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夢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February 26,2010

Tshiâu-tshik

若寫「Tshiâu-tshik」,án-ne應該你就看無a pah。

我袂曉寫「tshiâu-tshik」ê漢字。若中文來講,án語境thang有商議、協調等等ê意思。總是,若直接用hiah ê中文漢字來寫,tsit-ê台語詞就會tāu-tāu失去伊ê性命,到尾死,無人會曉講、會曉用。

有1位中文真好ê日本人kā我講,伊看有宋澤萊ê台語詩。所以伊認為台語iáu是kap北京話真接近,我無beh就tsit點批評宋老師ê詩,但是,準我家己判斷來講,詩可能因為短,濟濟台語內面應當會tàng提昇作文學性ê語言ê詞詞,因為無漢字thang寫,所以用詩來看台語bē準。當然,親像陳明仁老師ê詩有真「生粋」(正港、道地)ê台灣語詞,不管是漢字ah是漢羅寫ê,相信連濟濟台灣人攏看無。看無,毋是代表詩無好,是可惜咱無讀寫lóng備全ê母語教育。若是án-ne,án怎koh beh用「依聲託字」ah是「遷就漢字」ê態度,來看台語文學?甚至用án-ne ê態度來看台語文學ê學術? 

(我teh想,若用漢字寫,bat漢字ê台灣人、外國人,敢真正lóng看有台語小說?蔡秋桐ê台語小說、宋澤萊ê台語小說?小說表現愈口語、愈在地ê語言kap語言背後ê文化觀,毋是像1寡因為無漢字thang用,所以kap「字」妥協,所以「換詞」,然後看起來kha h簡單就會tàng成作文學作品ê物件。)

創作kap學術,總是仝款ê過程,我iáu teh kap家己、kap教授tshiâu-tshik,然後,看是beh說服家己ah是說服對方。仝款ê過程,台語文學ê路,有khah oh行。

bichhin 發表於 樂多8:39回應(3)引用(0)

December 29,2009

若有彼日,beh按怎?

  因為準備申請學校ê關係,已經一段時間浸佇一款拼勢beh kā台語kap中文資料變作日文ê狀況內面。真正是tháim頭koh硬táu。Mā因為無閒,有1段時間無好好á看台灣ê新聞,總是,gmail ê信箱內面,差不多逐日iáu是有濟濟前輩kap朋友寄1寡台灣相關ê文章kap消息來,所以,bô真正生份去。

  是講,日本早就西化kài久,過ê是西曆年,所以,tsit幾日街仔路四界攏已經有「稀微」ê感覺,因為是東京,濟濟人beh結束khang-khuè、轉去故鄉,過年ê東京,空kah會驚倒人。總是,過年前,日本人mā會迎接聖誕節,有一位對我真照顧ê日本媽媽招我去參加1個聚會,鬧熱是鬧熱,總是講話ê中間,伊問我1項代誌,我suah gāng去。伊講,「我實在真煩惱,最近小沢kap鳩山ê動作lóng真奇怪,(這我是無感覺按怎啦。)實在真煩惱未來ê日本,毋知beh行tuì叼去。……」我恬恬聽,日本ê政治,咱實在歹勢插嘴,接續伊koh講:「我亦真煩惱台灣,照tsit款勢面落去,真有可能去予中國食去喔!……若有彼日,你打算按怎?有ê人是留佇日本……」

  實在講是無想過tsit款代誌,hiông-hiông予人按呢問,頭先是gāng去,總是,隨kā老實講:「啊,我mā毋知。真正毋知。」不過,koh想一下,iáu是koh補一句,「按怎講lóng是家己ê故鄉,應該會轉去吧!」

bichhin 發表於 樂多20:54回應(2)引用(0)

May 27,2008

【筆記】賴和相關

5月初8,轉去清華分享賴和音樂專輯《河》ê相關議題,彼日講kah siuⁿ過頭嚴肅,真害。去進前有做一寡小小ê筆記,kap彼日現場講ê其實無kài相關,不過,mā是貼佇tsia kap大家分享。

====

咱逐人平凡,親像賴和。Huān勢賴和只是留落一款「態度」,無張持續變作咱ê「典範」;表示,咱失去ê實在太濟。Kiám-chhái歸佇,咱攏一直活踮一個破病ê社會,病因出佇無正常ê國家體制。日本時代猶有詩醫賴和,咱ê時代續加愈濟治袂完全ê絕症。所以定著,咱需要tshiau出愈濟平凡ê人,親像秦得參這款小人物、親像月光內面ê農民群像,這是賴和留予咱ê濟濟啟示之一。

《河》對guán來講,毋若是「取暖」若定。無法度直接改變社會,著先用社會改變、反省咱家己,《河》是仲介,將咱(賴河彼代人、咱這代人;咱、社會)串連作伙;就算真細,伊欲聚集,成作一股力量,直直tu向彼个「病因」。咱共同ê「症頭」可能袂好,至少咱著知,伊是啥物;咱身軀有啥物傷,beh按怎佇「傷痕」內底,用正面ê態度,去找著咱ê時代,生命ê希望。

bichhin 發表於 樂多1:04回應(2)引用(0)

May 19,2008

一段林茂生ê譯文

下底tsit段話,是佇1933年4月ê《台灣教會公報》(第577期,頁10)看著。彼篇散文是林茂生所寫,〈數念過去ê人〉。伊uì伊ê米國朋友Walter A. Taylor,寫予怹過往ê細囝ê文翻譯作台語,講「ài予凡若流目屎猶未ta ê人,看了受安慰。

看著這幾句話,koh有彼人所寫ê,感覺心情不止平靜。定著咱自少年就會tàng看生死ê事khah輕,就若受著磨,亦袂hiah-nih艱苦。

貼彼个原文kap林茂生ê台譯,kap大家分享:

It is not meet for us to judge God’s way.
And if he calls a child it is because He needs him.
Some live long and never learn.
Some are called early, because they have finished their training.
There is work to do beyond the sky, work that the Architect of Space wants done by children.
That’s why he asks them to come early, that may fit themselves for higher work.

人欲判斷上帝所行ê事,是無合宜。伊若是有召囡仔轉去伊兜,是因為伊有欠用伊。
有人食長歲壽,也攏無學半項。有人khah早受召,是因為伊已經受訓練清楚。
佇天裡彼爿猶原有工thang做。彼个工是即个宇宙建築ê大師傅,ài囡仔去鬥做。
因為按呢,伊chiah召囡仔khah早轉去;ài予in備辦來合彼个khah高尚ê工程。
...繼續閱讀

bichhin 發表於 樂多0:29回應(0)引用(0)

April 3,2008

請回歸學術專業的理性討論:談九年一貫課程大綱閩南語課程調整之必要

這是一篇連署性e文章,針對目前媒體用各種不實e手段汙名台灣語文書面化正當性e種種亂象,由幾個久長以來關心台灣語文發展e社團發起。請逐家作伙來關心!關心咱e父母話,予台灣母語落實文字書面化,咱e在地文化主體性,才會凍真正根基徛會在、堅實向前行。
=========================

最近不少媒體與政論節目批評教育部擬修訂九年一貫課程大綱語文領域裡面的閩南語課程的基本能力指標。我們認為部分媒體與政客刻意隱藏課程大綱調整的教學理念,意圖扭曲事實來達到攻擊特定官員及閩南族群的這種做法實在不足為取。針對羅馬字的使用,我們在此提出專業理性的看法與呼籲如下:

第一,羅馬字不是洪水猛獸,而是與國際接軌的利器。中華民國的準總統「馬英九」先生以及前美國在台協會官員「金大友」當初在學台語的時候就是使用羅馬字來學習。此外,對岸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學羅馬拼音(漢語拼音)。羅馬字是全世界使用最廣的文字,全世界有一半以上的地區均使用羅馬字。難道我們要下一代成為羅馬字的文盲嗎?

第二,「杜正勝」部長上任前學校就已有教羅馬字。部分人士刻意誤導民眾,讓人以為杜部長要趁下台前推行羅馬字。事實上,杜部長於2004年8月才上台,在此之前的台語教材就都會使用羅馬拼音。不只如此,台灣早期的報紙譬如《台灣府城教會報》及學校譬如「牛津學堂」、「台南神學院」、「長榮中學」等均有使用羅馬字。現階段各大學開設閩南語相關課程時也都會教授羅馬字。

第三,課程大綱並沒有要廢漢字。事實上,在調整案中有分別列出羅馬字與漢字的能力指標。可惜部分人士卻刻意扭曲為要用羅馬字取代漢字。其實,在課程大綱裡並沒有明確限制台灣閩南語終究要用全羅、漢羅或全漢的書寫方式,而是保留給使用者自行決定。

第四,英語、國語、客語、原住民語均有使用羅馬字。在這次爭議當中,有人誤以為只有台灣閩南語一科使用羅馬字。其實,語文領域裡頭每一科均有使用羅馬字來輔助教學。令人不禁懷疑,那些反對閩南語使用羅馬字的人是不是其實是要阻擾閩南語的教學?

第五,羅馬字是輔助語言教學的最佳工具,可以減輕學生負擔。羅馬字的最大優點是容易學且可以幫助學生習得正確的發音。成大蔣為文教授曾用八百餘名越南及台灣的學生做聽寫測驗,結果統計發現羅馬字組的學生在國小二年級就可以達到大學生的聽寫程度;相形之下,漢字組的學生大約要到高二的時候才能有此水平。羅馬字不只學習效率佳,還可以幫助發音。譬如,許多小學生在發「囝仔」的時候,容易發成「in-a」;如果有羅馬字註明「gin-a」,則可以提醒學生要把/g/的濁音發出來。

第六,正確的觀念與教材教法是學會羅馬字的關鍵。許多人說「我台語這麼好,但是都看不懂課本的羅馬字」。其實,會講和會讀是二種不同的能力。讀和寫都是要到學校學習之後才會的能力。一個會講英語的人,難道可以不經學習就會寫英文嗎?此外,使用正確的教材教法也很重要。要快速學會羅馬字,就要使用以羅馬字教學方法編撰的教材。有些老師本身對羅馬字不熟悉,又使用不適當的教材,當然學生學習效果不佳。

第七,羅馬字是工具,應該標準化。有人認為現在是民主時代,所以應該任憑老師使用不同的拼音方案從事教學。我們認為,在社會上可以允許不同的文字、拼音方案,但國小教科書應顧慮學生學習的延續性而使用共同的標準。試問,現行國語課綱只教ㄅㄆㄇ注音符號,是否也應該增加漢語拼音、通用拼音、威妥瑪拼音等等?過去幾年就是因為拼音太混亂,基層老師無所適從,造成教學的困擾。如今若要捨棄標準不用,恐怕不只會造成學生負擔,以會引起教師反彈。
...繼續閱讀

bichhin 發表於 樂多19:37回應(7)引用(0)

October 28,2007

我ê碩論摘要

小女子ê碩論題目是「日本時代台語小說研究」,若有趣味ê朋友會凍去清華大學博碩士全文系統,keyin我ê名(呂美親),或者是「日本時代台語小說研究」就thang看PDF檔全文。請指教。(Beh看台語羅馬字,download台語字型,會khah好勢喔。)
===================
摘要

日本時代e台灣人處tī傳統kap現代社會交接ê過渡時期,雖bóng日本官方推sak國語政策,koh當時來自所謂「祖國」ê中國白話文chiâⁿ作潮流,致使日本時代ê台灣文學有bē少日文kap中國白話文作品;m̄-koh因為多數住民iáu處tī「台灣話」語境內底,所以mā自然產生濟濟台語文學,包括台灣人ê傳統漢詩、歌仔冊、民間歌謠、散文、小說、戲齣劇本等等。「日本時代台語小說研究」探討日本時代「台灣話文」無標準化ê種種困著內面,án-chóaⁿ成就出屬tī無仝階層ê台灣人ê「台語小說」。

比較起詩kap散文,台語小說會tàng承載當時phong-phài、真實koh活骨ê語言,咱tī伊所納入ê時代複雜性、愈曠闊歷史面相,看tio̍h kap過去討論台灣文學ê時濟濟無siāng ê歷史觀照。目前日本時代出土ê小說,白話字ê部分包括教會公報中tī 1910年代刊載ê短篇小說、賴仁聲kap鄭溪泮tī 1920年代出版ê長篇小說;漢字ê部分有新文學運動期間蔡秋桐、楊逵、賴和ê台灣話文小說,許丙丁kap鄭坤五以淺白文言所寫ê傳統小說mā陸續tī 1930、1940年代出版。作者無濟,小說文本篇數mā有限,m̄-koh咱tī chiah-ê小說中,看tio̍h宗教家ê人道精神、常民視野、西方文明ê介入;智識分子ê認同轉向、民族主義hâm社會主義ê書寫實踐;甚至有區域性ê在地神話kap集體性ê歷史記憶teh重新起造。Thang講日本時代台語小說因為有無仝價值觀ê書寫系統,已經創作出真多元豐富ê書寫觀點。

透過文本研究、ùi khah久長ê歷史意義來看,台語文學tī戰前留lo̍h 2個文字書寫傳統:西方基督教chah來ê白話字傳統、漢文化(儒教為主)ê漢字傳統;雖然當時影響程度lóng有限,mā khah屬tī分別進行ê狀況,但是,亦有相當ê推廣kap結合。Chit「2個傳統」tī戰後初期正式kap作伙,對戰後台語文(學)發展,有無法度議量ê現象kap真大ê力量,chiâⁿ作現時「漢羅」書寫系統累積ê文學成績,koh影響客語文學、原住民文學因為漢字無法度完全傳達chiah-ê語言ê讀音kap內涵,mā有漢羅合寫ê趨勢,hō·多語族ê台灣文學ke愈有真正多音開闊ê未來。「日本時代台語小說研究」以siōng傳統ê分析方式解說文本,ng望hō·「台語文學」研究有1個khah歷史tek ê思考根據,mā提供「台灣文學」有khah新ê價值參考kap美學判斷。

關鍵詞日本時代、台語文學、台語小說、台灣話、漢字、羅馬字、白話字、台灣話文、漢羅、賴仁聲、鄭溪泮、蔡秋桐、楊逵、賴和、許丙丁、鄭坤五。

bichhin 發表於 樂多12:10回應(0)引用(0)

August 13,2007

【薛慶煌】Ti日本教台灣話e少年人

薛慶煌

前幾工ti自由時報看tioh tsit-e新聞感覺真歡喜,有tsiah少年e人m-na有語言意識,koh ti外國教台灣話。M知伊是用什麼「課本」教日本人台灣話。(當然,tsit-ma beh找台灣話課本無困難,不過伊是讀「化工」,所以對伊真好奇!)薛慶煌是目前福岡市台灣學生會會長,26歲nia(m-koh,我實在看be出來neh,哈!)伊e笑容真「陽光」,看起來是會tang「做大事」e人。

我會記我ti清華e時bat教tioh 1位自細漢住德國e台僑,伊貼公告講beh找教教台語e人,我就去應徵;伊會曉講中文,伊ka我講,轉來台灣了後,發見be曉講台灣話na像「混不下去」,所以想beh學台語。我hit-tsun其實m知beh用什麼課本教伊台灣話,感覺王育德e冊應該有適合,就用《台語初級》ka教。效果be歹,m-koh真可惜,教無外久,伊人就無留ti新竹,所以無koh教。

Beh koh講e是,tsit-e新聞hoo我想tioh 1960年代,王育德先生ti日本留學e時,ti hia教台灣話、寫台灣史kap台語冊,發行《台灣青年》;1970年代尾期,政治氣氛koh真緊張,國史館館長張炎憲老師ti東京大學留學,ma擔任會長,不過hit-tsun叫「中國同學會」,為tioh beh正名做「台灣同學會」,ma用真濟氣力,總算正名做「台灣同學會」。

時代teh改變,「台灣」e名有khah濟人知,處境ma是真艱苦,tioh-koh繼續拼。總是,有語言意識e人已經無濟,畢竟,政治獨立是一時e,語言、文化e釘根才是久長e。所以,看tioh薛慶煌所做e代誌,實在真歡喜。

...繼續閱讀

bichhin 發表於 樂多0:17回應(2)引用(0)

March 21,2007

【方言:歷史名詞】政府推動去單一化國語

真好ê消息,希望正經會tàng落實。頭殼內想ê是郭秋生1932年寫ê話:

有時星光,有時月光,想講是文言文以外無文的迷夢已經打破,作中國白話文才是時代文的酣眠也好醒來了咯,……但是論者自身,怎樣照會忘記自己是特殊環境的臺灣人,無感覺到如果中國白話文這箇表現形式,在咱臺灣人竟也是一條驚人的鐵練?……四百外萬的兄弟姉妹!,過再細詳聽阮一回呼聲!,『建設臺灣話文的確是臺灣人凡有解放的先行條件』,無解開掩滯目睭的手巾,什麼光明都是黑暗,同樣無基礎滯臺灣話文一切的解放運動,都盡是無根的花欉。(註) 

解放。解放。解放……,真正ê自由kap解放,tang時會來leh

相關消息:1.政府推動去單一化國語  2.教部國家語言法通過後鄉土語言名稱將調整 

註:秋生(郭秋生)〈再聽阮一回呼聲〉,《南音》第一卷第910號合刊,「臺灣話文討論欄」昭和7(1932)715日。

...繼續閱讀

bichhin 發表於 樂多3:11回應(3)引用(0)

March 13,2007

起造謙卑ê力量:寫ti 2007「春天開門.公義透光」二二八「文化論壇」頭前(下)


(接上篇)

二二八,謙卑ê力量

當「二二八」成為符號,koh訂作「假日」了後,真正ê「公義」soah一直無來,因為,伊猶原kan-ta° hông看作是某1ti̍t-beh老去êê悲傷,並台灣人「共同ê」集體記憶。無記持to̍h m̄án-choáⁿ袂記,無了解to̍h m̄án-choáⁿ原諒。總是,時間tio̍h-ài繼續sóa行,除加害者kap被害者明確定位,仝步ê khang-khòe mā tio̍h繼續向前。

tio̍h 228,除去族群、對立,koh hō·tio̍h sím-mi̍h?台灣ê sím-mi̍h

有濟濟堅強靭性ê查某人,刻苦存活,扶持in自細漢失去老父ê囡仔;有1 tīn勇敢ê青年無顧生死加入革命軍保護衛家園;有1群日本時代to̍h反抗ê「台灣文化協會」成員,ta̍k-ê lóngin「文化仔」,戰後繼續用柔性ê態度kap方法保守氣候;幾位良知ê「媒體人」,因為堅持報導「真相」soha無命,無法度傳承台灣人「土直」ê好品德;藝術家bat tī戲劇暗藏春雨ê殘酷、音樂中傳達真切soah tio̍h分離ê愛意;文學作品中偷渡無法度見光ê真實。Koh有愈濟愈濟ê「文化人」,in寫字ê筆、畫圖êlóng sńg斷去,等待咱重新接續描繪、重新起造發展走cheng ê美學kap圖像。

...繼續閱讀

bichhin 發表於 樂多15:25回應(2)引用(0)

起造謙卑ê力量:寫ti 2007「春天開門.公義透光」二二八「文化論壇」頭前(上)


所以,莫得驚in;因為無有khàm密後來無露出ê事,無有隱密後來無hō·人知ê。我暗中恁講ê,恁tio̍h tī光明ê所在講出;俯(à°)tī耳孔恁講êtio̍h tī厝頂傳伊。Hia-ê害死身軀、bōe害死靈魂ê,莫得驚in;獨獨hit-ê會滅靈魂kap身軀地獄êkhah tio̍h--馬太福音10:26-28

用「文化」搮裂ê記憶tàu轉去

60週年。舊年熱人想講án-choáⁿ怎麼策劃「khah無仝款」ê一甲子」ê紀念。袂記siuⁿ久,賠償siuⁿ,補償無夠。Hiah-ê殘缺不堪、老去蒼白ê老故事,beh怎樣tàukui?至少有chē符號意象,美好koh優雅、hông kahê hit

細細粒ê島嶼hō·起狂ê新聞報導淹kah無法度péng pêngsiosio、「淘空」、「緋聞」,呈現hō·島民kap世界êlóng是可怕惡質ê台灣。想想leh mā tio̍h,台灣一直lóng變!伊總是chia̍h「瘋狂」chia̍h「痟」,不時teh痟啥mā m̄hō·啥逐(jio̍kkahkahpin-pin piāng-piāng碌碌kho̍k-kho̍k、烏青凝血,無chē健全ê面目。

1hō·朋友問講,台灣敢有「文化」?敢會恁找找找,最後結果是「無」?朋友hit「非台灣人式」(「恁」)ê提問hō·我驚tio̍hia̍h對他像帶刺ê假設,我soah mā感覺煩惱。對啊!若1日,我找tio̍h「無」ê答案,會án-choáⁿHitchūnto̍h算我kā bēteh-tiâu leh,無beh chha̍h-siâusoah mā tâⁿ會凍嘴仔開開

台灣敢有「文化」?總是hō·被異族統治230冬了後,台灣人開始beh走找屬於家己ê文化。日本時代ê智識分子組織「台灣文化協會」,認真辦報四界講演,想beh啟蒙愈濟台灣百姓看tio̍h家己ia̍h戰後ê年代,先有柯旗化創辦《台灣文化》季刊,koh來有黨外雜誌《台灣新文化》kap接續ê《新文化》,以不斷突圍ê詮釋,一面對抗強權、一面重建「文化」。

台灣敢有「文化」?日本人領台初期,至少台灣人kohlo̍h濟濟抗爭事蹟,na̍h戰後ài到八年代,台灣人總算beh辦文化刊物?期間ê台灣人敢lóng睏死啊?記持的確ùi1個「時間點」開始斷裂去,斷裂時間siuⁿ久長mā siuⁿ酷刑,hō·島民曾經受驚去hit-ê破孔,到taⁿ,新1ê台灣人soahté thang補,chiâⁿ去補。

...繼續閱讀

bichhin 發表於 樂多14:54回應(0)引用(0)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