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2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February 26,2010

Tshiâu-tshik

若寫「Tshiâu-tshik」,án-ne應該你就看無a pah。

我袂曉寫「tshiâu-tshik」ê漢字。若中文來講,án語境thang有商議、協調等等ê意思。總是,若直接用hiah ê中文漢字來寫,tsit-ê台語詞就會tāu-tāu失去伊ê性命,到尾死,無人會曉講、會曉用。

有1位中文真好ê日本人kā我講,伊看有宋澤萊ê台語詩。所以伊認為台語iáu是kap北京話真接近,我無beh就tsit點批評宋老師ê詩,但是,準我家己判斷來講,詩可能因為短,濟濟台語內面應當會tàng提昇作文學性ê語言ê詞詞,因為無漢字thang寫,所以用詩來看台語bē準。當然,親像陳明仁老師ê詩有真「生粋」(正港、道地)ê台灣語詞,不管是漢字ah是漢羅寫ê,相信連濟濟台灣人攏看無。看無,毋是代表詩無好,是可惜咱無讀寫lóng備全ê母語教育。若是án-ne,án怎koh beh用「依聲託字」ah是「遷就漢字」ê態度,來看台語文學?甚至用án-ne ê態度來看台語文學ê學術? 

(我teh想,若用漢字寫,bat漢字ê台灣人、外國人,敢真正lóng看有台語小說?蔡秋桐ê台語小說、宋澤萊ê台語小說?小說表現愈口語、愈在地ê語言kap語言背後ê文化觀,毋是像1寡因為無漢字thang用,所以kap「字」妥協,所以「換詞」,然後看起來kha h簡單就會tàng成作文學作品ê物件。)

創作kap學術,總是仝款ê過程,我iáu teh kap家己、kap教授tshiâu-tshik,然後,看是beh說服家己ah是說服對方。仝款ê過程,台語文學ê路,有khah oh行。

Posted by bichhin at 8:39回應(3)引用(0)自由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