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3,2008 01:00

【導言】見證kap起造:戰後台語文發展ê幾條線索(下)

接續【導言】見證kap起造:戰後台語文發展ê幾條線索(上)
=========================
1. 我有母語,故我自主:鄭兒玉

  生於1922年,曾就讀長老教會創設的長榮中學,並於1938年赴日就讀京都同志社中學的鄭兒玉牧師,可謂現今見證及推動白話字運動的國寶級人物。鄭牧師同時也是「台灣羅馬字協會」發起人,而其最被大眾熟知的是1969年寫的〈咱要出頭天〉,以及1993年發表的〈台灣翠青〉(Taiwan the Formosa)。〈台灣翠青〉由蕭泰然譜曲,1994年收於蕭泰然《1947序曲》(Overture 1947)交響樂專輯,被許多人譽為「台灣國歌」。鄭牧師自小學習白話字並習慣台語書寫,早年即開始推行台語羅馬字運動,並於1994年始培養台灣母語師資,從其名言:“Beh Hoat-tian Sin Tai-oan Bun-hoa, Tu-khi Lo-ma-ji I-goa Bo Pat-tiau Lou.(要發展新台灣文化,除去羅馬字以外無別條路),就可見其對台語文與羅馬字的堅持。鄭牧師於1949年即開始台語詩歌及論文的寫作,特別是其台語詩受西方及日本詩歌影響頗深,有待更多研究者為之論析。

2. 現代文書法外銷美國:林繼雄

  「現代文書法」又稱「科技台文」、「現代台文」,其創設源由可追溯到日本時代末期;州立台南二中(今台南一中)的學生,於漢文課上因日本老師一句「你們不如中國人,連自己的話都寫不來」,而誘發了幾位同學的民族自尊,於是自主開始收集台語詞彙。1948年,這群學生開始起草「現代拼字」,1950年已初編《ZUYCHIAF-KEFNG EE SUIE KONIUU》(水車間的美姑娘:台語藝術歌曲集,1988年出版),編者即為林繼雄。在太平境教會長大的林繼雄,曾受教於巴克禮牧師並學習白話字;現代文書法的創設,乃修改教會羅馬字、也參考王育德著作編訂而成。擁有理工專業且多才多藝的林繼雄,於1968年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在語言意識啟蒙後就時常業餘從事台語聲韻語法研究、台文翻譯、台語教材編寫等事務。不僅在台灣幾所大學開授台語課程,1992年後受台灣同鄉會邀請演講,也將現代文書法推廣到美國,許多在美的台灣人受其啟蒙,也使用這套文字系統重新學習書寫台語。

3. 推sak、實踐漢羅書寫ê語言學者:鄭良偉

  1976年即出版《台灣福建話的發音結構及標音法》的鄭良偉,是相當早受西方語言學訓練、以之建構台語學術基礎,並將台語研究接軌世界的重要學者。鄭良偉於1970年代末期在海外發行以漢羅書寫的《台灣語文雙月刊》,並研發台語輸入軟體、斷詞軟體(TMLAP;Taiwanese-Mandarin Language Aid Program)、搜集台語詞庫;而後的著書與教研,幾乎都不離漢羅書寫的推動與實踐。1980年代,鄭教授不僅出版《從國語看台語的發音》、《路加福音傳漢羅試寫》、《走向標準化的台灣話文》,更以「漢羅」編輯台灣第一本台語詩合集《台語詩六家選》。1990年代後又與趙順文、方南強等編著《生活台語》、《親子台語》等系列的教育用書,並節選賴仁聲白話字小說《可愛的仇人》做為高級台語閱讀教材。無論是研究、刊物、推廣,鄭良偉可說是對「漢羅」書寫的推動極具貢獻的語言學家。
4. 多面向台語書寫ê語言學者:張裕宏

  嚴謹而溫和的張裕宏教授,個性潛沉謙卑,卻也因著隱隱的叛逆個性,將學術重心聚焦於台灣語研究。1980年張裕宏已整理台語民間文學,並出版《台灣風─民謠解讀集》,輯錄片岡巖《台灣風俗誌》、稻田尹《台灣歌謠集》、李獻璋《台灣民間文學集》、吳瀛濤《台灣諺語》、顏文雄《台灣民謠》中的台語歌謠共100首,並附詞語釋義與內容賞析。曾赴美攻讀語言學、到新加坡考察廈門語的張教授,在外地受到刺激,更堅定了其台灣認同與母語思考,後來他投注十多年在台/中、中/台辭典的編纂,還以語言學角度撰寫白話字教科書;學術成就之外,張裕宏更創作出少人耕耘的台語兒童文學。從著文批判白話字的缺點到編寫《白話字基本論》等相關教材,張裕宏對白話字與TLPA的思考,有相當大的轉變過程;而目前張裕宏教授也計劃將這幾年來編纂的台語辭典整理出版。

5. 連結語言文化的海外烏鶖:胡民祥

  為人敦厚謙遜,卻曾以許多筆名如許水綠、許石竹、李竹青等發表多篇激進的政治及台語文評論的胡民祥,於1967年至北美洲留學,因參與海外台灣人運動而被列入「黑名單」,20多年不得返台。由政治運動中轉而研究台灣文學,胡民祥於1980年便開始業餘地鑽研台灣文學史,發現1930年代「台灣話文論戰」後,即參考西歐各民族母語文學史,積極創作並建構台語文學及理論。1986年開始台語文學創作,涵括小說、評論、詩及散文。胡民祥長年居於海外,積極安排台灣作家到美演講,於1989年出版為留學生編輯的《台灣文學入門文選》,1995年策劃執行蔡正隆發起的第一屆「世界台灣語文營」,將島內和海外的台語文學運動加以連結。胡民祥發表於《台灣新文化》的〈舌頭與筆尖合一:台語文學運動的深層意義〉,試圖以台語文學作為本土化與民族文學成就台灣新文化的展望,被林央敏視為戰後第一篇最完整的台語文學理論建構。無論海外或島內,胡民祥都是戰後不可忽視的台語文學理論建構者、創作者、運動者。

6. 台語文學研究ê疊磚仔師:呂興昌

  別名Baburaya、從中國文學轉向台灣文學教研、獨力架設《台灣文學研究工作室》網站,自謂「半路出家」,唯有「扑拼摃鐘」的呂興昌教授,自1990年代初期便積極從事台灣文學的田調工作,包括經歷日本時代的作家訪談及史料搜集;重要編著有《林亨泰研究資料彙編》、《水蔭萍作品集》、《許丙丁作品集》、《吳新榮選集》等多冊。近年呂興昌將研究及推廣重心放在台語文學,從歌仔冊、台灣國風、白話字文學、台語詩、台灣歌謠、台語流行歌等,都是呂教授的研究範圍。不僅在學院中開啟台灣文學研究風氣,更是台語文學研究先行者的呂興昌,是最早大量搜集、搶救白話字文學的研究者。2001年受台灣文學館委託執行「台灣白話字文學蒐集整理計畫」,至2004年間共蒐集到1000多本白話字書刊,計劃並由高成炎與楊允言延續,將文獻揀選數位化,譯成漢羅並加上語音輸出,建置為「台語文數位典藏資料庫」,提供更方便的研究搜尋及台語文學教材。

7. 台灣閩南語趨勢變化調查:洪惟仁

  出版《台灣河佬話聲調研究》、《台灣禮俗語典》、《台灣方言之旅》、《台灣語言危機》、《台語文學與台語文字》、《台灣哲諺典》、《『彙音妙悟』與古代泉州音》、《台灣話音韻入門-附台灣十五音字母》、《台灣文獻書目解題:語言類》等諸多台灣語言相關書籍的洪惟仁教授,對戰前台灣語言學頗有研究,更是戰後首位開始台灣各地語言調查者,其對台灣語言學(史)的建構有極大貢獻。年輕時就對台語有極大興趣並著手研究、曾想從事地下組織對國民黨進行革命的洪惟仁,於任教東南工專時,被以「預備叛亂」罪嫌判刑入獄,在獄中待了6年8個月而斷卻其出國攻讀語言學的計劃,卻也讓他有更多時間從「聆聽」開展更紮實的「台灣方言」調查。1980年代已出版多本台語著書後,1992年,洪惟仁創辦在台語文運動史上重要的台語雜誌《台語文摘》。1996年,以50歲高齡考取清大語言博士班,而現已是台中教育大學台語系主任的洪惟仁,在從事台灣語文的研究及推展上始終堅毅而矜持不懈。

8. 對鹽分地帶來兮詩人歌手:黃勁連

  本名黃進蓮、從中文詩、散文創作而後轉為台語書寫的黃勁連,青年時期即大量發表作品於《亞洲文學》、《野風》、《嘉義青年》、《笠》、《新地》等刊物。就讀文化大學時加入「華岡詩社」,後參與創設「主流詩社」,出版《主流詩刊》。退伍後創辦大漢出版社,輾轉幾年結束出版、編輯業務,1979年回到故鄉佳里,並與杜文靖、羊子喬等人策劃「第一屆鹽分地帶文藝營」,為台灣歷史最久的暑期文藝營隊。黃勁連1985年開始以台語思考、創作,此後即以台語文學推展、創作、研究作為畢生職志;1990年代初期與林宗源、林央敏等人創立台灣第一個台語詩社「蕃薯詩社」,主編發行《蕃薯詩刊》。歌聲嘹亮的黃勁連,不僅詩寫得首首能唱,從事出版事業,推展台語文學也能從行銷入手;2001年其策劃主編刊行《海翁台語文學》,成為中小學母語教學的重要教材。結合編輯出版、書寫創作、營隊演講等推廣經驗,黃勁連是台語文學運動中不遺餘力的要角。

9. 點toh台語文火種:鄭良光

  鄭良光於1991年在美國洛杉磯創刊《台文通訊》,從受兄長鄭良偉的語言意識啟蒙,到從事台美學校創辦、《台文通訊》編輯發行等事工,至今《台文通訊》已在海外島內發行10多年;雖退居幕後專心從商,鄭良光仍是戰後台語文學運動史上不能忘卻的「點tõh台語文火種」的重要人物。《台文通訊》不僅成就「漢羅」書寫的夢想空間,也培養旅居加拿大的台語小說家陳雷,更扮演連結島內台語文學工作的溝通管道。《台文通訊》編務於洛杉磯時期,最初為「台文習作會」,漸因刊物凝聚力量,並主辦 1996年「第2屆北美台灣語文夏令會」,且演出陳雷台語話劇〈厝邊隔壁〉和〈有耳無嘴〉,鄭良光在期間都是最主要的策劃及推動者。《台文通訊》雖名為 「通訊」,頁數不超過20頁,卻讓母語力量自海外傳回台灣,1996年10月在陳豐惠與陳明仁的推動下,同步發行文學性較高的姐妹刊物《台文罔報》。台語文學運動史中,《台文通訊》的突破性、持久性及影響度目前猶然顯著,重要的「點火者」鄭良光,還有很多「故事」等待被重新記得。

10. 整合台語拼音文字ê浪漫詩人:李勤岸

  原名李進發,於1982年更名、正式以筆名為名的李勤岸,是首位於美國哈佛大學東亞語言文明系教授台語的台灣人。李勤岸早期發表許多中文詩作及散文,並積極參與政治詩運動。因受語言學者鄭良偉的啟蒙,1989年改以台語寫作,全力投入台語文學運動,陸續參與發起「蕃薯詩社」、主編美國《台灣公論報》社論時推動台語文社論、主編《台文通訊》等事工。為了紮實研究台語,李勤岸以40歲之齡在夏威夷大學攻讀博士,日後更用心於語言政策及語言政治的論述;教學研究之外,仍創作不綴,其嚐試透過母語的「詩教育」,企圖建構現代化新國家的好「國民」,是1990年代後相當重要的台語詩人、運動家及教學研究者;而長久以來,台語拼音系統的爭論不休,2006年,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終於公告「台灣閩南語羅馬拼音方案」,在漫長而艱難的「整合拼音系統」之路,李勤岸被譽作「為台灣催生國字」的重要人物。

11. 台語文學一蕊清芳e花:張春凰

  張春凰受其夫江永進啟蒙,自1992年開始以台語創作,夫妻兩人積極投入母語工作,包括文學創作、拼音軟體、世界文學台譯、台語文學評論、教學編輯與出版,其從事母語重建的工作幾近對於信仰的虔誠與認真。在戰後台語詩大量出產之時,張春凰選擇傾向散文創作,是台語文學界的第一位也是產量最多的女性;曾出版台語散文集《青春e路途》、《雞啼》、《夜空流星雨》,台語詩集《愛di土地發酵》。在「台語文學史」未誕生前,張春凰與沈冬青、江永進合著的《台語文學概論》,是最有份量的台語文學評論及整理專書。張春凰尤其重視兒童的母語教育和閱讀,她從世界童話中汲取資源,將著名的世界童話加以編譯改寫、再創作,陸續出版《台語世界童話360》多冊,甚至出錢為學生出版台譯作品圖畫書。張春凰在最少人投注的散文創作、童話編寫、母語文學教育的用心程度和長期不懈的實踐力,於質於量都令人感佩而望塵莫及。

12. 統計學家創作台音輸入法:江永進

  從事台語文軟體製作、創造「台音輸入法」的江永進,其專職為統計學教授。除了在技術層面為推展台語文付出全力,更啟蒙其「牽手」張春凰,成就了台灣第一位女性台語散文家,兩人「鬥陣」為台語文運動打拼十多年,可謂不眠不夜、無怨無悔。江永進自1996年即開始選寫「台語拼音練習程式」、「台音輸入法」與「台音轉錄程式」,每項程式皆數次改版升級,稱其為全年無休的台文界電腦工程師並不為過。與張春凰、沈冬青合著《台語文學概論》,並出版《一百分鐘台語拼音課程》、《我e台文意見》、《台語拼音課程》等著作。鐵漢柔情江永進,將統計技術結合台灣母語在其學術研究及教學上,並啟蒙、指導更多理工相關的學生研究台語相關問題;其對母語工作的專注以及對通用拼音的堅持,幾乎不容商量,卻創作出溫柔含蓄、充滿無限想像的台語詩集《流動》,出人意料。

13. 飄浪ê台語文學家:陳明仁

  筆名Babuja A.Sidaia、Asia Jilimpo、懷沙、阿仁的陳明仁,早期以中文寫詩與電影劇本,1987年起改以台語文寫詩,為1990年代後重要的台語文運動者。陳明仁的創作相較其他作家更為多元廣泛,包括台語詩、散文、小說、劇本,乃至卡通配音翻譯及論述等。廖瑞銘謂其詩作「一直圍繞在『流浪』與『台灣』這兩個主題,流浪是追尋的手段與過程,台灣則是關懷的主體與目的」。陳明仁重要著作包括詩集《走找流浪的台灣》、《流浪記事》、《陳明仁台語歌詩》;短篇小說集《A-chhûn》;散文故事集《Pha荒ê故事》,另編選台語運動歌選《台灣的心》。除參與「蕃薯詩社」編務,1990年代的「漢羅」書寫能在台灣一點一滴累積作品的質量,陳明仁的「示範」書寫以及其參與創刊的《台文BONG報》起了相當重要的帶頭作用。一心推展台灣語文的陳明仁,總是苛求「原味」,作品於是往往散發著無盡的鄉土情懷與草根力量。

四、語文建構,美學提昇,主體確立

  一個民族國家的構成,在地的「語文」教育誠然是最基本且最重要的工作。可惜,台灣的母語教育,因歷史與政治因素的繁複,在不同時代分別被看似無形卻是血淋淋的力量施壓抑制,讓文化一點一滴慢慢流失,連最基本的「語言環境」與「文字學習」在教育環節中被排除在外。這與戰前林茂生前輩的擔憂亳無二致,而語文與教育更深層的內涵,更如美國存在主義大師Rollo May所提醒的:「身份認同喪失的背後,是認同和語言所仰賴的象徵與神話失去了力量。」是的,文字無法建構導致語言消失,其中的民族象徵及歷史神話無法言說、記載、傳承,認同也將極度嚴重傾斜。

  從戰前到戰後,從台灣話到台語、從「福佬話」到「閩南語」,從「Holo話」到「母語」;「台灣話」隨著不同時代變遷,「名字」也更替多次。「名不正,言不順」,讓台語文、台語文學的建構不時困境重重,至少,這近百年來以所謂「台灣話文」書寫所留下的文獻史料,相較於戰前的日文、戰後的中文,都是少之又少;況且,因「國語」教育的成功,「言說」母語的情勢越來越「不順」,缺乏「語言環境」的土壤,台語文學要更開花茁壯,當然也就越趨艱難。

  戰後重要的台文工作者訪談裡,每位工作者的隻字片語,都提供我們「追尋」、深思的線索;他們對文字系統、創作文類、推展事工的選擇有所差異,但熱情卻是不相上下且居高不下。而其中歷史性的意義更不容我們忽視,例如張裕宏、胡民祥、江永進等人都是「出了國才更了解台灣」,而李勤岸、鄭良偉或鄭良光等人,在海外從事的台語文推展影響島內運動的走向極深;整個台語文運動在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期越見高張,與當時的政治氣氛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文化重建工程裡,語文「起造」是最根基的一環。台灣既是由「多元族群」構成的國家,族群、語言的平等之外,文化的保存仍有賴語言的積極搶救與復振。少數民族的語言因無文字而未能保留下來,的確需要更多各族的後輩青年加以力挽狂瀾;而多數族群的語言原有文字,卻無法「正常發展」,甚至被冠以最多負面化的污名,不僅我們要深思反省,更應加倍來為母語文字的落實而努力。

  無論政治社會、文學歷史、藝術文化等學術場域,討論「殖民情境」時,語言猶是極重要的課題,不僅要對實際現況提出反省,更應再深入追尋、重建長久以來不斷失落的優勢體質,彌補缺陷的民族自信與主體性。否則,於今我們猶被嘲笑的,並非被殖民主踩行過的身體,反而是我們竟不肯認同、無法用自己殘破的身體去面對新社會對待自身的結果,更讓殖民主不願承認過去對我們的踐踏與凌辱的事實。戰後台語文學運動與戰前「台灣話文」的倡議,皆因統治者以政治力貫徹外來語對本土語言的壓迫,使之歷經重大挫傷而無法歸位,因此,捍衛、重振、建設、發揚台灣語文,是台語文學運動者高度的主張和實踐。

    從兩次「國語」經驗談到戰後台灣語文拼音分歧到整合,再看到台語文運動中種種環結的差異與成果,我們可以瞭解,一個殖民地語文從傳統過渡到現代、從單一主義到多元語族重構各自文化主體與共同主體的過程,實在偶然卻也極度艱辛。而「遊戲」並未結束,甚且距理想目標還走不到一半;至少台灣的母語,不只是福佬語而已,客家及原住民的母語文字之重構,更有一大段的路要走。(更不僅僅是這篇「落落長」、出乎許多「導讀」工作以外的肺腑之言得以道盡。)

  語文建構完整,主體的美學才能確立;真正的「本土性」與「主體性」的文化才能釘根地更加穩實、展現地更有自信。但願本土語言在這麼多前輩不惜以青春生命的打拼之下,下一代與下下一代的台灣人,已經不用再困擾著殖民地人民總一而再再而三困擾的語言問題,他們已能熟練地以自己的族語文字,書寫自己的名字、創作自己的文學。

2008.01.22定稿,台北

  • 您可能有興趣:

    【導言】見證kap起造:戰後台語文發展ê幾條線索(下)
    bichhin 發表於樂多回應(6)引用(0)拋荒之穡--梳離濘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134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901851

    回應文章

    Kam-sia lin e tioh-boa, hou chit-pun iau-kin e chheh chhut-san.

    leng-goa, hit tiuN "Te-tiong-hai te-tou" nai khoaN tioh hiah sin (bo siaN lek-su hun-jiah);
    na si chit-peng blog POJ chhiu-ko u-kau "chhoaN".
    ...sui ou~~.
    | 檢舉 | Posted by fans#N at April 28,2008 12:10

    Kam-sia li:)

    m....:), 因為tsit 2張圖long有處理過,彼爿彼張是影印版,看起來khah新,tsit爿張是1912年e史料,原本看起來無hiah舊,我ka撟過...,看起來ke愈有"感覺"^^。
    | 檢舉 | Posted by Bichhin at May 1,2008 11:38
    Bichhin peng-an
    台語文運動訪談暨史料彙編e te sann iah te ji chhoa sionn e u chit-koa sio chha-chho neh 台灣府城教會報m si ti 1885 ni to khai-si a m-koh chheh lai-te sia台灣教會公報更是自1895年至1969年皆以白話字書寫
    m chai kam si goa ki-m-tioh
    li e ou-pa-sang粉絲
    | 檢舉 | Posted by cheng at May 2,2008 21:11

    樓頂e Cheng "熟女"粉絲:
    Li有夠頂真neh, ham chiah幼e所在ma ka iah出來 , 真正有研究者e精神. hit--e年格(1895)應該是"誤繕"(Tai-oan Hu-siaN kau-hoe-po khah-sit ti 1885 ni tioh chhong-khan), m-koh減10冬e歷史tioh差真濟, 我想若有可能koh 2刷, Bichhin, Un-gian lau-su, A-khiam lau-su, in eng-kai e siuN pan-hoat "勘誤", 請妳/咱 繼續"找碴".
    | 檢舉 | Posted by ma是資深e熟女粉絲 at May 3,2008 19:39
    Hóng-būn hui-iōng uân-tsuàn bô ji̍p guá ê kháu-tsō.
    Tshim-tshim huâi-gî lín ê sing-sìn būn-tê.
    | 檢舉 | Posted by Hùn-nō͘ ê lâng at June 20,2008 21:31

    Hun-noo e lang li ho, (kam si Te Iok-tek sian-sinn?)
    m-tsai li si toh tsit-ui?
    inui hong-bun hui-iong i-king long hue tshut-khi, tsit-poo-hun si Un-gian lau-su teh tshu-li, na u ting-tann, ing-kai si li kap Ungian lausu tiong-kan u tsit-kua goo-hue iau-bue kong tshing-tsho, tshiann kap Ungian lausu iah si Hak-khiam lausu lian-lok ooh.
    tosia.
    | 檢舉 | Posted by Bichhin at June 24,2008 19:44