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9,2010

La Verda Ombro

總算,tshuē著ah!《La Verda Ombro》。親像眠夢仝款。

是講,確實,連溫卿,你彼曰有出現佇我ê夢中。我直直想beh kap你講話,suah單是無遠mā無近,金金kā你相。你ê面容平凡,有1港氣,穩在、執著,koh有素樸。

《La Verda Ombro》,我iáu讀無你。規部雜誌,拼音文字thiap kah tīⁿ-tīⁿ,你ê思想、你ê行動,定著koh有你藏起來ê秘密,你用彼ê語言展現siōng真實ê家己,iā用彼ê語言掩嵌siōng真實ê家己。

我beh去tshuē你,koh beh去tshuē你。

記念12月8日,佇東京tshuē著《La Verda Ombro》。

bichhin發表於 樂多13:24回應(2)引用(0)青春夢

May 6,2010

Gōng神

  無長mā無短,無kàu 1禮拜ê黃金週假過去ah。1日讀冊ê速度實在bē赴日本人佇2點鐘內對文ê理解。黃金週過suah,接續來ê是連日ê報告,今仔日報告了,無表現kài bái,總是1 sut-á成就感to無,感覺家己無法度有khah深ê思考,顛倒單是愈來愈僥疑家己ê能力,來日本1冬半,學講日語1冬半,順利完成日語學校,順利考tiâu博士班,到底是好ah是艱苦?

  Bat予1位老師刁講,你毋bat文學,但是毋是你日語ê問題。(雙重傷害。酸kah足想beh kā tsing)我無法度表達我ê想法,倒頭來講,我ê想法已經是連帶關係中,早就因為語言hông phah斷。戰後ê台灣人是按怎過ê?「思想受到禁錮」,這句話總算深深khàng入心內。想著bat去訪問胡民祥先生,伊bat講改換用台語創作ê時,1段時間頭殼因為語言受著擾亂,無thang順利。彼陣聽著,有法度理解,到taⁿ,我才有法度深刻感受。

  騎鐵馬tńg來厝ê路裡,我gōng神去,我ê思想空去。我ê思想毋知藏對叼位去ah。找無。

  著振作啊!!

bichhin發表於 樂多23:28回應(5)引用(0)grotesque

February 26,2010

Tshiâu-tshik

若寫「Tshiâu-tshik」,án-ne應該你就看無a pah。

我袂曉寫「tshiâu-tshik」ê漢字。若中文來講,án語境thang有商議、協調等等ê意思。總是,若直接用hiah ê中文漢字來寫,tsit-ê台語詞就會tāu-tāu失去伊ê性命,到尾死,無人會曉講、會曉用。

有1位中文真好ê日本人kā我講,伊看有宋澤萊ê台語詩。所以伊認為台語iáu是kap北京話真接近,我無beh就tsit點批評宋老師ê詩,但是,準我家己判斷來講,詩可能因為短,濟濟台語內面應當會tàng提昇作文學性ê語言ê詞詞,因為無漢字thang寫,所以用詩來看台語bē準。當然,親像陳明仁老師ê詩有真「生粋」(正港、道地)ê台灣語詞,不管是漢字ah是漢羅寫ê,相信連濟濟台灣人攏看無。看無,毋是代表詩無好,是可惜咱無讀寫lóng備全ê母語教育。若是án-ne,án怎koh beh用「依聲託字」ah是「遷就漢字」ê態度,來看台語文學?甚至用án-ne ê態度來看台語文學ê學術? 

(我teh想,若用漢字寫,bat漢字ê台灣人、外國人,敢真正lóng看有台語小說?蔡秋桐ê台語小說、宋澤萊ê台語小說?小說表現愈口語、愈在地ê語言kap語言背後ê文化觀,毋是像1寡因為無漢字thang用,所以kap「字」妥協,所以「換詞」,然後看起來kha h簡單就會tàng成作文學作品ê物件。)

創作kap學術,總是仝款ê過程,我iáu teh kap家己、kap教授tshiâu-tshik,然後,看是beh說服家己ah是說服對方。仝款ê過程,台語文學ê路,有khah oh行。

bichhin發表於 樂多08:39回應(3)引用(0)自由夢

December 29,2009

若有彼日,beh按怎?

  因為準備申請學校ê關係,已經一段時間浸佇一款拼勢beh kā台語kap中文資料變作日文ê狀況內面。真正是tháim頭koh硬táu。Mā因為無閒,有1段時間無好好á看台灣ê新聞,總是,gmail ê信箱內面,差不多逐日iáu是有濟濟前輩kap朋友寄1寡台灣相關ê文章kap消息來,所以,bô真正生份去。

  是講,日本早就西化kài久,過ê是西曆年,所以,tsit幾日街仔路四界攏已經有「稀微」ê感覺,因為是東京,濟濟人beh結束khang-khuè、轉去故鄉,過年ê東京,空kah會驚倒人。總是,過年前,日本人mā會迎接聖誕節,有一位對我真照顧ê日本媽媽招我去參加1個聚會,鬧熱是鬧熱,總是講話ê中間,伊問我1項代誌,我suah gāng去。伊講,「我實在真煩惱,最近小沢kap鳩山ê動作lóng真奇怪,(這我是無感覺按怎啦。)實在真煩惱未來ê日本,毋知beh行tuì叼去。……」我恬恬聽,日本ê政治,咱實在歹勢插嘴,接續伊koh講:「我亦真煩惱台灣,照tsit款勢面落去,真有可能去予中國食去喔!……若有彼日,你打算按怎?有ê人是留佇日本……」

  實在講是無想過tsit款代誌,hiông-hiông予人按呢問,頭先是gāng去,總是,隨kā老實講:「啊,我mā毋知。真正毋知。」不過,koh想一下,iáu是koh補一句,「按怎講lóng是家己ê故鄉,應該會轉去吧!」

bichhin發表於 樂多20:54回應(2)引用(0)自由夢

November 1,2009

気分転換

除非是自細漢就佇多語ê環境生活,若無,青春已經過一半去ah,tsiah重新學1個新語言,其實真正是「艱苦代」。

雖bóng對日語毋是無趣味,iā抱著 1款想beh koh khah了解阿公阿媽彼代ê心情teh倚近tsit-ê語境,總是,頭殼不時會 tùn-teⁿ,定定想代誌會有相phah電ê症頭發生。(就是台語mā寫bē出來,中文mā會變做講bē好...)我學日語ê狀況koh是「半自發」ê,咱若去kā想「跨語」ê世代hiah-ê老台灣人,怹無願意,iā著受環境所逼來轉換頭殼內ê符號,行過怹後半生。自按呢,濟濟人心內ê聲音壓佇深深ê所在,家己mā掀袂起來。實在真可惜,泛勢有外濟美麗ê故事,家己愛叫家己放袂記。

我iā有tsit款心情。濟濟代誌愛叫家己先放袂記。來日本1冬ah,uì完全聽無、講無、寫無,到最近,總算tsiah tauh-tauh發現家己會用日語思考、寫日文ê時毋免逐時需要先用中文iah是台語先講1遍、寫1遍tsiah翻做日文,已經tauh-tauh會當用日語寫。雖然iáu是kài「àu」,頑張っています。

「気分転換」ê意思是,換心情。最近,創1個日文ê blog,kā家己平常ê文章貼起lih bóng分享。若有會曉日語ê台灣朋友,mā歡迎相kap討論,若有日本朋友看著,mā歡迎指正。「森は静まり返ってた」,有閒來坐。

bichhin發表於 樂多21:37回應(0)引用(0)grotesque

February 21,2009

幸福ê滋味

佇遮,食過上好食、上鮮(tshiⁿ)ê日本壽司、濟濟項日本料理;當然,抑是台灣菜khah慣勢。去過真濟所在tshit-thô;佇2度ê天氣食明治冰淇淋、佇半暝12點0度以下泡露天風呂(溫泉),佇日本人ê厝過年、食"年越飯",mā攏是毋捌有ê美好ê經驗。

總是,上tsiap做ê代誌是食家己煮ê台灣菜、包明仔載ê便當;食飽屈佇"こたつ"(華語號作暖桌,台語應該會當號作烘爐桌仔^^)邊仔,ná看電視ná讀冊。Kap濟濟iáu佇台灣拍拼ê鄉親朋友比起來,現此時ê我,thang算是生命中間,心情會當上"清閒"ê日子。

彼日,甚物攏無煮,tsū 3項醬菜配飯。1項是美虹姐(賴青松in某)家己做ê、佇guán出國進前送guán ê酒釀豆乳(真正足甘、足好食);1項是日語學校班上ê韓國人送guán ê、in老母家己做ê韓國泡菜(日本人做ê正經袂比tsit);koh 1項是去上野買ê台灣鹹鴨蛋。

這就是上kài幸福ê滋味:)



bichhin發表於 樂多21:43回應(0)引用(0)青春夢

January 9,2009

東京ê月光

真可惜,無法度kā彼工ê月光hip起來,實在足媠。

會記前一陣仔,tī網路看tio̍h台灣新聞mā有講tio̍h微笑月亮;2粒星下跤是微微仔笑ê月娘。結果,guán tī東京,beh去日本老師 in tau食"年越飯"、配"紅白歌合戰"ê路裡,mā有看tio̍h足光足媠ê月娘,不過,koh khah細眉,iah陪伴伊ê,賰1粒星niâ。雖bóng比微笑月亮看起來有khah稀微,mā是hiah-nih光、hiah-nih迷人。

年越飯食了、"跨年"ê彼1刻(台灣時間是11點),guán tī電車站月台內面ê待合室(khah燒)等車,惦惦仔hāⁿ過tsit 1冬。若tshan像teh眠夢。

行轉厝ê路nih,猶原是仝款ê月光kap彼粒星作伙行,不管未來按怎,活tī目(ba̍k)前,就是幸福。

續來ê路,就算tī暗暝中,mā beh像彼日ê月娘,hiah-nih光明。

bichhin發表於 樂多21:42回應(2)引用(0)青春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