果對方願意道歉,象徵性的表示一下,你們未嘗不可撤回自訴。
    不過,畢竟我是局外人,不方便多話,這種事情還是要你們和義務律師們商量才行
    | 檢舉 | Posted by bigburger at June 23,2009 00:39
    公堂之外假設一下有何不可?

    公堂之內假設一下都不違犯大清律例了

    .........................
    不過,台灣有法官喜歡引用宋例,這我就不知道公堂之外假設有沒有違犯宋例了....XD
    | 檢舉 | Posted by Tiat at June 23,2009 00:40
    好你個宋世傑,假設一下不會犯大清律例。
    | 檢舉 | Posted by 江董 at June 23,2009 00:40
    原本我是覺得還好...
    但是自從兩個阿伯被警車撞了之後,我的憐憫心突然變得很淡很淡
    | 檢舉 | Posted by 小薰 at June 23,2009 00:52
    小薰:
    並不是同一個警察....
    | 檢舉 | Posted by bigburger at June 23,2009 01:20
    對...不是同一個警察,
    但是相對上那種設身處地的想法就是變淡了

    可以說,我對於公權力的不信任感經由那個事件變強了。也或許,是這幾年下來看到越來越多的人,狗改不了吃屎的事實...
    | 檢舉 | Posted by 小薰 at June 23,2009 03:25
    確立原則的確是本案的重點,但要能達成這個結果,恐怕就要看自訴人與被告們之後的互動了...

    擁有權力者通常不會設想到非法侵害發生的情境,這是個教育過程,端賴所有人的智慧。
    | 檢舉 | Posted by 大腸 at June 23,2009 07:13
    大腸:
    這類的告警察的案子
    原本就有角色互換的意義在裡面
    讓原本有刑事追訴或偵查犯罪職權的人
    換一下位子坐坐看
    顛覆一下權力結構
    民告官是一個蠻好的社會教育運動
    重點不在告成沒告成
    而在告與被告之間
    參與的人和旁觀的人
    能不能在案件的問題上
    取得原則性的共識?
    | 檢舉 | Posted by bigburger at June 23,2009 09:23
    相信被管比較好?
    那大概就是奴才性格或是根本管不著的達官顯要才會有的想法吧
    | 檢舉 | Posted by gito at June 23,2009 10:52
    設想最壞的狀況,若法官不如漢堡校長伯在公堂之外這麼假設的話....(接下來?)
    | 檢舉 | Posted by Kohtingay a pusi at June 23,2009 10:59
    gito :
    他們不是相信被管比較好
    他們是自信會和管人的人站在同一邊
    自己不會被管到 XD

    pusi:
    最壞的狀況,就是全部無罪啊
    之前看過多少硬拗的檢察官
    雖然我對法院比對檢察署有信心多了
    但同樣的事情並非絕對的不可能
    不過 無罪的話
    就上訴就好了.......
    | 檢舉 | Posted by bigburger at June 23,2009 11:36
    →警察的合法勤務行為本來就有強制力的成分在內?

    合什麼法的行為啊?還是合什麼命令?

    被告的辯護人也在假設嗎?還是被告在假設他們執行勤務是合法的?比如說,假設闖入民宅是合法的,然後假設店家是自行拉下鐵門的?

    然後這種假設,被黃某檢察官認定為事實。
    | 檢舉 | Posted by ESIR at June 23,2009 16:20
    說是假設也對。
    這句話是跟隨的辯護人所說的:被告等行為一切合法的前提而來。
    當然是可以不用太認真看待,因為本案的主要爭點本來就是被告行為非法。
    | 檢舉 | Posted by bigburger at June 23,2009 19:25
    這些執行命令的人一定沒有看過軍官與魔鬼
    | 檢舉 | Posted by 江董 at June 24,2009 13:54
    我比較悲觀的認為,這件案子如果真正的意義在於確立原則的話,那恐怕是輸定了!KMT就算把基層甚至高階的人都推去送死,也不會讓任何原則確立的!不然,以後怎麼搞死台派人士!
    | 檢舉 | Posted by 肯恩 at June 24,2009 14:34
    〈黃嘉祿是很nice的,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

    『晶華酒店發生圍堵和暴力事件,他正是現場指揮官。經調查認定他處置不當,記過一次。稍微了解內情的人都知道過不在他;還好,他的新舊長官都很清楚來龍去脈,對他慰勉有加。』

    看完這一段,我可以說到處都有郭冠英嗎?
    | 檢舉 | Posted by ricebug at June 25,2009 01:46
    good case繼續拜讀完畢
    曾律師是我研究所的兄弟耶
    我會請他用功一下好好努力~~~
    | 檢舉 | Posted by 二個孩子的爹 at June 26,2009 22:57
    人家曾律師已經升級成一個孩子的爹了
    你趕快升級成三個孩子的爹
    不要被追過去啊
    | 檢舉 | Posted by bigburger at June 27,2009 02:20
    這個案子曾律師超用功的
    | 檢舉 | Posted by 小薰 at August 28,2009 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